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血浓于水

    阶级斗争天天讲是荒唐。

  安全生产却不能不时时讲。

  但无论如何防范,总有大意和疏忽。

  那天,一件小事出了大状况。

  我正协调吊车装卸工件。无意间看见十米开外操作立钻的小慧带着手套。

  为什么工作服的衣脚和袖口是收紧的?为什么女工的长发必须束进工作帽里?

  就是忌一些“飘飘然”的东西卷入旋转的机器。

  带手套操作是大忌中的大忌。手套被卷,手指就没了。

  最有效的制止是马上关电源。

  我一转身想跑过去,可是被绊倒了。

  一件大铁件阻碍了通道。它是我刚刚卸下的。

  通道有阻碍物也违了安全规程,我大意了,想是临时的。

  但我自己情急之下忘了。

  这一忘付出了血的代价。大铁件的尖角还割裂了我内脚腕的动脉。

  第一时间发现我倒下和见了血的,是高高在上的吊车司机。他大喊:“七两米!”

  七两米来时,我指着小慧:“关电源”。

  可是迟了。唉呀一声,小慧已晕了过去。

  七两米一声大吼:“猛鬼快来!”

  来的不仅仅是猛鬼,几乎全车间的人都来了。

  猛鬼撕烂了自己的衬衣,一半抛给七两米,另一半去为小慧包扎。

  盲炳吩咐一名女工通知卫生室,叫大傻去仓库开电瓶车出来,再叫另一个工人上厂部报告书记,并打电话给医院做手术准备。

  那时厂没有汽车。去医院四公里的路,是大傻开的电瓶车。

  七两米背着我,猛鬼背着小慧,登上了医院的五楼。我已经迷糊了。

  这是一次十分窝囊的事故。

  小慧犯了规程,我救美不成,反受伤了。而且伤在自己的“临时”大意上。

  小慧不见了左手的无名指。

  我的身上,至今仍流着猛鬼的血。

  血浓于水。

  工人阶级的感情,是真的。

  

第十五章 血浓于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