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一个非比寻常的老人

    我又进入了”心眼”的境界。

  那群耍太极的老人仿佛近在尺寸。领头的那位老人头须皆白,长得仙风道骨,一套太极耍得如行云流水,举重若轻,深符太极的原理,我本来没有只想扫一眼就马上离开的,现在看来一定要好好看看了!

  霞落也许也被那些景色迷住了!许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那个老人显然对太极精浸了许多年已尽得此套功法的精髓,举手投足无不暗藏玄机,一推、一拉、一横、一划,无不刚柔并济、动静兼修。

  一套太极就要耍完了,看来我这次是捡到宝了!

  老人收功站定,我刚要收回心神,突然,老人像是发现了什么,眼中精芒猛得一闪,向我这边望来。我竟生出被人看透了的感觉。

  霞落也感到了事情的变化,拉了拉我的手,小声说:“空,你看那位老人家。”

  “嗯,明白,我们现在就过去那边……”

  其它的人都走了。领头的那位老人似乎知道我会来找他,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远方。

  “老爷爷,对不起,刚刚我……”

  老人打断了我的话,“不。我并不怪你。这个世界上修道之人越来越少,我们祖先那博大精深、玄奥莫测的武学接近失传。”老人顿了顿,“想不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得遇两位同道中人,而且你们小小年纪能修炼一这种地步实属难能可贵,由此可知你们的师父定是位绝世高人,可惜我和他无缘相见。”老人的声音无比沧桑。

  老人的脸上露出了少许的遗憾之色,但很快又消失。我和霞落静静地吟听。

  “和你们相见既是有缘,你们都不是池中之物,我不敢乱传什么给你们。只随便给你们说几句,或许对你们有些帮助。”

  我和霞落赶紧收敛心神。

  “无极战式寓阴阳,天地末分气礴磅。浑然太空无物我,虚无空静理潜藏。”

  声音清亮、宏悦,一反刚才的沧桑。

  老人念完这段口诀就转身离开。

  “老爷爷,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呢?”

  “叫我无名好了,有缘再见。”

  “无极战式寓阴阳,天地末分气礴磅。浑然太空无物我,虚无空静理潜藏。”我嘴里默默念道。

  我心中似有所悟,却又摸不清方向和头绪,最终还是一无所得。

  “落儿,懂不?什么意思?”

  霞落摇了摇头,“不懂!”

  “算了,不理他。和尚说过练功不要操之过急,强救不得。我们去逛街。”我又一次牵起了霞落的手。

  “好啊!”

  一路上这间店逛逛,那间店瞧瞧。这其中的艰苦绝不亚于万里长征,我终于体会到了红军叔叔们的辛苦了。当然这是相对我而言,对于霞落那可是乐此不疲。

  我终于明白老爸为什么每次和妈去逛街,一回到家马上一头栽倒在沙发上,我说:“爸,又不是叫你去打仗,和妈逛一次街有这么累吗?也太夸张了点吧!”

  我爸苦笑了一下说:

  “你不明白的,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一点也没有夸张。”

  本来嘛逛街是件很轻松的事,但霞落一路逛一路走,又一路逛一路走,对什么都有兴趣,这个看看,那个摸摸,却又一个都不想买。

  人长得漂亮真的是种本钱,我总算见识到了美女的威力。霞落每到一处,那个商店几乎倾窠而出,上到老板下到店员,端茶的端茶,让座的让座,惟恐侍候不周,连我也跟着沾了不少光。

  那些人恨不得把店里所有东西都搬到霞落面前,一个刚把物品拿走,另一个马上接着把物品拿来,彼有老佛爷当年的派头,我估计他们这辈子对他们的妈都没这么侍候、恭敬过。

  临出门了还一个劲的说,欢迎下次再来,一定再来。又送了一大堆礼物,幸好霞落体谅我,只要了其中一件。但单单这一件就够我受的了。试想这么多间店该有多少啊!

  我说,落儿啊!你不心疼那些财主的钱,你总该心疼我的身体吧!

  ”这是人家的心意,难得人家一片诚心,怎么好意思拒绝人家?你很累吗?你不想陪我逛街吗?”

  旁边的那些店员听见了,马上抢着说,“我行的,小姐,我陪你好了。多重我都拿得起……”

  “这几位仁兄肯定搞错了!我怎么会有这个意思呢?我很乐意啊!我强壮的很,再多扛几件都没有问题!”

  落儿笑了,笑得一脸纯洁,灿烂如花。

  “那你再多扛几件吧!”

  天啊,你杀了我吧!

  走出店门,霞落终于开恩了,说:“逛累了,回家吧!”

  我那时的激动啊。真恨不得叭下来给她叩几个响头。

  刚要往来的路走回去,好家伙后面跟了一大堆人,马上围了过来。

  “就是她,就是她……”乱哄哄的。

  我是有自知自明的,我当然不会笨得以为他们是见我长得帅才围过来的。

  辛好我手快,马上拉过霞落闪回刚才的店里,手中的物品掉了一地。

  “老板,有没有后门?”

  老板大概也见到了外面的形势,把脑瓜点得跟小鸡啄米般,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落儿,想来这时就是叫他去和外面的人拼了,他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有,有,有,跟我来。”

  “哪带我走,谢了。”

  幸好现在是法制社会,不然我看外面那些人肯定冲进来。

  走出店门,老板的眼睛还是一刻都没离开过霞落。

  “总算安全了。”我长唏了一口气。

  “他们在哪,追!”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个男的用手指着我们说。

  “落儿,还傻站着干嘛跑啊,抓住我的手,快跑……”

  于是一场史无前例的马拉松开始了!

  我拉着落儿在前面死命的跑,没敢用上轻功,后面就呼啦啦地跑着一群人。

  人总有一种习惯,总是会盲目地跟从人群,现在也不例处,许多人根本不知道在跑什么,也跟跑了起来,于是人越来越多,队伍越来越大。

  就算我们没用轻功,那种速度也不是他们可以跟得上的。

  所以,不一会儿,他们就跟丢了,也就是说我们脱身了!:P

  我和霞落躲在一个小胡同里,大眼瞪小眼,看着彼此狼狈样,都禁不住大笑起来。

  次日,报纸登出报道:标题是《十万市民长跑迎新春》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谁知一看,好家伙,原来说的正是我们昨天的事,不过意思全变了。我们本来是给人家追得满街跑的,却被说成是迎新春了。我想他们应该都没看见我们的狼狈样吧!这那是一迎春长跑啊这是在逃命!拿给霞落看后,两个人又禁不住对视大笑起来。

  我们都没有想到,原来报道也可以这么写的。

  

第六章 一个非比寻常的老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