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传说中的手链

    ‘老大,原来是血影的人,难道就这样算了?“石头在身后问我。

  零秋附和了一声,”是啊!当我们什么人啊!”

  “我们先坐下再说,”“血影也不是纸糊的,你以为我想啊!”

  我和霞落坐到刚才的椅子上,石头他们坐到对面。

  但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我加重了语气。

  “空,你刚才好威风啊!连黑社会老大都对你低三下四。”霞落满脸敬仰,果然是个没有见过大场面的孩子。

  “小菜一碟,”我摆了一个POSE,“看,觉得还行吧!”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臭屁!”零秋大笑道。

  “好小子,拆我台是不?我跟你没完!看掌!”

  石头、霞落在旁也哈哈大笑。

  “停,停,老大,大家都是斯文人,有什么事好说啊!何必动刀动枪呢?谁伤着谁都不好啊?”零秋眼珠一转一转的,举凡这小子这样一定有什么溲主意了。

  石头见状装出悲伤无比的样子,“唉,兄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算了,大家兄弟一场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在你们走之前先把你们在银行的帐户和密码告诉我吧!好不?"

  这什么话啊!我抛了一个眼色给零秋,零秋马上转身抱着了石头,说:“这是你小子自找的,算你倒霉了!”

  “找打。”我走过去在石头的脑袋拍了一掌,意思意思一下。“叫你油嘴滑舌。”

  旁边又传来霞落那令百鸟失声的笑声。

  为的就是这个,红颜一笑可以倾国倾城,霞落的就自不必说了。值得。

  “老大,你别打我的头行不行啊?如果你把我打傻了,我这辈子就跟着你白吃白喝,吃圬你,让你连老婆也娶不成。”说完还有意无意的看向霞落。

  “威胁你哥是不?那好,我就把你打傻了。让你跟着我白吃白喝。这可是你小子自愿的,怪不得我了。”我把手高举。

  “英雄饶命啊!老大,什么意思啊!连女的你都打,算我怕你了行不?零秋,你小子给我记住了。够狠的啊你!”

  “大家兄弟一声,何必说狠话呢!走,我请你下馆子。咱不理那个野蛮人。”零秋的手变抱为拉。

  “慢着,走什么啊……”石头不解。

  “慢个屁啊!这大白天的,用不着我们两个给人家小两口照明吧!”

  “呵,呵,说的也是。老大好不容易才找了一个。”

  “老大,嘿嘿……”他们齐说,连笑起来都一样奸,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连我喊他们,他们都不应,真拿他们没有办法。

  现在又只剩下我们霞落了。

  “你们相处地好融洽!真的很羡慕你们。”霞落大概是想起了她的身世,幽幽地叹了一声,天地间好像一下子暗了下来。

  “他们是我的兄弟,也是你的。从小在一起光着屁股玩大的,在一起疯惯。”

  霞落显然很高兴,“他们以后真的也是我的兄弟了”

  “当然。“

  霞落的脸色又暗了下来,“但他们好像都不喜欢我的,都不和我说话。”

  “这是因为你长得太漂亮了,他们怕抵受不住你的诱惑。”

  “真的啊?”

  “真的,我以毛主席的名义发誓。走,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我拉起霞落的手。

  “不逛街了?”

  “不逛了。走。”

  “嗯!”一个令百花羞愧的微笑在霞落的脸上绽放。

  血影总部。一个房间里。

  “老大,这次我们踢到铁板了。”血水垂着手恭恭敬敬地说。

  他的前面站着一个人,背着身子。

  然后是死一样的沉默。

  那个被称做老大的人似乎下定了决心,狠狠地说:

  “成龙成蛇,是非成败,在此一举。”

  “血水,你去老爷子那,向他要三个人。”

  血水的身子巨震了一下。“老大,你……你再考虑考虑……那小子的力量实在太可怕了。而且他背后的势力……”

  “我意已决,如果不那样做的话,我们永远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帮派。”

  “老大!”

  “去吧!不必多说了。这事只能让老爷子知道。”

  “老大!”

  那人没有再说话。

  血水咬了咬牙。转身离开。

  就在血水离开后,房间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带着霞落七拐八转,渐渐远离繁华的市区,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

  这里基本上没有人到来,静地让人发慌。

  “霞落,你怕不怕?”

  “不怕,只要你在我的身边,我就不怕。”

  我抓着霞落的手紧了紧。

  “快到了,以前我经常来这儿的,那时候这里的人还挺多的,现在……”

  小巷四周的房子基本上都是上了年代的,与市区里的那些高楼大厦相比,不了些浮华,却多了一层沧桑。

  以前来这里的时候看到这些并没有什么感触,现在却觉得物是人非,或许是霞落的缘故吧。

  “空,这里是那里?”

  “贫民区,每个城市都有的,只是看你知不知道罢了。到了。就是这里。”

  我把霞落拉进一道门。

  “到底是什么,搞得这么神秘。”

  我笑而不语。

  走进院子,穿过一条小道,就看见正屋上挂着一块牌:轩辕居。这三个字也上了年代,字受风吹雨打,都掉了不少色,但却增添了不古色古香的味道。

  走进屋子。

  只见屋子里到处都是东西,墙上挂着,架上摆着,地上放着,而且千奇百怪,什么都有,连锄头,扫把,破瓶子都有。

  屋里有三四个人正捧着东西看得很专注。

  “哇,这么多东西啊!”霞落看着琳琅满目的东西,忍不住发出感叹。

  屋里的几个人听到有人说话,却奇怪的没有回过头。

  霞落也意识到他影响到了别人,吐了吐舌头,那可爱的样子让人好喜欢啊!

  她马上就觉得不对,“空,怎么他们都……”

  “这里人的都这样,见多了就不怪了!这是一间古董店,你应该也知道了。”

  我们也去看看。

  “我一边看一边向霞落介绍:“落儿,你可别小看这间店,这间店可是全市最有名的古董店,普通的人根本不知道这的,只有行内的朋友才知道这的,这可是行内朋友的宝店。”

  “你随便看看,喜欢什么再告诉我。”

  “好呀,我也很喜欢古董。”霞落拿起这个看看,又拿起这个瞧瞧。

  “小心的,这些可都是不可多得的古董。你看他们拿东西的样子就知道了。”

  “你自己看看,我进去和老板打个招呼,他是我干爹。”

  “你干爹?那我也去。”

  “哦,这样啊!本来干爹一般是不见外人的。但你嘛……”

  “我怎么样”霞落果然着急地问。

  “你当然可以了。你怎么能算是外人呢!”

  “那我也可以去了。空,你真好。”

  “走。”我拉着霞落朝着屋子的南面的一个小门走去。

  这个房间比外面的大厅小了很多,物品也少了很多,木架上稀稀疏疏地摆放着几件物品。一个老人坐在一个椅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一条链子。

  他就是这间店的主人——吴老了,行里的朋友都这么叫他,真名连我都不知道。也就是我干爹。

  霞落小声说,他就是你干爹啊!

  “嗯。”

  干爹还是头也不抬一下。好像全然没有看见我们。

  我走到他身边。知道普通的声音绝对对他没有做用。就在声音里注入了一点内力,轻轻说:“干爹。干爹……”

  果然有效,干爹抬起头来,一见是我,脸上带着惊喜,说:“是小空啊!有空来看我了啊,来的正好。”

  “干爹,我先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她叫霞落,是我的师妹,你就叫他落儿吧!落儿,他就是我干爹。”

  “干爹好!”

  “好好!又多了一位孙女,你今后就跟着小空叫我干爹好了。想不到我老年竟得了两个孙子。”

  “干爹。”

  “长得多俊啊!小空,使得,使得,落儿啊!以后小空要是欺负你的话,你只管找我,干爹为你做主。”

  霞落大喜,“谢谢干爹,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然后做了一个鬼脸。

  “干爹,你什么意思啊!有了孙女就忘了孙子了。”

  “呵……”干爹今天笑得特别开心,很久没有看见他这么开心过了。

  霞落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落儿,你干爹没有什么送给你的,就把这件东西送给你吧!”

  干爹站起身来,走到架子旁的桌子打开了一个抽屉,拿出了一个珠子,那个小珠子暗黑色的,比黑夜还黑的那种。

  “谢谢干爹。”

  干爹把珠子递给霞落。“干爹留着也没有用,也不知是什么东西,里面还有一些字,可惜有的时候看得见,有些时候看不见。你自己把玩把玩吧!”

  “对了,差点忘了,小空,你看看这条链子。”干爹把刚才手中拿的链子递过给我。

  接过链子时,感到非常温暖,不知是它原来的属性,还是由于在干爹的手中把玩久了的缘故。“是什么东西让干爹这么沉醉。”

  “这条链子不知是用什么做的,连我这么多年的经验也看不出来。”

  “哦,我看看。”

  这条链子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外表普普通通的,跟一般的手链一个样。估计扔到大街上也不会有人捡。说它是石头吧,又不像,说它是金属吧也不是,更不是木头,泥块,中间不知是用什么串成的,透明的,如果不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来。

  “还真看不出这条链子是什么做的,干爹你是哪弄来的?”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你三岁那年的那场大地震吗?”

  “记得,当然记得,你还说那时候是因为天上的流星砸到地上造成的,我起初也信,回去问我妈了,她也这么说我才信了。这件事我当然记得了!”

  “落儿手中拿的珠子和这件链子就是在那个坑时捡到的,当然,不是我捡到的,是别人。这东西千转百转就转到我的手中了。我就想不通坑里怎么会有珠子和手链呢!”

  “哦。那这两件东西一定不是凡品。”

  “就是,我也是这么想,可就是看不出什么来。”

  “咦,这件链子和师父给我的那件好像啊,可以说是一模一样。”霞落看到那件链子惊讶地说道。

  “落儿,你看清楚点!”我把链子递给霞落。

  “没错,就是一个样。好奇怪啊!”

  “那你放在那里了?”我问。

  “放在家里啊!”

  干爹说道:“那我这件链子就送给你了小空,不然你又会说我有了孙女没了孙子。”

  “呵,干爹说哪的话呢!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件东西这么有趣,我可不会拒绝。

  我再也按耐不下,说:”落儿,那我们先回家去看看。还有这么奇怪的事情!干爹,有什么消息了我再告诉你。”

  这事也引起了霞落的好奇儿,“好,我们先回去,干爹,下次我们再来。”

  “那你们先去吧!”

  “干爹再见。”我们齐声说。

  我恨不得马上用上轻功飞回去。刚刚和霞落出来逛街的时候也没有觉得回家的路这么远,现在却觉得好像家在天涯海角。

  终于在闯了几次红灯后回到了家中!(这点各位朋友可别学。不好)

  走到霞落的房间,霞落也是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匣子。打开,从中拿出一条链子,天啊,真的是一模一样。

  “拿给我看看。”

  霞落递给过我。我把两个放在一起比较。

  突然在两条链子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不好!

  

第九章 传说中的手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