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大雨武当山

    好久没有下雨了,武当山附近的人都在期待着一场好雨的到来,因为,太久不下雨了。

  这场雨来的恰是时候,可却让人们来不及高兴,就又陷入了困境之中,这场雨太大了。

  夜已深,不见五指的黑幕中除了风声雨声,别的一切可以引起人的视觉和听觉的东西已不复存在。

  如此风高夜黑之时,家家户户都紧闭了门户,暂且将黑夜、豪雨、狂风拒制之门外,舒适的躺在藤椅上,泡上一壶佳茗,享受一下吧。

  可就在这时,风雨声中传来了一阵极清亮的马蹄声······

  得、得得、得得得

  是谁?在这天地为之一寒的劣境中策马急行?

  睁开双眼,运足目力:近了,一匹无一丝杂毛的白色骏马上驮着一个披着蓑衣的汉子正朝武当山上驰去,头上戴着斗笠,看不清他的面容。

  已近解剑崖,马上骑士稍一犹豫,又策马前进——如此雨夜,解剑崖上怎么还会有人守护?

  “无量天尊,施主请下马。”一声道号宣来,接着一道剑光袭到。

  马上骑士身形陡地拔起,凌空一旋,蓑衣上的雨滴圈圈洒落,在剑光的映照下,甚是好看。

  解剑崖前,已站了一老六少七个道人,为首老道开口说道:“施主夜上武当山,有何见教?”

  骑士不发一言,缓缓自腰中拿出一块银牌,朝道人面前一亮——银牌上刻着六把绕成一环的剑。

  老道看了一眼银牌,忙躬身身行礼道:“盟主令牌使者深夜驾临,不知有何预示?”

  “带我见木鹤道长。”骑士道。

  真武观中木鹤道人正沉静的审视着面前的盟主令牌使者——现在他的蓑衣和斗笠都已除下,可以看清他一身青衣,脚上穿着一双皂靴;面若银盆,剑眉星目,实实在在的的一个美少年。

  木鹤道人不紧犯了踌躇,这么年轻的一个少年怎么会是盟主令牌的持有者呢?可他却又确实持有盟主令牌,虽说人不可以貌相,可他年纪青青,能有多大作为?不禁生了试探之心。于是,上前拜了下去,道:“木鹤参见盟主令牌使者。”

  青衣少年用手一扶,道:“道长免礼。”可他的手一碰到木鹤的手,立感到一股大力传来,就知道木鹤瞧着自己年轻,试起自己的功力来了。赶忙运起太乙神功向上一托,奈何功力不足,未能托起木鹤,可木鹤却也难以再拜下去了。一时成了胶着状态。

  青衣少年一笑道:“道长怎么考教起我的功力了。”

  木鹤心下也不禁为面前的少年所折服——年纪轻轻就有这么高的内力。于是“呵呵”一笑,道:“使者年轻有为,令贫道佩服。不知道盟主有何喻示?”

  青衣少年道:“有消息说,极乐院今晚要袭击[秋家庄],盟主要你率弟子救援。”

  木鹤心里一惊,道:“极乐院出了多少人手?”

  “暂时还不清楚,好象是红旗的人马。”

  “红旗的人马都出动了?”木鹤急道。

  “差不多,可能还有紫微殿的高手。他们可能也想到了我们会救援[秋家庄]。”

  木鹤沉吟道:“那样的话,我们武当恐怕应付不过来。”

  青衣少年道:“我们昆仑派也派了附近的高手过来。应该不会出问题。”

  木鹤道:“以武当一派之力怎么可能挡的住极乐院红旗的全部人马,何况还有紫微殿的高手。”

  青衣少年道:“极乐院的人也是人,我们六大剑派就怕了他们不成?我谢少阳倒要领教他们一下。”木鹤道:“盟主还有其他的安排没有?”

  “没了。”谢少阳道。木鹤叹了一口气道:“那好吧,武当派谨尊盟主号令。”“秋家庄”的庄主秋风灵现在正愁容满面的坐在房里。他实在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极乐院”。现在自己能做的是什么呢?除了坐以待毙他想不出来自己还能干什么——要知道极乐院这次可是出动了一个旗的人呀。

  秋风灵看了看面前桌上的剑——残阳剑,这是一把好剑,剑上曾经沾了无数英雄豪杰的鲜血,现在这把剑不知道要沾上谁的鲜血了,也许是自己的——秋风灵苦笑着。

  一双兰色的靴子走进了秋风灵的房间,很轻,象是怕惊到了秋风灵。秋风灵抬头看了一下这双靴子的主人——一身兰色的长衫,头发似飞瀑般披散在脑后,眉若飞剑,鼻似悬胆,只是在清亮的眼中却看不到一丝温柔的影子,只有冷酷的寒光。

  这个人秋风灵不认识,可他知道不是自己庄里的人。于是从他的眼中发出了询问的意思。

  兰衣人没有回答他的询问,只是淡淡地说道:“你庄中一共是一百三十七口,现在还是你一个人,有什么话要说吗 ?”

  秋风灵的眉毛明显的跳了一下,可转瞬又恢复了平静,“我能知道死的原因吗?”

  “可以,你不知道吗?”

  “你让我知道了吗?”

  “大李村的事情你知道吗?”

  “·······知道。”

  “那你死的甘心吗?”

  “可我庄中的所有的人都要死吗?”秋风灵有点激动。

  “可大李村的一家三口也没有要死的理由。”兰衣人冷冷地道。

  秋风灵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你不反抗?”兰衣人道。

  “我有机会吗?”

  “你没有,可你也不该放弃。你在这把残阳剑上的造诣也是不低的。”

  秋风灵看了一眼兰衣人,他还是那么的随便的站在自己面前······

  剑光一闪,残阳已出鞘,目标是兰衣人的咽喉······

  冷星寒慢慢地走出了秋风灵的 房间,在他身后是秋风灵的尸体。秋风灵的剑术是很好,可在冷星寒面前他没有机会,冷星寒说过了。

  一身红衣的红旗旗主毛舜雨走过来道:“殿主,已经处理干净了。”

  冷星寒缓缓道:“知道了,武当派的人也该到了。准备迎客。”

  木鹤看着静静的秋家庄,心底不禁泛起了寒意——这么静,不是好兆头。

  谢少阳看了一眼木鹤,道:“道长怎么了?”

  木鹤低沉地说:“我们可能来晚了。”

  “何以见得?”谢少阳眉毛一扬道。

  “因为太静了!”

  “什么意思?”

  “如果极乐院的人还没到,庄里就应该有巡夜的人;如果他们正在打斗,就更不会毫无声响!”

  “那我们进去!”

  木鹤不禁叹了口气——谢少阳虽然年少有为,可到底还太年轻。看来今晚武当派要毁在这里了。

  武当派的人一进秋家庄就掉进了极乐院的包围圈。

  冷星魂扫了一眼面前的敌人,缓缓地道:“武当派百余年的基业是要全毁在这里了!木鹤道长怎么会这么轻率?”

  木鹤艰难地一笑:“冷殿主,没想到你老人家也在。看了是我武当派的劫数到了。可武当派也不会束手就擒。”

  谢少阳叫道:“你是什么人?这么狂妄?”

  冷星魂看了一眼谢少阳,道:“我倒不知道你这个年轻人是什么人!”

  谢少阳道:“昆仑弟子谢少阳!”

  “原来是昆仑弟子,云浩天的家教也真是差。他的弟子都敢跟我大呼小叫的。”

  “不准你侮辱家师!”谢少阳急道,同时,剑也已出鞘。

  “怎么?你还想和我动手?”

  回答冷星魂的是一溜剑光。

  冷星寒没想到一个昆仑少年弟子竟敢向自己出手,正在惊异之时,谢少阳的剑已经到了自己的咽喉。

  这更是冷星寒没有想到的,谢少阳年纪轻轻,剑上的造诣竟已经有如此成就,可他没想过,自己也只是30不到的年纪。

  谢少阳的剑已经不容冷星寒多做考虑。他身形极诡异地一晃,谢少阳的剑已经落了空,在别人看来,他好象未曾动过一样。

  谢少阳不禁呆了,冷星寒的身法竟快到这种地步?他现在明白为什么木鹤这么怕极乐院了。可情势不容他示弱。剑花一抖又已攻上。

  冷星寒眉梢一扬,他刚才是见谢少阳少年有为,不忍骤下杀手。现在见谢少阳不退反进。心中杀机已起。待对方剑到面门,右手在剑脊上一弹的同时,身形已经欺进,左掌直拍对方“膻中”重穴。

  谢少阳没想到自己一招就已遇险,赶紧右脚为轴,借助腰部力量快速一旋,急退数步。饶是这样,还是被对方的掌风扫的胸闷难受。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你能避开我这一招,也是不易。”冷星寒淡淡一笑,“使我不禁生起了爱才之心,现在我还不想杀你。走吧!”

  谢少阳还在后怕,可他毕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细下一察,发现自己并没受伤,将剑一抖,“冷星寒,我并不怕你。你也未必能将小爷我怎么样。有种和我打上300回合。”

  “哈哈哈。”冷星寒不禁放声大笑,“无知小子,你师傅也未必能在我手中走上50招,你竟敢要和我打300回合?哈哈哈,好,如果你能在我手上走过3个照面,我不杀你!”

  “真的?”谢少阳心中一喜:自己是打不过你,可也不至于连3招都接不下来啊?你也太过托大了!又觉得自己的口气有示弱的味道,连忙正容说道:“好,小爷就看看你怎么在3招之内要我的命,看剑!”

  虽是攻招,可谢少阳也知道对方武功太高,攻是虚的,事实上自己要做的是守。于是,将“太乙神功”发挥到极限,密部全身。

  冷星寒双手在胸前一旋一绞,一股刚柔相济的劲气逼了开去。

  谢少阳利马感觉自己的剑不听自己的指挥,似要脱手而飞,同时感觉一股大力压了过来,压的自己呼吸困难,“太乙神功”好象也要被震散。

  “第二招,弃剑!”随着叱声,冷星寒手已点在谢少阳的剑上。

  “未必!”谢少阳倔强地回道。可一股至刚至阳的力道已从剑上传来,他利马感到手中的剑好象刚从炉中拿出的样,灼热不堪!可他还是倔强地用力支撑而不弃剑。

  “那就躺下,第三招!”话声中,冷星寒的右手袖子已朝谢少阳的脸上拂去,同时左手一招,一股吸力缠住了谢少阳。

  谢少阳想后退,可那股吸力却使他朝冷星寒的袖子迎去······

  眼看谢少阳就要毁在冷星寒的手上,就在这时6道剑光罩向了冷星寒。“不准伤我门人!”一个声音也同时响起!

  ——未完,待续——

  

第一章 大雨武当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