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黄山冷月吟

    柳画眉只记得有一道兰色的身影飘向自己,自己本能地拔剑自卫。可剑未出鞘,就觉得手上一麻,接着就昏了过去······

  柳画眉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的衣裙,发现并没有意外时才长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你醒了?”

  “啊?”柳画眉没想到自己身边还有人存在,不禁惊声尖叫。

  “不要叫的那么响,有损淑女形象!”

  柳画眉手一颤,剑已在手,转身面对说话的人,“你是谁?”

  “如果你感觉拿着剑和我说话你心里能平静一些的话,我原谅你的不礼貌!”一身蓝衣的青年人微笑着说。

  “是你把我抓来的?”

  “抓?这是你用的词,按我的理解我是请你来黄山做客的!”

  “啊?这里是黄山?我昏迷了多久?你,你是谁?”

  “你没睡多么长的时间。只不过一天而已。我叫苍月冥。”

  “只一天?只一天你就把从苏州带到了黄山?”

  “呵呵,我们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争论吗?你不是对极乐院很感兴趣吗?区区正好执掌极乐院的胜兵殿。如姑娘不嫌弃,区区愿做向导。”

  “你是极乐院的?”

  “怎么?姑娘不相信?”

  “我以为极乐院的人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没想到你······”

  “我?我怎么了?”苍月冥倒被柳画眉的态度弄糊涂了。

  “没想到你长的那么好看。”

  “好看?!”苍月冥不知道这个词还可以用来形容男人,眼睛利马瞪的象是牛眼。

  “是啊,你长的很好看。你看你的眉毛弯弯的,眼睛亮亮的,鼻子圆圆的,特别是你的头发,这么随意地批洒着,潇洒!还有······”

  “行了,行了。至于区区长的如何,我们以后再讨论,我先带姑娘上山吧。姑娘敢去吗?”苍月冥实在是不习惯于被当作一个女人似的被人评论长相。

  “有什么不敢的。”柳画眉月亮般的眉毛一抖,接着小声嘀咕道:“本来是不敢的,现在看他这么好看,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姑娘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你不是要带我去参观你们极乐院吗?带路吧!”

  “既然如此,姑娘随我来。”苍月冥转身欲行,突然脸色一变,急叫,“不可,死人脸!”同时右手拇指扣住中指急弹而出,“破劫指”劲气激射而出。

  冷星寒身形急转,淡烟般飘出数尺,星目一寒,“你对我用‘破劫指’?”

  “别瞪眼,你个死人脸!是你先用‘碎玉功’。我不用‘破劫指’怎么将你逼开?”

  “你知道她是谁?就带她上山?”

  “应该是柳青衣的女儿或是弟子吧!对了,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柳画眉,柳青衣是我父亲!”

  “死人脸,听到了吗?现在她的身份已经查明了。没问题了吧!”

  “柳青衣是蛾眉俗家名宿,你不知道吗?”

  “知道啊,这次我去苏州,就是去查看他的态度的。他武功虽不怎么样,可在江南很有影响,他的态度直接影响江南大部分武林人士的立场。”

  “你敢说我爹武功不行?”柳画眉嗔道。

  “没让你说话,插什么嘴?”冷星寒怒叱。

  “别啊,死人脸!对一个姑娘家,你那么凶干吗?”

  柳画眉委屈地拿剑削着周围的草木,“臭美什么?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就知道跟人家凶!小心脸本的肌肉僵硬。哼!”

  冷星寒没管柳画眉,径对苍月冥说:“那柳青衣什么态度?”

  “他嘛!大概这两年书读的多了,一副酸腐模样,对武林中的事已经是很不关心了。再说,我现在把他女儿抢来了,他就是想动,也是投鼠忌器了!”

  “你长脑子了吗?他既然不和我们为敌,你还抓他女儿干吗?逼着他和我们作对啊?”

  “算我没脑子,反正人现在是抓来了。你看着办吧!但决不能杀她,我还答应带她参观呢!”

  “胡闹!”

  “呵?你刚知道我会胡闹啊?我什么时候没胡闹过啊?”

  “上山!”冷星寒无奈地说,“带着她!”

  ************************************************************

  转眼柳画眉上山已有数月,因为苍月冥的关系,她在整个玉屏峰上来去自如,无人拦阻。可苍月冥却不止一次地告戒过她,“月吟小筑”绝不可去。在这段时间里,云浩天利用他的影响力,不但让六大剑派统一意见,还另外邀请了绿林道上的不少高手,甚至还有荒外的魔道高手,准备与极乐院决一死战。苍月冥忙于事物,也好久没和柳画眉见面了。现下已是秋季,柳画眉已将玉屏峰游了个遍,而对从未踏入半步的“月吟小筑”,她的好奇心越来越强。

  站在“月吟小筑”外已好长一段时间了,柳画眉还是拿不定主意到底进不进去,因为苍月冥在告诉她不要进“月吟小筑”时的严肃表情,是她所从未见过的,在她的印象中,苍月冥一直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好象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似的。

  “白酒欺人易醉,黄花笑我多愁。一年只有秋光好,独自却悲秋。风急常吹梦去,月迟多为人留。半黄橙子和诗卷,空自伴床头。”一个略带虚弱的声音从“月吟小筑”传了出来,“清风冷月,对酒独酌。今醉枕不能寐,门外佳客,独立良久,何不进来,你我对饮。也强过你独立,我独酌。”

  “晚辈苏州柳画眉,躬聆前辈召唤,就怕扰了前辈清兴!”

  “呵呵!黄山冷月吟在此专候姑娘芳驾!”

第三章 黄山冷月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