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勇气

    

  第四个星期一,是五一放假。

  第五个星期一,我因为要准备学校的比赛,也没有给她送花。我的比赛就在这周的星期六,我犹豫是否来让她来听我弹琴,但我放弃了。我不希望她的决定会受到任何除我本身以外的因素影响,如果要喜欢我,就喜欢纯纯粹粹的我的本身,而不是因为我会这会那。

  第六个星期一,我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去找她,带着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妇’一去兮不复还”的万丈豪情。

  我很紧张,也怕我会像无数先辈们一样被“撅”回来,或者因为不认识我而根本不理我。所以我在临去的时候在一张纸上写下了我的“名片”,正面是第一次送花的时候给她写的一句话“别忘了,往水里放些阿司匹林,可以让花开的时间更长点”,背面写下了我的名字,系,班,以及宿舍号码。

  我在五号楼下面找了一个女孩,请她帮我把她叫下来。(那时候的女生宿舍不让男生进,不像现在的学校,男生可以随便进女生楼,熄灯前看楼大妈还会提醒一句:“姑娘们,到时候了,送客了。”)

  我在楼门口等她,紧张得手心冒汗,手里的“名片”都块湿了。很长时间她才下来,两手是湿的,好像正在洗衣服。她的手长得很好看,使我不禁想起孔雀东南飞里面“削葱根”的比喻。我光顾看她的手,忘了和她说话,也可能是紧张的。她在门口转了一圈,见没有认识的人,转身就要回楼。这时候我才把她拦下:“是我找你”说着,我递上了我的“名片”:“还记得这个吗?”她接过“名片”,用手指尖拎着,看了看,然后狐疑地看着我:“可是,我们不认识”这就是我老婆这一辈子和我说的第一句话。

  “人和人总是从不认识到认识的吧,我们能出去走走吗?”

  “可是我正在洗衣服”

  “那这样吧,我在四号楼前面的花园里等你,你洗完衣服以后来找我吧?”

  她答应了。

  后来的时间我们在花园里谈了什么,我记不起来了,我只记得我们聊着聊着,突然听到了学校的广播喇叭响了,到了5点半吃饭的时间,学校的广播站播报上周六吉他大奖赛的事情,接着就开始介绍我和我弹得给他,还有关于对我的专访。她也听到了,问我:“是你?”这本来不是我安排的节目,我本来准备在她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之后再告诉她的,我不想让她先入为主。但是这一下却怎么藏也藏不住了,只好回答:“是。”后来的时间我们没有再说话,我们一直在听广播里我弹的吉他,高音喇叭的效果虽然不是很好,但琴声还是很动听。

  我没有忘记我晚上的家教,所以在广播结束以后就匆匆地送她回去了。

  

五.勇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