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报——!”探马惊慌失措的叫声传人锦绣公主耳中:“禀告公主殿下,主帐外的三千亲兵护卫受到攻击,伤亡惨重,敌兵将领彭无望就要杀入主帐了!”

  “什么?”站在锦绣公主身後的跋山河勃然大怒:“这些亲兵都是废物吗?三千人挡不住一名敌将。”

  锦绣公主的眼中露出了悟於心的神色,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一阵沙哑惊恐的狂呼声从远处传来,数百名主帐护卫亲兵丢盔卸甲,从主营溃退而来,纷纷朝著後营争相奔逃。

  “混帐!”跋山河大暍一声,率领守卫帅帐的数十名帐前护卫将败逃的数百亲卫截了下来:“你们临阵脱逃,不怕军法吗?”

  “将军,那是……那是妖怪,我们凡人,如何挡得住妖怪?”一名亲卫首领浑身战抖地说。

  “胡说什么?”跋山河还要再骂,却看到一道黑光由远及近,倏然而至,只一个盘旋,十数颗人头就带著烟花般的血光,直入云霄。

  “妈呀!跑啊!”那些亲卫的勇悍之气被这道鸟光所带的凛冽杀气一扫而空,只剩下逃命这一个念头,顾不得跋山河的阻拦,拚命朝著後营奔逃。

  “杀!”跋山河大喝一声,手中的五尺长刀刀光一闪,连杀数人,大骂道:“胆小鬼,临阵脱逃,乃是死罪,是个男儿,就回过头去,和那魔物拼了。”

  那群帅帐护卫同时亮出长刀,无情地将这群败兵朝著黑光起处赶去。

  “山河,”锦绣公主忽然轻声道:“你让他们走吧!”

  “公主!?”跋山河大惊道。

  “恒州城前,我们已经死了太多的男儿,应该给我突厥族留些种了。让他们走吧!”

  “嘿!”跋山河狠狠一咬牙,率领主帐护卫让开道路。

  那些亲兵如蒙皇恩大赦,齐齐发声喊,蜂拥而逃。当面前这些重重叠叠的人影消失的时候,跋山河和主帐护卫们同时惊呼一声。在他们面前,足千余具死状惨烈的亲卫尸体,断头折足,四分五裂,满地狼藉的血水和残肢内脏,令人目不忍睹。

  那道摄魂夺命的乌光在半空中凝住身形,却原来是一柄奇诡艳丽宛若妖眼的魔刀。

  “战神天兵!”所有人都低声惊呼起来。

  那战神天兵得意地尖啸一声,朝著面前的锦绣公主扑去。

  “公主小心!”跋山河惊叫一声,疯狂地挥舞长刀挡在锦绣公主面前。

  就在这时,一只玉掌在他肩头轻轻一拍,跋山河只感到一股奔涌澎湃的力道狂涌而来,将他的身子高高托起,远远朝後跌去。

  “公王,你干什么?”跋山河大惊失色。

  此时此刻,锦绣公主双手平伸,挡在战神天兵之前。

  “公主——!”所有人都焦急地大叫了起来,锦绣公主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就仿佛天神一般,每一个人都为她的安危忧心。

  一直站在营帐旁的一名亲卫动了.他闪电般地伸出右手,食指中指做钳状,将战神天兵牢牢夹住.

  "呜"战神天兵愤愤不平的鸣响起来,它的形状疯狂地变化着,但是不管它如何的疯狂,都无法再进一分.

  那亲卫将战神天兵缓缓的拉回胸前,神兵的尊严再次遭受挑衅,战神天兵的开始发红,火焰般的剑芒在剑身流淌.帐中之人无一不感受到那炙人的热浪.

  钳剑的亲卫却满不在乎,他歪着脑袋欣赏了一下锦锈公主被火光映红的双颊,微微一笑.手上微一用力.战神天兵发出一声悲鸣,折着两半,"呛当"一声掉落在地.

  !!!!!!

  整个场中一阵寂静,断了.无敌无双的神兵就这么断了.但随即众人都齐齐松了一口气.抬头向那亲卫看去.

  此时,那亲卫却转过身去望向营外.夕阳的余晖中,一道血色的人影,双手各抓住一柄长刀,支撑著摇摇欲坠的身体,朝著王帐前一步一拐地走来。

  当他踉踉舱舱走到主帐前的火把前的时候,他的样子终於让所有人依稀看得分明。那是一张被鲜血和伤痕覆盖的脸庞,脸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显出冷酷的血色,只有一双明亮如星的眼睛,让人勉强找到一丝明快和淡淡的忧伤。这个人的身上,滴答滴答地掉落著一滴滴的血水,十数道伤口犬牙交错,伤口附近的血肉惨烈地向外翻卷著,肩膀和手臂上高高插著的狼牙箭翎翻涌著暗红色。腿上的箭创和被长矛剌出的血洞汨汩地流出赤红的血液,滴在地上的鲜血形成的痕迹一直蔓延到主营前寨。奇怪的是,在他的胸前却赫然簪著一朵黄花。

  "让他进来."锦秀公主看到这条簪花的人影时,只感到柔肠百转,酸甜苦辣,五味杂陈的感情在心中此起彼伏,翻滚澎湃,令她目眩神驰,几乎不能自已。数年精心准备,费尽心机辛苦创建的塞上联军,企图起死回生,令*重掌霸业的雄图伟略,都在他驻守的恒州城头撞得粉碎,突厥族的末日,因为血铸的恒州城墙而提早来临。应该恨他,却无法做到,而且越来越无法做到。

  "我拒绝."他沉沉的低呤道:"我知道你已一心求死,但我绝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

  "尊驾何人??"彭无望看着眼前挡道的男子.停下脚步.眼光一扫男子脚旁断为两截的战神天兵.眼中闪过一丝讶色.

  "我是谁?我是吕布."他微微的笑着.

  ※※※※※※※※※※※※※

  “小子,我们完了,这个天下完蛋了。谁都别想活命,你别想,突厥人也一样。这个世界,整个被我毁了。”

  “看,这就是时空折叠,我们把两头的时空重叠在某一特定的时刻,然后就可以让未来的人走回过去。”

  “你不信?好,我说给你听。当一个来自未来的人,在过去做了一件也许微不足道,但是却足以影响历史进程的事,那么这件事所引起的涟漪将会在无限的时空中不可抑制地扩散出去,导致历史的骤变,从而造成了时空的扭曲。当这个扭曲程度超过了一定的极限,就会造成过去和未来的同时毁灭。”

  ※※※※※※※※※※※※※

  彭无望面色凝重,望着眼前的男子一字一句的问道:"吕布,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飞将军吕布吕奉先?!."

  "是啊.所有的人都曾这么称呼过我."他微笑着转过脸去:"公主敬请放心,没有任何敌人靠近公主身前半步."

  "敌人吗?是啊.眼前是自己最爱的人.可也是自己民族,自己同胞的死敌啊."锦绣公主默默无语,身子微微颤抖.

  跋山河手持长刀纵身挡在锦秀公主身前."你混入公主亲卫队中.意欲何为?"

  "我只是想锦绣此生可以不受伤害而已."吕布用眼神示意.你们的敌人应该是彭无望吧?

  “李读先生担心的变数就是指你吗?即然你不属于这个时代.即然你是天下纷乱的变数,那么就让我来把你劈碎.”彭无望一声轻啸,挥刀向吕布斩下。

  吕布再度微微一笑,左手屈指在刀身轻轻一弹,“当”彭无望只觉朴刀如受雷击,右手虎口当即碎裂,险些脱手而飞,当即面容一整,咬牙忍痛,刀势仍旧不变砍下。

  吕布微微一叹,左手再度弹出。彭无望手中朴刀脱手而出,还没等他拨出腰间双刀,吕布尾指轻轻一带朴刀入手,横扫将彭无望头颅斩下。

  一股血箭冲颈而出."原来,这就是死亡啊,彭无望感觉浑身轻飘飘的着不到力道,他在天空望见了自己无首的身躯俆俆倒下,眼前再度浮现了锦绣公主的笑容,“阿绵”他想再度呼唤锦绣公主的名字,可喉头却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随即眼前一片漆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