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国

英雄国

巫鸦 著

玄幻言情
类型
2004.07.21
上架
17.62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首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 荷里尼斯

    鲁纳斯历624年

  他神情淡漠的坐在马车里,用右手托起下颌,深邃的眼眸没有了焦距,失神的望着窗外,任由叮叮的铜铃声和嗒嗒的马蹄声将他带入了另外一个国度。他神情恍惚的透过车窗看着外面那似曾相识的景色,呼吸着夹杂树木芬芳的空气。这味道深切的在他的胸腔里翻动着,随着肺的运动,将这熟悉的感觉传递给思想。

  于是,那张被掩埋在记忆深处,被深深锁住,冰封起来的,曾经模糊的面孔在他眼前变得越来越清晰。是的,就是那张总是挂着如阳光一般和煦笑容,总是给别人冰冷的心带来温暖的面孔。

  有一刻,他真的以为那张笑脸的主人回来了,而且如同那一日,就在他身边,坐在马车里对面的一侧。不过他立刻清醒地认识到这是永远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席格弗里,那样一个宛若天使的男人怎么忍心让他的眼中满载着哀伤呢?

  窗外,远处的烟囱不再飘起袅袅青烟。石砖砌成的巨大堡垒凄凉的泛着墨绿色,塔楼最高处的旗杆上依然挂着金线织绣的旗帜。相同的景色让他感到不胜悲凉。

  对了,是那次!……他的记忆被唤醒,微露出零星的碎片让他想起那次丰收的庆典,想起关于席格弗里的一切。席格弗里是那次庆典的重要人物。他至今仍然无法想象席格弗里在别人心中是怎样的,但他深刻的体会到当席格弗里抵达庆典会场的那刻,所有人都在为那个微笑的男人欢呼、尖叫。他看到每张脸上都洋溢着笑容,那是被阳光洗过的笑脸。

  然后……席格弗里走到中央的高台上,仅仅是轻抬起手臂,全场就骤然肃静……他啊……

  “陛下,过了这个森林,前面有一个驿站,您今晚将在那里休息,您看可以吗?”侍卫队长兼骑士团团长特雷尔·奥斯卡策马来到马车车窗旁,低声询问。

  “……”西古尔德被打断了思绪,回到了现实之中。的确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被迫逃亡的贵族青年了,而是尊贵的国王陛下!“噢,就那样吧!”他懒散的回复。

  高大茂密的树林挡住了西古尔德的视线,那旗帜在树枝间晃动,忽显忽现,可终于消失不见了。可对于席格弗里的记忆却变得异常清晰起来。

  鲁纳斯历620年

  “真弄不懂席格弗里殿下为什么要参加奥古斯特·盖亚文大人的丰收庆典!”侍卫乔·邦德诺骑着马,跟在马车后面,抱怨着。

  “啊哈,那下次你就请调,换库罗跟来好了!”另一个侍卫休斯·凯恩玩笑的逗着乔·邦德诺。

  “休斯,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留着修剪整齐小胡子的乔·邦德诺嚷嚷道。

  “什么意思?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休斯·凯恩假装茫然道。

  “为席格弗里殿下效劳是身为侍卫的我毕生的荣幸!”乔·邦德诺生怕休斯·凯恩不相信,慎重的举起左手发誓道。

  乔·邦德诺凝视了前面的马车一会儿,对他深有感触地说道:“你知道我的家乡吗?”

  休斯·凯恩点点头。乔·邦德诺的家乡位于王城的边缘的一个小村落,风景很迷人,人口并不多。他曾经跟随乔·邦德诺去过几次,那里的人都热情好客,是个不错的地方。

  “几年前……”乔·邦德诺陷入了思绪中,“我的家乡根本不是你所见到的那样……当时,授命管理这个地区的是豪曼尼尔·皮德·L·罗塔纳厄·巴诺大人,呵呵……你看我把那位大人的名字记得多么清楚!呵呵呵呵……”乔·邦德诺自嘲的笑,眼中不掩对那位豪曼尼尔大人的愤恨。

  他继续说道:“那时候,我们除了要缴纳一般正常的税金外,还要额外缴纳很多苛捐杂税,都是一些不合理,没有一点道理的税金!当然那些额外的税金都归入那位豪曼尼尔大人的手中,每逢豪曼尼尔大人生日或节日等等,只要是有机会捏造名目收钱的,他绝对不会放过!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要想生存是件很艰难的事情!可是……就算这样,我们又能怎么样呢!”

  乔·邦德诺开朗的笑脸上挂满了忧愁,他的语气极端无奈,“他是贵族啊!是有封号的贵族啊!我们又能怎么样呢!没有人会能帮我们,也没有人敢帮助我们,没有人会和贵族作对……那时的我们看不到希望,只能忍受他的剥削……其实,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只要……只要……能够……生存下去就好了!”他哽咽着继续说道,“可他并没有把我们当作人,只知道不停的勒索!玛丽莎……玛丽莎就是因为他而死的……因为……因为她要和卡洛结婚……就在那晚……她……”

  休斯·凯恩眼中黯然失色,他了解。他很痛恨贵族的权利,尤其是那条贵族有权利夺取在其领地里的新婚女子初ye的恶习。虽然很多贵族已经不再行使这一权力了,但是还是有人……还是存在着的呀!可怜的玛丽莎!

  乔·邦德诺吸了吸鼻子,忍住悲伤道:“卡洛去找他报仇,还没见到他就被他的那群走狗凌虐致死,他的尸体挂在村头空地的树上,整整吊了三天,他不让人给卡洛收尸!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卡洛……他的眼睛一直没有闭上,总是愤恨的瞪着,让人心惊胆战,不寒而栗。”

  乔·邦德诺停了一会儿,继续道:“就在我们已经快要绝望的时候,是席格弗里殿下把希望带给了我们!”他看着前面得马车,淡淡的微笑,“殿下无意中来到了我们的村落,了解了这些情况,决定为我们讨回公道!殿下下令除掉那个贵族巴诺大人的封号,并且严禁所有的贵族征收不合理的税金!并且送那个贵族到修道院生活……就这样,我们的村落才得以渐渐恢复,才有你后来到的模样!”

  他用很认真的眼神看向休斯·凯恩,很严肃的说:“从我懂事的时候,我的父母就一直告诉我,席格弗里殿下是我们村子的恩人,我们的命都是属于殿下的!所以,我努力考上了武士学院,为了就是能够报答席格弗里殿下!而且你知道吗,在最后选择的时候,我没有听从学院的建议从军,而是选择继续训练,加入侍卫队!我希望能够接近殿下,能够保护殿下,为殿下奉献一切!这是我的愿望,也是全村人的愿望!”最后,他终于敞开心怀的笑了。

  “看来受过殿下恩惠的人还真不少呢!”休斯·凯恩喃喃自语。他若有所思的说:“你觉得莫克怎么样?!”

  乔·邦德诺一脸狐疑的表情:“什么怎么样啊!他是你儿子嘛!我们的宝贝侄子!”说到莫克,乔·邦德诺笑眯眯的摸着小胡子,好久没有见到那个可爱的混小子了!

  “如果没有殿下,你不可能看到莫克!也许也看不到茉莉了!”休斯·凯恩缓缓说道,“三年前,茉莉怀孕了,我当时还是初级的武士,正准备验证中级武士。我记得……那是一个雨下得很大的晚上,茉莉突然要生了,我请来了产婆和魔术师。可是他们却告诉我,茉莉难产,需要有更有经验的产婆接生,更好的魔法师来为她祈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住的地方没有马匹,驿站也很远!我只有抱着茉莉往镇子上赶!”

  休斯·凯恩抬起布满厚厚茧子的双手,看着,喃喃道:“当时,茉莉流了很多血,很多很多!直到今天我依然能感受到血浸透了我的双手,那些都是茉莉的血!她压抑着痛苦的哀号,我就这么一边抱着她,一边跑啊跑啊!直到……我在路上看到了马车!我赶忙上前,拦住了,可是马车的主人却让仆人给了我们一鞭,用最恶毒的语言呵斥着,然后呼啸而过!我为了保护茉莉,挨了那一鞭,那一鞭正好打在了我的背上,我的背火辣辣的很痛,雨水又不断刺激着伤口……我的心更痛……因为我没有能力救茉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痛苦!……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后,另一队马车过来了,我老远就看到了马车上贵族的标记,我根本没有指望那些贵族能够停下来,救救茉莉!的确,马车从我的身边跑过,可是突然马车停住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人!他问我,茉莉怎么了,是不是需要帮助!?我诧异的点头,并且飞奔过去,跪在雨地里求求他救救茉莉,救救那个尚未出世的孩子!马车里传来很温和的声音,那个声音的主人让我们赶快上车,我上车了!混乱之中,我并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直到……”

  休斯·凯恩同样也看向前面的马车,说:“直到来到了镇子上,那个男人安排了产婆和魔法师,我才知道他是席格弗里殿下!莫克是殿下看着出世的!并且莫克这个名字也是殿下给取的!感谢神赐予我们这么一位仁慈的殿下!”

  ……

  “是啊,我永远都会追随殿下!”乔·邦德诺道。

  “并且用我们的生命守护殿下!”休斯·凯恩附和。

  两人同时看着马车,想象着马车内的那个男人,他们敬佩的席格弗里殿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也同样受到过殿下的恩惠。他们打起精神,跟随着马车继续向奥古斯特·盖亚文大人的领地前进。

  这时马车内则有另一番光景。身着白色翻领绸衫,黑色薄呢绒绣花外套的西古尔德微笑着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男人。他翻弄着袖口露出的折叠出来的绸缎褶皱,不时抚mo着银质的袖扣。褐色的眼睛略带嬉笑,面颊呈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红润的唇稍显厚实,轻轻的勾勒出微笑的模样。

  “席格,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西古尔德不经意的问道。

  他对面的男人,也就是维尼奥斯的王子席格弗里·威黎·K·卡斯提尔殿下。这位王子从出世就备受瞩目,不仅仅是因为他俊美的外貌,还有他所表现出来的才智和品德,都让人觉得他是独一无二的。

  一金一银的眸子把视线从窗外转向了西古尔德。眼神清澈迷人,卷翘的睫毛在眼眶下投下美丽阴影。金色的长发柔顺而服贴的束在脑后。白皙的皮肤衬上玫瑰色的唇瓣,他吐出的词语也显得那么好听,“在想丰收庆典!”

  “哈哈哈……”西古尔德浑厚的笑声显得很爽朗,“当初就不应该决定参加!不答应那个老狐狸,不就没有这些烦心的事情了嘛!”

  “可是我不能不去啊……”席格弗里低沉纤细的声音煞是动人,像是有点哀怨一样。

  “该来的总会来!毕竟你可是王子,老狐狸不敢对你怎么样!”西古尔德安慰鼓励道。他知道席格会去参加丰收庆典,多半也是为了他,为了他们的计划。没办法,谁叫贵族的势力太强,王族并不能强硬的命令什么,尤其是做出伤害贵族利益的命令!

  “是啊……我还是王子呢!”席格弗里摆出最迷人的微笑。

  奥古斯特·盖亚文的封地荷里尼斯位于皇都阿蒂斯特西南方,属于卡耶拉德平原上比较富饶的一块土地。从皇都到奥古斯特·盖亚文的封地乘马车需要一天半的时间。在这一天半中,沿途的风景宜人,到处都弥散着丰收带来的喜悦。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但是席格弗里和西古尔德却心事重重,虽然嘴上彼此嘻笑安慰,但是他们所面对的困难依然存在,而且当他们越接近目的地,紧张的气氛就越显得浓厚!

  席格弗里在思考如何能够委婉的与奥古斯特·盖亚文谈判。他希望能够取得奥古斯特·盖亚文的支持,因为只有这样,他们的改革之路才能比较顺利得继续走下去。奥古斯特·盖亚文虽然是只老狐狸,但是却很有远见和谋略……这次前往参加丰收庆典,应该能够得到圆满的答案吧?!只要……只要没有人破坏!……

  而西古尔德则凝视着窗外,默默无语。因为是他提出改革的意见,是他将席格推到这样的位置,他的心里十分愧疚。不过,他们都明白这样的改革对于国家和人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只是维尼奥斯自从建国以来,一直执行着贵族至上的法则,要在很短的时间里改变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

  贵族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的进入了人们的脑海中,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奴隶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形势,稍加改变会赢起很多人的反弹。他们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先争取一部分思想开放的贵族加入他们的阵营,希望他们这次拜访的贵族老爷不要让他们失望。

  他们讨论过了,对于现在这种制度是无法长久的持续下去的,而且就是这种恶俗的旧制度阻碍了国家的发展。人被严重的划分为几个等级,不允许不同等级的人结婚,不允许等级低下的人受到良好的教育,那些等级低的人没有自主权,只能附庸于等级高的人。等等的这一切都是不平等的,不是建筑在人与人平等之上的。

  就比如说他们所乘坐的这辆马车,是纯铜质的,包裹着银质。马车内的装饰华丽,坐垫都是用上等的天鹅绒缎手工缝制,并用金线绣出美丽的花纹,旁边的梨花木台上放着一些纯银的器皿,就算是杂物也都制作精良。这里最小的一件器物都足以让一个平民度过一年的生活了。贵族的奢侈让他们毫无节制的浪费,苦了的只是那些平民而已。

  不过,维尼奥斯还算是个比较自由的国家,不像他的祖国贝奥武甫。他扯着唇角嘲笑着,贝奥武甫没有人理解他所要执行的改革政策,甚至……认为他这么做是谋反!谋反!?他需要吗?!他从来都不窥视国王的宝座,他只不过是希望国家不再继续走向灭亡,希望国家强大,希望人民安居乐业!他有错吗?可是,他曾经敬爱的叔父,贝奥武甫的国王,尊贵的格伦德尔·卡瑞勒斯·F·佛尔松陛下却令愿听信他人谗言,将他和父亲关押起来。幸好他得到情报,连夜逃走!只是可惜连累了父亲,一定受了不少苦!想到此,他不禁眼眶一红,无辜的老父为了他受到了太多的磨难!

  窗外,远处的烟囱飘起袅袅青烟,可以远远的望见一个巨大的堡垒。那就是奥古斯特·盖亚文的城堡。虽然城堡遥遥可见,但从这里到城堡确有相当长的一段路程,他们准备今天在前面路程不是很远的驿站休息,明天一早继续赶路。

  嗒嗒嗒的马蹄声依然不紧不慢的作响,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话。除了风刮动树枝的沙沙声,就是远处隐约传来的号角声。时间不断的飞逝,黄昏渐渐笼罩了大地,落日的余辉依然普照着大地,橘色的太阳被一点一点的拽了一下,整个大地都泛着些许的昏黄。终于太阳没入了地平线,这时的黄昏越发显得昏暗了。没有晚霞的映照,没有一丝云彩,夏日的暑气逐渐泛了上来,炎热的风薰的人懒散,空气里水分似乎都被蒸干了。知了在树上扯着嗓子叫着,不甘忍受夏日的寂寞,高唱着属于他们的歌曲。

  西古尔德解开了黑色薄呢绒外套领口的扣子,希望能够得到一丝凉意。可惜在这样的天气中,风总是调皮的带来夏日的味道,一点都不善解人意。他望着天空,从橘色渐渐加深到淡蓝色。这一过渡时间似乎很漫长,有好像是转眼间。他不知道天色是什么时候变蓝的,仿佛就在他失神的那一秒。他知道他们快要到驿站了,而且是在天没有完全黑下来之前。

  的确在马车转过一个小树林后,阵阵的香气就从前面不远处传来了……

  

第1章 荷里尼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