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晚宴风波

    鲁纳斯历624年

  四时,晚宴正式开始。

  身为女主角的莎乐美早已经在水晶宫内等候了!当众人都来齐后,莎乐美从旋转楼梯上缓缓地走了下来。金色的长发被打理成一个漂亮的云鬓垂在脑后,额前随意的垂下几丝金发更给她增添了几分妩媚。紫色的低胸长裙,银色的细链束在纤细的腰肢上,裙摆一层层的散开,每一层都有着绣着金色花纹的褶皱,一个紫金相间的蝴蝶结被饰在腰后侧。金色的发髻上除了钗有紫水晶的簪子外,也巧妙的用紫色的缎带装饰着。洁白优美的项上带着一个很细的链子,上面坠着镶了紫晶的玫瑰花型雕坠。

  戴着紫色长手套的手在身前交握着,站在众人的前面,灿烂的扬起美丽的笑脸。她走到父王阿尔芳索陛下身边,低声细语。

  阿尔芳索笑呵呵的道:“竭诚欢迎各位参加爱媛的生日宴会!我宣布宴会正式开始!各位请自便!” 阿尔芳索已过不惑之年,但保养得宜,看起来依然神采依旧,风度翩翩。

  莎乐美如花蝴蝶一般周游在众人之间。一会儿引起某位贵妇的咯咯笑声,一会儿赢得某位大人的无限赞美!

  西古尔德并不热衷于这类的活动,他站在靠边的小露台上,看着一群男男女女列成两排,跳着宫廷舞。

  水晶宫是皇宫里装饰得最为美轮美奂的地方了,也深刻体现了贵族的奢侈。雪白的墙壁上挂着织有各类图案的挂毯,深红色的窗帘在窗边松松垮垮的半掩着,金色的吊灯发出璀璨的光耀,上面的穹顶上画有关于神的故事,与琉璃玻璃上用彩色玻璃拼饰出的人物形象相呼应。长条的餐桌上铺着缀有金色流苏的雪白的餐布,上面整齐的陈放着琥珀色香醇的波尔多酒,粉红色新鲜的鲈鱼,黄褐色浸汁的松鸡……

  哦,他看见一个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贵族,正手持水晶高脚酒杯,大口的喝着波尔多酒,并且与身边装扮得如同孔雀一样的贵妇攀谈,时而引起贵妇用绢制的象牙骨扇子掩面而笑,带动头上装饰得羽毛不停的颤动。

  而另一侧的侧厅,一张张牌桌摆好了。一些贵妇小姐被邀请一同玩“惠斯托”,那种牌戏和桥牌大同小异,可能比较适合在这种场合用来消磨时间。曾经他也热衷于玩这种“惠斯托”,可这种爱好并没有延续下来。

  就在西古尔德不注意的时候,莎乐美走了过来,她微笑着询问道:“您为什么不去跳舞呢?”她似乎忘记了他们之前的不愉快!

  西古尔德摇头道:“我并不精于此道,志不在此!”

  “怎么可能呢?!”莎乐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并降低了声音道,“您不曾经也参加过嘛!”她暗示着之前西古尔德与席格弗里经常出入各种社交场合!

  “我有这个荣幸和您跳舞吗?”莎乐美抬起了手,周围的人都看向了这里,正密切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无奈之中,西古尔德只得牵起莎乐美的走,亲吻着并道:“乐意之极,荣欣之至!”

  西古尔德牵着莎乐美步入了舞池。其他跳舞的人为他们让出了位置,正好一曲终了,另一曲开始了……

  跳舞的男女双方各站成相对的一排,音乐声起,双方优雅而从容的行礼。小姐们左手握着扇子持于胸前,右手拎起蓬松的裙子,右脚向后退一步屈膝行礼。男士们将左手放在身后,右手伸出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微微倾斜上身右手置于腹部。当音乐进入了舞蹈的节拍,男女们欢快的转圈。

  在绕八字圈的时候,莎乐美甜甜的微笑,娇艳的红唇却冷漠的低语:“我还是很讨厌您呢!”

  然后莎乐美站定,昂起下颌,侧着笑脸,左手不停的扇动扇子。西古尔德围着她绕圈,正一个:“那您就不应该和我跳舞!和我跳舞会辱没您的骄傲!”

  反一个:“而您也知道,这舞是您胁迫我跳的!”然后带着莎乐美转圈,不等莎乐美回话,西古尔德就与旁边的男子交换了舞伴。

  依然还是优雅而从容的行礼,转圈,交换舞伴。就这样一个一个换一个,西古尔德从最前端跳到了最末端,最后碰上了莎乐美。

  可莎乐美没有再和西古尔德说什么,只是维持着一贯甜美的微笑。一曲终了,行礼,然后莎乐美笑着离开了西古尔德身边。西古尔德因为这一曲而被很多人认了出来,一些过去的同僚围了上来。

  “啊,是您啊!贝奥武甫国王陛下!”一个被镶有白色毛皮边的红色丝绒外套包裹的肥胖男人凑了上来,他的帽子上镶有三行半貂皮,冠冕上装一银环,带有四片金叶和四个银球,想来便是玛奎斯大人了。

  西古尔德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有礼的回应着:“您好!”

  肥厚的手保养得宜,白白嫩嫩的手指上戴着数个名贵的宝石戒指,手掌相互摩擦着,脸上挤出讨好的笑,原本不大的眼睛早就眯成一道弯弯的缝了!薄薄的嘴唇嵌在如满月一样的脸上,不停的张合说着献媚的话:“您今天真英武啊!之前我就听人说贝奥武甫的国王陛下气度非凡,英武潇洒,是难得的奇男子!果然名不虚传啊!呵呵,呵呵……”说完便笑得下巴肉抖抖的。

  “阁下赞誉了!”西古尔德不冷不热地回应,希望这位玛奎斯大人能够识趣的离开。

  可这位玛奎斯大人似乎没有感应到西古尔德想法,反而更下热切的自我介绍:“哪里哪里!我是维尼奥斯的贵族沃巴拉·伯格·J·乔德斯克·玛奎斯!”只有在提到自己的身份的时候,沃巴拉才有一点贵族骄傲的姿态,可惜在下一秒就被商人的天性给打压了,“贝奥武甫国王陛下,听说陛下有意和维尼奥斯洽谈关于……”

  “西古尔德?”冷不丁一个诧异的声音打断了沃巴拉的话。西古尔德回头,看到了过去共事的旧识。

  “苏比埃?”西古尔德到此刻眼中终于有一些欣喜了。苏比埃·卡库拉斯曾经是席格的幕僚之一,和他的关系不错,都支持改革事业。

  “大胆!苏比埃,你竟然敢冒然称呼贝奥武甫国王陛下的尊讳!”沃巴拉恼羞成怒,因为苏比埃打断了他的话,破坏了他应该是无限美好的金钱之路,难得有机会能够觐见到国王本尊,他当然要好好把握机会,为自己大把大把的赚钱。

  “沃巴拉·伯格·J·乔德斯克·玛奎斯大人,您似乎也认识西古尔德吧?”苏比埃讽刺的说道,“也就是您现在极力讨好的贝奥武甫国王陛下!您是不是很后悔呢?后悔当初没能把握机会,支持席格殿下?!”苏比埃一提及旧事,脸色显得有些苍白,都是那些贪重权力,利欲熏心的人害死了他尊敬的席格殿下。

  沃巴拉大人被苏比埃的话激的面红耳赤。他早就后悔了,当他第一时间知道曾经的那个西古尔德成为了贝奥武甫的国王之后,他就后悔的捶胸顿足了。今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竟然敢当面讥讽他,真是不知死活了!

  “苏比埃,请注意你的身份,我可是尊贵的玛奎斯大人!”沃巴拉大人不愧是商人,立刻变了脸色,用冷冰和高傲的语气对苏比埃说道。

  苏比埃·卡库拉斯虽然也出生在贵族家庭,可是他是家里的次子,没有封号和封地的继承权,只能仰仗父亲的宠爱程度继承一些财产,所以像这样的贵族青年在有封号的贵族面前是小巫见大巫,一点地位都没有。苏比埃早年跟随席格殿下也就是为了建立功勋,为自己挣得封号。这可以说是贵族中的悲哀吧,长子有权利继承封号封地,可次子虽然说可以继承财产,可有的时候什么都没有。

  苏比埃正想说什么,西古尔德摇手阻止,为了能和苏比埃私下谈谈,他和颜悦色地对沃巴拉说:“阁下要与我商谈的事情似乎不适合在此讨论,我将在阿蒂斯特停留数日,我会让他们安排一个适当的时间给阁下的。如此答复,阁下满意吗?”

  “满意,满意!”沃巴拉见事情另有转机,不由得笑得咧开了嘴,摇头晃脑的走开了。

  苏比埃神色古怪的看着西古尔德,低声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西古尔德无奈的耸耸肩:“没办法!我已经不是过去的西古尔德了!”不过他这次来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在贝奥武甫寻找商业合作伙伴,之前已经约见了几个有势力的商人。沃巴拉的出现对西古尔德没有坏处!

  “是啊,身份不同了!”苏比埃喃喃道,他突然立正欠身行礼,口中念道:“苏比埃·索图伊·C·卡库拉斯参见贝奥武甫国王陛下!适才多有冒昧,还请国王陛下海涵!”

  西古尔德看着身穿深蓝色礼服的苏比埃,叹息道:“苏比埃,如果连你都这样了,我想我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了!”

  苏比埃抬头,两人相视一笑。西古尔德被他领口的徽章吸引住了,他欲伸手抚mo,但手在半空中僵住了,他放下问道:“还是……那个吗?”

  苏比埃点点头。右手抚mo着领口有些泛旧的徽章。这个徽章是席格殿下赐给他的,他一直视若珍宝。每当看到这枚葵花型的徽章,他都会想起仁慈善良的席格殿下。

  “你现在在做什么?”西古尔德和苏比埃一边往角落走,一边攀谈着。

  “老样子,我还能做什么呢!”苏比埃有些自嘲!他没有地位,只能靠自己的头脑和出色的武技在别人的手下做幕僚。

  “我在那位大人……你看!”苏比埃用眼神示意西古尔德看不远处一个健硕的男人,看样子好像身份颇高,很有地位的样子,“雷森·米德拉迪·K·卡斯提尔·顿克大人!你知道的,那个当初远赴他地游历的顿克大人,国王陛下最小的一个弟弟!”

  西古尔德眯着眼看了一会儿,点点头。他从来都没有看过这位顿克大人,他应该就是席格提过的思想开放的王叔了!之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今天看来的确见识广博,气度就是与一般的贵族不同。

  “那么……你……”西古尔德准备问他,那位顿克大人的为人处事的时候,小号声突然响起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都转头看向小号声的发源地,谈话声也渐渐平息了,大家都在安静的等待着。

  莎乐美站在小号手旁边,一直满面笑容的她此刻一脸肃穆。她提高了动人的声音,缓慢的说道:“很感谢大家能够光临今天的舞会!在此我感到无比的荣幸!有一件事,我想宣布一下!……”

  所有人都好奇她接下来会说什么,全场哑然肃静。

  “三天后,是我敬爱的王兄——席格弗里的忌日,也敬请各位参加!”莎乐美用阴沉的语调诉说着,用哀伤的眼神扫视着人们。

  几乎所有的人都因为她的话而受到惊吓。经管席格弗里是“维尼奥斯的阳光”,但是事隔四年之久,他们都把他给淡忘了。而且他们深刻地记得席格弗里是因为作了伤害贵族利益的事情而被杀害的,他们是贵族,他们要维护自己的利益。

  “莎乐美!”维尼奥斯的国王阿尔芳索没想到女儿会说出这么失礼的话,不由得皱眉,压低声音叫唤道。长子席格弗里的死给他带来了很大的伤痛,曾经有一段时间他痛不欲生,他最亲爱的儿子啊!那个被称作“维尼奥斯的阳光”的孩子!

  “王兄的死因我已经调查清楚了……”莎乐美陡然说了一句更令人惊讶的话。当时席格弗里被刺,因为后面有人支持包庇,杀人凶手并没有抓到。今天莎乐没这么说,势必引起不少人的骚动,毕竟参与的人不少啊!

  “莎乐美!”阿尔芳索不由得提高嗓音。他怎能任由莎乐美如此放肆下去。在座的来宾可不但只有维尼奥斯的贵族而已,他可丢不起这个脸啊!

  莎乐美有些冷漠的看了看父王,她讨厌父王为了大局,为了国家,息事宁人,让王兄的死变的不明不白!阿尔芳索在她眼神的逼视下,有些心虚了!的确,他没有彻底去调查杀人凶手,这的确愧对了儿子,可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三天后,我会在王兄的墓前对海尔发誓,用凶手的头颅来染红玫瑰园里的玫瑰!”莎乐美继续说道,说完,她扭头就走,将一摊残局丢给了父王阿尔芳索。

  他们还这真是亲兄妹啊!

  鲁纳斯历617年

  “……我在此要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必大家已经听到传言说维尼奥斯要进行改革,我——维尼奥斯的王子席格弗里·威黎·K·卡斯提尔在此郑重宣布,请各位阁下配合国家的政策,进行适当的调整!”席格弗里第一次如此庄严的说道。

  话音刚落,全场人声鼎沸。

  鲁纳斯历624年

  西古尔德倚着墙边,怀念的看着曾经席格站过的位置。如此莎乐美,同样也给了那些贵族当头一棒,效果一样激烈。看着贵族们你看我,我看你,相互猜疑却又要摆出一副和善的模样,西古尔德就心痛,席格就是让这群人给害死了!

  就是这些人腐旧了国家的体制,滞呆了国家的发展,并且这些人还沾沾自喜的以国家的建设者、维护者自称,像个贪婪的水蛭一样拼命压榨平民,吸取养分。只有将这些人整顿了,让他们知道控制,国家才会慢慢发展。

  

第5章 晚宴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