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刺客[上]

    晚宴结束后,西古尔德一行人收拾了行李,离开了紫晶宫,乘马车向贝奥武弗在阿蒂斯特的别馆驶去。西古尔德觉得今天的晚宴令他十分的疲劳,马车轻微的颠簸更是加深了他想睡的yu望,所以一上马车他就靠在柔软的靠垫上昏昏欲睡,。

  当马车行驶在郊外的小道上的时候,骤然停住了。西古尔德隐约听见马匹惊恐的嘶吼声,侍卫们“保护陛下,保护陛下!”的叫嚷声,马车轴因为强烈撞击的磨擦声。他被突然惊醒了,一种莫名的愤怒感涌上了他的心头,这算是什么!难道他也要像席格那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吗?!

  他推开马车门,拔出腰间的佩剑。却被一直守卫在车门边的特雷尔·奥斯卡阻挡住。特雷尔·奥斯卡见到西古尔德走出马车,拔剑准备御敌,他大喊道:“陛下,请退回马车!这里有我们就可以了!请陛下退回马车!”

  “可是,这么多刺客……”西古尔德透着马车外挂着的昏暗的烛光,看到了为数众多的黑衣人。目前每一个侍卫都在应付两个以上的刺客。侍卫们战成一个圆形的保卫圈,将马车护在圈内,不过由于刺客人数太多了,圈子在不断的缩小!

  而且当那些刺客看到西古尔德暴露在马车外的时候,就进行了更加猛烈的进攻!逼得圈子缩小的速度加快了!特雷尔·奥斯卡见此状况,当机立断的对西古尔德说:“陛下,请您随我逃出这里!”

  西古尔德皱眉,他怎么能丢下这些侍卫,独自一人逃走呢!他不能这么做!他的剑举起了,高喊:“为了荣誉!我西古尔德·布厄威·F·佛尔松愿与各位同在!”

  特雷尔·奥斯卡尽管很着急,但是心中流过一阵暖流!他没有跟错人啊,这才是他们的国王陛下!他随即守护在西古尔德的身后。其他的侍卫们听到国王陛下如此说道,他们精神一震,意志更加坚定统一,手中的剑挥舞的出乎意料的灵活。

  西古尔德和特雷尔·奥斯卡各替补了两个受伤的侍卫。许久没有如此与人对抗,西古尔德的剑从一开始的僵硬,忙着自卫到逐渐适应开始反击。一个个美丽的剑花从他的剑端耍了出来,他的心也渐渐恢复了年轻时热血的状态。

  特雷尔·奥斯卡一边抵抗着敌人,一边注意着国王陛下的状态,生怕国王陛下出现什么意外!不过似乎状况还没有那么糟糕,当他看到国王陛下能够轻快的出剑击中敌人的要害的时候,他紧张的心也安定了下来,在打击敌人的同时也思考着如何突围,他们不可能一直这样耗下去,应对比自己多一倍的敌人,侍卫们都已经疲惫不堪了,如果不是一股精神在鼓舞着他们,他们早已经退败了,哪里还会保持现在这种势均力敌的局面呢!

  这群黑衣人的来历也是非比寻常的,能与精心挑选的侍卫们缠斗这么长时间,恐怕都不是强盗一类的,而是特有目的的刺客啊!

  与此同时黑衣人的首领躲在树后,静观事态的发展。身着黑衣,黑布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狭长的眼睛,泛着冷酷的眼光。

  “贝奥武弗的国王吗?”他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西古尔德。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雇主只让他们阻吓这些人,并没有意图要杀害他们。不然就凭他的手下的力量,这些侍卫早就死光了。他将手弯曲指放在唇前,发出短促的声响。

  那些黑衣人一听到命令就立即开始撤退,动作迅速,丝毫没有恋战的意思。在撤退的时候,那些黑衣人还收拾好战场,将受伤的同伴和遗留物迅速带走。

  不一会儿,等那些侍卫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已经没有一个人了,四周也没有一点黑衣人残留的痕迹。只除了受伤的侍卫提醒着他们,那些黑衣人曾经来过。

  就这样结束了?!不仅是西古尔德,其他人的脑海中同时浮现出这样的念头。可下一秒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太好了,结束了!

  特雷尔·奥斯卡赶忙上来察看着国王陛下身上是否有伤。在确定其没有受伤后,他安排了一些未受伤的侍卫继续担任守护的职责,其他人则为受伤的队友包扎。

  在之后前往别馆的路上,西古尔德让出了马车给受重伤的侍卫乘坐,自己骑马随着侍卫一同前进。经管这一战让他们受到一些损伤,但侍卫队却比以前团结了许多。

  虽说是别馆,可是也是一座很大的城堡呢!不是像铁堡那样防御型的城堡,而是维尼奥斯普遍见到的华丽形的城堡,是从维尼奥斯一个没落的贵族手中买来的。虽然是没落的贵族的城堡,但是城堡内的装潢设施还是很有品位的。

  城堡的管家安罗米早就等候在城堡外了,可迟迟都不见他们来,便派出了武士队。武士队在半路上就遇到了西古尔德等人,将他们护送进了城堡。

  躺在柔软的床上,西古尔德终于稍许放下了一直悬在半空的心。一直到进入别馆之前,他一直都处于十分的警戒状态,虽然他贵为国王,但他再也不愿意看到侍卫们为了保护他而死去,就像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啊……他痛恨自己的无能和判断错误!当席格死后,他被迫离开了维尼奥斯,回到贝奥武甫,就在那个时候……

  鲁纳斯历620年

  西古尔德一身疲惫,满面地愁容,眼里遮不住的都是哀伤。他机械的僵坐在马背上,他不忍回头望去,生怕自己会因此而痛哭流涕,会自刎在席格的墓前。过度的悲伤气氛弥漫在西古尔德和他的几个同伴身上,以至于他们忽视了周遭的一切,包括即将来临的灾难!

  当惨叫发出的时候,他们已经失去三名同伴了。他们一下子都愣住了,马匹惊恐的乱窜、嘶叫。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群黑衣人已经将他们包围了。

  极富经验的列文·穆特一边安抚着马,一边挥动着剑叫嚷道:“不要慌!稳住!”可是敌人哪里会等到他们安定下来再进攻呢!而且数量悬殊的对峙等于是屠杀。

  而他们这群热血,却缺乏实战经验的年轻人正是遭受屠杀的一方。任何语言都无法用来形容这场血腥的屠杀。每个人面对着几个黑衣人,来不及应对就已经伤痕累累。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一部分肢体从身体上分离。

  “阁下,帮帮我!帮帮我……”西古尔德在抗敌的同时,看到图文斯,那个原本淡金色头发微笑大男孩被人拦腰砍断,掉下马的半个身子在地上嚅动,痛苦的喊叫,秀气的脸上充满了恐怖而不可置信表情。因为他看到了自己另一半的身子依然跨坐在马背上,任由马匹奔跑。

  西古尔德的眼睛红了,愤怒的加重了挥剑的力度。可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杀不完的黑衣人,不停的挥剑令他的手臂已经麻木,但他的精神依然支持着。但守护在身边的同伴越来越少,他们依然被团团围住,如此下去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列文·穆特靠到西古尔德身边,目光深沉的对他说:“让我们为阁下杀出一条逃生的路吧!”他们都是曾经守护在席格弗里王子身边的侍卫,在王子弥留之际曾经答应王子殿下要誓死保卫西古尔德阁下,而如今他们能做的就是为西古尔德阁下杀出一条路。

  “不!”西古尔德眼眶一热,他立刻否决。他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不,他不要他们用他们的生命换取他一个人独活!他做不到!尤其是在席格死后,他更做不不到!

  “听着,黑衣人的目标是阁下您!”列文·穆特压低声音道,“请阁下随我逃走,这样剩下的兄弟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西古尔德犹豫了一下,列文·穆特说的也对。只要他走了,他们……那些黑衣人应该就会放过他们了吧!

  他点头,列文·穆特会意的点头,他大吼:“为了殿下,兄弟们一定要支持下去!”他一马当先的挥动长剑,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杀出了一条血路。

  西古尔德回头深深的看了眼其他同伴,毅然和列文·穆特走了!他不知道,就在他走后不久,他的同伴们全部遭到无情的屠杀,惨无人睹。

  而他和列文·穆特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依然有一队人马跟在他们的后面。他们只有不断的催促马匹加快速度,可已经疲惫的马怎么能经得起如此的奔跑,所以很快西古尔德的马开始抽筋,突然倒下了。

  列文·穆特发现西古尔德没有跟上来,立刻策马回去找他,发现他的马倒下了,他被几个黑衣人围住了。

  “阁下……您没事吧?”列文·穆特飞身下马,速度极快的闯入包围圈,与西古尔德·布厄威·F·佛尔松背靠背的站着。

  “还好!”西古尔德摇摇头。

  一场不可避免的恶战开始了。

  

第6章 刺客[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