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隔绝[上]

    自从西古尔德真正了解了铁尔和他的伙伴们之后,他的心情渐渐的恢复了许多,他变得有朝气,做事积极,不再沉默寡言,孤僻一个人了。休息的时候,他总是愿意和铁尔他们混在一起,一天谈天说地。而大家渐渐感受到他的善意,他天生的王者气质令大家折服,就连铁尔也会在决定某件事之前,过来咨询一下他的意见。

  大家看到他总会微笑着和他说道:“嗨,布厄威!”

  他也总是笑着点头,再晃晃黝黑粗糙的大手打招呼。

  可是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入冬后的某一天傍晚,有一个奴隶病死了!那个奴隶是突然倒下的,之前一点预兆都没有。当时大家都在吃晚餐,那个奴隶只啃了几口饼,就两眼翻白的倒下了!

  虽然天天都有人死,但却很少有人莫名其妙的死去,不是病死,也不是受虐致死,而是像神突然将那个奴隶的灵魂抽走了一样,那个失去灵魂的躯壳就这么直直的倒下了!

  刚开始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可是接下来的几天内,陆续有人如此般的倒下!莫名其妙的死去!刚开始的时候,只有少数的一两个,可后来几天发展到一天死去数十人。这不仅在奴隶中引起了恐慌,也引起了矿场主都拉的注意。

  一开始的时候,都拉还满不在乎的叫嚷,让走狗们把死去的奴隶尸体拖到后面的栅栏里去,可后来人越死越多,每天新来的奴隶根本比不上死去的速度快!都拉开始犯愁了,心里也暗暗惊恐,每天都把自己关在高塔上,眯虚着眼睛看着塔下不断有人死!他谨慎极了,他不敢接触任何奴隶。他的餐具和衣物都命人用特殊的药水煮了再煮,生怕沾染到死亡的气息。

  这边,铁尔他们的人也死了不少,他们愤恨的看着人死去,却无能为力。铁尔让组织里的一个曾经是魔术师的奴隶检查一下死去的奴隶,看看是不是因为得了什么病而死的,或者是误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可是结果却令人颤惊,因为找不到任何原因。

  “在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死的!”铁尔喃喃道。几个组织里的头目还有西古尔德等人聚集在了一起,商讨这离奇的死亡事件。现在,都拉的那些走狗们都不在恶毒的鞭打他们了,因为那些走狗们都生怕沾到什么细菌,看到奴隶都只是远远的吓骂。

  “那些人……都……死的很奇怪!”一个精瘦的男人眼里充满了恐惧。他叫伊索,是铁尔最好的兄弟之一,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胆大心细。可是面对这种事情,任凭你如何胆大心细,神勇坚强都毫无意义。因为这个死亡的阴影似乎没有特定的要求,摊上谁谁就得死!

  另一个高大的男人道:“是啊,盖赫不是也死了!”盖赫是组织里出了名的勇士,力气大,别人一次只能扛一包矿物,他总是扛着两大包跑得飞快。就在昨天,盖赫也是突然倒下了,两大包矿物被丢在了地上,和他人一样都没有了动静。盖赫的死让奴隶们更加触目惊心。

  “我们要求都拉请个魔法师来吧!”西古尔德提议道。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魔法师才能安定人心,给与人们希望。

  “那你是不相信我的诊断了?!”毕博有一点恼怒。虽然他现在是奴隶,但之前他起码也是游历大陆的魔术师!他也反复研究了几个人的尸体,都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情况,给人的感觉就是身体机能突然停止,没有任何中毒的现象,也没有出现衰竭的情况。这也是他外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西古尔德不做任何答复,只是中肯的说:“请个有威望的魔法师来应该会缓解一下情况,至少给了大家希望!”

  铁尔摇头道:“不可能的,都拉那个魔鬼怎么可能为我们,为卑贱的奴隶请尊贵的魔法师呢?”铁尔的神色抑郁,一副心灰意冷的样子。

  “是啊,我们是什么?和牲口一样的奴隶啊,谁又会管我们,谁又能帮我们呢?”伊索低垂着头,低声说出这个任何奴隶都知道的事实。没有人会把奴隶当人看待!

  西古尔德沉默了。

  耳边传来的是女人低低切切的哭泣声,偶尔有那么一两声哀痛的号哭声传来,这一声声都揪痛了西古尔德的心。之前的他尽管一直努力在寻找自由之路,尝试国家体制改革,但忽略了这个国家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奴隶。

  卡勒瓦拉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里都充斥了奴隶,是奴隶负担了整个国家的绝大部分运作,尽管还有很多贫民,但贫民所遭受的待遇要比奴隶要好上上千倍。最起码贫民还有选择工作的权利,而奴隶什么也没有。就连由革命者创建的自由联盟弗瑞登昂斯也有着相当一批数量的奴隶。奴隶连生存着都要仰仗别人的鼻息,奴隶主踹死一个奴隶和踩死一只蚂蚁是一样的。没有一个国家的法律规定,杀死奴隶是犯法的。这和杀死一头牛不犯法一样。因为他们是奴隶啊!

  西古尔德从来都没有认真地考虑到奴隶的处境,因为当时的他无法想象成为奴隶会是怎样的情景,会遭到怎样残酷的对待。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身为一个奴隶是最大的悲哀,连死亡都不能自我控制,一切都任由奴隶主的支派。在他的心中,那曾经因为悲痛欲绝而熄灭的改革的火种再次被点燃了,他的心中有一点希冀。如果……如果有一天他能够出去,能够站在权利的最高点,他一定……他发誓他一定竭尽所能改变这一切!

  可是现在这种境况,他出得去吗?他怎么可能一个人出去?怎么可能抛弃这些信任他的伙伴独自逃出呢?他做不到!他再也不要放弃伙伴了!绝对不要!

  “那……”西古尔德的话还没说就被外面吵杂的叫喊声给打断了。

  “都拉逃跑了!他们全都走了!”

  “都拉逃了!”……

  大家听闻都显露出惊讶的表情!奴隶头子都拉逃走了?!那这里该怎么办?这里还有这么多奴隶呢,他们该怎么办?!对了……仿佛是同一时间,他们的脑海中都闪过这样的念头!这是他们逃走的最佳时机!

  “布厄威,这次……我们……我们或许……真的可以离开这里!”铁尔激动的吞着口水说道。他热切的望着西古尔德,仿佛之前发生的一系列离奇死亡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可以逃出去了!

  西古尔德心里也是一阵激动,狂喜的心情不言而喻。他不停的想着这个,那个的事情,可是突然他踹了起来,往外冲。

  铁尔拉住他,问他:“你要做什么?”

  西古尔德甩开铁尔的手,一边跑一边嚷:“我要亲眼去看看具体情况!”

  果真,外面因为都拉和一些亲信离开而显得混乱的许多。那些曾经嚣张的走狗们由于失去了强权的主子而四处乱窜,躲闪着人群,生怕别人记恨他们而鞭打他们。

  奴隶们四处奔走,相互传递着这一值得庆幸,令人激动的消息。有的人已经夸张的开始收拾东西了,并且将矿场中一些来不及送走的矿物也打包准备带走。一派欢腾的景象!

  西古尔德这下才相信这一切是事实!他真的可以离开这里了!离开这个曾经带给他极大羞辱的地方!他的心都快冒到嗓子眼了,就差没有开心得大叫!

  一些善于歌舞的奴隶聚集在广场上,手舞足蹈的围圈跳舞,高唱自由的歌谣。铁尔他们也被这股自由的热情感染了,加入了舞蹈的队伍里,笨手笨脚的跳了起来。

  下集预告: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他们真的能够逃出去吗?那些奴隶为什么会突然莫名其妙的死掉?!这中间有什么重要的隐情?!嘿嘿,请听下回分解~

  

第九章 隔绝[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