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隔绝[下]

    他们用各自的方式来表达心中最纯粹的感受!没有人想到立刻逃出去,离开这里,这个关押他们,奴役他们的地方。因为他们知道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控制他们了,他们是自由的了!他们要把压抑在心中很久的感情宣泄出来,有的人像孩子一般号啕大哭,有人不知所措的呆在那里,但眼里泛出幸福的泪水。这种种反应都是因为他们自由了!

  突然,这一切骤然停止。一个归家心切的奴隶使出浑身的力量用力敲打着矿场的大门,门却始终打不开。另一些奴隶去帮助他推开门,那用钢铁铸造的固若金汤的门依然纹丝不动,固守在原来的位置上。这一状况终于让欢庆的人们清醒了许多,那些欢乐的笑脸,幸福的泪水什么的都突然僵住了,每个人的面部都有一些扭曲,显现出不自然的模样。

  “为什么打不开?!”一个声音这么问着。语气很理所当然,似乎门应该是能够打开的,因为他们自由了。

  他们又被困住了。这样的念头在每个人的脑海中蔓延,空气似乎稀薄了许多,大家都屏住呼吸,四周静极了。谁都不敢大声地喘气,害怕那自由会因此而流逝。

  下一秒,惊恐的尖叫声、愤怒的叫骂声此起彼伏,人们如洪水般冲向大门。人们用自己的身体疯狂的去撞击大门,发出闷响,门却像生根了似的一动不动。一些可怜的孩子、妇女被推推攘攘的人群挤来挤去,有一些被撞倒了,后面发了狂的人们根本不理睬倒在地上的人,视若无睹的踩在他们的身体上往前挤,每个人都试图挤到门前,冲出去。

  西古尔德亲眼目睹着这一悲剧的发生。他看到一个年轻的妇女发了狂的哭喊,祈求四周的人能够让一让,让她寻找她的孩子。她不知道她那个只有三岁的儿子早已经被人群践踏的体无完肤,两眼翻白,口吐白沫了。西古尔德试图挤上前去救她,可是人太多了,他总是被人潮带到后面去,还没有等他挤过去,那个妇女已经被另一波人撞倒,下场和她的孩子一样。可她抽动的手仍然抓着地试图往前爬……

  “住手!”铁尔一声大吼,镇住了四周的人们。借助毕博的力量,将铁尔的声音几倍的扩大,每一个人都听到了他震耳欲聋的愤怒的吼声。

  “都给我住手,你们这是在找死!看看身边让你们踩死得同伴们!看看那些可怜的同伴们!”铁尔气得红了眼,他跳到一个堆起的箱子上,手颤抖着指着人群,大声斥责。他了解他们的感受,但是他也恨他们为什么要失去理智,让那么些无辜的人惨死。

  “是你!是你!是你!”铁尔吼道,“是你们害死了他们!”

  人群渐渐静了下来,大家四处观望,视线所及之处满地狼藉,很多人都趴在地上呻吟着,更多的人则一动不动早已死去。

  黄昏的阳光泛着橘色,笼罩在每个死去的人的身上,洒在那些呻吟的人身上,活着的站着的人都不敢面对着橘色的余辉。黑夜即将来临,一些人的生命业已终止。

  在经过这一场无情的暴动之后,很多人已经冷静下来,他们担任着收拾尸体,打理伙食的一系列工作,也有一部分无法平静的人仍然堵在门前,用身体、棍棒或者其他器具敲打着门,他们面带惊恐,不停的哭泣叫嚷着。

  不知什么时候起,西古尔德和铁尔似乎担当起领袖的位置了。一方面,他们指挥着人们清点着矿场中剩下的物品和食物;另一方面,他们派了一些人围着矿场四周高大的墙巡逻,一为了警戒,二为了寻找出路。

  “我们仅剩下不到一个月的食物,清水也差不多一个月,除了我们平日下矿用的工具外,其他工具都没有。据那些走狗们说,早在几天前,就有一批东西被运了出去!估计可能是武器一类的东西。”铁尔说道。

  大家听了都皱眉,现在的情形并不乐观。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在这一个月内寻找出矿场的办法,不然大家都要饿死在这里,或者渴死在这里。

  “我们用工具挖条隧道出去不就得了!”有人提议。这个建议得到了很多人的附和,但铁尔道:“不行,都拉之所以在这里建矿场是有原因的。我听之前的前辈说过,曾经也有人试图挖隧道出去,但是当隧道挖通,他好不容易爬出去的时候,他发现外面竟然就是野兽栏。有很大一群饥饿的野兽在那里聚集着。后来,他……”铁尔不说话了,大家都知道这位可敬的前辈因此葬身野兽栏了。

  毕博用一个树枝在地上画着示意图道:“你们看,据我所知,这个矿场在一个山谷中,山谷的两边都是悬崖峭壁,可以出入的通道只有前后两方。后面早就被都拉修成野兽栏,我们这么多人要从哪里出去的话是万万不可能的,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大门外的那条通往森林路。至于挖隧道,那是更不可能的事了。自从上次有人挖隧道逃出去失败后,这附近的土地都被魔法师施加了地系的魔法,方圆几里的土地都被封锁住了。当然除了矿场内的土地,因为矿场内地下藏有大量的矿石,都拉舍不得那些可以换取大量金币的矿石。”毕博苦笑。他只是一个魔术师,无法解开魔法师施下的咒语。

  沉默,除了沉默还是沉默。一时间大家都想不到好的办法脱困。难道他们就这样被困死在这个地方吗?不,一定不会的,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离开这里,怎么能够放弃呢?!他们想离开这里!他们不甘心啊!

  “不好了,不好了!”一个少年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叫嚷道,“快去看啊!我们刚才听到外面有——有人!靠近门的土地也……震动的厉害!”

  所以人听闻后,都冲向大门边,发现靠近门的土地由剧烈的震动转变为轻微的震动,余震越来越小。外面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完全听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西古尔德和铁尔都相互问道。

  毕博趴在门边,感受着门微微的震动。他先是有些不可致信,后来脸色由白到青,最后他疯言疯语的道:“完了,我们被困住了!完了!我们被困住了!”

  他抱头痛哭,狂乱的挥舞着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发,眼神溃散。铁尔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摇晃着他的身体,大声呵斥道:“安静下来!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安静!安静!”

  毕博抱住铁尔,哭丧着脸反复的说道:“我们被困住了!我们被困住了!是地系的魔法啊,我们被困住了!我们被困住了!我们被困住了!……”

  “什么?”铁尔一时间没有明白,“你说我们被困住了?”

  毕博推开铁尔的束缚,他指着门道:“我们被困住了,确切地说,我们被隔绝了!”

  下集预告:粮食紧缺,接下来就该人吃人了~人吃人的事例,自古就有~~`被隔绝的日子里,每个人都受到了心理和生理上的折磨,有的人崩溃了,有的人为了活下去而不顾一切……人类在面对生存的时候,什么事都可以做出来!

  下面准备写的灰暗一点,披露一下人性!

  今天好累,在外面晒了一上午做实景测绘,等下还要整理数据画图,今天就先写到这里吧~~~祈祷小巫早点画完图,就有时间写小说了~555~~~~~

第九章 隔绝[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