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噩梦[修改版]

    就在火灾发生的第二天后,人们陆续的开始有意识的去做些什么了。这让铁尔和西古尔德又是欣喜又是悲痛。人这个奇怪的生物,总是要在失去什么之后才悔悟!

  人们守着最后一点食品,终于决定为了多活一点时间而恢复最初的饮食习惯了,就是少吃,最大限度的少吃!

  而不断死去的同伴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大的恐慌,因为已经习惯了不是吗?每天都有人莫名的死去,不知道哪天轮到自己,所以只能苟且偷生的活着,活一天算一天,多活一天都是神给予的恩赐。在这样的思想下,人们的心都基本保持一致,大家都要活下去。

  接下来的日子,每天都很难熬。真的!在那种低迷的气氛中,有谁能展露笑颜呢?虽然没有人阴沉着脸,但每个人面部的表情都很别扭,不是很好看的样子!

  直到某一天,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这让人这种动物的表情更难看了!那天是第十七天,所剩无几的粮食已经正式告罄了!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冒着凶光,那种饥饿的垂涎欲滴的眼神。大家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早在几天前,他们就开始啃树皮,喝菜汤了!可是这里的树木似乎都不适宜食用,很多人吃了都上吐下泻,身体比未吃之前更虚弱了!

  男人们,女人们都勒紧裤带,他们低垂着头走着,双手无力的垂在两旁,削瘦的面颊泛出不健康的颜色。他们的四肢显得特别的修长,在男人们裸露的上身上清楚地可以看见一道道肋骨的分布,而女人们由于太瘦弱,眼睛不自然的往外凸,以往的清秀的模样早已荡然无存。

  几个人聚在一起,肚子咕咕的饥饿声可以组成一个乐队。他们小心的喘息,不敢大声说话,大口喘气,因为这些都是耗费体力的,体力被消耗了,肚子会更饿!所以,他们走路也就像飘一样,头重脚轻的晃来晃去,有的干脆呆在一个地方坐一天。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谁也没有想到一场噩梦即将发生!

  第十八天,铁尔和西古尔德照例去收拾死去的尸体,可是他们突然发现尸体一下子变多了。因为只前的几日,每日死去的人数一般都维持在一定的数目之内,可是这一天突然多出几具。刚开始他们也没有在意,可是在把尸体堆起来准备焚烧的时候,他们突然惊异的发现,有几具尸体只剩下了头颅。

  这让他们觉得莫名其妙,之前死去的人都是突然死亡的,身体都是好好的,为何……为何这几具尸体只剩下了头颅?!他们两个暗暗心惊,说不出话来,有一个念头隐约在他们脑海中浮现,可是很模糊的闪过,他们抓不住。

  “铁尔,你看呢,有结论了吗?”西古尔德问道。

  铁尔摇头,他也不明白为何会这样,他叹气:“这里没有动物!”所以这意味着,他们不存在外来野兽的威胁,当然这也使得他们获取不到意外的食物。

  他们从矿井里找来毕博,毕博看了之后眼神有些闪烁不定。开始他不肯说为什么,因为他也不确定,在他们的再三追问下,毕博这么说:“我只能说,这几具尸体……哦,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头颅是被人用利器砍下来的,伤口比较整齐,其他……其他……我不好多说!”

  铁尔皱着眉,用三个人都能听得见的声音嘀咕着:“有什么不能说的!”

  “毕博,你是不是认定他们是被人害死的?!”西古尔德问道。这也是他的感觉,这几个头颅的面孔一点也不陌生,就是之前矿场主人都拉的走狗。他们的表情扭曲着,有些不可致信,惊恐……

  毕博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表示默认。他的表情比较复杂,既严肃又有些愧色,似乎这几个人的死就是和他有关一样。

  西古尔德和铁尔同时想到了这个念头,铁尔用特殊的眼神看着毕博道:“你知道……是不是?你知道……为什么不阻止?!”

  “我……我……”毕博一连说了几个我字,他无法辩解。对于那件事,他的确知晓一些,但他没有在第一时间阻止,也没有告诉铁尔他们,让他们阻止。

  “你怎么忍心?你怎么可以?你……”铁尔有些激愤,低吼着。

  毕博被他激怒了,愤愤的道:“他们……他们和都拉是一样的,你忘了他们的鞭子有多么的毒辣?你忘了吗?你忘了他们害死了多少人?……你能忘,你能宽恕他们,你是圣人!我没有忘记,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们的皮鞭害死了多少人!永远都不能忘记……”说到最后他哭了,很伤心的哭了。之前再苦再累都没有哭的毕博终于忍不住哭了,他拽着铁尔的裤子,跪倒在地,像孩子一样号啕大哭。

  铁尔还是不谅解:“可是你们……你们也不能……这是罪恶!神是不会原谅的,这么做将永远得不到神的宽恕!”

  西古尔德一直沉默着,他的心一直在颤抖着。这是人吗?这是人的所作所为吗?这是神赐与最大宠爱的人做的吗?人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毕博哽咽道:“我没有参与他们!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他只不过没有阻止而已!他没有想到后果竟然是那样的,他只是以为……他以为他们只是要泄愤而已,他没有想到会那样……他真的没有想到!神啊,求求您的宽恕吧!

  铁尔轻声道:“可他们却做了世人都无法谅解和宽恕的事情!”

  毕博带着哭腔嚷道:“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吃他们!我没有!请你相信我!我对神发誓,我真的没有吃,一点都没有吃!我怎么会吃呢?怎么吃得下去呢?那是……那是人啊!”

  哑然。

  “可是你知道吗?”铁尔继续用那种很低,却能够穿透人心的声音控诉,“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你难道都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吗?!我想你是明白的!……什么时候轮到我们?”

  他用讽刺且悲痛的声音继续道:“什么时候轮到我们?!明天吗?还是今天?”

  “不,不会的!”毕博惊恐的摇着头,“他们不会这么做的!那几个……那几个是有罪的!他们有罪!所以神是不会责罚惩罚罪恶的人的!你们……不,你们没有罪!你们都是好人!他们不会……不会对你们动手的!”

  “不会?”西古尔德的嗓音冰冷,曾经有过的温暖正在渐渐离他远去。人啊,还是自私的!为了自己可以摒弃其他人,只要自己独活就好了这种观念根深蒂固的存在于人的大脑中。没有人能够无私到舍弃自己的性命去维护别人!没有人!也包括他,他几次目睹朋友的死,可他却无法作些什么!果然,他也是自私的!

  铁尔走到毕博的跟前,低着头看着蹲在地上的抱头蜷缩着的毕博。眼眸中不带一丝情感,冰冷已经渗透到他的心。这时的他异常的平静,就宛如暴风雨将要来临的海面,暗藏着汹涌的波涛。他这么说道:“他们一旦知道我们知道了这件事!下一个被拆卸入腹的就是我和布厄威!或许也会多了一个你!”

  没有人愿意被别人吃掉。所以当这件事一旦被揭穿,所有人都会陷入恐慌中。到那个时候,人人自危,原先用数个生命的代价形成的,看似一派团结的局面将被彻底打破。万恶一旦有了个头,就再也遏制不住了!邪恶的气息会在人们的脑海中蔓延,自私恶毒会如同被灌溉的种子一样,开始在人们的内心深处发芽,迅速成长!一个善良的人会在很短的时间里改变他原本的性格,这本不是他自己的意愿,是环境所迫。为了他自己能够生存下去,他也只有戴上伪善的面具,暗地里窥视别人的肉体,对那些幼童的身躯垂涎欲滴。当他忍不住咬了一口,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一切行为都有了理由,无数的借口让他止不住。

  神的教义七宗罪中,自有饕餮一罪。人无法抑制自己,犯了饕餮,自然无法得到神的宽恕,无论他有什么借口!

  “我?……可是我……”毕博的眼中除了恐慌,也多了一丝惊愕。他从来没有想到,他的一时愤恨,没有阻止,也害了他自己。

  “你不用再说些什么了!走吧,找个地方,好好把自己藏起来!直到……”铁尔有些怜悯毕博。毕竟他们曾经是多么亲密的朋友啊!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毕博一把抱住铁尔的腿,大喊道:“你不要不管我!我们是兄弟啊!不要不管我!”

  铁尔站着不动,他不愿意推开“兄弟”的手。这个兄弟曾经帮助过他,依然过他,支持过他,可是现在呢?!他有些困惑,他不知道拒绝毕博的决定是否正确了!他能够狠心看到毕博被人抓去,被饕餮了吗?那么这样的他和毕博当时的无动于衷有什么区别?!

  罢了,罢了!铁尔道:“松手吧!”

  毕博依言松手。他呆坐在地上,诚恳地悔过:“我真的没有想到会这样!对不起!”

  铁尔正欲往外走,听了毕博的话,他反问道:“对不起?!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那几个被饕餮的人,还有即将被饕餮的人!就算我被他们饕餮了,我也不会怪你的!”

  铁尔出去了,西古尔德跟着准备出去,他留给毕博一句话:“好自为之吧!”

  现在,所谓的噩梦,早已不是被困在绝境出不去这个问题了。他们面临的是一场狂烈的风暴,一场人吃人的饕餮之宴。再狂烈的风暴,也有注定消散的时候;再丰盛的宴席,也有必定曲终人散的一刻。

  他们的噩梦的确也会消失,可是结果呢?一定是满地狼藉的尸体吧?!这里将变成没有人能够生还的人间炼狱。这难道就是神对于饕餮者的惩罚吗?还是对于人类的惩罚?!

  神是不是已经一步一步的远离了我们了呢?!不再理睬他曾经悉心照料的人类吗?!

  午后,一个废弃的仓库里聚集着一群人。他们或坐着,或躺着,或靠着,但同样的姿势是头都直勾勾的向前凑着。

  被围在中间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正直的男人!他一副感慨激昂的模样,滔滔不绝的道:“在这个时候,我们要靠自己,不能相信铁尔和那个‘沉默者’布厄威!自从布厄威出现后,铁尔也变了!他们在一起不知道在计划什么!自从布厄威来了以后,就没有给我们带来什么好运!相反的是我们厄运连连!在这个时候,我们还能相信和布厄威伙同的铁尔吗?”

  人群里响起了嗡嗡的讨论声。其中有一部分人,还是相信铁尔的,毕竟过去铁尔的带领是没有错的!只不过……但绝大多数人是支持那个被围在中间的男人的!他们高呼着男人的名字“卡特!卡特!”

  卡特抬手,欢呼声渐渐止住。卡特继续道:“在这个时候,只有我才能带领你们走出困境!因为我自始至终都是你们的朋友,你们的兄弟,你们的伙伴!……”他用锐利的眼神扫视了四周,“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就是为了讨论如何处置铁尔、布厄威和毕博三人!”

  卡特话声刚落,下面突然一片寂静,随后就乱哄哄的争持声不断。

  卡特皱眉,他没有想到铁尔在他们心中依然还存在着这么大的影响力。所以他干脆扯掉了善良的面具,冷酷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我们都犯了罪!他们三个大概已经知道了,他们是不会放过犯下那种罪行的我们的!所以我们要自救!”

  这又引起了更大的轰响。人们的脸上显示出尴尬的恐慌,心虚不想承认事实。虽然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他们都想保持缄默,卡特却捅破了这层纸。

  “其实我们并没有罪!”卡特了解他们的心理,无耻的层层利诱道,“他们都是恶人!他们曾经鞭挞我们,我们中的一些兄弟都是死在他们的手中!我们现在只是血债血偿罢了!我们无罪!神一定会宽恕我们的!可是铁尔他们一定不这样想,他们一定觉得我们罪大恶极,他们会谴责我们,诅咒我们,祈求神不得宽恕我们!我们不能让他们这么做!对不对?!”

  “对!”这一声很响亮!这就是人的劣性,在自己生存与死亡的面前,理所当然的选择了自己是应该生存下去的,其他人的死活都无关紧要!卡特巧妙的利用了人的这种心理,让那些愚蠢无知的人们引入了他的阴谋中。

  在这乱哄哄的气氛中,没有人注意到正在偷听的毕博。他瞪大了眼睛,不可致信的看着这一切!不,这不是真的!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天啊,他要赶快去告诉铁尔他们!对,他一定要去告诉他们!突然,他感到脑后一阵疼痛,眼前一黑,摇晃了几下就倒了下去。在昏迷前,他还是念念不忘要找到铁尔,告诉他们这个消息!

  

第十一章 噩梦[修改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