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阿蒂斯特的野狐狸

    鲁纳斯历624年 别馆

  西古尔德被清晨的鸟鸣声唤醒,他躺在柔软的床上,紧闭着双眸不敢睁开。他不敢确认这里是否真的是别馆,他是否真的在床上!昨夜自从他倒下,就一直昏睡着,噩梦连连,过去的一切都在他的脑海中不断闪过,就像水蛭一样吸住了他,死也不肯放手。

  那些曾经模糊的记忆在脑中恍然变得特别清晰,使他再次感受到同样的痛苦!他不敢睁开眼,他怕睁开眼,他将忘了死去的同伴。

  有规律的敲门声惊动了他,他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金色的绣花床幔。一个身穿白色衬衣,黑色长裙的女仆开门走了进来,她先是来到床前一米处,屈膝行礼,不卑不亢的说道:“早安,陛下!我是别馆的女仆长莎莉。陛下在别馆期间,由我照理陛下的生活起居。”

  “哦!”西古尔德应声。他接过莎莉递来的绣花衬衣,穿了起来。

  “陛下,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莎莉招手唤来两个女仆,整理床铺,自己则开始为西古尔德更衣。

  西古尔德套上了绒制的外套,在镜子前再次审视自己的仪态。短发服帖的梳在脑后,褐色的眼眸不再出现温暖的笑意,冷漠早已驻扎在他的眸底,嘴唇依旧红润,可是却紧紧地闭合着,显示出严肃的神情,削瘦的面颊已经看不到那浅浅的酒窝了,沧桑感笼罩了他。他笔直的站在长镜子前,整理着领口的褶皱。

  他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然后转身离开镜子走了出去。他迈着规律的脚步走进了装饰华丽的餐厅,来到餐桌前。管家安罗米欠身行礼,为西古尔德拉开长桌最顶端的椅子,恭谨的道:“陛下,您请坐!”

  西古尔德点点头,自行坐下并询问:“侍卫队长呢?”

  安罗米回答道:“侍卫队长在偏厅等候陛下的差遣!需要让他进来吗,陛下?”

  西古尔德端起女佣倒来的红茶,喝了一口,点头同意。

  “是的,请您稍等!我这就去唤侍卫队长!”安罗米欠身行礼,然后迅速退下,到偏厅去请侍卫队长特雷尔·奥斯卡。

  不一会儿,门被敲响,随即被打开,进来一个身着军装的男人,这就是侍卫队长特雷尔·奥斯卡。他刷刷刷快步走到离西古尔德不到三米的地方,并腿行礼道:“侍卫队长特雷尔·奥斯卡参见陛下!随时听候陛下差遣!”

  西古尔德放下正在食用的面包,用餐巾擦拭了唇角。这时候他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些暖意,他温和的道:“请坐!一起用餐吧!”

  特雷尔·奥斯卡皱眉:“臣惶恐!”

  西古尔德再次道:“坐下一起用餐吧!卿无需这么客气!”

  特雷尔·奥斯卡依然坐下,但仍然比较拘束,不像在外面的时候那般自然。这里毕竟是别馆,不容得一点放肆的行为。

  安罗米适时的招来女仆,为特雷尔·奥斯卡摆上一副餐具。可是特雷尔·奥斯卡依然没有动手,西古尔德微笑:“卿请随意,勿需客气!”

  特雷尔·奥斯卡终于肯用餐了。

  西古尔德道:“侍卫队的兄弟们还好吧?受伤的都受到好的照顾了吗?”

  特雷尔·奥斯卡立即站起来,回答道:“多谢陛下关心!侍卫团一切安好,受伤的弟兄也受到了良好的照顾!”

  西古尔德宛然一笑道:“卿又如此客气了,快请坐!坐着答话就好!不用太拘束,我还是比较欣赏路途中的侍卫队长!”

  “陛下……”特雷尔·奥斯卡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安罗米,吩咐下去,仔细照顾侍卫队的成员,尤其是受伤的!他们需要的一切用品都必须尽快提供,不得有误!”西古尔德吩咐道。

  安罗米道:“是的,陛下!”

  特雷尔·奥斯卡有准备站起来,可当他与西古尔德的眼眸对上的时候,他释然的坐下了并答道:“多谢陛下关心!侍卫队的全体队员定当誓死效忠陛下!”

  西古尔德不语,一边撕着面包,一边吃着。

  席间他们聊了很多事情,有关于侍卫队的趣事,也有一些关于国家建设的严肃问题。大致说来,可以说是相谈甚欢。

  这是一个女仆从外面进来在管家安罗米耳边说了些什么,安罗米点头,并示意女仆先站到一旁去。安罗米来到西古尔德身边,西古尔德停止和特雷尔·奥斯卡说话,安罗米道:“陛下,有访客!维尼奥斯的沃巴拉·伯格·J·乔德斯克·玛奎斯大人来访!”

  “谁?”西古尔德一下子没有想得起来那个什么玛奎斯大人是谁。

  安罗米回答道:“沃巴拉·伯格·J·乔德斯克·玛奎斯大人是维尼奥斯威名的商人!陛下应该在莎乐美公主的生日宴会上见过这位玛奎斯大人了!”

  “噢,是他!”西古尔德皱了皱眉,似乎对这位玛奎斯大人的来访并不欢迎。

  “需要回绝吗?”安罗米看了陛下不乐意的神情,揣测的建议道。

  西古尔德考虑了一下,道:“算了,他自然知道我在这里!不然怎么会一大清早就来拜访呢?!回绝他不是一个好主意!让他进来吧!请他在东翼的晨室等我!”

  安罗米道:“是的,陛下!”

  西古尔德谦然:“看来我们无法尽情享用这顿早餐了!抱歉呢!”

  特雷尔·奥斯卡立即起身,诚恳的道:“陛下,能和陛下一同共进早餐是臣一生的荣幸!请陛下不要这么说,臣担当不起!如果陛下愿意,臣随时听候陛下的差遣!”

  西古尔德点头:“那卿就继续用餐吧,我先走一步!卿不用客气,有什么需要吩咐女仆便是!”

  特雷尔·奥斯卡道:“谢陛下!陛下慢走!”

  西古尔德一直很喜欢别馆东翼的晨室,因为在天气晴朗的日子里,晨室总是被照射进来的阳光薰得很温暖,让人感觉很舒服。即便是在炎热的夏天,那微微的风儿也可以从打开的窗中溜进来,带走一丝丝暑气。窗外高大的树木成荫,透过树叶空隙洒进来的阳光点点滴滴的落在铺着丝织地毯的地上。

  晨室的布置很简单,靠窗的地方有一个布艺的贵妃躺,亚麻织布上用金线绣着美丽的玫瑰花纹,支架也是镀金制成的,雕刻着繁琐的花纹。

  然后中间摆放了一圈和贵妃躺一样做工的沙发,沙发的中间同样也放了一个茶几。在一侧墙的壁炉旁摆放了一个做工精良的老虎椅和脚凳,还有矮桌。往前一点是一张大的书桌,上面摆放了一些实用的小玩意儿。晴朗的上午,只要西古尔德在别馆,他总是喜欢呆在晨室里处理一些事务或者接待一些客人。

  当西古尔德走进晨室的时候,沃巴拉·伯格·J·乔德斯克·玛奎斯大人正背身站在大的落地窗前。

  “是沃巴拉·伯格·J·乔德斯克·玛奎斯大人吗?”西古尔德缓缓的说出他的全名兼封位。西古尔德的神情很淡漠,并没有刚才稍许表露出来的热情。

  沃巴拉·乔德斯克一听到有人喊他,就立即转过身来。一看竟然是贝奥武甫的国王陛下,就热情的走上前去,热切的道:“啊,是贝奥武甫国王陛下!非常荣幸能够得到您的接见!您的到来让我感到无比的欣喜!”

  沃巴拉·乔德斯克肥胖白嫩的手相互摩擦着,他有一些紧张。因为他听说昨天晚上,贝奥武甫的国王遇到暗杀了,具体情况没有任何人知晓。外人只是知道有暗杀这么一回事,但是贝奥武甫国王是否受伤等其他事宜都无人知晓。而他一心期盼能够从贝奥武甫国王手中得到他一直想要的利益,所以一大早他就派人来打听贝奥武甫国王是否回了别馆。后来一得到他们安全抵达的消息,他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这可是比好买卖,他可不能再让欧伯兹家族的人强了先。听说欧伯兹家族的人也对这桩买卖有兴趣,他们已经派人在皇都阿蒂斯特里活动了,也很想见贝奥武甫的国王。

  “我也很荣幸见到卿!”西古尔德很客套的打着官腔。他隐匿了眼底的不耐烦,这些年他变得更加成熟了,对于这些唯利是图的人有了更深的认识。他不再极端讨厌他们了,他学会了利用他们,帮他达到一些目的。只要那些人能够有助于他,他不介意和他们共处,不介意给他们一点不伤皮毛的小营小利。

  “卿请坐!”西古尔德示意沃巴拉·乔德斯克在沙发上坐下,自己走到壁炉旁的老虎椅上坐下。这时,女仆送来了餐饮。

  西古尔德只取了一杯红茶,拿起一瓶上好的杜勒酒倒了一些在红茶里。他示意女仆退下。杜勒酒的芬芳融合了红茶的味道飘散开,弥漫在空气里。

  “国王陛下的爱好很特别啊!这是多么迷人的香气啊!”沃巴拉·乔德斯克深深吸了一口气,笑弯了眼睛,讨好地说道。

  西古尔德客套的询问:“卿是否也想尝试?”

  沃巴拉·乔德斯克摇头献媚:“我是商人,怎么比得上国王陛下的品位呢!”他端起普通的红茶道:“我还是喝普通的就好!”

  西古尔德点头,意思随便他喝什么都好。他轻轻的吹了吹依然冒着热气的茶汤,轻酌了一口,随手就把茶杯放在一旁的矮桌上。

  之后他就不说任何话,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沃巴拉·乔德斯克安耐不住了,他首先赞美道:“国王陛下,我可是头一会来到这别馆呢!没想到布置得这么漂亮!”

  西古尔德应声道:“要说漂亮,怎么比得上贵国的王宫呢?!世人都知道维尼奥斯是艺术之国,阿蒂斯特则是文艺之都,皇宫则是整个维奥尼斯的骄傲,是艺术的最佳代表。”他说的很客观,也很中肯,这也是他的意思。论到建筑、城市规划的艺术性,维尼奥斯堪称一流,不论在维尼奥斯的哪里随处可见艺术的气息。这点贝奥武甫是永远也不及的,在贝奥武甫建筑和城市讲究的是结实、实用,而非艺术。

  沃巴拉·乔德斯克身为维尼奥斯的贵族,有些自豪的笑了。他心中暗想,这国王倒也识货,知道艺术的最高领域就在维尼奥斯,不过我为了买卖,总要说点动听的话,让他高兴,这样我的买卖就有门路了!想到这里,他谦虚道:“哪里哪里,国王陛下夸奖!”

  然后又是一阵冷场。沃巴拉·乔德斯克决定不再和西古尔德兜圈子了,直接说明来意:“国王陛下,听说您这次来贝奥武甫,不单单是为了参加我国莎乐美公主的生日宴,对吧?”

  西古尔德抬起眼,不紧不慢的道:“卿是听何人说述?”

  “呃……我自然有我的消息来源,请陛下恕我不能说出消息的来源!”沃巴拉·乔德斯克狡猾的****,“所谓无风不起浪,陛下,这事儿还是有的吧?!”

  西古尔德停顿了一会儿道:“嗯!”西古尔德存心是在吊沃巴拉·乔德斯克的胃口,他来之前就已经放出风声了。他知道这次来一定会有人费尽心思来找他的。果然不出他所料,鱼这不是来上钩了嘛!

  沃巴拉·乔德斯克听了这话心里暗暗叫喜,原来这件事是真的,那他一定要努力,他道:“那国王陛下……您需不需要人为您效力呢?!比如做些调查什么的,总不能让陛下亲自出马吧,您总需要一个先锋为您铺路!”

  西古尔德缓慢了转了转眼珠,似乎在考虑沃巴拉·乔德斯克的话。沃巴拉·乔德斯克盯着西古尔德的唇,仔细的不敢漏听一句:“卿说的似乎有道理!是该找个这样的人!”

  沃巴拉·乔德斯克心中的喜悦又上升了一点,不过身为商人的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依然很努力的建议道:“国王陛下,这个人最好是商人!因为只有是商人才有优秀的眼光和不俗的魄力,可以为陛下精打细算!……当然……”他迟钝了一下又道,“这个人最好也是贵族,因为……”这时沃巴拉·乔德斯克属于贵族的一丝丝高傲的气质终于抬头了,“因为只有贵族才有有力的人脉!没有一个平民能够和贵族相抗衡!”

  沃巴拉·乔德斯克偷偷的瞄着西古尔德的脸色,看他没有太大的反应,继续道:“这样二者结合的人才能真正为国王陛下效劳!”

  一席话下来,沃巴拉·乔德斯克才停住,等候西古尔德的反应。

  西古尔德依然坐在老虎椅上,矮桌上掺了杜勒酒的红茶已经喝完了,他丝毫不受沃巴拉·乔德斯克话的影响,摇铃招来女仆。

  “再来一杯!”他把杯子递给女仆,这次来的是女仆长莎莉,她带来了另一杯红茶和杜勒酒,也带来了另一个消息。

  “陛下,您有访客在外厅等候!”莎莉低声说道,这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也让耳尖的沃巴拉·乔德斯克听到。

  西古尔德并没有立即问是谁来了,有意无意的给沃巴拉·乔德斯克一种奇特的暗示。果然沃巴拉·乔德斯克显得有些紧张。他掏出绣花的丝帕擦拭着额头的汗珠。

  西古尔德放下茶杯,站起身来。沃巴拉·乔德斯克也随着站起来。西古尔德走近一些道:“谢谢卿刚才为我做出的建议,我会考虑的!还有一些事情仍需要卿的协助!”

  沃巴拉·乔德斯克听了这话,感觉好多了。虽然没有吃了定心丸,但心里有了一点底,在贝奥武甫的国王没有接见欧伯兹家族的人之前,他应该是稳赢的。万一他们见面了,事情就不好说了!那就不让他们见面,只有……沃巴拉·乔德斯克眼神闪过一线凶横,心中有了别的心思,真不愧他的外号“野狐狸”。

  沃巴拉·乔德斯克识时务的告退。

  西古尔德也再次客套的表示欢迎他再次前来。

  两个人各怀心思,可表面功夫都做得很好,大家皆大欢喜。

  p.s.今天小巫很乖哦~努力的敲啊敲啊,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么多啦!虽然说追忆篇和野望篇准备同时写,但一点也没有什么断节的地方哦~野望篇是连着追忆篇中第六章刺客的,所以没有什么冲突~至于追忆篇,西古尔德怎么逃出来,怎么回国,又怎么成为国王~那就要等偶慢慢道来~反正结果是他成了国王,大家都知道,不过过程嘛~正在酝酿中……吼吼,随时都有可能改变哦~~~~有什么建议大家可以提出来哦~偶滴QQ29754088~随时欢迎骚扰~西西~不过请注明是起点滴~酱~我睡觉了~~~

第一章 阿蒂斯特的野狐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