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救命的玫瑰花纹

    这是他们第一次走进都拉的房子,之前他们连庭院都没有进来过,只远远的望过。毕博惊奇的看着那些都拉没有来得及带走的奢侈的装饰品。西古尔德则是一副见惯不怪的模样,确实这里和他以前呆过的府邸比起来要差上许多。铁尔小心翼翼的留意着四周,他背上的娜娜好奇的四处张望,张大了嘴巴!

  “我说铁尔,我们该怎么办啊?”毕博问道,“先躲在哪里呀?”面对这么大的房子,他反而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浑身不自在。反观西古尔德和铁尔,甚至娜娜的姿态倒是好得很,怡然自得的样子。

  “先四处找找看吧!”西古尔德道。因为他也不清楚这密道之类的东西应该存在在哪里。在他家,由于父亲身份尊贵,密道是四通八达的。几乎每个房间都有这样那样的密道,像他的房间里,柜子的里面就有一个小小的暗门。他也曾经在父亲的书房里的书柜中找到另外一个暗门,据说这些只是最浅易的暗门,还有一些是极为隐秘的。

  而这里呢,都拉会将这暗门藏在哪里呢?而且他还有一层顾虑,都拉是否已将暗门毁掉了呢?!或者在暗道的那一头,等待着他们的是更大的危险?!

  “这边,这边……”娜娜趴在铁尔背上指挥着。娜娜似乎对这里的布局很感兴趣,吆喝着铁尔要去她想想去的地方。

  铁尔对于娜娜的指挥也无意反对,顺从的推开门。这里是侧厅,诺大的屋子里,除了几件简单的摆设外,没有其他的东西。铁尔背着娜娜在侧厅里绕着一圈,没有发现什么。

  与此同时,西古尔德和毕博正在别的房间里查看。西古尔德很有经验的先搜索比较有可能是暗门的地方。毕博也按照西古尔德所说的,轻轻敲击着墙壁,寻找是否有夹墙!

  不过都拉的房子说大不大,可也不是很小的地方,大大小小的房间估计没有上百间,也有数十间。他们也只能这样一间一间的,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西古尔德和铁尔分别从大厅两侧的旋梯走上去,开始了二层两翼房间的搜索。西古尔德皱着眉头,厌恶的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都拉的画像,体态肥胖,皮肤黝黑,两个如绿豆大小的眼睛,浓密的豆腮胡,一副令人作呕的形象。画师不仅将他的相貌如实的反映了出来,也将他丑陋的习惯、恶毒的性格表露无疑。

  东翼的主卧室里,挂着他妻子的画像。那是一张很大的画像,有半人高那么大。那也是一个面相不善的女人。长长的马脸,直挺挺的鹰勾鼻,干瘪的嘴唇紧紧地抿着,眼球大而无光,泛着嫌恶的色彩。画像中的她穿着暗红色的绸衫,荷花边的白衬衣立领牢牢的将她细长的脖子勒住。那是她的半身像,她的胸前挂着一颗浑圆硕大的珍珠项链,如鸡爪一样细长佝偻的手上佩戴着一枚方型的祖母绿戒指。

  她的画像被高高的挂起,当西古尔德站在画像前的时候,感觉到她鄙夷的眼神扫射在他的身上。西古尔德皱着眉转身走了,想来这位都拉夫人的个子要比都拉高上一些,两个人陪在一起就像竹竿和酒桶一样不达嘎。

  他仔细的搜了主卧室,在他的印象中主卧室最有可能藏有暗道了。为了防止夜里突然有人袭击,几乎每个贵族家庭的主卧室里都有暗道之类的藏身之所。在这里,都拉虽然不是贵族,但也是应该会有的吧?!他难道就不怕奴隶暴动吗?一定有的!

  所以他掀开了床裙,趴在床底下观望,结果一无所获。一旁的大衣柜,里里外外都让他搜遍了,也没有发现什么机关暗道。另一侧就是壁炉了,前面还摆放着几个椅子,茶几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冷静的想想,这屋里的摆设再也寻常不过了,没有什么突兀的地方,只除了……哦,对了,除了都拉夫人的画像。对,她的画像!

  西古尔德顾不得画像中人物讨厌的神情,跪在床上,伸手抚mo着画像的表面,很正常。他又摸了摸画框,顺便敲击了一下画像四周的墙壁,也很正常,那么就是这幅画了。他试图抬起画框,画框却没有移动的迹象。他又用了一些力,依然没有被移开。这下,他知道他找对了!

  这就是破绽!如果只是一般普通的画像,不可能不能移开的,唯有因为这幅画是暗道的入口,所以才会这样。

  西古尔德立即走出主卧室,压低声音道:“快上来!找到了!”

  安静的空宅中,这一暗哑的声音特别引人注目,它宛如一股阳光一样投射到茂密的丛林中。

  三个人在主卧室里斜望着都拉夫人的画像,不是的东摸摸、西碰碰,思考着开启暗门的机关。娜娜被安放在床上。她从来都没有睡过这么柔暖的床铺,所以在床上滚来滚去,一个人玩的很开心。她拖着羽绒枕头在床上走,把枕头迭起来放在靠墙的一边,她踩在枕头上,瘦小的身体向前够着,小手试图摸到那颗硕大的珍珠,嘴里还咿咿呀呀的道:“珍珠,妈妈!珍珠!……”

  当那指黑乎乎脏兮兮的食指终于摸到珍珠的时候,只听见嘎达一声响。这一声响三个人都听见了,他们同一时间愣住了,停住了各自的动作。突然,他们三步并作两步的跳上chuang,西古尔德小心翼翼的再次移动着画框,画框虽然松动了一点,却仍然移动不了。

  西古尔德不解的看了看娜娜,娜娜倒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突然,娜娜笑道:“珍珠,妈妈有!珍珠!”

  西古尔德望向铁尔,铁尔摇头表示不解。

  娜娜从胸口破烂的衣服里掏出一个发黑的指环,继续道:“妈妈答应给娜娜戒指的,只要娜娜乖乖的!妈妈的戒指!”

  西古尔德突然灵光一闪。他反复的摸了摸那颗祖母绿戒指和其周围的地方,果然有不同之处。他肯定的在祖母绿戒指的位置按了下去,又是一声嘎达。这次他推了画框,画框轻而易举的被推动了。

  画框移开了,一个能够容得下一个人进出的洞出现了。他们对视着眼里都闪着喜悦的泪光!点燃了油灯,铁尔把娜娜背在了背上,西古尔德走在了第一个,毕博压后。他们顺着狭窄的阶梯一点一点往下走。他们屏住呼吸,四周静极了,只听得见他们自己的心跳声和细微的脚步声。这里很闷,他们的呼吸也是沉重的!

  西古尔德在心里暗暗数道,大约下了快一百层楼梯,他们终于走完了最后一个台阶。这里是一个地窖,也不是很大的地方,只容得下三四个人弯着腰站着。地窖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铁门。门紧锁着。西古尔德摇晃了一下,看来如果没有钥匙的话,这门是打不开的。

  他把油灯凑近了铁门的锁孔处,一看,呆掉了。他所发现的事实让气度不错的他也忍不住诅咒起都拉来了。

  毕博不解,也凑过来看!结果骂得更厉害了!

  “怎么了?”铁尔背上有娜娜,不方便弯腰察看,他询问道,“究竟是什么回事?”

  “该死的!他把钥匙孔也堵死了!”毕博骂骂咧咧的道。

  铁尔一下子怒气冲天,这也难怪!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线希望,却被人家给堵死了!他努力的克制住怒火:“没有办法弄开吗?”

  毕博摇摇头,愤恨地说:“都灌了铁水,我拿什么去融化!况且我又不是盗贼,哪里懂得开锁之道!”

  “先上去再说吧!”西古尔德是最先冷静下来的。

  当他们按照原路返回到都拉的主卧室里的时候,他们听到了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这令他们心头一惊,难道是卡特他们已经发现他们三个不在了,在四处寻找吗?!不好,这样的话,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这座房子里来了!怎么办?!

  他们躲藏在主卧室里,利用厚厚的窗幔窥视着外面一堆乱哄哄吵闹的人群。已经有人守在宅子门口了,在他们排查完其他地方后,这个地方也将被再度搜索。他们该怎么办?!

  “玫瑰,玫瑰!”娜娜这时突然不知时务的叫了起来。

  毕博吓得扑了过去,一把捂住娜娜的嘴。娜娜难受的哼哼唧唧的叫起来。铁尔也急了!如果他们三个被发现了,倒霉的不只是他们三个,还会再加上一个无辜的娜娜!

  他做着手势让娜娜不要说话。

  娜娜点点头。铁尔示意毕博把手松开,可毕博一把手松开,娜娜就大叫道:“玫瑰!玫瑰!”

  铁尔用眼神瞪了瞪娜娜,娜娜吓得比上了眼睛,哆哆嗦嗦的小声道:“那个是玫瑰!”

  铁尔不懂娜娜说的是什么意思,壁炉上雕有玫瑰有什么不对劲吗?!他只当娜娜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雕刻玫瑰,对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娜娜不高兴的撅起了嘴,气呼呼的坐在一边。

  三个大人看她不在出声了,便都隐匿在窗帘后面,偷窥着下面的情况。娜娜见没有人理她,就一个人向壁炉里钻。

  当他们听到声音,回头准备警告娜娜的时候,突然发现娜娜不见了。三个人立即惊愕的长大了嘴巴!

  他们动作敏捷的四处查看。不在床下,也不在门外,主卧室里也没有她的影子,她究竟在哪里呢?

  “请不要遗忘我,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里,尽管我的身躯依然在漂泊,我的心只会在这里……”突然从壁炉里传来娜娜小声地哼唱,他们惊讶极了。

  忽然,一个黑乎乎的小脑袋从壁炉里面倒着伸出来,笑嘻嘻的道:“玫瑰,玫瑰!”

  这样他们三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难道就是上天的恩赐吗?让娜娜来帮助他们!是的,一定是这样的,不然娜娜也不会恰好出现在他们面前,又一次又一次提示他们!是的,这一定是神的恩赐!

  他们都不再说什么了,都微笑着看着这个带给他们第二次希望的娜娜!身材矮小的毕博率先躬身进入了壁炉。他四处看了,发现娜娜趴在壁炉的一侧,那里正好有一个小小的横断层,娜娜刚才就趴在那个上面,低着头并把头探出来看着他们。

  “走?娜娜?”毕博想了一会儿,才比划出走的意思。

  娜娜眨了眨眼睛,撅着嘴,摇头晃脑的趴在那里,似乎在怪罪他们刚才的态度。毕博急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又不怎么会和娜娜沟通。

  最后还是铁尔说服了娜娜,娜娜细声细气的道:“这里也有玫瑰呢!”她指着一块砖,毕博按照她指的砖,摸了过去,他摸到了一个类似玫瑰的花纹。他按了下去,奇迹发生了!

  壁炉后面的墙斜着露出一个出口,毕博猫着腰钻了进去,他接过铁尔递来的灯。铁尔也钻了进去,西古尔德把娜娜交给了铁尔,随后自己也转了进去。

  一进去他们就知道他们有了希望!因为有一丝丝风的感觉!西古尔德谨慎的把墙推回原位。他们打量着这个暗道,和刚才的不同,这个地道可以供一个成年人正常行走,而不需要弯下腰来,暗道的大小虽然狭窄了一点,但刚好一个人的宽度。暗道是由石头仔细砌成的,结构严谨,不像刚才的那么混乱。

  走在这条暗道里,一点都没有气闷的感觉,越往前走凉风的味道就越多。他们都已经在幻想,暗道的另一头是不是就是自由!

  另一方面,西古尔德倒是对娜娜的话心生疑团。当然这种疑团并不是认为娜娜会他们不利,他只是奇怪为什么娜娜会指着壁炉上的玫瑰叫嚷个不停呢!似乎她很熟悉这种花纹一样!可惜四周太阴暗了,并不适合询问娜娜这些情况。

  他们越走越快,无法抑制的是心中的喜悦!风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他似乎可以闻到新翻泥土的气息!是的,他们即将自由了!心情像鸟儿一样愉悦!

  走了约摸快三个小时的路程,可是他们一点也不累,也感觉不到饥渴和疲劳,自由的信念支撑着他们要继续走下去!娜娜伏在铁尔背上昏昏欲睡!

  一丝丝的光亮透了进来,暗道也渐渐明朗了起来,水那种清凉的味道弥散在空气中,他们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唾沫,喉结上下滑动着。

  终于,他们就要自由了!他们奔跑了起来!

  突然,“哎呀!”只听到扑通一声,西古尔德掉了下去。

  p.s.小巫好乖呢~要表扬哦~~~``下午一回来就坐在电脑前努力的敲敲打打了~~呵呵~~~而且今天也很顺利哦,广场的模型也作了大半,明天只要把一些细节小景粘上去就好,耶~明天小巫也会努力的~~~~我不知道让他们这么轻易的出来,是不是简单了点哦~`不过实在是不想再在此浪费笔墨了,小巫希望着重描写的其实是野望篇,追忆篇原来只想写个短短的引子,却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而且还只完成了三分之二,都可以另外写成一个故事了哦~~~~呵呵~~~有什么意见要告诉小巫哦~~~谢谢~

第十三章 救命的玫瑰花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