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历史性的相逢

    野菜炖蘑菇汤,烤野兔,不算美味的晚餐,确实他们这些年来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餐了!硬木板床也比牢房里坎坷的地面睡起来要舒服的多,何况这是重获自由的第一夜,睡得格外香甜!劳累和兴奋交织着,让他们沉入最深沉的睡眠之中!

  次日,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内的时候,西古尔德就醒了!一夜的酣睡让他的身体得到了最大的放松,可是他的精神自始至终紧绷着!

  昨日,他们在屋里发现几套旧的男人衣物,他们决定换上。因为他们现在的衣服太破旧了,根本不能出去见人!娜娜穿着过大的男人上衣显得有些滑稽可笑!

  吃完昨天剩下的蘑菇汤后,他们围在餐桌边,讨论着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一方面,他们要解救矿场里的人,可是卡特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他们怎么才能保全自己,又救了其他人呢?!

  另一方面,他们是不可能一直聚在一起的,娜娜该如何处置呢?她不能总跟着他们吧?尤其当他们决定拯救矿场里的人后,他们更不可能带着娜娜行动了!该把娜娜托付给谁,这样对娜娜比较好!可是身有残疾的娜娜又有谁愿意抚养呢?!

  再次,他们该怎么救出矿场里的人呢?!这些问题都困扰着他们!一直快到中午,他们都没有解决的方法!

  铁尔决定冒险到村庄里去一趟,打探一下外面的情况。西古尔德赞同他的决定,因为他觉得他们总该知道自己在哪里,才能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吧!可是毕博反对,他不愿意别人知道他们是从矿场里逃出来的奴隶!

  确实奴隶这个身份是让人无法抬起头来做人!这么低贱的身份连平民都看不起!西古尔德也因为被烙上奴隶的印记而感到羞耻。

  最后他们决定扮演被人抢劫而流浪到这里的平民。这个提议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肯定了!这样会比较好吧,也比较容易打听到一些消息!如果表露出奴隶的身份,不仅会受到歧视,也有可能受到追捕!

  他们决定三个人带着娜娜一齐去村庄,这样彼此也有个照应。一路上,铁尔不断关照娜娜道:“娜娜千万不要说出自己是奴隶!”

  “为什么?”娜娜伏在西古尔德背上歪着脑袋,不解道。

  “娜娜说出来的话,我们都会被抓走的!”铁尔比划着,说出最简单,最纯粹的理由。

  “像妈妈一样离开吗?”娜娜的眼睛湿湿的,显然母亲的死让她很难过。

  铁尔点点头。

  “妈妈说,娜娜不是奴隶,是一个生错地方的可怜的孩子!”娜娜努力回想着母亲曾经说过的话。从小母亲就细心的呵护她,小心的避免让她受到奴隶般的侮辱。后来她耳朵失聪,根本听不到别人的侮辱谩骂。失聪,这对于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她不会感觉到身为奴隶的羞耻感!

  铁尔很肯定的比划:“妈妈说得对!娜娜是可怜的孩子,也是好孩子!”

  娜娜咧着嘴笑了,手中捏着在路边摘得野花。她笑眯眯道:“娜娜想唱歌!”

  三个大人微笑着,不约而同的想着。娜娜毕竟还是小孩子,加上早年母亲无微不至的关爱,根本无法体会到何为奴隶,依然保持着快乐天真的心性。

  母亲的死尽管给她打击很大,但是伤心的同时她还是这么乐观!身为小孩子真好啊!很快就会忘记,很容易满足,很简单就快乐!

  “黄昏的山顶上,

  飘落飘落的红叶,

  青蛙和蚯蚓在说,

  你好吗?

  鲤鱼的鱼卵,

  仿佛一匹小马。……”

  娜娜反复的哼唱着,从开始的小声哼唱,到后来肆无忌惮的大声歌唱。他们听着娜娜唱着很简单,很纯粹,随口编来的儿歌,心中不禁为这个失聪的女孩感到一丝悲哀。她如果能够听见有多好呢?!一定会成为举世瞩目的歌姬的!因为她有着宛如天使般纯净的嗓子,清澈的嗓音仿佛能够穿透黑夜的寂寥,划破冰冷的心房。

  午后的村庄是懒散的,并非农忙时节,村庄外的稻田里只隐约出现一两个人影。他们走进村庄的时候,零星几个坐在自家门口纳凉的人们并没有多看他们几眼。想来像他们这样的流浪汉可能很多吧,村里的人都见怪不怪了!

  村庄里有一棵巨大的榕树,树下坐着几个乘凉的人。远远看去,为首的应该是那个面相慈善的中年男子,他们就是被他时而发出的爽朗的笑声吸引过去的,

  “您好!”铁尔走上前,寒暄道。

  那中年男子看了看这三个大人和一个小孩,眼中并没有显露出任何神色,只是有礼的点了点头,并不多言。

  “我们从很远的地方流浪到这里!”铁尔稍显笨拙的说着先前编好的谎言,“您可以告诉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中年男子略微有些差异,心中暗自猜想这些人的来历。不过也正是因为有了一个小孩,才没有让中年男子把他们想做是盗贼什么的坏人!谁会带着孩子去抢劫呢?!他这么想着!他看着那个虽然衣服穿的很破旧且不合身的小女孩,看着小女孩乖巧的模样,他不自觉地扯着唇角微笑着。

  “很乖巧的孩子啊!”中年男子并没有立即回答铁尔的问题。

  铁尔道:“是的!”他和娜娜比划着,要和伯伯们打招呼!

  娜娜怯生生的往前走了一步,她害羞的看着面前的数为中年男子,见他们都面带微笑,便胆大了起来,有礼貌的说:“伯伯们好!我叫娜娜!”

  那个为首的中年男子倒是十分的心细,看出娜娜与普通孩子不同。只见他对铁尔和娜娜的互动略一皱眉,心思一转,便明白了大概。

  “这孩子倒是可怜的紧呢!难得她这么乖巧!”中年男子有些怜惜的说道。

  铁尔点点头。他正想再次问这里是哪里的时候,中年男子倒是很爽快地先说了答案:“这里是靠贝奥武甫边境的村庄,叫翡翠村!原来这里可是有几个翡翠富矿,盛产翡翠的!可惜现在都荒废了!年轻人,你们从何而来?我看你们不像是流浪汉!”

  “是的!”西古尔德抢先一步道,“我们从维尼奥斯来的!在路上被强盗抢走了财物,只得流浪着生活!”他这话道也不算完全是谎言。当初他就是在维尼奥斯到贝奥武甫的路上,被黑衣人劫走,送到这附近的矿场做奴隶的。

  “维尼奥斯?”中年男子反问道,“可你们不像是耶阿特族人啊!”不论是西古尔德,还是铁尔都是高高大大的体格,毕博虽然差了一点,不过也不像耶阿特族人那般体态优美!

  “我们都是盎格鲁·撒克逊人!”西古尔德回答道。

  “啊!”中年男子放松了警惕。这也不能怪他,现在世面黑暗,坏人太多了,不得不提防着些啊!他招呼着他们:“来,坐吧!”

  一旁的其他的男子热情的让出凳子,他们推辞不过,只得应邀坐下。

  “我是村长庞,你们可以叫我庞老爹!”中年男子笑呵呵的道。

  “我是铁尔,他是布厄威,这位是毕博!”铁尔介绍着,然后指着娜娜说道,“她是娜娜!双耳失聪,所以如果有什么冒犯的话,请大家见谅!”

  人只要放下戒心,似乎很容易就聊开了。铁尔他们很容易的就从大伙儿口中得知了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比如说,咱们尊贵的国王陛下换人了,由前任国王的亲弟弟、原来被封为“斯坦比亲王”的巩纳尔·斯坦比·F·佛尔松继位。

  西古尔德听到这里的时候,表情一下子变了,不过他极力的保持镇静。可是他的内心却宛如波汤汹涌的海面。什么?!父亲成为国王了吗?!那格伦德尔伯父怎么会突然被害了呢?!格伦德尔伯父逝世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回来了呢?!啊,他突然联想到一年多以前,那群神秘人多半就是格伦德尔伯父的亲信雇佣了吧?当时正在赶路的他并不知道格伦德尔伯父已经去世,最有望成为下任国王的,呼声最高的也就是他的父亲大人斯坦比亲王了!所以,那些亲信们并不希望他回去帮助父亲,又不敢真正将他杀害,所以,所以,才抓他去做奴隶!事实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他们还知道了,现任的贝奥武甫国王陛下正在发布手谕,寻找他的儿子西古尔德·布厄威·F·佛尔松。庞老爹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大家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西古尔德,因为他和现任失踪了的皇太子有着相似的名字。

  铁尔也关注着他,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发现,当庞老爹提到贝奥武甫国王的时候,布厄威的神情有些紧张,眼眸中透露出疑问和关切之色。后来庞老爹又说到尊贵的皇太子的名字的时候,布厄威反而倒放松了起来。这一切说明了什么?!会有这么巧吗?不,不会的!不可能的!铁尔否定着自己的猜测!

  聊了一会儿,铁尔就想把话题往矿场那边带,他装作不经意的道:“我们来的时候,看到不远的矿场那边好像正在迁徙呢!”

  庞老爹的脸色刷得变了,不仅仅是他,其他人也是的。他们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铁尔他们几人。

  铁尔愕然,难道他说漏了什么吗?!应该是不可能的啊!

  “你在说什么,远道而来的客人?!”庞老爹的语气立马变得生硬起来,慈祥的脸色也严肃了许多。

  铁尔听出了他们的疏远,聪明如他自然知道这里面有内情。他依然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道:“我们看到很多人搬着行李走!刚才庞老爹你又说你们这里原来有翡翠矿,我才联想到那些人是矿场里的人嘛!怎么,他们不是吗?”

  “啊,不,不!”庞老爹尴尬的笑了。原来是这样!也许是他太小心了,误会了他们几个!是啊,一定是他们误会了!那里……怎么可能有人会从那里逃出来呢!不可能逃出来的!是他误会了!一定是这样的!

  铁尔故作疑问:“怎么?我们说错了什么吗?”在矿场的这么些年,他早已学会了一套待人的本事。他的心思缜密,个性稳重,有谋有略,所以当初老卡特令愿把头目一职让给他,也不给他自己那个不成材的儿子。

  庞老爹恢复了一贯慈爱的笑脸,笑呵呵的道:“能有什么嘛!你多虑啦!”旁边的村民也附和着打着哈哈,把话题扯远。

  此刻,他们三个人的心中都浮现同一个问题。这个庞老爹,甚至这个村庄都和矿场有着什么特殊的关系。看来一时半会儿是无法回矿场救人了!他们也曾想过从他们逃出来的密道把人偷偷救出来,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那个通道只有身体状况相对好些的人才能够逃出来,可他们想救的多半都是老弱妇孺。这些人是不可能从那里出来的!希望矿场里的人们能够多撑几天,多给他们一点时间!

  当天晚上,他们应邀来到了庞老爹的家里。庞老爹的家是整个村庄里最好的一家了。庞老爹含蓄的向他们炫耀他的儿子在皇宫里工作,所以家里衣食无忧!这一消息让西古尔德心里暗自欣喜。

  庞老爹的妻子庞大妈也是一个好客的女主人。她准备了丰盛的晚餐,还让儿子去邻村买一些杜勒酒来庆祝一下。

  “酒来了,酒来了!”庞老爹的儿子在门口就大喊道。据庞老爹介绍,那是一个热情、正直的青年。

  “伊奥!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是老爹今天认识的几个朋友!”庞老爹笑着把铁尔他们介绍给自己的儿子伊奥认识。

  伊奥是一个很容易相处的人,不一会儿大家都熟悉了起来,称兄道弟的把酒言欢。尤其是铁尔、西古尔德、伊奥三人恨不得歃血结拜!三个人的一些观点、理想都差不多,正所谓相谈甚欢,一直到天大白才方歇息。此时的毕博和他们三个开始有距离了,他们谈话,他也插不上话来,只好悻悻的一个人先睡觉去了。

  西古尔德向伊奥透露了,他想去贝奥武甫皇都哈勒斯的意图。伊奥也欣然答应,愿意和西古尔德同路。因为伊奥这次回来是探亲的,过几天就要回去复职。

  铁尔却心怀忧虑,他不知道该不该对伊奥他说关于矿场的事。他不知道伊奥会不会帮忙,因为白天庞老爹的反应让他感到担忧。所以他试探性的问伊奥:“白天的时候,我无意间说到前不久看到矿场那边有人搬迁的事,庞老爹的反应很不对呀!”

  伊奥听到这里沉默了。

  铁尔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继续道:“我们也只是好奇为什么而以!”

  西古尔德也在旁边附和:“是啊,绝对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好奇罢了!”

  伊奥一副为难的样子,想对这两个意志相投的朋友说出来,但似乎有碍于父命不能说。这个表情更加加深了铁尔的怀疑!

  铁尔加大了试探的力度:“是不是那些人和翡翠村有关呀?”

  伊奥的表情稍微变了一点颜色,不是很明显,但逃不过细心的铁尔的眼睛。铁尔决定不再继续追问下去,如果再问下去一定会引起伊奥的怀疑!毕竟他和伊奥也算是相谈甚欢的啦,不想破坏这种关系!但矿场里的人又随时危在旦夕,这令他十分头痛!

  当铁尔和西古尔德回到庞老爹的妻子庞大妈给他们整理好的客房里后,铁尔目光深沉的问了西古尔德一句:“布厄威,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西古尔德先是一愣,随即很坦陈的道:“是有些话要说,不过不是现在!请给我一些时间!”

  铁尔点点头,同意了!他喜欢这样,大家有什么话就说出来,不要闷在心里!只有坦诚相见,才能成为好兄弟!既然布厄威都这么说了,他愿意给兄弟一点时间,而不是将心中的疑问慢慢扩大!

  “明天,让庞老爹帮我们照看一下娜娜,我们去四周看看吧!”铁尔这么说道。

  西古尔德道:“我们一定要留个人下来,我怕娜娜说漏了嘴!”

  “嗯!也是!”铁尔道。在庞老爹妾身未明的状态下,确实不能让娜娜说漏了嘴,不然他们可能都要完蛋了!

  p.s.娜娜的这首儿歌源自《水果篮子》中红叶在温泉里唱的那首哦~我很喜欢,也喜欢那个坚强的红叶~

  

第十五章 历史性的相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