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硝烟的味道

    “小心一点!”西古尔德盯着一个光明系的魔法师正在处理铁尔背上的伤口。铁尔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厥过去,脸色煞白。

  魔法师手中拿着魔法卷轴,口里念着咒语。转眼间一道微弱的白光从卷轴中发出,散布到铁尔的上半身,笼罩起来。这光似乎有止痛的效果,铁尔皱紧的眉头渐渐被抚平,表情也相对和缓了许多。他恢复了意识,微微张开眼睛,灰白的嘴唇蠕动着。

  “你醒了?”魔法师道,“很好,马上我就要为阁下拔出匕首了,无论怎么痛苦都请不要做打开的动作!”

  铁尔的头轻轻点了点,表示听懂了他的话。

  “那我开始了,请忍耐一下!”魔法师将一个卷轴拿在手中,另一只手准备拔刀。他口中念念有词,就在咒语快结束的时后,他猛地拔起匕首,并迅速将卷轴放在伤口之上,念完了咒语。动作迅速有序,一定都不慌乱。匕首拔出的时候只喷出少量的血,然后就被卷轴里散发出来的力量给抑制住了。

  铁尔也感到体内一阵剧痛,细微的呻吟声从他的口中溢出。不过他忍住了没有动,任由魔法师在他背上释放治疗魔法。

  可这并没有结束,匕首是拔出来了,可是伤口还在。这时魔法师摆出一副双手五指交叉合拳的姿势,集中精神念着另一个比较有效果的治疗咒语。因为铁尔的的伤口虽然不大,但是蛮深的,需要借助光的力量迅速重生,愈合。一段甬长的咒语念完后,他打开双手,将手置于铁尔背上的伤口之上,嘴里念了几个急促的音节。

  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变化,可过了一会儿发现伤口出开始渗出血来。西古尔德不解急忙问道:“怎么又流血了?!”

  “殿下,这是淤积在体内的淤血,如果不出来的话,以后会有并发症的可能!”魔法师不慌不忙的解释道,“这是时候体内受损的部分正在生长,所以淤血被挤了出来!等下清理了伤口后,敷上药膏过两天就没有事了!请殿下放心!”

  西古尔德点点头,那颗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他对站在旁边的守候的菲普里斯吩咐道:“让厨房做点补品送来!”

  铁尔昏迷后,西古尔德决定把他送到最近的一座贵族府邸疗伤。原先他们是准备就地将匕首拔出,然后敷上止血的药膏,可是匕首插入的太深,他们没有把握。

  西古尔德急冲冲的抱着铁尔来到这个贵族的府邸,还没进门就让菲普里斯赶快去请魔法师。幸而这位贵族府内就有专用的魔法师,铁尔才能够及时被救,不然就危险了。

  西古尔德看完魔法师为铁尔拭去污血,将乳白色的药膏均匀的涂抹在伤口后。终于想起来别的事了,他转身道:“伊奥,罗南叔叔呢?”

  “康特大人在外面候着呢!需要把他请进来吗?”伊奥回答道。

  “不了!”西古尔德看着昏昏欲睡的铁尔,对伊奥交待道,“照顾好他!我一会儿回来!”

  伊奥点头道:“是的,殿下!”

  西古尔德轻手轻脚的走出去,小心的关上门,一切都是静悄悄的。门外罗南·巴特罗·D·德苏姆斯正在等着他。

  “罗南叔叔,很抱歉这么冒昧的打扰您!”西古尔德带着歉意地目光看着面前的这位和父亲一般的老人。他和父亲是至交,待他更犹如亲生儿子一般。他很尊敬这位叔叔。

  罗南一点都不介意。他甚至很高兴西古尔德在有困难的时候,能够找他帮忙。他温和的道:“你的朋友没有事吧?”

  “应该没事的,罗南叔叔!”西古尔德回答道。在这里,西古尔德不需要太讲究什么礼仪规范,他们只是单纯的长辈和晚辈的关系。这里没有什么皇太子殿下!

  “那就好!我们去书房谈吧!”罗南拍了拍西古尔德的肩膀,“我给你准备了你喜欢的大吉岭红茶和醇正的杜勒酒,你会喜欢的!走吧!”

  西古尔德含笑跟着罗南进了书房,不用招呼就熟练的随意坐下,径自取过茶几上的杜勒酒瓶。拔开橡木瓶塞,在热气腾腾的红茶里加了一些。

  咕嘟。热乎乎的红茶夹杂着浓度高的杜勒酒,就这样火辣辣的从他的咽喉里流过,已杯下肚,就感到胃里火烧火燎的。鼻子里呼出来的气也是热热的。瞬间整个身体就暖了起来,也包括他那颗冰冷的心也渐渐有了温度。

  罗南在西古尔德喝完第二杯的时候,开始说话了。“谁又要杀你?”虽然大家的心中都有数,想谋害西古尔德的就是那几个人,绝对错不了。

  前两天,罗南意外的听到从宫中传来的消息,说皇太子殿下已经回来了。当时他的心里既是高兴,又有担忧。因为有一些人是极不愿意西古尔德回国的!他还没来得及进皇宫,就在家中等到了西古尔德。

  西古尔德所问非所答道:“这次我不会放过他们了!”他们想要先下手除掉他,就不要怪他奋起反击了。原先他可没有想到该如何处置那帮人,可现在既然这帮人给了他机会,就别怪他手下不留情了!

  “这几年在外面受了不少苦吧?”罗南凝视着西古尔德沧桑的脸,感觉到当初那个热情稚嫩的青年已经逐渐蜕变了,变得成熟了。

  西古尔德微微眯了眼,回首在外的这几年,除了和席格在一起的日子过的还算不错外,其他……都不堪回首啊!尤其是最近这一年,他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的生活!现在的他更外珍惜眼前的一切,这是他做奴隶的时候都不敢回想的生活!

  “是啊,总算熬过来了!”西古尔德对于过去不想多说些什么了。

  “噢,对了!”罗南一拍大腿想起一件事来,“国王陛下有送信函来,他生怕送给你的信函无法送到你的手中,所以也发了一封给我,让我注意你是否有危险。”

  西古尔德略一皱眉,这么说那个刺客送的信函应该是真的了,只不过人被换掉了。他摸了摸口袋,信函还在。他抽了出来,揭了封口,取出薄薄的一页纸。纸上只写了简短的数语,西古尔德认清这是父亲的字迹,后面还盖了国王特有的印章。

  罗南接过西古尔德递来的信。快速的看了一遍,微微勾起唇角微笑道:“看来他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害得我白为他担心一场!”

  西古尔德不语。他也曾担心过父亲,不过当后来父亲说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后,西古尔德反而放心了。父亲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可以任由别人摆布的人,父亲有父亲的考量。

  西古尔德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望着远处的崇山峻岭。他喃喃道:“很快就有战争了,我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等铁尔伤全好了已经是数日后的事情了,这几天发生了许多事情。罗南接到通知,有一群乱党占领了康斯坦郡,将当地的贵族驱逐了出去,占地为王,准备进攻皇都哈勒斯。康斯坦郡距离哈勒斯不算太远,但也不近。这一暴动引起了各方面的注意,大家都虎视眈眈的看着国王陛下会做出怎么样的决定,更有甚者等待着坐收渔翁之利。

  国王陛下自然不能随他们所愿了。皇宫中鲜少有他的助手,也没有什么靠得住的人才。所以他选择由一个老将带领部队前往康斯坦郡,顺便他通知了罗南,让罗南派人保护西古尔德到康斯坦郡回合。

  康斯坦郡和哈勒斯之间隔着德比斯郡,从哈勒斯到康斯坦郡需要五天的时间,而从他所在的康桥水郡到康斯坦郡则需要不到三天的时间。

  罗南不到两日就给西古尔德张罗了一批不错的人马,也收集了不少装备和食物,已经准备就绪,蓄势待发了。

  罗南让西古尔德改装成普通的武士混在武士群里,由侍卫队挑选一个和西古尔德差不多身材的扮演皇太子殿下,以确保万一。

  黎明后不久,天还灰蒙蒙的时候,菲普里斯率着数百人的队伍就这么出发了,一切行动都归于平静,没有大张旗鼓的喧闹。

  p.s.这章就这么短,也不想写太多废话~呵呵,就先发了吧!下次多写一点发上来哦~表介意~

第二十章 硝烟的味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