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初入战场[修改,全]

    

  西古尔德一行并没有赶上第一场战斗的硝烟。路途中,他们因为山体塌方被困了一日,之后的路走的也不是很顺畅。倒是从哈勒斯派往康斯坦郡的的援军早了半日抵达,他们驻扎在德比斯郡和康斯坦郡交界的村庄里。

  夜色更浓,他们身后的树林里弥漫着灰蒙蒙的迷雾,使得沿着河的两岸都被笼罩在这迷蒙的雾气中。天空是深蓝色的阴郁,一弯银勾似的月亮挂在天际,那月亮就像是死亡女神海尔的黑色的半月弯刀长戟,明晃晃的勾着人的魂魄。

  他们一行人困顿的走在泥泞的路上,不仅人累了,马匹累得走起路来也是深一脚浅一脚的。他们准备连夜赶到援军所在的村庄托卡村。清凉的月光将他们的身影拖的很长,他们迎着弯月、顶着疲惫前进着。

  沿着河岸走了许久,之间也休息过一次,让马匹停下来喝喝水。再往前就是一座不高的山,翻过山就到达德比斯郡的边界,再往前一些就是他们所要抵达的目的地托卡村。

  这山虽然不高,但很陡峭,靠东的一侧只有一条一人侧身可过的路,西面的路则相对来讲比较平坦,但也不乏沟渠遍布,不过却可供马匹通行,就是比较耗费时间通过。

  整整一夜的时间,他们都马不停蹄的在西面那条坎坷的路上前行着。当他们走到一半来到山洼的最低点时,已经是深夜中最黑暗的时刻了。他们不敢喘息,更不敢停留半步,这个时候难保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迎着蒙蒙亮的天色,他们摸索在这谷底。谷底乱石无数,他们小心的控制着马匹,不让马蹄嵌到石块中扭到。一匹跟着一匹的在谷底走着,爬上慢慢升起的山坡。月亮渐渐暗了下去,东方的天空已泛起了鱼肚白。

  当他们爬上最高处后,黎明似乎即将来临。他们回首望向东面太阳升起的地方,恍惚看见了那红晕的影子隐藏在云层中。慢慢的那红晕一跳一跳的挣脱了黑暗的束缚,撒开了刺眼的光辉,冲破出云层,一跃而起。

  黎明的太阳让他们感觉到了力量,这温暖抹去了拂晓前的清冷。天亮了。黑压压的山梁上映着一轮红日。前方,刚才依然是雾蒙蒙、静悄悄的,朦胧世界却一下边的豁然开朗。在他们眺望着远方时隐约可见的村庄。夜已经过去,夜色的阴影也已经消融了,大地被笼罩在淡淡的晨曦里,青青的坡地就在不远处。

  “看,那就是托卡村!”不知谁激动地大叫一声。

  “走吧!走吧!”武士们发出欢呼的叫声。

  下山的路也并不好走,却比上山轻松了许多。一口气他们冲到了快到山脚的坡地。满地的青草沾着晨曦的露水显得格外郁郁青青。众人在此稍作歇息,放开马匹,让马儿自由的吃草。他们也取出冷硬的干粮,胡乱的啃了几口,喝着水。他们强忍着疲惫,眼皮却忍不住地上下打架,稍微闭了一会儿眼睛,就瞌睡的冲来冲去,头都快点到地上了。有的忽然猛地醒来,第一反应用手背抹抹唇角,揉揉眼睛,使劲的眨巴几下。

  西古尔德和铁尔的状况相对来说好一点。长期的奴隶生活让他们的精神得到了长足的锻炼,不像这些武士们这般精神不济。西古尔德深吸一口气,交换着肺中的废气,让清新的空气停留在肺中,使他的头脑清醒。

  他观察着这群临时调配的武士们。他对于这一路上没有人叫苦叫累,感到比较满意。他相信罗南叔叔的看人眼光,这的确是一批能够吃苦耐劳的武士,可惜没有受到严格的训练,意识比较涣散,缺乏团体合作精神。

  而之前跟着菲普利斯过来的皇宫侍卫队,又比武士们要好一些,尽管也是累得够呛,但他们依然遵守着所信仰的骑士精神,分散在营地里,担任着守护工作。这都要依赖菲普利斯平日训练有方,侍卫队才有如此的结果,责任心强,有坚定的信念。

  西古尔德有些歉疚的看着身后的铁尔。铁尔的脸色稍显苍白,连夜的赶路让他的身体感到有些不适,背上已经几乎痊愈的伤口却隐隐作痛。

  铁尔接受到他歉意地目光,温和的看着他,用眼神示意自己没有什么事,轻轻摇头表示不要担心。他大口呼吸着,利用气息来平和身体的疼痛。

  汩汩溪水在他们不远处流过,穿行在坡地的乱石间。稍作休整后他们又马不停蹄的干路,没有意外的话中午时分,他们就能够赶到目的地托卡村了。

  他们放马奔驰在原野上,尽管每个人都已困顿到了极点,但新的希望让他们努力坚持下去。突然间,从不远处跑来一队人马,为首的菲普利斯紧张的发动了警戒,让武士们放慢脚步,并且有计划地将西古尔德和铁尔围在了中间。

  那队人马渐渐逼近,飞驰而来的马队中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猛地拽紧缰绳,马嘶吼一声停住了,向前踏了两步。不一会儿,一队人都到齐了,摆开了半月形阵势。高大健壮的马匹,威武强健,四肢修长,肌肉均匀有力。棕色的皮毛极富有光泽度,高昂着的马颈部密布着修剪整齐的鬃毛,长长的马尾一甩一甩的。他们都穿着贝奥武甫武士们特有的装束。黑色的盔甲护住绝大部分的身体,头上戴着厚重的头盔,盔顶上插着一根鲜艳的羽毛;他们都穿着黑色的披风,背上背着雕着象征着贝奥武甫狮头花纹的盾牌,腰间插着一把长剑,盔甲过膝,下面是一双柔软的长靴,靴子的正面和侧面都嵌有黑色的护甲。

  菲普利斯大声地问道:“是国王陛下的武士们吗?”

  那群人中为首的一个策马向前几步,道:“是的!我们是从托卡村来,遵从依罕默尔骑士的命令,来迎接皇太子殿下!”那人飞身下马,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向菲普利斯走来。

  菲普利斯接过他递来的令牌,检视了一下,确认无误后,也下马回答道:“是的,我们正是皇太子殿下的护卫队!我是护卫队长菲普利斯!阁下是?”

  “在下乃依罕默尔骑士阁下的第一副将亨迪尔!”亨迪尔右手握拳至于胸前,左手按着腰间的剑,欠身道。

  菲普利斯交还了令牌,道:“辛苦你了!皇太子殿下命令了,无需多礼!先抵达目的地才是首要!我们将跟着你们的队伍走!前进吧!”

  亨迪尔也不多话,点头,然后转身上马,吆喝着队伍回头,向托卡村进发。

  “欢迎您的到来,皇太子殿下!”依罕默尔骑士穿着正统的骑士装在村口觐见皇太子西古尔德。骑士的装束和武士的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比武士的更为精致一些。盔甲上都饰有繁琐的花纹。那些花纹并不是一般的图案,是经过魔法师念咒的特殊图案,有着坚固保护盔甲的作用。

  “免礼!”这回西古尔德走在了第一位,和依罕默尔寒暄了两句后,就迫不及待地问道:“现在叛军的情况如何?您无需多礼!直说便是!”

  “呃……”依罕默尔皱眉,“殿下,咱们边走边说吧!”随即带领着西古尔德走向临时的指挥部里。

  “您请看!”依罕默尔指着桌上放置的简易的地形图道,“这里就是我们所在的德比斯郡,这里是我们所驻扎的托卡村。这就是叛军所占领的康斯坦郡!一天前,我们已经抵御了叛军的第一次袭击,双方伤亡不大。”

  西古尔德点点头。他并不是运筹帷幄的将领,也从来没有亲自领军打战过,只会一些纸上谈兵之术。他深知自己有多少墨水,不敢妄自菲薄的去统领军队,毕竟任命不是儿戏啊!他不是那些好大喜功的贵族,不会拿人命开玩笑!

  “我不太懂军事,一切依凭阁下的意见就是!”西古尔德真诚地说道。

  依罕默尔愣住了,他不明白为什么皇太子殿下主动让出军权,退出主导地位。这些皇族子弟不都是喜欢自吹自擂的建功立业吗?可皇太子殿下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呢?!

  西古尔德看出了他心中的疑虑,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这场战争能够早点结束,同时最大限度的减少伤亡人数!这是我唯一的要求!”如果依罕默尔是个出色的指挥官的话,这个要求应该不难实现吧!

  依罕默尔哑然。

  所以,委托依罕默尔挂帅,而他则令愿从辅,这是他所乐于见到的。与此同时依罕默尔对于西古尔德的做法有了一丝苟同。他也认为这场战,由他指挥会比较妥当一些。

  “依罕默尔谢过殿下!”他头一次发自内心的向眼前这个比他年幼许多的青年弯下了腰。

  此刻的康斯坦郡正处于紧张的气氛中,叛军首领帕沙正对着手下一群人怒吼:“你们******还是不是武士?打输了,不是让你们提头来见我吗?!竟然还有脸回来?!来人啊!”他的一声怒吼震动了屋内的人,一个手下模样的人颤颤巍巍的挪了进来。

  “阁下……有何……吩……吩……咐?”那人说话舌头打滚。

  帕沙瞪圆了眼睛,猛拍桌子:“舌头被咬掉了?!怎么说话的?!”他斜着眼睛怒视着面前一群伤痕累累的手下,喝斥道:“把他们都拉下去,军法处治!”

  “阁下!阁下!”一旁的谋臣乌曼诺提高了尖尖的嗓音。

  帕沙一听到乌曼诺提高八度的声音就不由自主地虚起眼睛,脸上的肌肉抖动着。这声音太刺耳了!要不是乌曼诺能为他出谋划策,他早就把这嗓音像阉伶的东西给毒哑了!

  “阁下!”乌曼诺见帕沙的怒气渐渐消退了一些,就放低了嗓音道,“臣认为此刻将他们军法处治并不妥当。此刻我方正是用人之即,怎么可以顺应敌方的心意,自相残杀呢?!何况他们罪不至死!治了他们的罪,其他弟兄们该如何看待此事,如何看待您呢?!请您务必三思啊!”

  帕沙是皱着眉头听完他啰里啰唆的一番废话。他当然也知道这些道理,他乌曼诺当他帕沙是什么人了?!白痴啊!如果不是那位大人推荐乌曼诺来的话,他根本就不需要理会这个不男不女的东西的啰嗦!碍于那个大人和乌曼诺现有的利用价值,他还得忍耐啊!

  “这里不收留败战之人!”帕沙嫌恶的看着他们哆哆嗦嗦的身体。真是一群没胆的孬种,经不起吓!

  乌曼诺低着头,隐藏着不耐烦地神色,装似忠诚的劝道:“阁下,请给他们立功赎罪的机会吧!”他估算着,他们本来人就不多,如果被帕沙左砍一个,右砍一个,就会更少了!那他们还怎么能够引起暴动?那刺杀皇太子的计划如何进行?这些人只不过是那位大人手中的棋子罢了,注定要被牺牲的,不过不是现在!他们决不能破坏了大人精心设计的计划!

  帕沙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和乌曼诺较真,这毕竟是无关紧要的小事。起初他也只是气红了眼才说出要砍了他们的话,既然乌曼诺给了他台阶下,他索性就卖个面子给乌曼诺好了。“你们都下去吧!”帕沙摆摆手,让他们下去。等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大吼一声:“要像个男人!站好了走!”

  乌曼诺缓了一口气,问道:“阁下,我们该谈谈下面如何进攻托卡村了!当务之急是乘着皇太子殿下还没有到达之前,攻下托卡村!”

  “嘿嘿!”帕沙嘲笑着,脸上的横肉一抖一抖的,“难道你不知道皇太子已经安全抵达了吗?”

  “什么?!”乌曼诺一惊,声音又调高了八度。他的心咯噔一下,糟了,看来计划要提前实施了!“怎么没有人告诉我?!”乌曼诺指责道。

  帕沙脸色一青,心中有气。他粗声道:“你有你的消息,我有我的渠道!你一向不是看不起我的渠道吗?怎么?你的消息没有告诉你吗?!”

  乌曼诺被他反击的无话可说。他努力的保持心平气和的态度:“皇太子是什么时候抵达托卡村的呢?”

  “估计就是现在吧?”帕沙在心中暗暗算了一下,“我的人告诉我,托卡村派出的人安全找到了皇太子!他们正在回托卡村的路上,现在应该到了!”

  乌曼诺的肩垮了下来,耷拉着脑袋。看来他的第一个计划失败了,原本他是想在路上奇袭皇太子的。没有想到皇太子他们一行人能够连夜赶路,让他错过了最佳时机。他暗自叹了一口气,不过还有第二个计划,恩,应该开始了……

  “那阁下准备如何应对呢?”乌曼诺问道。他要把帕沙的对策和他的计划结合起来,不能让帕沙挡了他的路。

  帕沙沉默了。他在想着是打还是不打?!当初,他和那位大人谈好了。他帮助那位大人攻打哈勒斯,杀了皇太子,那位大人就将授予他封地和贵族的封号。现在的问题是,以他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攻打到哈勒斯的,能打到这里也是因为事发突然罢了。贝奥武弗的军队可不是吃素的,不会让他一再得逞的,这一点他很明白!

  以后,不,从现在开始,如果那位大人不支派增援,里应外合的话,他很有可能在此终结。这个时候他该怎么做才能又维护了自己,又能够在那位大人面前留有余地呢?帕沙摩挲着手,数着掌心一个个的老茧,思索着。

  想来想去,还是只有攻打托卡村这一条路好走!他已经没有退路了!现在就算他投降了,也是死路一条!军队不会放过他,那位大人更不会!他突然有些后悔,怎么当时就突然头脑发热,答应了那位大人的条件了呢?!

  “呃,你的意思呢?”帕沙决定把问题丢给乌曼诺。乌曼诺代表那位大人,暂且听听他怎么说好了。只要计划合理,就遵照那位那人的意思去做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我的意思是……”乌曼诺开始对他第二个计划侃侃而谈。

  

第二十一章 初入战场[修改,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