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硝烟四起

    列古里亚平原,双方对垒之地。依罕默尔似乎太有骑士精神了,他有道德的派人送出宣战书,自此双方开始在德比斯郡和康斯坦郡各占一半的列古里亚平原上摆开了阵式。

  西古尔德对于依罕默尔送出宣战书的决定,倒是没有太大的意见。他知道这就是依罕默尔所遵守的骑士精神,这种精神已经在骑士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了。他如果反对的话,会让依罕默尔感到不适,甚至还有一丝侮辱的意味。所以,索性就不去阻止了,反正他们的兵力比叛军多上一倍,只要依罕默尔合理安置,想要打赢不成问题,只是伤亡多一点,或者少一点罢了。

  列古里亚平原,被郁郁青青的低矮植被覆盖着。这里即将被鲜血染红!双方的人马遥遥相对着,一字排开。

  依罕默尔他设定的计划是半月形的阵型,利用比他们多一倍的人数,将叛军的队伍逐渐拉长,而军队的中部有计划的防守后退,两翼快速包抄成圆,将叛军的队伍一口吃掉或者截断。这个是防守形的攻击阵型,适合人数上有悬殊的敌我作战。他在中部安排了装备厚重的长矛手,准备诱敌深入,两侧则是装备轻便,活动敏捷的武士。军队的后侧,他也安排了两排投石机,轮流向敌方进行助攻。五名魔法师也准备待命,随时抢救伤患。

  西古尔德和铁尔跟在依罕默尔的身后,遵从依罕默尔指挥布局。一切准备就绪!就待准备进攻了!依罕默尔派了一名传令官骑马策奔到敌方阵营。

  “阁下,吾谨代表依罕默尔骑士再次来到此地!你们究竟投降不投降?!”传令官大声询问道。

  “来人啊!砍了他!”帕沙吼道。不待他吼完,自然有人拔剑上前刺死了传令官。然后帕沙拔出腰间黑乎乎的巨剑,大叫道:“兄弟们,上啊!杀啊!”

  “杀啊!杀啊!”

  “上啊,杀!”一时间吼声一片,震彻天地。帕沙的队伍策马向前冲了起来。他们使用的是纺锤型的阵型,试图靠强劲的冲击力冲破对方的半月形阵式。他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冲破,不然就有可能被对方反噬。帕沙在经过乌曼诺的讲解后,清楚地明白了这一点!所以他冲劲十足,带头拚杀!

  这边,依罕默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传令官被杀,尸体横地。他面无表情的指挥道:“投掷手注意!听我口令!”依罕默尔计算着投掷的最大距离,等待着叛军进入他们的投掷区内。

  “放!”

  突如其来的石头炮弹,砸在了奔跑中的叛军周围。很少有石头能够正中目标,但是却可以给敌人一种惊喝的感觉。马匹也会因为这突然凭空出现的头石吓到,仰起身躯,伸直马蹄,四处乱窜着。这样助攻的目的就达到了。

  但毕竟帕沙他们也可以算是久经沙场了,很快就控制住了马。依罕默尔默默的注视着前方的状况,一直手紧紧拽着缰绳,一直手安抚着胯下不安的马儿。敌人越来越近了。他要等待,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

  好!就是这时!

  他刷的拔出腰间的剑,直指向天,大叫道:“为了国王陛下,冲啊!”他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随后就是当初去迎接西古尔德他们的亨迪尔。西古尔德被依罕默尔强制性的留在了后方,监控整个大局。

  再怎么说西古尔德也贵为一国的皇太子,岂可冲锋上阵杀敌?万一有何损伤,没有人能够付得起这个责任!西古尔德留下了,铁尔和菲普里斯自然一左一右的守护在他的身边。

  随着依罕默尔的喊声,贝奥武弗的第一队武士们都当仁不让的冲了上前,喊声如雷,气势如虹。人群如潮水般奔流而去。嗒嗒不绝的马蹄声,锵锵作响的刀剑声,勇士们挥舞着手中的利器,喝斥着马儿,全力向前。

  他们的任务是冲散敌军的队形,努力冲到敌方的后营去,顺便给第二队武士就位预备时间。所以他们的口号就是向前,向前,向前!

  第二队武士都身穿厚重的盔甲,一手持着盾牌,一手拿着长矛,他们快速的往前跑动着,保持着一定的队形。基本上都在中间仅仅靠拢。他们的任务是抵御敌人,有计划的将敌人呈半月形围起来,坚持一段时间。

  如此一来,就可以阻挡敌人的进攻,剩下来就要靠第三队武士轻装冲上前,分两批,由两翼包抄,让敌军中完全被包围在内。

  这样的计划的确很有效果!可是谁也没有预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依罕默尔摔下了马!谁都没有反正过来!只看到最后几颗投石机投掷出来的石头,竟然落到了向前冲的依罕默尔的身边,他的马受到了强烈的惊吓,竖起了马蹄。依罕默尔毕竟年岁大了,身体机能未能跟上反应,一不留神摔下了马!

  西古尔德在后方惊恐的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他在依罕默尔摔下马的同时,就立刻策马上前。此刻,跟随在依罕默尔身边的亨迪尔眼尖手快,将摔倒在地,危在旦夕的依罕默尔一把捞上了马背,转身就往回奔。

  这时,贝奥武弗的军队可慌了神!主将倒了,他们又该如何呢?尽管下面的各个小队长都知道此次的计划是怎样的,但他们缺少一个重要的向心力!没有一个精神的支柱!

  队形立马乱了起来,除了第一队冲到前面的勇士外,后面的队形都开始打乱掉了。帕沙哈哈大笑,举着黑乎乎的巨剑,仰天长啸。

  “兄弟们,我们的机会来啦!大家冲啊!杀死了都有功!谁砍了皇太子的头,我就赏赐封地千亩!美人无数!公主都任你挑选!”帕沙用利益刺激着手下的众人。

  众人受到鼓舞,气势旺盛起来,手中的刀剑更是不长眼睛的见人就砍。一刀下去,往往并不能把人看死,所以不一会儿地面就遍布端掉的四肢。

  帕沙宛如狮子开山般的闪挪飞掠是那样气势逼人,敏捷的直刺横劈更是威猛无匹,几乎令人禁不住要脱口感叹他竟然能有如此好的身手,可要两眼往他身旁周遭稍微转上那么一圈,没有多少人能不呕出来的。太恐怖了,那里比地狱更令人惊心动魄!

  是因为他杀死了太多的人?浑身浴血吗?

  不!他身边的活人才可怕!

  砍红了眼的他,逢人只猛力砍一刀。这一刀令很多人轻则失去手臂,大腿,重一点的则失掉半个身体,也就是传说中的腰斩。

  被腰斩的人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的,由于人的主要器官都在上半部分,所以当一个人突然失去下半部身体的时候,会愣住,然后惊恐的大喊大叫,拼命的拖着半截身体爬向自己的下半截。

  他们意志清醒,能感到那痛彻心肺的感觉。只是没有多少人有坚强的精神,能够面对这样的事实!一张张因为恐惧而变形的脸,瞪大了眼珠,极度张大着嘴,夸张的舞动着双臂,扯着嗓子哀号着。大量的失血令他们的脸急速的从苍白变得铁青,然后变成可怕的死灰色,阴灵之气仿若可见,灰白的嘴唇干涸,抖动着不能闭合。

  在此刻,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他们恨不得别人给他一剑,终结了他们苟延残喘的生命。仍然心存侥幸的人爬呀爬,爬到自己的下半截身体旁。结果回头一看,发现自己一路爬来,从上半截身体里漏出来的肚肠五脏散落一地,又赶忙爬回去。张大了双臂,抱拢这些脏器肚肠,当作宝贝一样搂在怀里。甚至还有人为了某个不知道是属于谁的脏器,争夺打起来。

  捡回脏器肚肠的人拼命的往自己的肚子里塞,也不顾那些脏器沾染太多的血腥,太多的杂草异物。他们似乎觉得,只要塞进去就好了!然后再把下半截身体给接上,就像穿裤子一样,穿起来。这样,他们就没事了!是的,他们就没事了!

  “约克,这是我的!我的!”一个金发男子死命护住一个下半截身体。他推着旁边另外一个灰褐色头发的男子。

  “不,是我的!”灰褐色男子诡异的笑着,指着金发男子的上半截身提道,“你的心脏都快出来了!”

  “啊!”金发男子放开了那下半截身体,回头歪着身子,看到自己的心脏露出身体一点。他小心翼翼的托着自己如拳头大小,火热的心脏,感受着心脏嘣嘣的跳动。突然,他呕出一滩血,血从他的鼻子里,耳朵里,眼睛里都流了出来。他喃喃的念叨着:“约克,是我的!我的……我的……”倒下了。

  约克终于得到那下半截身体,陶醉的抱在怀里,幸福的微笑着……

  四周人的人被吓得不禁弯腰呕吐,不管是贝奥武弗的武士,还是帕沙的手下,都为这恐怖的情景给吓住了。因此,双方都有一丝胆怯了!只有那些断了胳膊,大腿的人似乎有些暗自庆幸,没有像那些腰斩的人那么凄惨!

  贝奥武弗的第二队武士们几乎溃不成军,节节后退着。帕沙等众借此步步逼近。血染红了列古里亚平原上的草,远处望去红红的一片。

  西古尔德顾不得心中的恶心感和震慑力。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没有想到因为依罕默尔的突然倒下会变得溃不成军。他当机立断对跟在他身边同样面色不好的铁尔和菲普里斯,大声发号施令:“铁尔,你去拖住那个拿黑剑的!小心!菲普里斯,你坐镇第二队武士队!务必摆出阵型,拖延时间!快!”

  这一时刻,潜藏在西古尔德身上的某种气势散发了出来,让人不能不听令于他。他心里计划着,铁尔的身手不错,至少能拖住帕沙一时半会儿。而关键在于振奋气势,现在他们的气势到达了最低谷。如果不能让大家都打起精神来,就算菲普里斯稳住了阵型,他们也可能节节落败。

  刚才的情景给每个人的心理带来了极大的震撼。没有人是不怕死的,就算有不怕死的人,恐怕也无法忍受这种死法吧!他一面飞驰,进入战场,一边看着四周武士们的状态。状态都很差呢!个个面带惧色,打着退着!怎么办?他该怎么办?!怎么才能让武士们振作起来?!已经死了很多人了,他不要再看到更多的人死去!

  帕沙一面挥舞着巨剑,一面狞笑着。满脸的血让他的笑容更加恐怖,他就像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一样,玩弄着人低贱的生命。任何人遇到他都胆战心惊的往后退,他则是大吼一声继续向前,像是在张显着他的胜利,每杀一个人他总是高高的扬起头,然后不屑的吐口水。根本就不尊重死者!

  铁尔怒视着他,终于他杀出重重的包围,来到帕沙附近。他炯炯有神的目光仇视着帕沙。他冷酷的挥动长剑,将每个阻碍他的敌人一刀毙命。每杀一个人,血就染上了他的剑,他不停的抖动着剑,将血甩干净。

  犀利的眼神只盯着帕沙,帕沙也感受到有一股热力凝视着他。他凶狠的四处张望,看到一个和他一样浴血奋战的男人。不过那个男人显然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帕沙第一眼看到铁尔的时候,心里就一阵紧缩。这个像战神一样魁梧的男人!

  铁尔首先挑上了帕沙,一场恶斗是避免不了的。铮铮铮!几个回合,铁尔就发现自己恐怕要略输一筹,因为对方的巨剑似乎不是一般的剑,比他手中的那把要好上许多。所以对付他,不能用蛮力硬拼,只能靠技巧了!

  另一边,菲普里斯加入了第二队武士的阵营,他卖力的大吼道:“大家不要慌!稳住阵型!不然大家都没命!”他一面杀敌,一面鼓舞着气势,“皇太子殿下在此也与我们一同作战,我们岂能退缩!是男人的就给我握紧剑,向敌人的胸膛里刺!”

  武士们听到这话,不由自主地看了看一旁对敌的西古尔德,还有正在和他们心目中的恶魔帕沙缠斗的铁尔,心中竟然安定了一些。是啊,皇太子殿下是何等尊贵的身份?!他都能够站在战场上杀敌,他们为什么不能呢?!他们又怎么能够退缩呢?!想到这里,他们似乎都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膛,手中的剑耍的也不再僵硬了,渐渐有好转的起色。

  “就是这样!稳住阵型!”菲普里斯勾勒出一丝微笑,心喜见到如此情景。逐渐第二队武士的中间阵型正式完成了。他们呈半月形排成数行,中间慢慢向后退,两旁向前包抄,最终形成一个凹型。这时刚才涣散掉的第三队武士也冲了进来,他们担任了屠杀的工作。第二队武士就要只把他们包围起来就好,他们将包围圈逐渐缩小,最终成为一个圈,而不是半圆。

  西古尔德刚才还正愁无法提高士气,可是当他发现自己只要努力的和他们在一起,一起共同杀敌就是最好的方法时,他不自觉的微笑了!当然手中的剑也没有慢下来,他移来移去,躲闪着敌人的剑,也给敌人痛下狠招。尽管他身上也有很多伤痕,但此刻的他并不觉得疼痛,也没有任何体力衰竭的情况出现,只能说是精神支持着他在做着机械的刺杀和躲避动作。

  铁尔的状况比西古尔德好不了多少,本来身体并不是完全痊愈的他,经过连夜的赶路,加上现在的奋战,他已经是筋疲力尽了。如果他不是为了不辜负西古尔德的嘱托的话,他早就倒下了!他的脸色苍白,额头上不知道是冒着冷汗还是热汗,身体也开始发虚,变软,似乎摇摇欲坠。

  帕沙注意到了这点,他的笑容更开了。“哈哈,混小子!你拿命来!”他往后跳了一部,把巨剑举过头,双手回旋挥舞着,吼叫着冲向铁尔。

  铁尔为了避过这一剑,不得不向后仰着身体,可是突然他眼前一黑,体力不支倒下了。倒下去的时候他第一个年头就是,就算拼上他的性命,他也要把这个恶魔杀掉!

  帕沙见铁尔脸色不好的倒下,就乘机上前,单手耍个剑花,巨剑翻手握着,准备直直的插进铁尔的胸膛里。说来也正不巧,周围的人见他们两个在缠斗,都远远的避开了,所以现在没有人可以救铁尔。

  就在帕沙下手的那一瞬间,铁尔突然睁开了眼睛,凝视着他。害的帕沙愣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铁尔手中的剑斜斜的送入了帕沙的咽喉。帕沙有些不可致信的瞪直了眼睛,翻了白眼。铁尔翻身闪过巨剑和帕沙倒下的线路,让了出去。

  “帕沙死了!帕沙死了!”这一消息哄得传了出去。帕沙的手下一下都呆住了,首领都死了,他们该不该继续打下去呢?!帕沙一死,他们失去了精神领袖,气势自然一下子跌落下来了!

  包围圈外的叛军一听到帕沙死了,立马掉头就往德比斯郡跑,根本不管还在包围圈内的同伴。而包围圈内的哆哆嗦嗦的抵抗者,他们渴望着投降,可谁先说呢?!

  “你们投降吧!”西古尔德叫道,“我西古尔德·布厄威·F·佛尔松以皇太子的身份向你们保证,绝对不伤害任何一个投降的人!”

  话音刚落,哗哗哗!兵器掉了一地,他们纷纷举起手来投降了。

  接近黄昏时分,暮色笼罩着大地。西古尔德指挥着武士们清理着战场。列古里亚平原上尸体遍地,堆叠在一起,红色的鲜血浸渍了这一片土地,渗透到土壤里去。

  一个又一个曾经生龙活虎的人活生生的变成了尸首,空中弥漫着强烈的血腥味道,令收拾战场的武士们不停的作呕。脚下一片烂烂软软的血肉模糊,被砍成两半的尸体更比比皆是,血流得堆积成了潺潺的小溪。

  这就是战争!西古尔德第一次参加了如此激烈的战争。这一场战争让他身心疲惫,可是他的心里却亮起了一盏灯。他知道往后他所要走的路,一定也是坎坷重重的,诸如此般的战争更是数不胜数。他得学会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如果真的要用鲜血来建造一个和平自由平等的国家的话,他令愿背负着无数亡灵的怨恨!

  p.s. 坐在电脑前一个晚上,好不容易写好了,也懒得修改了~

  就这样吧~请不要介意,因为小巫这两天只睡了四个小时,比较忙~

  太累了~需要休息~~大家多提意见,谢谢~~~~

  我不知道关于战争的描写,小巫写得怎么样,有意见的话请告诉小巫!谢谢~~~~~

第二十二章 硝烟四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