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告捷归来

    当叛军的余党猖狂的逃窜回康斯坦郡郊外不远处时,被康斯坦郡内部起义的人民团团围住,几经厮杀后,被押送到了托卡村。

  “殿下!”一个身穿简单武士服的男子走上前行礼道,“这是剩余的叛党,请殿下查验!”

  “你是谁?”西古尔德问道。

  那男人回答道:“在下是先前驻扎在康斯坦郡的武士队长马克西姆,愿意为殿下效劳!”

  “马克西姆?”西古尔德严厉的反问,“那叛军攻进康斯坦郡的时候,你和你的队伍在哪里?”

  马克西姆不卑不吭的道:“我受到指示,要保存实力,以待里应外合!”

  西古尔德冷笑:“保存实力?!那就要无辜的百姓受到伤害吗?!武士的第一职责是什么?”

  “保护国家和人民!”马克西姆高声回答,“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西古尔德眼神一紧,喝斥道:“那你们做到了吗?”

  马克西姆不语。他陡然下跪,伏在地上,努力掩饰着胆怯:“请殿下恕罪!上级的命令,小的实在是不能不从啊!”

  “上级?”

  “是的!”马克西姆毕恭毕敬道:“是的,小的有接到上级的密报!密报指示小的保存实力!以待救援!”

  西古尔德狐疑,究竟是谁在暗地里发布了这一命令。是父亲还是他的死对头们?!按马克西姆这么说的话,应该是父亲这一边的指令了!罢了!

  “你下去吧!”西古尔德摆手,“明天随军回皇都,我自有事交待你!”

  “什么?你怎么办事的?!怎么会让他那个毛头小子取了胜?!”索玛里真的火了,怒吼着,指着乌曼诺破口大骂!

  “大人,大人!”乌曼诺颤抖着跪倒在地,不停的忏悔,并且给自己找足了充分的理由。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毕竟这场战争,皇太子赢了,他们输了!并且今后他们要再想做什么,一定要小心谨慎了,不能给别人抓住把柄!

  索玛里对着坐在阴暗角落里的那个男人埋怨道:“你看你的主意?!坏事了吧?!”

  那个男人倒也不气,慢条斯理的喝茶,放下茶托,道:“对此,我无话可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命大,神并没有准备让他那么早就回归!我也无济于事!”

  索玛里对于他的话,心里一阵闷火。当初是他提议的计划,而且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能够成功。结果失败了,他倒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你说怎么办?”索玛里问到。他捅的篓子,应该自己去收拾。

  那男人很自然的回答:“顺其自然!我们总有机会的!”

  “那他呢?”索玛里斜着眼睛瞟了瞟正哆嗦着的乌曼诺。

  “我可没有失败的手下!”那男人风轻云淡的说着,仿佛乌曼诺的生死与他毫不相干。

  乌曼诺一听这话,哆嗦的更厉害了。他又不敢多说些什么,只能期盼索玛里大人心情能够好一点,不然他就……

  “管家,把他舌头割了,然后丢到奴隶房里去!”索玛里利索的吩咐道。他不会杀死一个还有利用价值的人。

  乌曼诺晕倒了。难道他就这么悲惨吗?他眼里聚集着怨恨,他不甘啊!他要报仇!他要报仇!

  “我们该去迎接胜利归来的皇太子殿下了!”那男人站起身来,讽刺的道。

  西古尔德这次打了胜仗归来,欢呼声很高,弥补了他在人们心中的不完整的印象。在西古尔德没有回到哈勒斯的时候,胜利的消息就已经传了回来。相对的,一些战场上的小道消息也在人们口中传递着。

  原先的主将落马了!

  是皇太子殿下救了整个援军!

  皇太子甚至制服了叛军的首领!

  叛军首领是杀人魔,绝大多数援军都惨死在他的手中!是杀人魔!

  皇太子的部下很厉害,据说是骑士呢!

  皇太子能够收服那样的部下,他本人一定是更厉害的!

  ……

  此刻,哈勒斯大开城门,迎接着凯旋归来的武士们。国王亲自在城门外等待着他亲爱的儿子西古尔德的到来。

  西古尔德骑着高头大马,雪白的鬃毛被修剪的很整齐,毛色都泛着健康的油亮。西古尔德一身整洁的戎装,直挺着腰,策马缓步前进,接受人们的祝福。

  他的身后,是一辆马车,里面躺着受伤的依罕默尔骑士。他听着外面如雷鸣般的欢呼声,心中一阵感慨!他怎么会突然就摔下马了呢?!

  再后面是菲普利斯和依罕默尔的副官亨迪尔,一左一右的跟在马车后面。碍于官阶问题,为了不让人嚼舌,铁尔和依奥他们走在了一起。

  来到国王面前,西古尔德等众下马,走上前单膝跪下。国王微笑着把西古尔德扶起,随后他们随着国王来到了皇宫对外宣布事宜的大阳台上。

  下面黑压压的人们聚集在皇宫外,把阳台下挤得满满的。他们屏住呼吸,期待着国王的讲话。

  “我亲爱的子民们,在这里我要宣布几件事情!”国王道。这个阳台也是经过魔法师们处理过的,通过一个魔法阵可以将声音传播出去,清晰的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第一,为了庆祝军队凯旋归来!我宣布三日内解除宵禁,大家可以通宵娱乐庆祝!”这一消息让下面的群众高声欢呼起来。

  “第二……”台下渐渐安静下来,“关于叛军的处治,我个人意见是从宽处理!”有心的人听出了这话里含有其他意思。什么叫做“我个人意见?”他是国王啊,决定什么不需要参考别人的意见的!

  “第三,我已经和长老院商议过了。我,巩纳尔·斯坦比·F·佛尔松决定即日起将国王一位传交给我的儿子西古尔德·布厄威·F·佛尔松继承!”

  轰!这话一出,台下杂声四起,大家都纷纷议论着。谁也没有想到国王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太出人意料了!不仅仅是台下的人,连西古尔德也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父亲会突然这么做,而且都没有通知他一下,更别说和他商量了。

  是什么原因是父亲作出这样的选择呢?父亲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他不解!

  “请大家安静一下!”国王继续道,“我知道,我作出的这个决定很突然!可是,请大家相信西古尔德的实力,他是有能力带领大家把国家建设得更好!至于我,为了这个国家早已心力交瘁,既然我的儿子已经回来了,就让他来主持这一切吧!请大家如同当初支持我一样,支持新的国王,我亲爱的儿子西古尔德!”

  国王立刻取下了皇冠,认真的递给西古尔德。西古尔德不敢接。国王劝说道:“孩子,拿着吧!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责任!”

  西古尔德愣住了,国王掂起脚,将皇冠架在了西古尔德的头上。

  “请大家为新的国王欢呼吧!”

  全场静极了。突然,人群出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他们拥戴这个新王。单单从他凯旋归来,就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个宛若神一样的人物。这样的人物一定会把国家建设的更美好的!他们相信他!

  西古尔德呆呆的被父亲拉到前面,面对着台下的众人,接受众人的祝福。可是他们没有看到,在他们的身后,有数双眼睛用恶毒的眼神盯着西古尔德的皇冠。

  “第四,也就是最后一件事!这也是我和长老会约定好的!我的儿子西古尔德·布厄威·F·佛尔松必须迎娶芙芮雅·苏伦·F·佛尔松公主为妻,成为贝奥武弗新的皇后!”

  这个决定更是让西古尔德诧异,让他娶自己的表妹?!不会吧?!他离开的时候,他记得芙芮雅还是刚步入少女时期的孩子呀!

  他带着满腹疑问,撑着不自然的笑脸一直到人群散去。他一回到宫中,就迫不及待的询问父亲。

  “父亲,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没有事前通知我?!”

  西古尔德的父亲,也是前任国王巩纳尔道:“事态紧急,由不得你我!”

  “好,就算事态紧急,您把国王让给我,我也无话可说!可是为什么我要娶芙芮雅?!”西古尔德问道。虽然他现在没有心爱的女人,可他也不愿意娶一个妹妹似的女人!

  巩纳尔沉默了一会儿,道:“这是和长老院的交换条件!”

  西古尔德有些泄气的将头上的王冠拽下,拿在手里,眼神奇怪的凝视着,一言不发。

  婚姻是什么?是两个相爱的人最终结为眷属,受到神的祝福!可是在贵族中,婚姻只是另外一个获取利益和势力的手段,不配受到神的祝福!

  白色的婚纱是什么?是每个女人所期待的!芙芮雅身上的那件缀满了珍珠钻石的婚纱很沉重,像一个枷锁一样锁着芙芮雅的行动。她好无奈啊!任由侍女们给她打理着长发,梳着复杂的发型,把后脑勺的头发高高的束起,再饰上红艳的玫瑰,碎钻头饰,再盖上洁白的头纱。她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着,等待着她的伯父巩纳尔牵着她的手,把她交给西古尔德。

  她现在应该幸喜吗?因为她就要成为皇后了!她应该幸喜的是吧?!尤其她还是前前任国王的女儿,能够做现任国王的妻子,应该是见高兴的事!可是为什么她笑不出来呢?!她努力的微笑,可是笑意总在她的唇角凝结了,再也施展不出会心的笑颜。

  她感到这礼服有购沉重的,等下外面还要穿上红丝绒缎面的礼服外袍。她根本就无力逃跑,仅管她十分希望能够离开这里。她所喜爱的人啊,不在这里呢!她在心中低声哭泣!命运总是作弄着她,让她成为别人的妻子!她该怎么办?!

  门开了。伯父进来了,她也踏上了命运的安排,走了一条无法预知的路。

  

第二十三章 告捷归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