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大刀阔斧

    终于得以空闲,西古尔德迫不及待的要和父亲促膝深谈。关于现在的这一切,对他来说,来得太突然了。他被迫接受了这一切,接受了皇冠,还娶了自己的表妹为妻,一个他不爱的女人。

  对于他的婚姻,他并不知道芙芮雅是如何看待这段突如其来的结合。按照世俗的看法,能够和尊贵的国王结婚,成为王后是一件令人骄傲的事情。毕竟在这样的时代里,女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嫁给一个富有的丈夫,能够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受到大家的敬仰。可是她是怎么想的呢?他不知道!

  “父亲,您为什么不等我回来再作决定呢?”西古尔德的口气有些质问。

  诺大的书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气氛有些沉闷。西古尔德的话里总带着一丁点的火yao味,因为他不喜欢被人安排。尽管安排他的人是他的父亲,他也感到不适!那天的感觉在他的心里历历在目,让他觉得有些难堪。自始至终,他被埋在鼓里。

  巩纳尔用温和的眼神看了西古尔德许久,谦然道:“对不起!”他停顿了一会儿,又解释道:“我知道这么对你不公平!我不该把责任压在你的肩上!可是……一是因为我已经无力再支持下去了……”他抚mo着镶有母亲肖像的那根链子,“二是因为我以为你会高兴!因为国王这个位置能让你做到很多事!包括你心中所期待的!”他意有所指,身为父亲的他早就看出了儿子的志愿,只是之前他也无能为力呀!现在,他能做的也就是把国王的位置让给儿子,这个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啊!

  “父亲!”听了巩纳尔的一席话,西古尔德再大的不满也都消失了。他恢复了沉稳的态度。不知道怎么的,在父亲的面前,他总是表现得像孩子一样,那么幼稚,不懂事。

  他走上前,单膝跪在父亲的跟前,满心忏悔。巩纳尔摸了摸西古尔德的头,郑重的说道:“孩子,不要再向谁跪下!你已经是一国的国王了!不要轻易的下跪!即使是对为父也无须如此!由你带领的国家,我相信一定有一个美好的将来!”

  “父亲!”看着巩纳尔两鬓苍苍的白发,西古尔德的心竟然酸了起来,眼眶热乎乎的。父亲做什么总是为了他,当初也是,现在也是。他该如何回报呢?!

  在巩纳尔的示意下,西古尔德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孩子,你知道现在贵族当中,有很多人对你不满吗?那些人才是策划这次叛乱的真正的主使人!”巩纳尔语重心长的道,“他们中有的甚至是你的至亲!”巩纳尔在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痛。

  “您知道他们是谁,对吗?”西古尔德问。

  巩纳尔并不说确切是谁,只是说:“总之,你要小心亲近你的每一个人!那些和你亲近的人往往比仇视你的人更可怕!”他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说了,“芙芮雅,你要好好的待她!她是个可怜的孩子!我能为她做得也只有这些了!”

  西古尔德沉默了。

  “那您决定以后怎么办呢?”西古尔德岔开话题。

  “我想过一些平静的生活,没有人打搅的生活!”巩纳尔不看西古尔德,低头摩挲着项链的坠子。

  “好!”西古尔德点头答应,“我会吩咐下去,在宫中为父亲另辟一处幽静的地方!”

  巩纳尔摇头,道:“我想住到别院去。那里……有我和你母亲的回忆!”他的眼神有些迷离,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想起了西古尔德的母亲。

  西古尔德不忍拒绝,答应了父亲的要求。

  次日的国王会议上,一身华丽服饰的西古尔德坐在首位上,严肃的看着四周众臣,开门见山道:“卿皆为我国栋梁之材,自当为国家效力!对于国家现存的弊病,我自有一番看法,所以召集卿来商讨改革之道!”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敢搭话。

  “具体条款措施在各位面前的卷宗里,希望卿仔细阅读,阐述自己的见地!”西古尔德道,“如果都觉得妥当的话,就请照此遵行!不得有误!”他不露声色的说完,观察着个人的反应。果然不出他所料,在座的绝大多数人是以某几位人物为中心的。他们才是关键!

  那几位不动,其他人也不敢动。卷宗就静静在每个人前面放着,除了国王西古尔德的卷宗是打开的外,其余皆没有被打开。他们连碰都不敢碰!

  西古尔德暗示的催促着:“众卿有何意见?”

  一个胆小不经吓的仓促打开了卷轴,其余人皆怒视着他。搞得他尴尬无比,竟不敢继续打开,也不敢把卷宗闭合,呆呆的愣在那里。

  姜还是老的辣。一个胡须很长的老者道:“吾等正在等待陛下的其他旨意,既然陛下没有其他的旨意。吾等自然遵照陛下的命令!”他率先打开了卷轴。

  看着他打开卷轴,不少人也跟着打开,他们似乎都松了一口气。不过卷宗的内容又让他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西古尔德所列的卷宗里都是一些有损于贵族利益的大事件。这能不让他们胆战心惊的吗?!搞不好他们连命都丢了!

  第一条竟然是废除贵族的特权!下面第一款就是限制贵族在各自封地里的税收,今后各项税收由国家统一规定和收缴,贵族只能收取封地内的少量地租!

  第二款是削减贵族的薪俸,减少不必要的奢华和浪费!

  第三款是贵族也要交纳税收,根据所得薪俸和其他收入的多少,和官阶等级制定税金多少,按等级交纳税金。

  第四……

  天啊!这不是让他们割肉吗?!怎么可能!他们可是尊贵的贵族啊,怎么能够和那些低贱的平民一样呢?!他们与生俱来就是不同的!他们身份高贵,应该享有一切特权!那些流着卑贱血液的平民理所当然的应该侍奉他们!

  可是,这……这些条款规定怎么能够规定将贵族和平民等同呢?不,这是自取灭亡的作法!不,他们不能够接受!

  等等,等等……那些贵族面色苍白,眼神都聚集着愤怒和不解。可理智让他们努力伪装着表情的平和的样子!

  什么?!所有人都看到了这样一条!

  第二条,废除奴隶制度!

  第二条第一款,在贝奥武甫国内废除奴隶制度,严禁奴隶买卖!违抗者严惩不贷!

  第二条第二款,此后各贵族所拥有奴隶,当给予释放,不得限制其自由!仍愿意留下者,必须支付薪水,不得无意鞭打杀戮奴隶。

  第二条第三款,查办各地腐败官员,今后官员任免均有国王的指令!官员不再从贵族子弟中挑选,则改为考核制,无论平民贵族都可以参加国家考核,合格后给予聘用。

  第二条第四款,废除贵族中所有陋习!例,霸占新婚女子初ye之恶习,坚决给予制止!如再犯者,将考虑废除贵族的封号或削减其财产!

  第二条第五款,……

  他们再也看不下去了,至今为止,他们没有看到任何有利于贵族的措施!都是一些废除贵族权利的,将他们变相的和平民等同的条例!那他们还算什么?!

  一直隐忍的索玛里终于仍不住站了起来。他脸色铁青,胸膛不停的起伏着。众人都诧异这他失礼的举动。

  他努力的安耐住心中的愤怒,口气很冲的道:“陛下,请恕老臣无礼!老臣突感身体不适,难以自持!请您允许老臣先行退下!”

  西古尔德带上一副假面具,状似关心的安抚道:“阁下身体不适吗?那就请大魔法师来为阁下诊断一下吧!别耽误了病情!”他正准备招手唤来侍从,却听到索玛里这么说。

  “多些陛下关心,大可不必劳烦大魔法师了!老臣这是宿疾,只要休息片刻就好!”

  西古尔德心中冷笑,表面上却道:“这样啊,那就……来人啊!快送玛奎斯大人回府!您可要保重身体啊,您可是国家的根本!”

  索玛里气得手抖。聪明如他自然听出西古尔德的化外之音。他在玩他!他低着头,毕恭毕敬的退下,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西古尔德,你这个毛头小子,你给我记住!我倒是要看看是谁笑到最后!你竟然敢调侃我?!我要让你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你等着!

  索玛里走了,众人虽然气归气,到也不敢吭声。他们看出了新的国王不是任由他们摆布的角色。在这样厉害的国王面前,他们还是不要耍什么小花样,玩什么小伎俩,明哲保身为上!

  西古尔德依然保持常态面对众人:“卿应该都看完了吧?!谈谈各位地见地吧?!我很感兴趣呢,想知道各位的想法!”

  沉默。沉默!

  没人敢说什么,确实在这个时候他们的确不知道该怎么说。是支持新的国王改革呢?还是……改革的话,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们啊!他们怎么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可是忤逆国王的意思,那也是杀头的大罪!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割哪边都难为啊!

  “你们决定了没有?”西古尔德用不耐烦地语气再度问。他扫视了四周,暗地里估计他们都无法做出两难的决定,所以他就说,“如果各位不说话,我权当各位没有意见,那这个提案就这么……”

  “陛下!”终于有人忍不住说话了,而且还不是一个哦!一群人齐声喊着。对于这个,他们倒真是心有灵犀得很呢!

  “有何意见?”

  “呃,陛下!”一个贵族道,“臣斗胆,臣等认为陛下刚接任国王一职,应当稳固政权是要!切勿作出有损国体之举措啊!”

  “是!是!是!”附和声一片。

  西古尔德故意的想了想,迟疑道:“众卿都认为我的提议不好?”

  “不!不!不!”又是一阵整齐的反对声。

  “臣等认为这一提案可以缓一缓!请陛下明鉴!”

  西古尔德心里暗自道,原来他们想用“拖”来解决这一僵局。正好他也不为难他们了。他有他的打算。

  “那卿认为,新国王应该稳固政权了?”西古尔德不动声色的给他们下套。

  “是!是!”

  “是的,陛下!这是首要!”

  西古尔德再道:“那好,既然卿等这么坚决同意稳固政权!我以国王的名义下令,撤销贵族自备军队的权利!为了稳固政权!”

  众人一片哗然。他们竟然没有想到国王回来这一招。他这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啊!谁能想到国王给他们下了一个这么阴险的套呢?!国王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有城府的人啊?!难道他们看走眼了?

  可事实如此,他们钻到了自己设下的套里,哑巴吃黄连油库说不出啊!看来他们真地看走眼了!

  撤销自备军队,这不是要砍掉他们的手臂吗?令他们不能有任何的动作!这可如何是好呀?这索玛里大人一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让索玛里大人知道了,该怎么办呀?该如何是好呀?唉!最后他们都是满面愁云的离开了皇宫!

  众人走后,铁尔从后面的暗门里走了出来。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了眼里,听在了耳里。他默默的站在西古尔德的身后。

  “这样……我这样做是对的吧?”西古尔德不知是问铁尔还是问着自己,“这只是第一步啊!我还要走下去!”

  “是对的,请相信自己的决定!总有一天人民会感激您的!”铁尔低声道。随即他给西古尔德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娜娜失踪了!”

  “什么?”西古尔德皱眉。不会吧?娜娜不是寄养在庞老爹家里吗?怎么会突然失踪了呢?

  “一股强盗经过翡翠村,庞老爹带着村民逃亡的时候,和娜娜不小心走散了!”铁尔新痛道。他又失去了一个亲人。从那里出来的只剩下他们四个了,毕博不知去向,现在娜娜又失踪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了!娜娜,可怜的娜娜,她又不是个正常的孩子!她该怎么办?她会怎样呢?她现在还活着吗?神啊,请庇佑这个可怜的孩子吧!

  p.s.

  下面的文字,我尽量简洁点,情节也排的紧凑一点~

  努力~~~~~~~~既然大人都看到这里了,请继续支持偶吧~

第二十四章 大刀阔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