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野狐狸的愤怒

    就在西古尔德踏入餍食坊的同时,自然就有人通知了沃巴拉。当沃巴拉得知这一令他惊讶的消息后,千种思绪在他的脑海中流过。他愤怒,他惊讶,他后悔……愤怒西古尔德戏耍了他,惊讶为什么西古尔德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和欧伯兹家族联系上,后悔他那天没有厚着脸皮当场问西古尔德是否要和自己合作。

  棋差一招啊!他没有料到欧伯兹家族会这么快联系西古尔德,所以他一点都不着急,所以他才放松了警惕,结果给了别人作嫁衣!

  “你说他进去了?”沃巴拉再一次问。

  一旁的乔柯望着来报信的人。那人点点头,于是乔柯道:“是的,大人!”

  “去守着,有任何情况再来报!”

  乔柯挥手让那人退下。

  沃巴拉想了许久道:“你说一起来的还有谁?”

  “卡库拉斯家的苏比埃阁下!”乔柯不假思索的道。

  是他?!沃巴拉终于回想起那个苏比埃是何等人物了!一个普通贵族家庭里的次子,哼,没权没势,只能依靠长子施舍的次子!既然如次,他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贝奥武甫国王啊,看来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没有想到以他的能力竟然不能打动这个年轻的国王?!难道那个国王不好大喜功吗?!该夸的,该捧的他都说了,各方面的利害关系也表明了,可那个西古尔德就是无动于衷!现在竟然暗地里来一手阴的,让他白白丢失了这次合作的机会!

  那个臭小子,当初跟在席格弗里王子殿下身边的时候,就不曾给过他好脸色看!要知道,当初他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跟班而已,一个自大喜功的幕僚罢了。现在一跃变成一国之君了,害得他还要在他面前卑躬屈膝。哼!他不过给他们好过的!

  他不但害死了王子殿下,还得罪了公主殿下,哼哼,虽然他不能动他,但他可以让他后悔!让他永远的后悔!

  “乔柯,去联系暗夜!”沃巴拉吩咐道。

  “谢谢你,苏比埃,如果不是你的引荐,事情不会进展的这么顺利!”宴席散后,西古尔德和苏比埃两个走在僻静的小道上。

  “哪里的话!您也听出来了,恩总管是多么想和您合作!”苏比埃笑道,“而且,今天我还沾光吃了不少好料呢!我还要谢谢你呢!”

  西古尔德笑了。他们一前一后的走着,终究开始有了隔膜。毕竟西古尔德不再是普通人了。他已经是国王,所以苏比埃对他还是有一些敬意和惧怕,就像一层薄薄的雾蒙在了他们之间。苏比埃紧紧地跟在西古尔德的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再也无法逾越的距离。

  忽然,西古尔德停住了,转身道:“我也该回去了!让马车送你吧!”

  “不,不用了!”苏比埃摆手。他哪里能坐着马车回去,却让西古尔德走着回去呢?!“我走着回去就好,不远!”

  “这……”西古尔德总觉得不太好,对不住苏比埃。于是他招手,唤回了特雷尔·奥斯卡,对其吩咐道:“留一匹马给苏比埃,我们该回去了!”

  “是的,陛下!”特雷尔·奥斯卡从部下手中拿起缰绳,递到苏比埃面前,道:“阁下,您的马!”

  苏比埃也不好推辞,就感谢的说了几句,随后就相互道别,于是他们就分道扬镳了。苏比埃独自一人骑着马,悠闲的在田间小路上晃悠,任由马儿不紧不慢的往前走。

  他回想着刚才的菜色和西古尔德与恩总管的谈话。菜色嘛,呵呵,一想到刚才吃到的那些菜,他的口腔里就一阵骚动,唾液在口中随着舌头翻动。他咽了咽口水,的确是好吃极了!比之宫廷的宴席,也毫不逊色!他笑得有些傻,之前稳重、内敛的形象根本不复存在!

  不过,更令他在意的是后来他们两个的谈话。他也是在那一瞬间,才感觉到西古尔德,哦,不,应该是贝奥武甫国王殿下……他变了!除了身份,还有他的性格,都变了!这么些年过去了,他变了很多,变得成熟了,也圆滑了,甚至有一些城府了!但是,这些改变应该是对的吧!他们已经不再年轻了,都该渐渐成熟了,世故了!

  唉,往昔岁月已逝,不堪回首啊!

  马儿顺着田边的小路,走进了树林,穿过树林,他就该到了。那他该快一点了,早一点回去休息好了!心意一定,他就策马奔驰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听见“嗖嗖”划破了空气的声音,苏比埃先没有察觉,只是发觉胯下的马被惊动了。他轻轻的拍了拍马鬃,安抚着马。可是马儿低哑的嘶鸣,让他感到危险的气味在空气里蔓延。

  他勒住缰绳,将马停了下来。他屏住呼吸,侧耳倾听着四周的声响。风微微的吹动着,带动了树枝发出沙沙的声音。其他的声音,他似乎都听不到其他什么声音。这让他心里感到毛毛的。他的视线不断的移动,仔细的观察着四周。树丛中,树冠里,草地……等等,什么,草地?!他在前面不远的草地上看到了一个刺眼的东西!他不确定那是什么,细细长长的,就像一根放大的针!

  针?!他感到背后一阵凉意!杀意!他感到了一阵阵的杀意,从四面八方传来,将他包围住了!马儿也感受到他内心深处的不安,不停的在原地走动着,转来转去。

  他已经能猜到那些来者不善的来路了!一定是暗的杀手!传说,暗的杀手向来杀人不眨眼,而且从来都没有人能够从暗的手下逃脱。传言,见暗者死!

  他最近惹了什么人了吗?他不记得惹了谁,能够让那个人如此憎恨他,要请暗的杀手来刺杀他!而且他再怎么说也是贵族的一员,能杀他的人寥寥可数!他平时的为人处事也是有口皆碑的,应该不会得罪谁啊!是谁?是谁要刺杀他?!

  如此想来,他的心情浮躁起来,左思右想都没有结果!可暗的人却没有任何动静,让他感到更加的无所适从!

  第一次他觉得自己很孤立!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就算是再艰苦、恶劣的环境下,他都没感到过孤立。一直以来,都是有伙伴和他在一起,可是自从……他都是一个人,他觉得好孤单,好孤单!这种感觉慢慢的在他的心底深处滋长着。他总是假装不知道,总是在忽视着这一切,他跟随了新的主人,做了别人的幕僚,死都不肯离开阿蒂斯特,赖在这里。如果他走了,他会感觉更无助。离开了这里,他就失去了一切,他的过去,他的回忆都在这里,这让他如何能够放弃?!

  现在,现在的他已经失去往昔的斗志。他没有带佩剑,有的也只是一个装饰性的匕首,这能做些什么?!他该如何自救呢?!

  而且,暗的那些人为什么都不攻上来?!他们为什么都没有动作呢?难道只是仅仅想吓唬他一下吗?不,不可能的,他们没有这么廉价!他们才不屑于做如此低级的差事!越想他越紧张,越紧张他就越心慌,心慌使他失去了仅存的理智。

  他咬紧牙,狠狠心,决定骑马冲过去好了!再往前一点,再往前一点就到了巡逻队巡逻的地段了,那样他应该安全许多了!

  “嗬!”他大声吆喝着,夹紧马肚,甩着缰绳,抽着马鞭,策马往前狂奔着。他俯身紧紧贴着马背。可惜树林中,马奔跑的速度永远不可能多快捷。尤其是当他整个背部都成为敌人的靶子的时候,危险已经降临!

  “嗖嗖嗖!”银针划破空气,直直的钉在了他的背上。两根钉在了肩胛骨处,一个深入了背后的肋骨里。

  “啊!”苏比埃吃痛得叫了起来。他痛得差点从马背上翻下去,身体摇摇晃晃的夹在马背上,腿已经哆嗦的夹不紧妈肚了。不过他手中抽动马鞭的速度还是没有放慢,他催促着马赶快前进,快,快,快!

  又一针恰好刺中了他的腿肚,穿透了厚厚的靴子,刺穿了小腿骨。他大叫一声,只觉得小腿一阵痉挛,抽搐着。马背上的抖动,令他的伤口更加严重。

  他咬破了嘴唇忍着痛,可最终还是敌不过伤痕累累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的伏在马背上。突然,马的臀部也被刺入一针,马儿一痛,前蹄起地,在空中挥舞着。苏比埃愣愣的被甩下了马,摔倒在草地上,滚了几圈。滚动的时候,那针就更加深入的刺进了他的身体里。

  他的身体直挺挺的一抖,仰面看着天空。今天的天气很好,万里无云,碧蓝的天空被渲染的更加美丽,就像大海一样令人陶醉。

  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什么看起来似乎都是美好的!他的眼神开始涣散,眼前的一切突然变得恍恍惚惚的。他看不清东西了,可是他却隐约看到了席格殿下,还有……还有……那些死去的兄弟们。是他们来接他了吗?是吗?

  他微笑着,终于他又回到了兄弟们的怀抱中,不是吗?!他好安心,觉得好舒服,背后及胸腔里的疼痛,以及小腿骨断裂的痛楚,现在似乎都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他的兄弟们来接他了……他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呢?

  终于他明白了,他活着的时候寻找不到生存下去的意义,只有死亡才能让他得到解脱。他真正渴望的是和兄弟们一起死去啊!

  天,很蓝,很蓝。

  雨却突然落了下来,在很短的时间里变成了倾盆大雨,滋润了树木和大地上的万物。

  “好大的雨啊!”西古尔德在特雷尔·奥斯卡的拥护下,冲进了别馆。他接过管家安罗米递过来的绸巾,擦拭着顺着头发流下来的雨水。

  “您快把衣服换掉,陛下!”安罗米关切道,“千万别因此生病了!”

  西古尔德点点头,自己喃喃自语道:“苏比埃,他应该在下雨前到家了吧!”想想也是,苏比埃住的府邸比他所住的还要近上一些呢!想到这里,他笑了笑,把绸巾丢给安罗米之后,就上楼了。

  

第五章 野狐狸的愤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