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典雅爱情[中]

    晚宴结束回去后,沐浴过后躺在舒适柔软的床上,芙芮雅这才真正放松了下来。她细细体会着之前发生的一切,想着马尔西姆的眼神不由得脸红晕了起来。她捂着发烫的脸,努力平复着心情。

  我为什么会那么激动呢?只不过再次看到他而已!他……他也只不过吻了我的手背。我为什么会那么激动,那么兴奋不已呢?!哦,难道这就是爱情吗?!哦,不!我不该这样!我已经不能放任自己了!哦,不!

  她抱着枕头哭了。一切对于她来说都太迟了,永远都无济于事了。她再也不能做什么,更不可能去做什么。她不能去爱他,再也不能了!

  这一夜,泪水浸透了她的枕头。

  第二天一大早,索玛里夫人又来了。她带来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好的消息。她是这么笑着和芙芮雅说的:“噢,我亲爱的王后殿下!请您听听您的仆人们对您的赞美吧!自从您昨天在宴会上露面后,多少王公贵族为您顾盼生姿的仪态倾倒,拜倒在您的裙衫下!您知道吗?外面都在描述您美丽的容貌,端庄的性德……哦,神啊!这简直就引起了风潮!他们都仰慕您呢!呵呵呵呵!”

  芙芮雅穿着晨衣,懒散的躺在靠椅上。她的心情并没有因为索玛里夫人的话而好起来。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尽管她应该欣喜,可是心情却无法愉悦。

  “王后殿下,您倒是说句话呢?!”索玛里夫人对于芙芮雅的反应表示出些许的不满。她特地一大早的赶到宫里,又说了一大段恭维地话,再怎么王后也要回应一下吧!

  芙芮雅扯着唇角微笑,唤道:“丽塔,吩咐下去,我要邀请索玛里夫人留下用餐!”

  “啊!真是太荣幸了!呵呵呵!”索玛里夫人娇笑道,“王后殿下若是不嫌弃,可以唤我露意莎,呵呵呵!”她顺势和芙芮雅套着近乎。

  用餐的时候,露意莎提议道:“王后殿下午后若是没有事的话,我是否有荣幸邀请您一同骑马踏青呢?您看今天的天气是多么的美好啊!正适合到野外去走走呢!”

  芙芮雅略一考虑同意了。反正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有人陪着她总比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要好些吧!

  午后的阳光是温暖的,晒久了稍微有些热。所以芙芮雅和露意莎等诸位夫人们都不约而同的撑起了嵌着蕾丝边的印花布伞,遮挡了过热的阳光。

  侧骑在马背上,任由侍从们牵着马缰,不紧不慢的走着。她们的目的地是庄园外的一个靠近水边的草地。那里有数棵成荫的大树,她们可以在那里休息聊天。自有仆妇们为她们准备了精美的下午茶点,一切都准备妥当。

  一滴滴的汗珠渗出了芙芮雅娇嫩的肌肤,她不停的扇着扇子,开始心里暗恼出来踏青是个错误的决定!这天气实在是不适合外出啊!她不禁埋怨起这天气来了!她们一行人穿行在树林里,没有透出一丝丝的凉风。

  好不容易走出了树林,突然间豁然开朗。空旷的草地上只有数棵苍天大树,一旁的溪流潺潺的流动,消去了一丝暑气。

  一群仆妇在树荫下忙碌着。看样子他们已经准备好一切了,就带她们到达了。芙芮雅下了马,撑着伞走到了树荫下。这时她才感觉好一些,微微的风拂过她的面庞,红润的脸颊终于渐渐褪了下去。

  经过刚才稍微的运动、流汗,芙芮雅觉得浑身通爽,许久不曾运动的她感到了运动后喜悦的感觉。在露意莎的招呼下,芙芮雅在野餐布上坐定,整理了发式和裙摆,接过丽塔递上的玫瑰凉茶,喝了一大口,喘了口气。

  露意莎也稍作休息,忽然她拍拍手。一群人走了过来,看来者的衣着打扮,有的是武士,有的是游吟诗人,还有魔术师等等。

  “亲爱的王后,这些都是仰慕王后的美貌和贤德,特意赶来为您效劳的!”露意莎笑道。当然了,这些人都是她安排的,是她精心挑选的,包括……

  “呃?”芙芮雅稍一愣,随后笑了笑。

  露意莎又拍了拍手。那群人自然而然的开始了表演,或者完全可以说是献殷勤。首先走上前的是一个游吟诗人,异域风格的长袍给人的感觉就很特殊,而他的歌喉自然也是绝妙的,且听他唱道:

  啊!火炬远不及她的明亮;

  她皎然悬在暮天的颊上,

  像黑奴耳边璀璨的珠环;

  她是天上明珠降落人间!

  瞧她随着女伴进退周旋,

  像鸦群中一头白鸽蹁跹。

  我要等舞阑后追随左右,

  握一握她那纤纤的素手。

  我从前的恋爱是假非真,

  昨晚才遇见绝世的佳人!

  这边才唱罢,另一个武士也挺着胸膛,昂首阔步,走到前面,单膝跪下,右手捂着心口大声道:“尊贵的王后殿下,请允许我赞美您!您请看那就是东方,您就是太阳!起来吧,美丽的太阳!赶走那妒忌的月亮,您比任何一位小姐都美丽!您是我的仰慕的人;啊!那是我的爱慕;唉,但愿您知道我在爱慕着您!您不言不语,可是您的眼睛已经道出了您的心事。待我去回答您吧;不,我不要太卤莽,您不是对我说话。天上两颗最灿烂的星,因为有事他去,请求您的眼睛替代它们在空中闪耀。要是您的眼睛变成了天上的星,天上的星变成了您的眼睛,那便怎样呢?您脸上的光辉会掩盖了星星的明亮,正像灯光在朝阳下黯然失色一样;在天上的您的眼睛,会在太空中大放光明,使鸟儿误认为黑夜已经过去而唱出它们的歌声。瞧!您用扇子掩住了脸,那姿态是多么美妙!啊,但愿我是那一只手上的手套,好让我亲一亲您脸上的香泽!……哦,您那美丽的身姿早已深深的印刻在我的心上……”

  露意莎见王后的表情越来越尴尬,就立即挥手让人将这个武士拖下去。她不禁皱眉,她怎么找了这么一个不懂得修饰词藻的人来呢?!真是给她丢脸!

  接着是几个人演奏着嬉戏曲,轻快愉悦的曲调消除了刚才尴尬的情景。芙芮雅渐渐沉浸在这曼妙的音乐声中。这乐师的演奏水平并不是最好的,但气氛最重要,在这样的氛围中,演奏着轻快的乐曲,不由得让人感觉身心舒畅。

  心旷神怡之余,芙芮雅伸出芊芊素手拈了几块松饼吃着,搭配着清凉的柑橘薄荷茶。这是这几天最舒服的时刻了,悠闲自得。如果永远都这样就好了啊!

  露意莎时刻留意着王后的神态。此刻王后的神情悠闲,应该让他们上场了。在她眼色的指使下,一对带着面具的武士走了上来。二人双双向王后行礼,然后突然跳向两旁对峙着。他们的手中皆紧握着暗黑色的玄铁剑,浑身的肌肉都紧绷着,丝毫不敢松懈。这是一场是关荣誉的搏斗,二个人只有一个能得到称赞和欢呼!

  在一旁闲笑的贵妇们都被这紧张的气氛给打动了。二人虽分别带着虎面具和狼面具,但衣着却很单薄。他们穿着同样的麻布衬袍,腰上围着宽厚的皮带,紧紧地勒住腰部。胸部的前后都装备了盔甲,两边的盔甲在肩部用皮带扣着,下部紧紧地和腰上的皮带联结着。膝盖以下用兽皮紧紧裹着小腿,双足蹬着简洁的皮靴。

  看起来戴狼面具的男人似乎精瘦了些,他裸露出来的四肢皮肤稍显白皙,不像戴虎面具的那个男人皮肤黝黑,肌肉看起来结实有力。

  不需要任何的指令,他们绕着不大的场地转着,寻找着时机刺伤对方。在没有探清对方的真实实力之前,他们都在虚晃着招式,就是不正面对击。

  风吹动着,刺激着他们紧张的肌肤,毛孔收缩着。他们的呼吸深沉且悠长,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贵妇们也都摒住了呼吸,观看这两个人的对峙。

  “啊啊啊啊啊啊……”戴着虎面具的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上去,宛若猛虎下山一样扑到了戴狼面具男人的面前。手中紧握的玄铁剑在他大吼一声后,直直的劈向戴狼面具的男人。戴狼面具的男人不紧不慢的目睹着对手扑上来,在两剑相撞的那一瞬间,硬生生的抵住了对手的冲击。

  “啊!”贵妇们的惊叹声此起彼伏。谁都没有想到那看似瘦弱一些的,戴狼面具的男人,竟然能够抵住猛虎一样的攻击。双方以剑相持,戴狼面具的男人拼全力支持着,毕竟论力量,他的确比不上对手。所以他在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反扑的机会!

  戴虎面具的男人气势汹汹的把剑往下压,逼迫对手让步。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对手,那个戴狼面具的男人求胜的心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是不肯让步。两个人的剑就像是粘在一起,纯粹是力量和力量之间的较量。

  渐渐戴狼面具的男人稍逊一筹,他的剑慢慢的被压下。他努力支撑着,可毕竟力不如人,这是无奈的事实。所以恁凭他如何奋力抵抗,终究还是不及对方的实力。他双臂的肌肉纠结着,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从他颈部泛红可以看出,他的力量已经达到极限了。他的胸膛剧烈的上下浮动着,大口的喘着粗气。他深吸一口气,算计了方位,终于放弃不再和对手拼气力的举动。手中的剑一斜,对手的剑立马“噌噌噌”滑到了剑柄处,就在这一刻,他侧身一闪,剑锋向下一转,一扭,借助对手的冲势,将对方甩开。

  他乘机退后两步,调整姿态,再举剑,乘对手转身调息的时候,他用手中的剑耍了一个漂亮的剑花,引起周围一阵呼声不绝。

  戴虎面具的男人显然有些动怒,他不等自己站稳就举剑冲来。可这一剑已经失去了刚才那剑的气势和魄力。戴狼面具的男人也学乖了,不正面与其交锋。他侧身闪过对手直冲冲,毫无变化的攻击,向后一跳,从侧面刺向对手。

  戴虎面具的男人一个不察,差点就中了这剑。不过他毕竟不是刚出茅庐的小子,丰富的作战经验让他本能的后退一步,并且将原本攻势的剑收了回来,横置于胸侧,双手扶剑,挡住了戴狼面具男人这一突袭。他大喝一声,在挡住攻击后,再次挑起剑刺向戴狼面具的男人,与对手的剑相互缠斗。

  铮铮铮!四周只听到两剑相撞的声音,还有他们的大喊声。几番争斗下来,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结果,双方都在消耗对方的气力罢了,都在磨掉对方的耐心和冷静,只要有一方安耐不住了,自然就有了破绽。

  

第七章 典雅爱情[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