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典雅爱情[下]

    破绽,破绽,他们都在找着对方的破绽,也都在掩饰着自己的破绽。这剑一来一往,剑刃相接的总是噌噌作响,偶尔一两剑划破了对方的皮肤,血珠从肌肤中沁了出来。尤其是那个戴狼面具的男人由于皮肤相对白皙,看起来格外的显目。一道道的血痕硬生生的划在他的手臂上,大腿的肌肉上。

  几个回合下去了,他们都喘起了粗气,手腕也因为刚才剑身剧烈的几次撞击,也禁不住略微有些颤抖。两个人的体力和注意力都消耗得差不多了,现在只靠着精神维持着他们。赢了就能获得荣誉!

  赢,我一定要赢!这个念头不断闪现在戴狼面具的男人脑海中。他做了几个深呼吸后,开始举剑绕着对手转,不时地把剑耍来耍去,又造成周围的欢呼声。人们似乎都迷上了这个戴着狼面具的男人,他的身材修长,精瘦,不似那个戴虎面具的男人那般的魁梧。可他却不怯于与高大威猛的对手相斗,这不由得让人起了一丝怜爱之心。

  芙芮雅自然是对戴狼面具的男人有了较多的好感,她希望戴狼面具的男人能够赢。她手持着扇子掩住嘴唇。那娇嫩的下唇被她的贝齿轻轻的咬着,显示出她略为紧张的心情。她看着冰冷的刃锋无情的划破了戴狼面具的男人四肢,看着白皙的皮肤上渗出来的血,一种莫名的刺激感充斥着她的神经末梢。

  二人站在场子的两端,稍作歇息后,又开始了搏斗。气氛又开始紧张了起来,人们都关注着究竟谁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更有甚者已经在一旁聚众下注,目前是一半对一半,买狼面具赢得多半是那群贵妇们。女人就是多了一些怜爱之心!

  露意莎低声问道:“王后殿下,您要买哪边呢?狼面人对吧?”她猜测着。

  “嗯!”芙芮雅略一点头,同意了下注狼面人。她扯了扯露意莎的衣袖,犹豫了一下又道:“赢了的人,我自当有奖赏!”

  露意莎吩咐下去,自然有人在场外高声道:“王后殿下旨意,你们二人之中获胜者,将得到王后殿下的赏赐!”

  这一消息传了下来,两个人的斗志更加的昂扬了。等够得到王后殿下的赏赐,是多么荣幸的事啊!说不定能够借此得到重用哦,以后荣华富贵自然就不成问题!

  “啊啊啊啊!”戴虎面具的男人兴奋的举剑向前冲。打倒对手,他就赢了,他就得到了一切荣誉!哈哈哈哈!他心里暗笑着,往前冲着。自己的对手,那个戴着狼面具的男人,说实话那小子的确有一手。能够和他拼这么久,不过看样子那小子也快到了极限,他的力量可是数一数二的哦!呵呵呵!

  再次的短兵相接,戴狼面具的男人一个不察,手中的兵器失手掉在了地上。周围人一片惊呼,他们认为狼面人一定输定了!本来双方就势均力敌,狼面人这下没有了兵器,他该怎么应对呢?!

  不过更令人差异的事情发生了,戴虎面具的男人也顺势的丢开了兵器,双手握拳,一副格斗的姿态。周围的人都为虎面人的举动而欢呼!因为虎面人做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举动!全场的都因此而改变了对虎面人的看法,反而觉得虎面人有一些英雄的气概!

  狼面人报以颔首,表示敬意,随即也摆出格斗的架势。两个人的近身搏斗开始了。以掌为正,以拳为奇,掌明拳暗,以掌为虚,以拳为实,敌架则掌虚,敌闪则化虚为实,拳掌互易,瞬息变化,虚虚实实,全在控制内劲!

  虎面人掌法如电,拳法如雷,克敌之诀,重在扰敌之神,分敌之心。只可惜狼面人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在吃了虎面人一记重拳后,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

  虎面人欺身而来,再度报以重拳。狼面人无奈只有倒在地,躲去了直勾拳,并且就地顺势鲤鱼打滚,反跳了起来。低身从侧面出拳击中虎面人的腹部,并与其手臂接触,扭着虎面人的手臂,将他扭个反身。可虎面人也不是好惹的,他另一只胳膊上来了,大手准备掐住狼面人的咽喉。

  狼面人见此急忙躲闪,他分不出手来救急,只好低头,用力拽住虎面人的手,从背面用膝盖猛撞虎面人的背部。虎面人痛得哇哇大叫,那只自由的手臂弯曲起来,死命的向后撞,正巧也撞到了狼面人的胸口,狼面人吃痛松开了手。两人终于分开。

  贵妇人惊诧得掩面,发出高八度的叫声,符合着男人低低地吸气声,衬托出场上那两人的搏斗更加的精彩。到目前为止,他们依然是势均力敌,没有分出胜负,这样的结果让人喜忧参半,尤其是下了赌注的人,都希望自己下注方能够获胜。

  每个人的血液里都含有暴力的因子,都渴望着血腥,看着别人肉体相撞,生死搏斗,任谁都有兴奋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角斗场任何地方都有,无论是大的城市,还是小的小村庄,似乎都有着那么一个地方。

  芙芮雅很少观看角斗,对那些角斗士们拼死拼活的厮杀并不感兴趣。她根本不能体会到那些贵族口中所说的那种“死亡艺术”的感觉!绝大多数的贵族们都崇尚那一丁点的暴力,喜欢欣赏血腥艺术!这种艺术纯粹是人的劣性的体现!角斗士们有的是奴隶,因为被贩卖到角斗场,他们不得不从事角斗士的行业,并且终身都要与人厮杀,直到死亡的那一天;也有的是一些为了钱可以不顾一切的平民,这群人中绝大多数人都不是奴隶角斗士的对手,因为那些奴隶角斗士搏斗的理由,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活着;极少数的是武士,他们成为角斗士则是因为为了彰显自己的实力,获胜的一方自然能够得到贵族们的赏识,被贵族们看重的可能性极大,贵族们从不吝啬自己的钱财,总是乐意圈养几个有名望的角斗士。所以有人说,角斗士是最容易发达的行业之一,当然也是最危险的行当!谁都不知道明天是什么,他们拥有的只是今天!

  一如今天的搏斗,狼面人似乎找不到对手的什么弱点,尽管虎面人的身材魁梧,但并不笨拙,相反虎面人的转身,弯腰都很灵活。不过狼面人似乎有了主意,他的双手握拳,摆了几个架势后就冲了上去,希望以快制静!

  狼面人看准了时机,化拳为掌,猛的劈向虎面人的颈部后方。不知怎的,这虎面人此刻突然失去了防范,走了神,就任由狼面人劈过来。当然虎面人也有反击,不过出拳的速度并没有狼面人的快。所以当狼面人劈到虎面人颈部后,虎面人的拳才击中狼面人胸口的护甲上。这一拳已经因为虎面人颈部受击而卸掉了不少力气,又因为击中了护甲,更是少了数分,最后只让狼面人的身形晃了晃。可虎面人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狼面人的那掌正中要害,虎面人的忽的感到头晕呼呼的,摇晃着身体。他甩了甩头,希望能够支持住,只可惜事不如人愿,几个踉跄摔倒了。

  “啊!”围观的人,下注的人等等周围的人都很惊讶。至少在他们看来,虎面人应该还能够支持一段时间,甚至能够获得胜利。可怎么突然间虎面人就失利了呢?!这真得很奇怪哦!不仅是他们觉得奇怪,连狼面人都觉得很奇怪,自己怎么突然就赢了虎面人呢?按说照虎面人的实力完全能够闪过那一掌的,可是……怎么……不过他赢了,就是他赢了!一想到这个,他就兴奋了起来!

  他甚至不顾礼节的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王后面前,在侍卫们还没有来得及阻挡的时候,单膝跪下并道:“尊贵的王后殿下,请允许我把荣誉献给您!”

  芙芮雅再也没有想到那个狼面人会有这等举动。这令她左右为难,大家都看着她,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她怎么处理。她心里很紧张,但毕竟经历过许多事情,她略一思考便有了答案。她朗声道:“谢谢!不过这荣誉应该献给我们伟大的国王陛下!任何的忠心和荣誉都应该献给国王陛下!”她的声音不高,但四周很静,所以每个人都听到了这一答案。这次就连露意莎都要为芙芮雅喝彩,不得不从新看待这个新任的王后了!看来王后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般单纯!

  “是的!献给国王陛下!国王陛下万岁!国王陛下万岁!”狼面人肯定的重复并且欢呼。大家都相信他的赞美词,为远在他国的国王殿下欢呼着。

  “摘下你的面具!”露意莎道。她的微笑中隐藏着意想不到的狡猾和预谋。是的,这一切都是她精心安排的,包括他……

  狼面人摘下了面具,扬着微笑面对着周围的人。当他的脸转向芙芮雅的时候,芙芮雅难以掩饰心中的激动之情。哦,天啊,是他!怎么会是他呢?芙芮雅的心里又惊又喜,喜的是再次见到了他,惊的是如果刚才是他败了,万一他受伤了……哦,不……她不敢想下去!不过他赢了,她真的打自心底里感到高兴!她微笑着,快乐的微笑着,岂知这微笑在露意莎眼里是多么的愚蠢!她就像一个无知的小鹿渐渐的走入了猎人的陷阱里。

  

第七章 典雅爱情[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