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箭在弦上

    就在西古尔德回来的第二天,他就去见了父亲,并且召集了众贵族们进行会议,一点都没有耽搁。他现在就像箭在弦上一样,随时准备发出。他的满腹理想,计划都要一步一步的实现,坚定不移的去实现,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他走出自己的寝宫,来到了父亲所居住的宫殿里。从侍从的口中得知,父亲在小会议厅里等着他。当他走进,厅内众贵族交头接耳的声音骤然停住。众人立刻站起,弯腰迎接国王殿下。除了父亲,父亲依然坐在主位旁边的座位上,等着他走近,问安。

  “诸位,很高兴再次见到各位!”西古尔德利落的客套着并落座,抬手示意着其他人也坐下。会议正式开始!

  “我等听闻国王陛下在异国遭逢刺客袭击,实在是万分担忧啊!幸而陛下安然无恙,真是多亏了神的庇佑啊!感谢神!”一贵族一上来就开口感激个不停。

  当然有人第一个恭维了,自然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一堆人就着神佑护国王陛下一事感叹了半天。西古尔德倒无意打断他们的话,因为他需要时间来思考接下来的话该如何说起。他需要一个良好的切入点,将他的决定提出,且不引起贵族们的哗然。瞧,他这个国王做的很窝囊不是吗?都不能昂着头、低斜着眼睛趾高气扬的下着命令。他在心中苦笑,没有绝对权利的国王只是一个比玩偶好一些的傀儡,而不是操控者。

  这会议暗地下的操控者——索玛里,正坐在国王的另一侧,微眯虚着眼睛傲视着众人。他没有参合到刚才吹捧中,他也有他的打算。

  两个极为重要的人就这么默默的对峙着,谁也没有先开口,仿佛谁先开口就是向对方示弱一般。而西古尔德的父亲神情不温不火的,很安逸含笑看待一切,就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风轻云淡似的。在他上任的时期,总是保持中庸之道,凡事大而化之。整个会议厅里只有那些无关紧要的贵族们相互说着客套的话。

  但恭维的话总要停住的,不知道是谁先停住了喋喋不休,其他人也停住了。他们感到一丝紧张,小心观望着国王和索玛里的脸色,生怕惹到他们两个。这时人们才觉得谨严慎行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他们赶紧回忆着自己刚才说过的话,想想是否有冒犯的语句。

  西古尔德面色和煦的看着众人,手指有意无意的叩着桌面。整个儿气氛冷极了,没有人再敢多说一句,都战战兢兢的端坐在椅子上,有的甚至冒起了冷汗。

  西古尔德觉得似乎时机到了,于是他道:“这次我在阿蒂斯特与欧伯兹家族谈妥了一笔生意,就是关于斯蒂朗忒山脉矿场的开发。我已经答应欧伯兹家族的恩总管,与其合作了!”

  “啊……”“什么……”“噢,我的神啊!”等等诸如此类的低叹从众人口中发出。大多数是对此表示惋惜,因为斯蒂朗忒山脉矿场的开发权在商人的眼里可是一块上等的肥肉呢,太多的人想吞噬掉。只是没有想到国王竟然和欧伯兹家族联系上了。唉,看来这块肉,他们是无法沾上一点的了!

  忽然索玛里微笑着道:“陛下英明!恭喜陛下揽得得力的合作伙伴!”众人哗然,他应该是最懊恼的不是吗?!眼看着到到嘴的肥肉跑了,他索玛里怎么还这么冷静呢?!

  呵呵,索玛里的愤怒已在一天前就爆发过了。当他得知欧伯兹家族取得了斯蒂朗忒山脉矿场的开发权后,立马火冒三丈,摔坏了一堆物品,也活生生鞭打死三个奴隶,这才消退了火气。否则拿来的今天这么平和的态度呢?!所以这一回合双方不分胜负,但明着看索玛里的不动声色似乎略胜了一筹,暗地里赢得还是已经暗渡陈仓的西古尔德。

  “如此一来,那么请众卿提供最大的能力协助欧伯兹家族吧!具体的事宜会以正式的文书发放到各位的手中。众卿没有异议吧?”西古尔德顿一顿道。

  “一切听凭国王陛下旨意!”很废话的一句话,既没有标明自己的实际答复,又张显了国王的权利。绝大多数国王都喜欢听这样的话,从而沾沾自喜,便洋洋自得起来。从来都没有人深究过这话中所涵盖的真正意思。

  一切只要开了头,接下来就容易多了不是吗?!西古尔德紧接着就谈到了国家的基础建设问题。他的构想是希望贵族们能够释放出一些奴隶,让那些奴隶变成平民;并且提供一些荒置的土地变为公有,让居无定所的人们去开发,贵族则不能收取租金。当然那些荒地在初期是不需要交税的,等超过了一定的年限,比如三年五年什么的,就要开始征收一定数额的税金用于公共建设。

  这番话一说话,就有一个贵族冒冒然的抵抗道:“怎可能够释放奴隶呢?!奴隶可是贵族应有的财富,更是地位的象征啊!绝然不可以!”

  西古尔德暗暗的记住了这个贵族的名字,其他人都用很惊讶的眼光看着这个冒失鬼,心里都在想,这下可糟糕了!竟然明着顶撞国王,他死定了!他们就像是在躲避猛兽一样,下意识的与他保持距离!

  所以当这个没大脑的贵族想了又想,终于理解自己刚才所说的话的含义时,自然冷汗挂上了额头,不禁频频用手帕擦拭着,抖抖霍霍的瞄着国王几眼。

  西古尔德没有生气,他知道会有这样的局面。只不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正面冲突,在他的预测中,那些贵族们都应该会婉转的拒绝他的提议,或者干脆闭而不达。今天竟然出现了冒失的“勇者”,这让他的戏更容易演下去了。

  所以西古尔德忽然寒着一张脸,语调低沉有魄力反问道:“贵族的财富?地位的象征?哦,是吗?”西古尔德用冰冷犀利的眼神扫过众人后,继续道:“众卿所属封地皆为王土,何来私人之意?!”虽然这么说有些牵强,但是没有人敢当面对抗的,毕竟怎么说他还是国王啊!况且索玛里大人都还没有发话呢,他们又敢说些什么呢?!

  “陛……陛下,请你宽恕我的冒犯!”那贵族腾的站起,哈着腰道歉道。他自个儿心里也清楚,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帮他的!他犯了口舌之罪,质疑了国王,侮辱了国王。本来这事可大可小,可是看情形国王是无意放过自己了。

  “你没有错,你只是说出了他们的心声!”西古尔德意外的宽宏大量道,“我说的没错吧,众卿?”

  这让那些贵族们如何是好?!是说是还是不是呢?两方面应答都是对国王的不敬,气氛一下子紧张僵硬了起来。此刻唯有老国王还能够悠然的喝着茶,静观事态的变化。众贵族都眼巴巴的望着索玛里大人,希望他能够说点什么。他们绝大多数可是以他马首是瞻的,再也没有人想独自冒犯国王!

  索玛里也不负众望的道:“陛下,这样好吗?”把问题推了过去。

  “怎么不好?”又把问题丢了回去。

  索玛里慢慢站起来道:“臣以为国家之根本在于巩固政权!”说完后深深的看着西古尔德。西古尔德颇有兴趣的道:“卿继续!”

  “是的,陛下!”索玛里意有所指的道,“国家之根本在于巩固政权,只要巩固政权就好,平民们听话就好。贵族们自然不能等同于平民,贵族们就像是陛下的左右手辅助着陛下管理着国家。陛下的建议是让两只手都失去了手指,让平民意外的得到了金子,这是要出乱子的!我们贵族们为了支持陛下,倒也无所谓失去十指。可平民们一旦获得了不应该属于他们的东西,思想会产生异变的。人的yu望是无穷的,更是贪婪的,他们会想要得更多。如果我们无法继续给予的话,国家就会面临危机啊!自然国家的政权就不能稳定,到时候陛下……又如何忍心看着平民们走入歧路呢?!现在的状况他们或许比较适应吧,什么阶级的人就应该得到他所属阶级应得的东西,多了反而会引来灾祸!”

  “是吗?”西古尔德被反将了一军,愣了一下,心里有些恼火。没有想到索玛里这只老狐狸这么厉害,城府购深。虽然他平时看起来脾气比较坏,比较暴躁,但是紧要关头他还是能够冷静下来,挑出关键,反将他一军。这样的话,他该如何应对是好呢?!索玛里的话乍一听似乎是有一些道理的,但他知道这都是偏向贵族阶级的道理。那些贵族们怎么可能为平民着想呢?更别提那些奴隶了!他们只顾着怎么从这个国家捞钱,怎么树立贵族的威信,怎么迫害人民!他们从来都没有心思去建设好国家,他们所开设的商铺也是为了更好的剥削平民。这样的国家是一定没有好的前途的!有着这样的贵族阶级,他们就像蝼蚁一样吸食着营养补充着自己,整个国家就剩下了一个摇摇欲坠的空壳。

  父亲,我该如何是好呢?他望了一眼一旁不语的父亲,再度冷静下来。他又武装起严肃的面孔道:“国家的建设总不能滞呆吧?我听说萨拉哥萨就提倡国家建设,现在发展得很好!”他勉强举出一个例子来。

  “陛下啊……”索玛里一副忠心耿耿、以国家为忧的忠臣模样,“贝奥武甫毕竟不同于萨拉哥萨。众所周之巴斯克人勤劳,具有创造性;而我们盎格鲁•撒克逊人性格豪迈,生性勇猛,好战。适合他们的,不一定适合我们啊!”

  西古尔德心里嘀咕,什么适合不适合?!还不都是你们一张嘴说的?!只要不破坏你们的利益,就说适合,不适合的也适合;破坏了你们的利益适合的也说不适合。他得赶紧想个对策才是!

  突然,他想到了,脱口道:“索玛里阁下……”

  “是的,陛下!”索玛里恭敬的道。他不解国王为何这么严肃的点到他。

  “卿认为一个繁荣的国家该是如何?”

  索玛里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国王会出乎意料的问上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他斟酌着回答:“正如陛下所见,繁荣的国家应该是围绕着国王陛下展开的!贵族和人民都为了国王而服务,勤勤恳恳的劳作,国家自然繁荣!”这段话是取自贝奥武甫的历史典籍中的一段,这么说应该没有什么纰漏吧!

  “那众卿做到了吗?”西古尔德反问。

  众人相互看看,不知该如何应对。

  西古尔德自信的站起,众人见国王站起来了,立马从舒适的椅子上爬起来,衣服摩擦的声音,椅子移动的声音,由于紧张憋着气咳嗽的声音一并响起。此刻唯有老国王安然的坐着。

  “众卿确实此刻围绕在国王身边,但……有谁为了国王而服务呢?!”西古尔德讽刺的道,“卿等都无视于国王的建议……自然就是轻视国王的威严!”他扯到了国王的威严上去了,希望借此吓唬他们。“既然这样,我还是不做这个国王为好!”

  “陛下!”哗哗哗,一下子跪倒了一大片。国王毕竟就是国王,不管他之前是什么人,但是只要他加冕了成了国王,那就是绝对的权利。这个观念在任何人脑海中都已经根深蒂固的存在着。国王不但是权利的象征,也是国家精神的支柱,一个国家失去了国王是无法繁荣的,甚至会走向灭亡。所以无论如何,他们都需要一个国王。

  索玛里的眼中闪着怨恨,心想这个国王陛下竟然如此意气用事,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这话要是传到了外面,那还得了吗?!是会引起国家动荡的!

  西古尔德不语,他这次撕破脸了也要这些贵族们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可是匍匐在地的贵族们只是一个劲的哀求,迟迟得不给予答复。因为他们马首是瞻的索玛里大人还没有发话呢!

  索玛里眼色闪烁,脑海中不停的翻滚着一切利害关系。最终他还是妥协了,令西古尔德奇怪的是他竟然这么快就妥协了,太不正常了。

  “陛下,请收回刚才的话!贝奥武甫不能没有您啊!”索玛里恳切的道,“吾等自然以您为尊,誓死效忠国王陛下!”

  “誓死效忠国王陛下!”贵族们大声附和道。

  这就是他想要得结果吗?!西古尔德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疑惑,可是他坚决的把这丝疑惑撇开,他要的是果断的决策,不能再犹豫!

  西古尔德缓缓的坐下,表情依然严肃着:“我明白众卿的心意了,请众卿以后不要忘记今天的诺言!”

  “都起来吧!”老国王和蔼的道,“跪着做什么呢!都起来!”

  会议继续进行。此刻空气里充斥着紧张的意味,就像绷着的弦,一触即发。“回来的时后,我看到路上有不少平民四处流浪,据闻北部地区粮食欠收,众卿有何好的建议?!”

  下面一阵小声讨论,其中一个颇有威性的道:“按照惯例,应该由国家发放一些补助救济粮,再由当地的……”

  “谁能确保每个灾民都能够领到?!”西古尔德提出异义。过去的经验告诉他,那些发放的粮食往往是无法到达灾民的手中的,从国库运出去开始,就不断的有人克扣,到达灾区的时候,已经所剩无几,而这所剩无几的粮食也会被当地的贵族中饱私囊,最后灾民拿到十分之一的部分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贵族们一下子噤声了。这是大家默认的事情,从来没有人会提出异议。他们早已理所当然了,他们是贵族啊,这么做没有什么不对!

  本来西古尔德是准备把这件事交托给铁尔做的,可是铁尔有更重要的任务。他该找谁去完成这个任务呢?他环视着这些贵族们,谁可以值得他们托付呢?!

  突然,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这个人……他是……西古尔德回想着,在脑海中搜索着关于这个人的记忆。马勒?!应该是马勒!

  “马勒阁下!”西古尔德唤道。在他的记忆中,马勒还算是一个有为的青年。他好像是……“马勒阁下!”

  众贵族们相互看看,谁是马勒阁下?!这是一个高瘦的男人站了起来,“马勒听从陛下的吩咐!”贵族们终于看清了坐在长桌最末端,最不起眼角落里的小贵族。有的贵族竟然皱着眉头问身边的贵族,这马勒阁下是打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从来都没见过呢?!

  马勒无视身边贵族们的冷言冷语,挺着胸膛站了起来,心情十分的激动,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呢!他竟然被国王陛下点到了……国王陛下在召唤他呢!

  西古尔德暗自勾起了一抹极淡的笑意。原来贵族也分三六九等的,如果他能够……一个似乎绝好的主意在他的脑海中形成初步的构想。

  西古尔德仔细打量着马勒,似乎在这个青年的面孔中,寻找着往昔的影子。“马勒阁下,您是否愿意担任这一重要的责任呢?”

  “我愿意,尊贵的陛下!”马勒大声的回答。

  西古尔德看向老国王,老国王微一点头。西古尔德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那好!马勒阁下,吾以国王的身份命令你一定要把粮食安全运到!众卿也要全力协助马勒阁下!”

  “遵从您的旨意,国王陛下!”

  会议厅里虽然看似一派平静,一切正常。可是西古尔德深切的知道,在这乍看平静的表面下是波涛汹涌。马勒运送粮食的任务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完成的。因此他也要准备好一些对策才是。

  然而此刻,马勒的心情谁都无法理解。激动,激动,激动!火热血液在他的血管里沸腾着,翻滚着……他的心跳动得厉害,他似乎看到了希望。

  从他继承了父亲的封号后,他就坐在这会议厅长桌的末端。那个不起眼,永远不受注意的角落。他一直期盼受到国王的重用,可是之前的老国王不问世事,大权总是掌握在索玛里的手中。索玛里?!这个让他一想到就咬牙切齿的人物!他不是没想过去巴结这位手揽大权的大人,可是……令他愤恨的是,那位大人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他,难道就是因为他是庶出之子么?!难道就是因为他那个出身卑贱的母亲么?!所以,索玛里大人就鄙视他,把他准备奉献的忠诚和尊严都践踏在脚底!种种的一切,都让他羞愤难当!

  可现在不同了,国王陛下注意到他了!他相信只要他紧紧地跟随着国王陛下,那么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会把索玛里踩在脚底的!

  

第十一章 箭在弦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