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训练课

    冬天诺丁汉的早晨,天亮得比较晚,但是路上的行人已经多了起来,大家都要忙着上班,那些留学的学生们也得出门去学校。这是一座即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处处都充满了活力,并不像曼彻斯特和利物浦那样的老工业城市,暮气沉沉。

  唐恩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行走在人行道上。年轻人成群结队从他身边跑过,与他的无精打采形成鲜明对比。

  看着那些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背影,唐恩只能在心里抱怨这身体前任留下来的可怕惯性。就仿佛那张死板的计划表,他今天早上六点半准时睁开了眼,然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他知道那是托尼晨跑的时间,无奈自己就是不想大清早的去跑步,那样的日子自从他高考体育达标之后就再也没有干过了。

  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直到七点,然后起身随便弄了一些吃的,接着又发呆到七点四十,终于坐不住了,决定去“上班”。

  睡眠不足的直接后果就是他到现在不停的打呵欠,加之冬天的早晨下着淅沥的小雨,温度很低,将全身裹在黑色大衣中的他缩着脖子活像个瘾君子。

  二十分钟的路程之后,当唐恩站在训练基地的大门口时,却有些吃惊。他看了看表,确认现在是八点过三分。“怎么这么安静?新年假还没有结束吗?”唐恩有些不解,训练基地的门口真正冷清到了“门可罗雀”的地步,他来的时候看到大门前面停了几只麻雀,听到他的脚步声才猛地飞起来。

  比他更吃惊的是门卫伊恩·麦克唐纳:“托尼,现在还不到训练开始的时间呢。”

  “啊……哦。训练是几点钟开始?”唐恩知道自己又无知了。他现在只能把一切原因都推给后脑勺着地的事故了。

  “上午九点。”麦克唐纳很同情的看着唐恩说,当然他有十足的理由这么做。

  但是唐恩不喜欢被人当精神病患者看,他瞪了对方一眼:“很好,那我提前来训练基地没错吧?”

  “呃,当然……”麦克唐纳打开了大门。

  唐恩信步走了进去,这可是他第一次来到职业球队的训练基地啊,心情多少有些激动。但是一个声音在后面坏了他的好心情:“托尼,你的办公室在前面左转,那个白色的平房第三间,有一扇巨大落地窗的……”

  唐恩回头没好气的对热心的老门卫致谢:“多谢伊恩,但是我知道怎么走。”

  没错,他知道。托尼·唐恩的记忆还残存在他脑海中,他对这里是如此熟悉,完全没有陌生感。

  ※※※

  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打开日光灯,昏暗的房间中顿时被明亮的灯光占据,这种从黑暗到光明的急剧变化让唐恩不禁眯上了眼。

  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条巨大的暗红色老板桌。桌子上面有一台电脑,一个笔架,一部电话,几本书,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东西了。桌子后面则是一张宽大的转椅,这应该就是自己的位置了。只是桌子和椅子看上去都有些破旧了,很有历史感。

  唐恩耸耸肩,英格兰足球都这样,强调他们的历史。

  他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然后前后左右转了转,看着这座被收拾的井井有条的办公室,以及背后那片空无一人的训练场,就一个感觉:爽!

  哇哈哈!没想到老子也有当职业球队主教练的这一天!那些成天在茶馆酒吧里面嘲笑我的人,如果知道了唐恩坐在诺丁汉森林队主教练的位置上,真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表情……唐恩摸着下巴嘿嘿的笑着。

  唐恩突然收敛起笑容,一本正经的对着大门的方向,用很低沉的声音说道:“主席先生,我保证在赛季结束的时候给您带来一座闪闪发光的奖杯。是的,我保证……”

  然后他起身,转向训练场,捏着下巴,紧皱眉头:“唔唔,我觉得那个7号似乎不在状态,我们要不要把他扔到预备队去?”

  紧接着,他突然提高了音量,挥舞着手臂:“笨蛋!内切,不要一味下底!你中午没睡觉吗?内切射门,从敌人的肋部插入……狠狠的插进去!搅乱他们的防线,把他们精心组织的防守撕成碎片,出乎意料的快速的解决战斗!白痴!”

  吼完他放下双臂,觉得索然无味。自己虽然名为主教练,但实为菜鸟。他连自己的球队都不了解,这是他第一天训练,他内心惶恐,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的球员们会如何看待自己这个刚刚出了洋相的主教练。他们会嘲笑自己吗?会瞧不起自己吗?会在内心鄙视自己吗?

  唐恩就仿佛一个等待领导面试的应届毕业生,这关系着他能否顺利找到工作,这是终身大事!

  他重新坐下来,斜靠在椅背上,出神地看着训练场。他不知道自己能在这个位置上呆多久,也许一个星期,也许两个星期?或者呆到赛季末?那是很好的结局了。一个毫无经验、一无所知的菜鸟主教练,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他能成功吗?

  一阵敲门声惊醒了唐恩,他转过身,不知道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找他。他整整仪容,摆出自认为最合适的表情,然后清清嗓子:“请进。”

  门被推开,呼啦啦一下子涌进来十几个人。本来还算宽敞的办公室立马变得拥挤起来。

  “你们这是……”唐恩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天在赛场旁边拉着唐恩劝他回来指挥比赛的年轻人站了出来:“托尼,多格蒂主席认为有必要重新向你介绍一下你的同事们。”

  唐恩想到了昨天在训练基地大门口,那个老头子轻轻拍着肩膀对他说:“我不会给你压力的,托尼。”的情形。这老头子想的挺周全,但是这场面……是不是有点太正式了?

  “呃,我谢谢主席先生的好意。但实际上我并不需要……”唐恩说这话的时候在观察人群的反应,他发现有些人露出了嘲笑的表情,虽然一闪即逝但还是被他捕捉在了眼里。“你们回去工作吧,训练快开始了。”他指指手表。

  人群犹豫了一下,散去了。但那个年轻人被留了下来。

  看到最后一个人走出办公室,唐恩将门关上,然后对那个年轻人说:“德斯,我知道你为了我好。但是你这样做会让我很为难。”

  德斯·沃克有些奇怪:“为什么?”

  “我是球队的教练,是经理。在他们,以及球员面前,我得保留我的权威和尊严。说实话,我现在很讨厌人们拿看神经病的眼神看我,同情、嘲讽……都有。这样下去,我怎么带领球队?球员们不会听一个什么事都要别人当面提醒的主教练的话。”

  德斯·沃克不是傻瓜,他明白了唐恩的意思。“对不起,托尼,我没有想那么多……”

  “我说了我不怪你。我现在能够相信的人只有你一个,他们……”唐恩看向门口,“他们心里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呢。你要帮我。”

  德斯·沃克上个赛季结束的时候宣布退役,如今三十七岁的他就成了一线队的助理教练,这全都是因为托尼·唐恩的恩师保罗·哈特的提拔和栽培——是哈特建议他退役之后成为一名助理教练的。沃克是很重感情的人,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哈特辞职了,哈特最推崇的唐恩成了主教练,他希望唐恩能够取得成功,那样就能证明哈特的眼光没错。而且帮唐恩就是帮自己,他刚刚退役,在教练界毫无名气,毫无经验,跟着唐恩是积累经验的好途径。这年头,退役之后能找到一份说的过去的工作不容易。

  沃克点点头:“没问题,你需要什么帮助?”

  唐恩指指自己的头:“我这里还有些不太灵,有时候会突然短路,你在我身边,及时提醒我,但是稍微讲究一下方法。”

  沃克表示自己知道了,接着他又问道:“那么今天的训练计划……”

  “你安排。”

  听到这个回答,沃克有些错愕,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那就按照平时的计划来吧。”

  “唔唔,就是这样。”唐恩嘿嘿笑了起来。“我们会配合的很默契的。”

  沃克耸耸肩:“我总有种在欺骗别人的感觉。”

  “啊,不要把那种感觉放在心上。欺骗有时候也是好事,比如当你为了一个好的目的而去欺骗别人的时候。那不叫‘欺骗’,那叫‘善意的谎言’。训练的时候,我就在场边看着,除非特别必要,我不会说什么,一切你来做。你去准备吧,快九点了,他们要来了。”

  沃克看到唐恩非常准确的说出了训练开始的时间,相信他是真的恢复了一些。于是他点点头放心出去了。

  看到沃克将办公室的门轻轻带上,唐恩这才长出一口气。欺骗确实不好,被别人揭穿还算好的,他担心哪天昏头了自己供出来,那可就糗了。

  大家印象中的托尼·唐恩是以前那个古板的中世纪人,他不希望为了迎合别人的印象就去改变自己。他唐恩就是一个脾气有点暴躁,性格有点固执,没什么教养的土包子。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告诉他们,这才是真正的唐恩,至于以前的托尼·唐恩……唔,就让他随着那场边一撞消失吧。我可没有那份闲情逸致关心他去了哪儿,也不会因此而内疚什么,要知道老子也损失了很多东西呢!这该死的天!

  他目光瞟向外面,发现雨竟然停了。刚才还空无一人的训练场上已经有草皮维护人员在检查今天草皮的情况了。

  新一天的训练开始了。

  球员们在训练场上按照平日的计划表进行着训练,但是他们的心思却都在场边的主教练托尼·唐恩身上。总会有人在训练的时候不停向这边瞟。

  不光是球员们这么反常,就算是在场上场边忙碌的教练们也都没法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他们的主教练唐恩现在的造型,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奇怪的,并且再多看几眼的。

  唐恩戴着一副墨镜,加之一身黑衣黑裤黑皮鞋,从头黑到脚。站在场边,脸上不苟言笑,显得格外阴沉。再衬托着阴霾的天空,每个人从他旁边经过仿佛都能感受到一阵阴风。

  就连沃克都没有想到唐恩会用这种造型出现在训练场边。以前的唐恩可是一身干练运动服,脖子上挂一个哨子,穿着运动鞋和球员们一起跑圈的教练啊。现在这么一整,倒更像俱乐部主席了。指望他下来示范动作什么的,别想了。

  其实这正是唐恩希望达到的效果。他担心的就是教练组会有人让他下场示范动作之类身体力行的事情,他压根儿不会。看球看了那么多年,踢球那叫一个臭。干脆打扮成这个样子,明确告诉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老子今天不下场。另外戴着墨镜也能让别人看不到他的眼睛,自然也就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了。

  沃克很照顾他,在训练的时候嗓门比平时大了很多,而且尽量喊出球员的名字来。相比他,另外一个助理教练伊安·鲍耶(Ian`Bowyer)可就没那么积极了。刚才在唐恩办公室里面露出嘲笑表情的人中就有他一个。据沃克说鲍耶是球队的元老了,在球队效力多年,然后退役,接着成为一名教练。资历很老。

  沃克这么一说,唐恩就明白过来了。肯定是这次保罗·哈特被解职,鲍耶那老头子以为俱乐部会让他当主教练,没想到保罗·哈特推荐了亲信自己,让这老头嫉妒了。

  人之常情,对此唐恩表示理解。但是不代表自己就要服软,唐恩可从来没在谁面前认输过。

  鲍耶不爽,自己还不爽呢。

  要是两天前,有人要让自己退位的话,他会很高兴得到解脱。但现在情况不同了,既然自己来到了这里,成了一个球队的代理主教练,那么总要干出点什么,留下点什么吧。这既是挑战,也是机会。反正他以前看球也没少在心里YY如果是自己做主教练做出什么安排,足球经理游戏也玩了不少。

  现在他站在场边,表面上看活像一根木桩子,实际上他在努力的将沃克喊出来的名字和场上球员对上号。

  那个一头小辫,发型很像里杰卡尔德(Rijkaard)的黑人就是那天在场边撞伤自己的前锋大卫·约翰森。看他在训练场上的表现……速度挺快的,爆发力不错。目前只能得出这样直观的印象,具体的需要深入观察,通过比赛吧……

  刚刚踢了一脚漂亮传中的小个子球员就是安迪·里德(Andy`Reid),是唐恩自己培养出来的优秀青年球员,新年前刚刚随着他一起升到了一线队。唐恩对这小子多看了几眼,以他的记忆,印象中这个人后来出现在了托特纳姆热刺队(Tottenham)。没想到竟然是从森林队转会过去的,从这次转会中就可以看出来他的能力了,没有实力的球员会被英超老牌球队看上吗?

  既然提到了里德,那么另外一个人不能不提,唐恩把视线转向后场。正在做头球练习的一群人中,有个高个子一下就吸引住了唐恩的目光。很精神的金色短发,稚气未脱的脸,眉清目秀,表现得却很有大将风范。就连教练组的防守训练都以他为核心安排。这就是被称为诺丁汉未来希望的中后卫迈克尔·道森(Michael`Dawson),和安迪·里德一起从青年队跟随他们的恩师来到一线队。前天的那场比赛是他的英甲处子战,可惜球队大败,他的表现也不怎么样。但这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他的脸上还是洋溢着乐观的笑容。

  道森是和里德一起升上诺丁汉一线队的,两年之后,也是和里德一起离开诺丁汉,转投托特纳姆热刺的。唐恩看了几场后来他在托特纳姆热刺的比赛,小伙子表现的不错,和莱德利·金在后防线上配合默契,小小年纪就敢指挥整条后防线了。他也一直是英格兰青年队的主力后卫,后来更是有进入国家队的可能,不过那都是2007年的事去了。如今的道森只是一个青涩的小伙子,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憧憬。

  一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自己培养出来的,唐恩心中就升起一股成就感——他才不管是哪个“唐恩”的功劳呢,现在都归他了。

  他仔细观察球队训练,不仅要记住这些球员的名字和相貌,以及各自的技术特点,还要记住球队训练的方法和风格。他不能过多的询问别人,否则就会暴露他其实是一个菜鸟的事实,更惨的是他可能会被当作失忆症患者而送到医院去……

  根据他观察的结果,诺丁汉森林队的实力绝对不能说弱,很多球员都有非常突出的特点,这样一支球队放在英格兰第二级别联赛里面是有实力冲上超级的。但是联赛进行了一半,诺丁汉森林队却排在第十名,位列中游。对于赛季前有希望争夺甲级联赛冠军的球队来说,这成绩自然算是糟糕了。更糟糕的还有俱乐部的经济情况,在把耶纳斯卖给纽卡斯尔之后,转会费大部分收入都用来还债,留给当时的主教练保罗·哈特的转会费寥寥无几,而哈特自己也已经没有信心带领这支球队完成主席的目标了。球队在本赛季上半程二十七轮联赛里面,十胜八平九负。

  虽然没有看过保罗·哈特带队打比赛,但是唐恩相信这个人的能力,能够带出那么多优秀球员的教练不应该受到怀疑。就算卖走了一些人,比如耶纳斯那样的明星,球队的实力也没有下降到如此地步。球队球员实力不成问题,那么如今这个成绩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呢?

  唐恩注意到球员们还在看他,虽然沃克才是带领他们训练的教练,但是大家的注意力似乎都放在自己这个场外人身上。他从那些眼神中看到了这两天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东西,他不喜欢这种被人当怪物看得感觉。

  于是他的声音在训练场上突然响起。

  “喂!你们在参观动物园吗?!眼睛朝哪儿看?把注意力放在训练上!看我做什么!”

  他这下真成了动物园中的动物了,大家全都把目光投向了生气的主教练。原本以为是木桩子的教练突然大吼大叫起来,是人都会吃惊。但是让他们更吃惊的是,性格内敛,从来都不大声嚷嚷,说话总是井井有条的托尼·唐恩竟然会说出这样感情强烈的话来。

  也许,他们的托尼·唐恩教练和以前有了很大不一样呢。

  因为明天就是比赛日,所以这天的训练强度不大,一天两练这种强度的训练只在周中进行,而且还要是在非一周双赛的情况下。上午的训练结束之后,沃克就让球员们回家了。工作人员和球员们一样在训练结束之后陆陆续续的离开,德斯·沃克则跟着唐恩回到了他的办公室。

  “看了上午的训练,有什么想法?”没等唐恩示意,沃克进门就坐在了一张椅子上,随口问道。他发现这个唐恩似乎要比以前的唐恩更好相处了,因为他不再沉默寡言,会笑会大吼,这种感觉很不错。

  唐恩当然不能把自己内心的诸多疑惑如实说出来。因为他的身份不是第一次观看球队训练,之前对森林队一无所知的外来户,而是真真正正从球队内部走出来的教练,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应该了如指掌。就算脑部受到了撞击,也不应该忘了这么干净。“除了精力不集中之外,还不错。”

  沃克这才注意到唐恩手上没有平时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你没记些什么吗?你那个笔记本呢?”他指指唐恩的双手问。

  而唐恩则指着自己的脑袋回答:“我记在了这里。”关于这一点他没说谎,唐恩从小记忆力就很好,因此尽管他一直不讨老师喜欢,成绩却很不错。

  沃克摇摇头笑道:“看来变化真大,我都要怀疑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人是不是托尼·唐恩了。”

  唐恩觉得这是一个让别人逐步接受他的机会,但是他不能很直白的表现出来,而需要委婉一些。他故作惊讶的说道:“啊?有些事情我也没办法解释清楚,但它就是发生了。这样不好吗?那我改回去好了……”

  “不不。”沃克连忙打断了他的话,“这样很好,这样很好,最好不过了。现在的你可比以前的你好相处多了。”

  唐恩在心里偷笑,这就是他要的结果。他需要有人把全新的他介绍给其他人,没人比在球队效力了十几年的德斯·沃克更合适的了。

  送走了沃克,唐恩开始在办公室里面翻箱倒柜。沃克提到了“笔记本”,他决定找出来看看,也许能够帮助到他。

  在自己办公桌的第三层抽屉里,他终于找到了那本有些破旧的笔记本。只比战术板小一点,但是很厚,黑色的皮质外套边缘已经被磨破了,页边泛黄发毛,封皮上面的烫金字“Notebook”也因为摩擦过多而斑驳不堪,真有些年头了。

  唐恩小心翼翼的翻开这本厚厚的笔记本,生怕会有脱页从里面掉出来,或者这本看上去就像古董的笔记本会从中断裂。

  “还真是中世纪的人。”唐恩略带嘲讽的啧啧道。如今都电脑网络时代了,还有人拿着纸质的笔记本记录东西,抱一台笔记本电脑不就行了?又方便又潇洒,还可以用来把妹。想想吧,去星巴克这样的地方,点上一杯咖啡,独自一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将笔记本打开,无视周围喧嚣的环境,手指在键盘上灵活的跳跃,咖啡散发着缕缕浓稠的芬芳……

  唐恩摇摇头,打断了这种不知所谓的幻想。他从来没去过星巴克,像他这样在温饱线上挣扎的打工族是没有经济实力,也没有那份闲心去咖啡馆的,要去也是那种能够看球的酒吧或者成都遍地开花的茶馆。

  翻开封皮,扉页上有一句字迹工整的话,尽管墨水的颜色已经变淡,那句话依然清晰可辨:

  足球无关生死,足球高于生死。

  看到这句话,唐恩脸上不屑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作为一个球迷,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话,也知道这句话的分量。也只有球迷才能体会到这句话内的含义。足球已经不再仅仅是一项体育运动,或者街头玩耍的游戏,而是一种宗教、信仰,它溶化于球迷的生命、生活、血脉中……

  以前的托尼竟然会把这句话写在扉页,足见他对这句话的推崇,将之说成是他的足球座右铭也不会过分。真没想到那个外表木讷,沉默寡言的“中世纪古人”,竟然也会喜欢这种感情强烈甚至有些不顾理智的名言。

  也许真正的他并非人们印象中的那样阴沉,也许他的内心深处也有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焰呢。

  他大致翻了一下笔记本,和家中冰箱门上那张死板固执的时间表比起来,这本子中的内容凌乱了许多。如果没有标注时间的话,根本不知道它们的先后顺序,有些甚至直接写在了页边空白处,字迹大多潦草凌乱,可以看得出来有些东西一定是随时想起就随时记上的,所以才会不分地方,见缝插针。

  第一条是在1998年3月21日写下的,最后一条的时间停在了2002年12月31日。再翻一页,这本厚厚的笔记本就到了尽头。2002年12月31日的地方写了很多东西,全都是关于后面一个对手沃尔沙尔的信息,以及自己的对策。他演算了很多种可能以及对策,但就是没有算到自己会被另外一个唐恩附体。

  唐恩叹了口气。他不打算在这笔记本上再记录任何东西了。一是因为地方不够,二是因为他不愿意破坏这个人的心血,不愿意在上面多添一笔。将笔记本拿在手中,唐恩感受到了它沉甸甸的分量。

第四章 训练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