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更衣室里的一出戏

    德斯·沃克是最后一个进更衣室的,他要保证所有球员都在他前面进去,外面没落下任何一个人。但是当他走进更衣室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托尼·唐恩并不在这里。更衣室的气氛很乱,唉声叹气,互相抱怨,甚至还有人在交流如何趁冬季转会期离开这座“地狱森林”。连续几场惨败和动荡的经济条件让球队人心涣散。怎么看都没法把这里面的人和职业球员联系起来,如果换成了森林队的球迷来门口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对他们大失所望的,不知道得气成什么样呢?

  伊安·鲍耶坐在角落里面,仿佛局外人一样。沃克心头一股无名火起。球队表现这么差,甚至有非常不合时宜的言论出现,他这个老资格助理教练却袖手旁观。就算再怎么不希望唐恩当上代理主教练,工作的时候还是要把那些私人恩怨抛开吧?球队输球了对自己的前途有什么好处吗?

  就在他打算上去和鲍耶摊牌的时候,他听到后面走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且从声音判断,急匆匆赶路的肯定不止一个人……

  他奇怪的扭回头,然后看到了让他把嘴巴张开合不拢的一幕。

  一群脖子上围着森林队围巾,穿着森林队红色球衣的球迷正匆匆向更衣室门口跑来!沃克没数,但是他一眼扫去,这群人已经多的把更衣室外的通道堵住了。

  这……这是怎么会事?谁允许他们进来的?更衣室是绝对私密的地方,任何人不得到允许都不能踏足半步……保安,保安呢?!

  他刚刚想张嘴制止这群看上去情绪有些激动地球迷,就已经被挤到了一边,然后眼睁睁看着一大群最少十个球迷涌进了不大的更衣室……

  他刚才还在担忧这样的更衣室气氛让球迷们看到,心里会怎么想,现在就实现了。

  他被隔在外面,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能听见刚才还喧闹得仿佛街头酒馆的更衣室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种令人尴尬的安静被一个从容的脚步声打破。沃克看到唐恩正从刚才球迷们过来的方向慢慢踱来,瞧他的样子,优哉游哉仿佛在散步。已经顾不上担心更衣室里发生了什么,他快步迎了上去,将唐恩扯到一边,压低了声音问他:“托尼,那些球迷……”

  “嗯,我让他们进来参观的。”

  “你?!”沃克眼眼睛瞪得溜圆。

  唐恩很满意助手的反应,“嗯,我离开球场之后顺便去了一趟前面商店,打算买包烟。然后听到他们在谈论上半场的比赛,说是很想给那群拿着薪水却不干活的混帐鼓鼓劲,于是我就让他们来了。”

  “托尼!你疯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更衣室!主席先生都不会不打招呼随便闯的禁地!你脑袋……你脑袋真……”沃克是真生气了。

  唐恩却笑了:“别担心,德斯。陪我在这里看好戏吧。”他拉住了沃克,没让他冲进更衣室。随后两个人听到更衣室方向传来了一个惊诧的声音。

  “你……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老鲍耶的声音惊讶中透着一些惶恐,声线发颤。

  也不能笑话鲍耶心理素质不过关,任谁看到一群怒气冲冲的球迷杀进更衣室,都无法保持镇定。短暂不正常的沉默之后,就是爆发。

  领头一个很胖很高的球迷,一把扯下了围在脖子上的森林队红色围巾,然后用力甩到了上半场表现很不好的前锋杰克·莱斯特脸上。

  “我们在看台上卖力给你们加油,你们就这样回报我们!”他大声吼道,声震全场。“我们掏钱买票,找你们要签名,崇拜你们,支持你们……把你们当做这城市的英雄。不管成绩多差,我们都不不抱怨。但是看看现在的你们!你们哪一点像职业球员?刚才是谁说要走的?现在就可以滚!森林队不需要这样的垃圾!”

  “我告诉你们,下半场我们都会接着看。我们要看看你们这群混蛋是怎么被东伦敦人羞辱的!反正丢的不是我们的脸!呸!”狠狠啐了一口,胖子转身挤出了更衣室,其他球迷也纷纷把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扔在地上,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一大群人从自己身前经过,唐恩还有兴致给他们打招呼。“干的不错,伙计们。”

  可惜没有人理会他,大家都低着头脚步匆匆,一言不发的离开了通道。

  德斯·沃克也低着头。他是刚刚从球员位置上退下来的,有时候还没办法把助理教练和球员这两个完全不同的身份分开。刚才球迷愤怒的指责球员们没有尽力,他觉得仿佛也在指责自己这个做教练得没有担负起责任来一样。做球员的时候他和森林队的球迷关系很好,就算当初在足总杯决赛中打进一粒乌龙球,导致球队输给托特纳姆热刺的时候,都没有球迷指责他。现在他觉得那些球迷仿佛在指着鼻子骂他:“你不配领导森林队!你不配接受我们的尊敬!”

  就在他自责的时候,唐恩猛地拍拍他的背:“德斯,跟我来。”说实话,这个时候的沃克已经失去了具体思考能力,他只是机械的跟着唐恩走进了一片死寂的更衣室。接下来他所看到的一切让他很老很老的时候都还记忆犹新。

  唐恩大步走进更衣室,站在门口扫视了一下众人,然后把目光停在了地上的围巾。看来那帮球迷们真的很愤怒,他在心里耸耸肩。

  听到脚步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抬起头,看着失踪归来的代理主教练,谁也无法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因为那儿什么都没有。但是他们知道这些球迷肯定是他故意放进来的。没有主教练得允许,谁也不能进入更衣室。现在这教练打算说什么?

  不少人都还记得上一场英甲联赛,半场结束前他们就两球落后了。中场休息的时候这个主教练说了一些东西,却没办法让大家记住。因为他的声音太小了,根本压不住从外面传来的歌声、嘘声和起哄声。反正所有人看到他在战术板划来划去,却毫无头绪。就这样,他们最后输了一个0:3,和今天这上半场一样的比分。

  唐恩并没有开口说话,他低头从地上捡起被球迷抛弃的球队围巾,掸掉上面的灰,然后全都交给站在自己身后的沃克。接着他抬头看着全队球员。

  “杰克·莱斯特、马龙·海尔伍德、马休·路易斯-让。”他语速缓慢,一个个报着上半场表现不好的球员名字,“加雷斯·威廉姆斯、欧根·波普、安迪·里德、达伦·沃德。我现在非常严肃的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昨天晚上集体出去嫖妓了吗?”

  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们的主教练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全张大了嘴巴愣愣地看着他,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回答我,有,还是没有?!”唐恩猛地提高音量吼道,更衣室内的所有人都被他吓倒了。根本没人敢出声作答。

  “我头一次如此痛恨足球规则的制定者。如果当初规定一场正式比赛可以换十一个人的话,我现在就会把你们全部换下来!”唐恩激动地挥舞着手臂,和之前那个阴沉的托尼·唐恩判若两人。“你们的表现就是狗屎……错了,不是狗屎,是十坨狗屎!那些球迷是我让他们来的,因为他们说想来给你们鼓鼓劲,下半场好好干,还有机会,落后三个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

  唐恩顿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但是你们让他们失望。兴冲冲的他们看到的是一支什么样的球队啊?我又错了,你们还能被称之为‘球队’吗?你们是一、二、三、四……十四坨狗屎!”唐恩左手比一,右手比四。“我告诉你们,如果我不是这球队的教练,现在我也很想对你做这个……”他收起左手,右手的四根指头缩回去了三根,只剩下一根中指高高竖起。“外面看台上这样的中指还有两万七千根呢!”

  球员们谁也没想到托尼·唐恩教练张嘴就是一顿痛骂,言辞恶毒、吐字清晰、情绪激动,完全颠覆了这个人在他们心中的印象。他们被唐恩骂傻了,一个个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知道该表示些什么。

  在去更衣室的路上,埃文·多格蒂还是在努力劝说自己的父亲放弃带他去和球队见面的想法。“中场休息这种宝贵的时候,唐恩经理一定很忙碌,球队和他大概都没有时间和我们见面的。我看还是算了吧。”

  “只是见个面,打声招呼。完了我们就走,不会超过半分钟的。”尼格尔继续坚持己见。埃文耸耸肩,在父亲后面轻摇着头。

  就在两人走到通往更衣室的岔路口的时候,从拐角突然冲出来一群人,将他们吓了一跳。埃文急忙伸手拉住了自己的父亲,他怕和这群人撞上。自己的老父亲可经不起什么折腾了。

  “这是怎么回事?”尼格尔发现这群从自己身边匆匆而过的人是从更衣室方向来的,他奇怪的看了看那边,自言自语道。

  让过这群人,两人来到了更衣室门口。尼格尔回头看看自己的儿子,发现他的领带松了,于是让他动手系好:“埃文,记住。更衣室是很神圣的地方,我们必须保持自己的形象。”

  看到自己的儿子还算听话,他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转身准备敲门。手刚放到门上,就听到从里面传来了托尼·唐恩的咆哮。

  “两万七千根中指!就像舍伍德森林那样茂盛!”

  稍微休息了一下,借机观察了番球员们的表情。唐恩继续说:“我知道这球队里面有人想走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有些人来说,森林队不过是大号取款机,不管表现怎么样,每月的薪水照发。但是我要提醒你们这些傻瓜,没有哪个俱乐部会掏钱买来一堆狗屎,如果你们继续在场上表现的像狗屎一样,你们不要指望会有人为这种表现买单!我不会阻止你们离开,我也不会挽留那些心不在这里的人。但你们必须明白,你们未来什么样,不在我这儿,在于你们自己的表现!你们以为你们在为谁踢球?球迷?俱乐部主席?还是我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下课的代理主教练?白痴,你们在为自己踢球!!”

  不少人看着唐恩的眼神都变了,诧异、激动、思索什么情绪都有。唐恩知道这番攻心术成功了,这种时候你和那些铁定了心要走的人说什么球队荣誉,屁用都没。就说他们最关心的——各人前途。保证直指人心,让那些原本还有心不在焉的人都必须集中注意力听他要说什么。

  至于另外一部分人嘛……

  唐恩从沃克手中抽了一条叠好的围巾出来,抖开,举在所有人眼前。

  “一条印有自己喜爱球队的徽章和名字的围巾,对于球迷来说意味着什么?有人不明白的话,我可以再把刚才的那群人叫回来给你们解释解释。你们以为他们是因为天冷才围在脖子上的吗?德斯。”

  沃克听到唐恩在叫他,连忙站了出来。

  “看看你手上的围巾,觉得眼熟不?”

  被唐恩这么一提醒,他才发现自己手中的那些围巾款式、大小、图案、颜色上都有区分,并不是同一条。

  “德斯,我手上的是那一年款的?”唐恩头也不回的问道。

  沃克仔细看了一会儿,随后很肯定地回答道:“91-92赛季。”

  “很好。”随后唐恩一条一条从沃克手中抽出来问,沃克也一条条回答,完全正确。这让旁边的伊安·鲍耶也暗暗吃惊,就算他这样的球队老球员兼老教练,都没办法准确的报出这一条条围巾款式推出的年代。

  “最后这条。”唐恩拿起最后一条窄窄的围巾,和其他几条比起来,这条围巾格外老旧,颜色暗淡脱色,边缘还有被磨破的痕迹。这一次半天他都没听到声音,奇怪的他回头看沃克,这才发现沃克盯着那条围巾的眼神有些奇怪。

  “德斯?”

  “对不起……这、这是79-80赛季款,是森林队卫冕欧洲冠军杯时候出现在伯纳乌的那款!”德斯·沃克情绪激动地说。这条围巾让他回想起了森林队曾经的辉煌。虽然他是一个伦敦人,虽然他是在森林队最辉煌过了的1983年才加盟球队,但是两次效力森林队总计长达十二年,为森林队踢了三百二十一场比赛,他早就成了彻彻底底的森林球迷,诺丁汉人。

  听到沃克报出这条破烂的围巾来历,更衣室里不少人都吸了一口气。欧洲冠军杯,这里在座不少人是想都不敢想的荣誉,但是他们胸前的球徽却和大耳朵杯亲密接触过两次,这支俱乐部虽然现在落魄,但是以前却是连续两次欧洲俱乐部最高荣誉的获得者。

  唐恩也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在球迷们扔下来的围巾中还有这样的老古董,真不知道是哪个过于激动的球迷扔的,当他冷静下来之后会不会感到很懊悔呢?这围巾在普通人看来和破抹布没什么两样,但在铁杆森林球迷心中,价值连城啊!

  他也禁不住认真端详了手中的围巾,仿佛能从这条破旧的围巾上看到历史一样。伯纳乌球场上空的欢呼声声不息,烟花照耀下是闪闪发光的银色奖杯,那是多少人的梦想呵……

  他稳定了一下心神。然后重新看向球员,情况已经和刚才有所区别了。

  迈克尔·道森是地道的诺丁汉森林人,对于森林队过往的辉煌他如数家珍。当看到这条围巾的时候,早就激动地不能自已了。他猛地站了起来:“老板、老板……”

  “干什么?”唐恩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能、能让我摸摸那条围巾吗?”道森伸出手指向唐恩手中的围巾道。

  唐恩将围巾递了过去,道森郑重的双手接过,然后拉开举过头顶,那样子就好像举着欧洲冠军杯一样。白色明亮的灯光透过围巾射下来,照在他眼睛上,他却没有因此移开盯着围巾的目光,声音有些颤抖的自言自语道:“我四岁的时候就跟着爸爸一起来城市球场看球,就是这样学着他们拉开围巾,喊‘Forest!’‘Forest!’梦想着自己长大之后也能为森林队踢球,为看台上成千上万个像爸爸那样的人赢得比赛。”

  更衣室内一片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道森手上的围巾,就连门外的两个人也侧在耳倾听。

  “小时候我如果让爸爸给我讲故事,他永远都会讲森林队夺得两个欧洲冠军杯冠军和四十二场连续不败的故事,可我也永远都听不厌。每当讲到那两场冠军杯决赛,他就会模仿着收音机里的解说员那样高喊:‘特雷沃·弗朗西斯!’‘约翰·罗伯特森!’‘森林队是冠军,欧洲冠军!’”道森叹口气,“这条围巾比我年龄还要大。但是当我十岁那年终于如愿进入森林少年队的时候,森林队却降级了……”

  道森仿佛噫语的讲述,让德斯·沃克有些触景生情了。他并没有经历森林队降级的悲痛时刻,但是他经历了森林队最后的辉煌,他至今还记得自己在城市球场的一幕幕,他甚至还记得因为自己踢进一个乌龙球,导致克劳夫教练的足总杯冠军梦想成了泡影,那时他面对教父式的布莱恩·克劳夫教练,哭成了泪人。

  他和斯图亚特·皮尔斯组成了英格兰国家队级别的后防,固若金汤。那个时候他们的球队里面充满了才华横溢的球员,弗兰兹·卡尔、尼尔·韦伯、伊安·鲍耶、尼格尔·克劳夫、约翰·罗伯特森、斯蒂夫·斯通、特迪·谢林汉姆、罗伊·基恩……他们在一起无所畏惧,就算五夺欧洲冠军杯的利物浦在他们面前都要感到战栗。

  同样被触动的还有一个躲在角落,满头白发的人。

  “……我不知道森林队在甲级联赛里面呆了多久,我没数过。每年新赛季开始之前他们都说我们不应该呆在甲级,我们应该去超级。但是赛季结束我们还在甲级。不少人失去了信心,他们走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也知道大家在这个赛季结束之后一定会有人走,然后我们再等来一批新队友,重新开始一个赛季。我们的队友换了一批又一批,教练换了一个,唯一不变得就是我们还在甲级。我真的很想去踢超级联赛,我觉得只要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也能证明自己能够踢超级联赛!”说到这里,道森语气加重,情绪有些激动起来。“我现在等不及下个赛季或者下下个赛季这样的事情了,我现在就想证明我们也能打超级联赛!西汉姆联不是超级球队吗?和他们比赛也可以算作踢超级联赛了吧?我们就这样以为吧!战胜他们,证明我们的实力确实胜任超级联赛!我恳请大家,帮我一次,让我踢一场超级联赛吧!”

  看着这个才十九岁的孩子脸上放射出来的光芒,唐恩突然觉得自己让他做队长的想法是多么的正确。还有人比他更合适吗?自己后面费心准备的话也已经不用再说了,这孩子做的可比自己这个蹩脚的演员棒多了。

  他举起手臂,提高音量说道:“现在我有一个办法能够在下半场挽回局势。但是我需要真心想踢球,想比赛的人来实施这个计划。我不需要没睡醒的梦游者,和认为我们已经输定了的懦夫。我需要的是战士,关键时刻可以为了胜利抛弃一切的战士!你们有谁愿意做的这样的人?站起来!”

  哗啦啦,更衣室内所有人同时站了起来。

  唐恩笑了:“很好,士兵们。”

  门外倾听的两个人。尼格尔·多格蒂压低了声音喊着他儿子的名字:“埃文。”

  “我在,父亲。”

  “你说的对,这个时候确实不适合我们走进去和他们打招呼。走吧,我会另外找时间安排你和那群战士见面的。”说完他先转身慢悠悠的走了回去。

  埃文回头看看更衣室的门,紧步跟上自己的父亲。

  此时此刻的更衣室内,唐恩正在抓紧最后的时间给球员们讲下半场的战术。他没有时间做什么自我谦虚或者客套寒暄了,中场休息只剩五分钟不到。这还是沃克提醒他才知道的。此时此刻的他自然也没闲心去感叹自己的命运就这样凭空转了一个大弯,四天前还是一个默默无闻,混日子的普通中国男人,四天之后的自己竟然可以在职业球队的更衣室内看到这么一出好戏,还给一帮子职业球员讲战术。

  他在战术板上飞快地画出了西汉姆联的阵容,这套阵容是他自己从上半场比赛中观察出来的。

  “西汉姆联球队的核心是他们的队长乔·科尔,拥有多名高水平的球员,球队技术细腻,配合默契。这样的球队打起来有些困难,但并非不可战胜。他们的球队看起来踢的漂亮,但是有很大的隐患。上半场赢了我们一个3:0,我们又是甲级球队,比他们低一个级别。对于西汉姆来说,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比赛已经不是和我们的足总杯第三轮了。而是英超第二十三轮他们主场打纽卡斯尔的比赛。我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吧?”唐恩抬头问道,给自己也给正在倾听的球员们缓缓劲,一口气灌输太多东西不好。

  球员们也许还在迷茫,两个助理教练心里却都明白了。

  虽然赛季才过半,西汉姆联队的保级形势已经很严峻了。留在英超的资格远比一场足总杯重要。在三球领先的情况下,对方必定会有所保留,无论是战术还是球员表现上都是这样,另外还有……他们肯定会轻敌。而相比之下,森林队有什么优势呢?虽然球队近期表现不尽人意,但是总没有保级之忧,他们可以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这下半场中来,全情投入和心不在焉,这结果可就差多了……

  果然,唐恩接下来的话证实了他们的推测。

  “西汉姆联队肯定没法在接下来的四十五分钟内随时保持注意力集中和上半场那样出色的状态。我们就利用这一点,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另外,西汉姆的配合以细腻的脚下配合为主,我们不和他们玩技术。我要求你们每一个人……注意,是每一个人,从前锋到门将都要忠实的执行我接下来的战术——把踢球的动作放粗野一些,动作再大一些。如果乔科尔拿球就上去贴身逼抢,动作狠一点!我不在乎你们犯规,只要不是在我们自己禁区里面,都随你们便,如果能够把他们的人弄下去一两个就更完美了!记住,一定要凶,一定要狠!这不是足球比赛,这是战争!那些双方各占一半机会的球你们就拼命去抢!不要担心你们会因此受伤,对方肯定会放弃这种球的,那就是我们的机会!要想把场上的局势扭转过来,就要多利用这种身体碰撞,当对方害怕了的时候就是我们反败为胜的时候!”

  “让我来告诉你们,西汉姆和我们之间的关系。他们就是那些高高在上,成天灯红酒绿,吃香喝辣的贵族,而我们是什么?我们是掀翻他们这些贵族老爷的罗宾汉!我们本来就一无所有,我们不用担心失去任何东西。相反,应该害怕失去的人是他们。这里是诺丁汉,这里周围是茂密的舍伍德森林,这里是我们最熟悉的地方,是我们的地盘!在森林里,侠盗们从不空手而回。抢回一分,我们就只差他们两分。抢回两分,只差一分……抢到四分,我们就赢!!”

  唐恩攥紧拳头,狠狠砸在了战术板上。

第七章 更衣室里的一出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