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新闻人物唐恩(下)

    “这个……我得问问主席先生。”唐恩刚刚说完,手机就响了。他看看号码,发现正是多格蒂主席打过来的。

  “抱歉,我有电话……”他指指门口,康斯坦丁点点头。

  走出门的唐恩按下接听键:“主席先生,您找我什么事?”

  电话那头响起多格蒂苍老的声音:“托尼,我还没向你祝贺昨天的比赛呢。虽然我们输了,但是你和小伙子们干的都很不错。”

  “谢谢主席先生,那只是我的工作。”

  “你还是那么谦逊。对了,托尼。虽然我觉得你昨天在中场休息的那一手玩得很漂亮。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更衣室是很特殊的地方,不要随便让球迷进入。你知道,这是足球的传统,而我们是英格兰第三古老的足球俱乐部,更要重视这种传统。”

  “是的,我知道了。”

  多格蒂笑了起来:“昨天那场比赛真是激动人心。你知道吗?我已经有很久没有看到像那样的比赛了。你放心,你的位置在这个赛季结束前是稳固的。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给你任何压力,按照你的想法去做。我喜欢你,托尼。”

  “多谢主席先生,我受宠若惊。”唐恩想起来康斯坦丁的条件,于是他把这件事情对多格蒂说了,希望征求一下主席的意见。

  “托尼,你是球队经理。我们森林俱乐部可不是曼联那样的上市公司,虽然我们也上市……不过我们还是以足球为主的。在我下面,你就是最大的。你有权力决定这些事情,不需要问我。如果你觉得合适,你就去做。”

  这话给唐恩吃了定心丸。他再次向多格蒂主席致谢和问候之后,挂了电话。推开门,发现康斯坦丁还在端着那杯子喝咖啡,唐恩向他露出了笑容:“好吧,我同意你的条件,康斯坦丁教授。VIP包厢,一个赛季的主场季票。”

  老家伙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但是别高兴的太早,我也有我的条件。”唐恩伸出右手食指,“你们这里是最棒的医院吧?”

  康斯坦丁骄傲的说:“虽然不能说全英国最棒,但是前十是没有问题的。”

  “那就太好了。是这样的,俱乐部一线队目前只有两个专业的医师,而你们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医生,我希望你能通过私人关系帮我联系几个医师。”

  “这没问题,每年的实习医生任你挑……”

  “不,我不要实习的毛头小伙子,如果让他们弄坏了我的球员,我找谁去?我需要经验丰富的老医师,运动损伤方面的专家。”

  康斯坦丁皱起了眉头。

  唐恩观察着他的表情变化,然后说:“如果做不到那之前我们的协议全部作废。”

  “哦不,不。稍等一下……我记得有几个刚刚退休的老头子,也许可以……”

  “是专家吗?”

  “虽然不是教授,但是……但是我保证他们的水平绝对好过你现在队内的任何一个医师!他们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你知道的……有丰富经验的临床医师可比我这种专搞学术研究的教授赚得还多,地位还高。”康斯坦丁很肯定地说,“我可以帮你联系,我和他们是老朋友了,我相信他们也一定很乐意为喜爱的球队工作。”

  唐恩嘿嘿笑了起来:“那太好了。合作愉快,康斯坦丁教授。”他伸出手。

  康斯坦丁也伸出手,嘴里却还有些不情愿的嘟囔着:“你真是魔鬼……合作愉快!”

  既然多格蒂说他可以决定俱乐部内很多事情,那么唐恩就不客气地行使这种权力了。他深知伤病对于职业球员来说意味着什么。而拥有了优秀的医师,可以将这种影响降至最低。玩游戏的都知道俱乐部有几个“神医”可以让球员减少很多受伤的几率,就算受伤也可以大大缩短疗伤时间。他打算在森林队好好干一番,自然就要在各方面都做到最好,争取让自己下个赛季也留在俱乐部任正式主教练。至于以后的路……他还没来得及规划呢,总之在这里干的好,那么以后无论去哪儿也不会太差。

  两人签署了一份简明协议,握握手,这就算搞定了。

  因为得到了好处,康斯坦丁亲自送唐恩下楼,毕竟他们以后还要经常合作呢。

  两人一边聊一边向大门走,但是当他们走到医院大门的时候,却被吓了一跳。

  大门外面围了不少记者,粗略一数大约十几个人,大多数都是报社记者,但是也有电视台记者。

  “这是……”唐恩当然知道这些记者是冲谁来的。只是想不到英国的记者们嗅觉如此灵敏,消息如此神通。

  “见鬼!我保证不是我叫得……”康斯坦丁急忙解释。

  看到唐恩从门内走出来,记者们顿时向前涌来。一个个“唐恩经理”“唐恩先生”的叫着,十几只话筒、采访笔,甚至是手机伸到他嘴边。唐恩相信只要自己一张嘴,这些东西就会一股脑的塞到他嘴里。

  唐恩看到他们的嘴巴急速张合,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因为十几个人一起说,根本不可能分辨得出来什么话是谁说的。

  康斯坦丁扭头找保安:“保安呢?”

  旁边一个工作人员连忙跑上来很委屈地低声解释:“教授,他们说假如我们阻拦,就以妨碍新闻自由罪起诉我们……”

  “真……”康斯坦丁本来想骂得难听的,但是他想起来这里到处都是新闻记者的话筒,万一自己的话给录进去,他的绅士名声可就毁了。“你们没提醒他们这里是医院,需要安静吗?”

  “可是在你们出来之前,他们一直很安静……”

  这个时候唐恩突然大吼:“安静!都给我安静!”

  这吼声把记者和康斯坦丁都吓了一跳,他可算最近距离领教到职业教练在场边大声指挥比赛的本事了。

  “这里是医院,你们在这里喧哗成何体统?”唐恩开始教训那些记者来了。“我知道你们是冲着我来得,有什么问题一个个问。我时间不多,而且有权拒绝回答敏感问题。”说完,他开始看表,“十五分钟自由提问时间。”表现的比昨天赛后新闻发布会上的主持人还专业。

  没人想到唐恩会公开在医院门口召开新闻发布会,变被动为主动了。还是BBC的记者最先反应过来,他们举起手:“唐恩先生,我们很想听听有关您昨天在新闻发布会上对裁判那番评价的看法,现在足总正在开会研究您昨天的那番话……”

  “我不会改变我对那场比赛裁判的评价。”他发现对方话筒上面的BBC标志,“你们是BBC的记者,你们可以自己回去看看昨天的比赛录像,然后以上帝的名义发誓,那两个球裁判的判罚有没有问题。我知道,有人希望超级球队晋级,而不是没钱没势的我们!”

  这话又在人群中引起轩然大波。唐恩最后一句话不就是暗示足总偏袒超级球队吗?当然也许他原意不是如此,但是不妨碍我们理解成那样……这新闻可大了!这之后几天都有热闹可看了。真不知道这个托尼·唐恩是故意装傻,还是真就脑袋一根筋,这些话都敢说。

  看着记者的反应,唐恩补充道:“就这个话题我不想再继续回答了。下一个。”

  这次站出来提问得人唐恩有点印象,就是昨天让他说出“我们被裁判强奸了”的那个什么晚邮报记者,名字很像007扮演者的年轻人。

  “你好,唐恩先生。我是《诺丁汉晚邮报》的记者皮尔斯·布鲁斯。我们都知道你在五天前的一月一日英甲第二十七轮森林队和沃尔萨尔的主场比赛中,曾经被自己球员大卫·约翰森撞伤,昏迷了一段时间……”

  唐恩打断了他的话:“我希望你可以把自己的问题归纳总结一下再提出来,你想在这里给大家讲故事吗?”面对这群记者,唐恩刚才的好心情荡然无存,说话自然也就尖酸刻薄了许多。

  康斯坦丁瞟了一眼那个可怜的年轻人,然后把目光偷偷对准唐恩。他已经开始观察工作了……

  年轻人满脸通红,还是鼓起勇气问道:“我……我只是想问您来到这里是否和那天场边发生的事情有关?”

  唐恩把站在身边的康斯坦丁推上来,小声对他说:“教授,轮到你出面了。多说点废话,十分钟很快就会过去的。”

  康斯坦丁咳嗽一声,一脸讲学表情地面对诸多媒体道:“事情是这样的……”

  十分钟后,当原本兴奋的记者都开始打呵欠的时候。他终于说出了最具有实质性的话:“根据我们的观察和全面检查,唐恩先生头部毫无异常,他和一个正常人无异。”

  唐恩把头侧到康斯坦丁的后面,小声说:“干的漂亮,教授。合作愉快!”随后他扬起双手,指着腕上的手表:“对不起各位,时间到了,我得走了。”

  记者们显然不愿意这么放走他,又有人高声叫道:“唐恩先生!西汉姆联主教练格伦·罗德声称你在赛后对他的球队发表了很不友好的言论,说你祝贺他的球队降级!请问是真的吗?”

  “胡说八道。他一定听错了,我祝贺他获得胜利,并且预祝他的球队保级成功。”唐恩看到医院门口来了一辆出租车,刚刚下客,他连忙排开众人,快步走出医院大门。然后直接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接着,汽车开走了。

  康斯坦丁看完这一幕,脸上浮现出了笑容:“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先生……您说什么?”旁边那个保安负责人问道。

  “没什么。我让你把那些记者赶出去,这里是医院,不是明星豪宅。”他指指还围在门口不愿散开的记者们。

  “可是……”

  “如果他们再拿妨碍新闻自由来做借口。你就告诉他们,新闻发布会已经结束,他们必须离开。否则你就叫警察来,控告他们干扰医院正常工作。这里死了一个人,就找他们负责。”把烂摊子甩给那个可怜的负责人,康斯坦丁转身走了回去。

  出租车已经在直道上开出去了两百米,客人还是没说要去哪儿。司机不得不开口问:“唐恩先生,您要去哪儿?”

  在愣神的唐恩有些奇怪一个出租车司机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然后就看到司机从座位边上拿起一份报纸,这份报纸唐恩今天已经看到了四次了。他突然明白过来那些记者都是谁叫来的,一定是那个诺兹郡球迷丽莉斯女士!

  他警觉的问:“你是诺兹郡球迷吗?”

  司机指指掉在后视镜下面的红色球衣公仔,“从我爷爷的爷爷开始,就是森林队的球迷了。”

  唐恩长出一口气。“抱歉,你也看到了,刚才那些人……都是一个诺兹郡球迷叫来的。”

  司机在前面大笑起来,“谁叫我们两队是同城死敌呢。您要去哪儿,先生。”

  唐恩本来想说回家,但是他担心阴魂不散的记者会跟踪这辆车,就像戴安娜王妃遭遇的情况一样。干脆随口说:“随便!反正不是回家。”

  “可是没有随便这个地方。”司机也拿不定主意。

  “呃,那你就带我在诺丁汉市里兜圈观光吧。”

  “好的,先生。我可以问一些有关森林队的事情吗?”

  唐恩把头枕在靠背上,扭头看着窗外:“可以,只要别影响你开车。不过我有权不回答的哦。”他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这句话,当他面对那么多记者说出这话的时候,感觉真酷啊!唔,以后他得多和记者们说说这句话——他才不管那些人愿不愿意听呢。

  当唐恩的出租车距离医院足够远,并且他确信后面不会再有记者跟踪的时候,他叫停了车子。付了钱下车。但是司机却并不肯收:“先生,如果您能让森林队次次都打出昨天下半场那样的比赛。以后您需要用车,就打我的电话,我保证一分钱不收!”说完,把钱和自己的名片硬塞到目瞪口呆的唐恩手中,关上车窗驶走了。

  看着这辆转眼间消失在车流中的出租车,司机的话还在耳边回响。唐恩心里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滋味。

  被主席先生欣赏,被普通球迷崇拜和尊敬,刚刚因为被记者围堵的糟糕心情稍微好了一些。自己所做的一切有人承认了,这是他到目前最大的收获。以前他在国内的时候,因为性格脾气不讨人喜欢,无论工作多努力也得不到承认。

  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啊……

  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座城市,喜欢上了这里的球迷。

  正在唐恩感慨万千的时候,他突然被撞了一下,差一点摔到快车道上。好不容易抓住路边的消防栓,很狼狈的稳住身体,却只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匆匆闪过,然后融入了街头来来往往的人流中。

  “走路小心一些嘛……”他习惯性的去摸口袋,发现放在里面的钱包没了!

  “混蛋!偷钱都偷的这么俗套!”唐恩站在街头大骂。可是这么俗套的偷钱方式也在他身上成功了呢……看来今天还真是他倒霉的一天啊,如果有老皇历,他真应该看看,是否不宜出行。

  历史上,诺丁汉是出过全世界都有名气的绿林大盗罗宾汉的地方,所以几百年来这里就有了“劫富济贫”的传统,大家都把罗宾汉当偶像呢……

  要知道,诺丁汉刚刚“荣膺”英格兰著名保险公司“安德斯雷”评选的“英国最危险城市”第一名,警方评选出的“英国枪支犯罪中心”……可怜的托尼·唐恩,钱包里面可是有几百镑现金和一张信用卡,以及身份证呢。

  

  

第十一章 新闻人物唐恩(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