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乔治·伍德一家(下)

    唐恩就这样盯着那个女子看,走了神。直到对方起身招呼:“您好,教练先生。”

  “啊……啊,您好,夫人。对不起,我没想到您是如此年轻。”

  乔治·伍德回头瞪了唐恩一眼,随后转身对自己的母亲解释道:“他是森林队的主教练,我去找他,希望成为一个球员。不过他拒绝了,然后把我送了回来。”

  唐恩看着伍德的母亲,微笑道:“真抱歉,夫人。您的儿子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足球训练,而且他现在的年龄也有些大了……”

  女子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眼神中说不出的温柔和怜爱。“乔治,去买点马斯卡彭奶酪好吗?好久没有做点心给你吃了,我想做些提拉米苏。”

  伍德似乎并不愿意。母亲从围裙兜中抬出一张钞票,塞到伍德手中,然后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别担心,去吧。”

  伍德这才向门口走去,临走的时候,他还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唐恩。唐恩被他瞪得有些糊涂,怎么这眼神说变就变呢?

  看到自己的儿子走出门,听到他走下楼梯,关上门。女子突然快步走上来,牵住唐恩的手,然后向另外一间房间走去。

  “喂,夫人……”唐恩被搞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两人走进房间,女子关上门,还不忘反锁一下。然后唐恩看到她以飞快的速度脱着身上的衣服,也许因为紧张,她的动作还有些僵硬……唐恩张着大嘴,完全看傻了,甚至忘了阻止对方。

  这女子和她儿子一样有着小麦色的皮肤,臃肿的衣服下包裹的却是一副凹凸有致的美丽胴体……

  她站在唐恩面前,张开了双臂,略带羞涩地说:“来吧,我们时间不多。”

  这话惊醒了唐恩,他看着因为寒冷而微微发抖的女人,皱起了眉头:“这是做什么,夫人?”

  女人走回床,躺在上面,看着唐恩说:“我希望先生能给我儿子一个机会,作为报答……”

  唐恩走上前,一把扯过被子盖在女人身上。“真对不起,我不是来嫖妓的,夫人。”这个女人的所作所为打碎了唐恩心中对她的美好印象,说出来的话也硬了许多,毫无感情。

  这句毫不客气地话击中了女人的心,她突然伏在被子上哭了起来。原本打算转身离开的唐恩面对这女人突如其来的哭泣,也愣住了。

  唐恩没有经历过恋爱,以他的性格也不懂如何安慰哄女人。他站在床边,手足无措:“别哭了、别哭了……真抱歉夫人,不是我不想给您的儿子机会……这都是怎么回事啊!别哭了!”他猛地对女人大吼道,这招真灵,对方马上就不哭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但这不是交易,你的儿子很抱歉我不能让他来我的球队,以足球初学者的角度来说,他年龄太大了……我也很同情你们家的状况,可职业足球不是街头游戏。我觉得你还是让他去上学,然后再出来找工作比较好。”

  女人擦干脸上的泪痕,哭泣反而让她脸上多了一抹红润。更加诱人……

  唐恩看着这女人的脸和那楚楚可怜的表情,想到刚才她赤身裸体站在自己面前,突然一股热血涌上头脑,他下面那话儿硬了……并非他是现代柳下惠,实在是刚才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和一个见面一分钟不到的陌生女人上床。如今冷静下来,他反而觉得这女人确实有色诱他的本钱。不过现在显然不是冲动的时候。

  该死!他夹紧了双腿,转过身去。

  女人看着他的样子,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随后她开始平静的穿衣,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教练先生……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呢。”

  “托尼·唐恩,你叫我唐恩就好了。”为了表示亲切,一般都称呼前面的名字,只是唐恩来自中国,这就是他的全名了,他还是习惯被人叫“唐恩”,而不是“托尼”。

  “唐恩先生,您一定觉得我很下贱吧?”

  “不,没有。”唐恩背对着她摇摇头。

  女人把唐恩的回答当作了敷衍的安慰,她叹了口气。“您也看到了,一个体弱多病的女人要抚养自己的孩子,在这种地方有多不容易。我不是在祈求你的可怜,事实上我很满足了,因为上帝给了我一个健康强壮的孩子……您可以转过身来了,先生。”

  唐恩转过身,发现已经穿戴整齐的女人坐在床边,那双明亮的眼眸正看着自己。他被看得感觉自己反而有些心虚了。

  “我能够理解……但是夫人,我们能出去说话吗?我可不想在这里被你回来的儿子撞见,虽然我们什么都没做,但有些事情说不清的。”

  女人笑了:“好吧。不过请放心。最近的一家有卖马斯卡彭奶酪的超市走路也要三刻钟才能来回一趟呢。”

  接下来,乔治·伍德的母亲为唐恩泡上一杯红茶,两人坐在餐桌前,她继续削用来做晚餐的土豆,顺便给唐恩讲述有关自己和儿子的故事。

  从交谈中,唐恩得知原来乔治·伍德有着相当坎坷的身世。他母亲索菲娅是牙买加人,本身拥有牙买加和巴西血统,一个标准的混血美女。在她十七岁的时候,爱上了一名高大英俊的英国船员。然后就是一番惊天动地的热恋,两人很快发展到要结婚的阶段,无奈索菲娅的家人并不赞同这桩婚姻,并且在牙买加已经给她找好了一个颇有些家业的公子哥。

  接下来就是几乎所有俗套言情小说的情节了。索菲娅在家人和爱情之间选择了后者,跟着船员男友私奔来到陌生的英国,而此时她已经怀有三个月的身孕了。

  男友并不想要这个孩子,但索菲娅坚持要生下来。为此两人还第一次吵了架。在以后的日子里面,两人为此没少争吵。最后的结果是男友扔下一笔钱跑路了,继续做他自由自在的船员,而索菲娅挺着大肚子,在南安普顿的一家条件简陋的医院中生下了乔治·伍德。“伍德”是他父亲的姓,年轻的索菲娅还是在用这种方式纪念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因为怀孕期间缺乏营养,又经常动气,产下乔治的索菲娅身体一直很虚弱。尽管如此,没有工作的她还要四处打工,赚钱养活自己和小乔治。但因为当初索菲娅来英国办理的是旅游签证,签证过期之后继续滞留,索菲娅并不在英国的户籍登记中,换句话说她是黑户,也就是非法移民。非法移民是不可能找到什么好待遇工作的。为找到更好的工作,和住更便宜的房屋,索菲娅带着小乔治四处搬迁,他们去过朴茨茅斯、伦敦、伯明翰,最后来到了诺丁汉。

  而那个负心汉,自从跑路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她,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世间原本就没有这个人一样。索菲娅也渐渐忘记了他,把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儿子身上。就这样,他们互相扶持着走过了十七年。伍德是知道他父亲存在的,但是他却对唐恩说那人已死,可见他心里多恨自己的亲生父亲。十五岁初中毕业的乔治既没有去上那些目标是大学的高中,也没有去上学一技之长的职业学校。他选择了直接进入工作。超市收银员、快递公司快递员、加油站加油工、搬家公司搬运工他都做过。但是他赚的钱对于有一个需要随时接受治疗的母亲的家庭来说,并不够用。唐恩也明白了为什么伍德要做职业球员,因为媒体们总是把职业球员描述成年少多金的暴发户,任谁看了都眼红。

  唐恩可以看得出来索菲娅身体确实很差,说话多一点就要停下来大口喘气,偶尔还会猛烈的咳嗽。从这个母亲对过去轻描淡写的讲述中,他无法想象这个年轻的妈妈到底受了多少苦。但有一件事情唐恩可以肯定,那就是索菲娅曾经历的一切常人绝对难以承受。

  我们可以想象,曾经的花季少女对爱情和未来充满了憧憬,跟着自己的挚爱来到人生地不熟的英国,打算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她有梦想和目标。然而十七年后,在唐恩面前的只是一个被生活折磨的只剩一副残躯的女人。从“少女”到“女人”这种变化,真是一言难尽啊。

  也许觉得这话题太沉重了,不想让索菲娅再回忆起不堪回首的过去。唐恩主动换了稍微轻松一点的话题,因为他是职业球队的主教练,自然从前几天的那场激动人心的比赛讲起了。唐恩不知道索菲娅是否喜欢足球,但她听得很入迷,当唐恩讲到他和罗德握手讲出那句话,然后西汉姆主教练一脸错愕愤怒交错的复杂表情时,索菲娅也跟着唐恩笑了起来。

  乔治·伍德几乎是撞开自己家大门,一口气冲上了二楼的。然后他看到自己的母亲正和那个唐恩教练坐在餐桌旁愉快的聊天。看到他出现在门口,母亲还有些惊讶的瞟了眼墙上的钟。

  “才十五分钟……乔治,你没去吗?”索菲娅起身迎向自己的儿子。

  伍德将身后的塑料袋拿出来,里面放的正是妈妈要他买的马斯卡彭奶酪。

  唐恩则注意到乔治面色红润,气息微喘。他心里笑了,这小子一定是跑着去跑着回来的。不过能够把平常需要四十五分钟的路程在十五分钟内就跑完,这小子的身体素质很不错啊。

  低头看看表,时间不早,他觉得自己应该回去了,于是起身告辞。索菲娅也没有很热情的留他在家吃晚饭,只是让儿子把唐恩先生送出这片街区,一个看起来有钱的陌生人在这片地方出现简直就是移动小金库,谁看了都眼馋,没有本地人陪同的话很危险。

  告辞了这位母亲,唐恩在伍德的陪同下向大路走去。

  冬天黑的早,如今天色黯淡,街灯早已点亮。有些人家窗口中还飘出了阵阵奶香,这片混乱的地方也终于有了一些温馨。那些到处找事的流氓少了一些,要钱的小孩子却依然如旧。他们看到唐恩就会上来要钱,但是看到伍德,则会对他扮鬼脸竖中指,唐恩在他们身上完全看不到小孩子的纯真。

  在这种地方要求纯真?唐恩自己都笑了。

  看着低头默默走路的乔治·伍德,听了有关他的故事,唐恩觉得这小子有超越他年龄的成熟。不过显然在维尔福德他对唐恩的自我推销没有成功。

  “喂,你和我妈妈……没什么吧?”伍德突然说话了。

  “你母亲很好客,我们在一起聊了一些趣事。我给她讲了我的工作,她听得很高兴。另外,她也告诉了我一些有关你的事。”

  伍德似乎松了口气。

  唐恩接下来的话又让他紧张了起来。“你母亲真漂亮,完全看不出来她会有一个十七岁的孩子。”

  伍德停住脚步,回头瞪着唐恩,恶狠狠地对他说:“不要对我妈妈有什么想法!”

  唐恩摊开双手:“怎么可能呢?”

  关心妈妈的少年哼了一声,转身继续带路,但他低沉的声音还是很清晰的传到了唐恩的耳朵里:“如果你敢对我妈有什么企图,我就杀了你!”

  唐恩知道这小子是说真的,他爱自己的母亲胜过一切。

  “你放心,我还没活够。”他耸耸肩。

  来到车来车往的大路,唐恩向伍德致谢,但是伍德却没有转身回去。“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你也回家吧。”唐恩觉得有些奇怪。

  “妈妈让我把你送上车。”伍德摇摇头。

  唐恩笑了笑,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两人站在寒风凛冽的街边,半天都没有看到一辆出租车。伍德看着唐恩四处张望的样子,奇怪地问:“你没有预约吗?”

  “那是什么?”唐恩一脸迷茫。他在国内打车都是往路边一站,然后招手即停。怎么在英国打车还要预约?

  “街上不会有空出租车让你坐的。”伍德更加奇怪了,这个人确定是英国人吗?“因为汽油太贵,你要坐车就要打电话给出租车公司,或者直接找熟悉的司机。你真是英国人吗?”

  原来如此。唐恩脸上发烧,但是在小孩子面前还要保持自己的面子,于是他狠狠瞪了伍德一眼:“我只是一时走神,忘了。实际上我有……”他从口袋里面掏出昨天坐车那司机留给自己的名片,按照上面的号码拨通,报了自己的姓名之后,对方非常热情的问了唐恩现在身处的地点,然后说十五分钟后到。

  接下来就又是无言的等待。伍德不是一个喜欢主动找话说的人,唐恩也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司机很准时,十五分钟之后他的车子停在了唐恩面前。

  完成任务的乔治·伍德转身要走,却被唐恩叫住了。

  他在随身的便笺本上撕下一张纸条,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名字,以及森林队训练基地的地址。然后递给了有些惊讶的伍德。

  “拿着。明天上午九点半按照这上面的地址来找我,如果门卫问起,你就说是我让你来的。”

  伍德还没反应过来,所以没接,唐恩干脆硬塞到他手中。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是能不能成为英格兰最出色的球星,那可就要看你自己的能力了,小子。”

  说完这话,唐恩钻入汽车,关上了车门。球迷司机发动汽车,如一滴水珠汇入滚滚江河般,很快就融入车流中辩不出来了。

  唐恩回头看到伍德还站在街头路灯下,寒风中仿佛一尊雕像。在他身后是昏暗的斯宁顿,在他对面的则是灯火辉煌的繁华闹市,一条A612公路曼弗斯大道(ManversSt)把这座城市分割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十七岁的乔治·伍德拼命想要赚钱,好带自己的母亲逃离那里,没有高学历的他如果不想有朝一日死于街头或者被关进监狱,就只能借助足球。今天的经历见闻,让唐恩觉得真正的职业足球和他在国内酒吧茶馆中与其他人讨论争吵的欧洲足球完全不同,后者只是体育运动最漂亮的一面,就好像这条公路左边的那个世界。而前者呢,远不像国内那些球迷以为的那样可爱,是被人们刻意遗忘的一面,却真实的残酷的顽强的存在着,正如这条公路右边的斯宁顿贫民区。

  那扇大门已经打开,在风光华丽的表面下,唐恩却看到以前自己并不了解的黑暗。果真是一个崭新的世界呢……他心想。

  

第十二章 乔治·伍德一家(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