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听证会(上)

    尽管此时已经是上午九点过,车窗外面的那个世界却阴沉沉的仿佛黑夜,迎面而来的车头灯依然刺眼。密集的雨点打在车窗玻璃上发出连绵不绝的噼啪声,雨刷器停一会儿就要启动清理前窗多到影响驾驶员视线的水迹。

  “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这个国家的原因。”埃文·多格蒂一边开车,一边对坐在副驾驶席的托尼·唐恩说。

  “什么?”唐恩不明白。

  “炸鱼、薯条、茶、鬼天气和烂食物的英国。”埃文嘿嘿地笑着,口气中充满了不屑,“冬天的英国就好像是从滚筒洗衣机里面提出来的羊毛衫,没有甩干的那种。”

  当上车的时候发现为他开车的竟然就是主席先生的儿子埃文·多格蒂,唐恩还有些受宠若惊。不过这一路上的接触让他明白了这个中年男人其实和自己一样,也许他在美国也有自己的产业,但并不多么可怕,也会偶尔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比如刚才这个玩笑。

  唐恩哈哈大笑起来,他觉得这比喻很形象也很有趣。

  “多格蒂先生……”

  “叫我埃文就好了。我父亲不在这里。”

  “呃,埃文……我觉得你很有趣。”唐恩说。

  埃文很美国式的耸耸肩,“我和那些古板守旧的英国人可不一样。”

  “你不是英国人吗?”

  “不不,我是美国人。你要看我的护照吗?”埃文说话一口美国腔英语。唐恩分辨不出来,因为有着中国教育背影的他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才是所谓的“伦敦腔英语”。“不过我和那些土生土长的美国佬可不一样,最起码我分的出‘football’(在英国意为足球,在美国意为橄榄球)和‘soccer’(在英国意为橄榄球,在美国意为足球)。我六岁就离开诺丁汉去了休斯敦,我的姑姑在那儿,我喜欢休斯敦的阳光沙滩。”唐恩第一次知道埃文·多格蒂原来如此善谈,几乎一张嘴就停不住。

  “棕榈树,比基尼,灿烂的阳光,白色的沙滩……嗯,在英国你永远不可能看到这样的地方。英国的沙滩有什么?肮脏的污泥、寒风、大浪、林立的怪石,以及在那里捡贝的黑户。所以,我六岁就离开了这里,在那边上学,成家立业,只有假期才会回来,而且我很少很少会在冬天回英国……那简直是噩梦!”

  唐恩忍不住又笑:“埃文,我觉得你一点也不像四十五岁的样子,你像二十五岁。”

  “多谢夸奖。实际上我只是因为和我那个死板的父亲呆久了压抑的……”

  唐恩对此深表赞同,不过他没说出来。他想到了主线先生专门打电话给他,就是为了提醒他注意更衣室的传统。英国人固执守旧,不管他们外表如何使上标新立异,骨子里还是注重传统,老一辈英国人更是如此。

  他们为自己的历史倍感自豪,无论是足球还是其他什么方面。实际上对于唐恩来说,这份骄傲早就荡然无存了。因为他可是来自拥有五千年历史的国度。五千年前有没有英国人还是问题呢……

  相比较来说,因为缺乏悠久历史的美国人就比英国人更具有开拓精神,埃文确实很符合美国人的形象。

  唐恩想到一个问题:“埃文,你说你很少在冬天回来,为什么这次你会在这里?”

  埃文瞟了唐恩一眼,“偶尔我也会在冬天回来……”

  这是很明显不过的借口了,唐恩不相信主席先生会好心到让自己的儿子给他开车,让一个在美国长大的儿子和英国的职业足球俱乐部成员见面显然也不是为了满足儿子的好奇心。既然他不愿意说,唐恩也就不再问了。

  唐恩不说话,扭头看着窗外的英国乡村。冷场了,但是他没兴趣来救。他现在得想想如何应付足总那帮家伙了。

  埃文似乎看出了唐恩的心思,他轻轻摇头道:“别担心,俱乐部为你请了一个律师,你可以把一切都交给他处理。”

  “谢谢。”唐恩礼貌的表示感谢,车厢中重归寂静。

  暗红色的奥迪A6在M1高速公路上急速行驶,将英国的乡村和丘陵统统甩在身后,从诺丁汉出发两个小时之后,唐恩他们来到了这座排名世界前十的国际性大都市——伦敦。

  埃文并没有直接将车开往英格兰足总所在地SOHO广场25号,而是开到了一家咖啡馆。

  “兰迪律师在这里等我们。”

  杰克·兰迪今年四十六岁了,是伦敦一家小事务所默默无名的律师。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穿着米黄色的大衣,黑色公文包放在一旁,正襟危坐在咖啡馆中。当雇主走到他面前的时候,才很绅士的起身欢迎。

  “两位先生早上好。”虽然只是一家小事务所的小律师,但是派头依然十足,仅仅只是一个伸手的动作都显得优越感十足。律师在国外基本上属于上流社会的,在英国这个保守的国家更是如此,他们至今还保留着出庭要带头套假发的习惯。

  唐恩对此不屑一顾。一个没混出什么名堂的破律师,有什么好牛逼的?他在国内和律师没怎么接触过,不过这个兰迪的表现倒让他对律师没什么好感。他很敷衍的和对方握了握手。

  埃文看出来了唐恩的心思,他拍拍唐恩的肩膀:“好吧,让我们坐下来谈。所有有关这次事情的材料我都已经给过兰迪律师一份了。”

  尽管唐恩并不喜欢俱乐部给自己找的这个律师,不过他还是得承认,兰迪律师的敬业态度和职业操守很不错。

  兰迪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叠资料,放在桌子上。“唐恩先生,请恕我直言。一月五日您在诺丁汉大学皇家医院门口的那番话的最后一句是非常不明智的。”

  唐恩自己都不记得了:“哪句?”

  兰迪抬眼看了看唐恩:“您说‘有人希望超级球队晋级,而不是没钱没势的我们’。”

  唐恩使劲点点头,他想起来了,自己确实说过。“怎么了?”

  兰迪干脆把资料推到一边,然后很认真地看着唐恩说:“如果唐恩先生您只说前面对裁判的怀疑控诉,那只是很正常的一个主教练输球后的抱怨。可是您偏偏要在最后加上那么一句,就变成了怀疑英格兰足总的透明度和职业品行了。对于足总来说,这才是最让他们恼火的一点,也是让整个事情变得棘手的一句话。”

  唐恩耸耸肩:“如果不棘手,我们干嘛请你来呢,律师先生?”

  兰迪愣了一下,随后发现唐恩说的没错,如果对方自己都能解决了,还需要他吗?要知道这工作可是很不容易才能得到的。不是所有人去参加足总听证会都会叫律师的。

  他咳嗽一声,假装喝口咖啡,稍微缓解一下有些紧张的气氛。埃文在旁边一直没说话,而是安静地看着这两人的交锋。

  这个停顿可以让双方重开话题,而不会继续在上一个令人不舒服的话题上纠缠。

  “嗯,唐恩先生。我相信足总会在听证会上要求您解释那句话的,如果不想得到更严厉的处罚,您必须让他们相信您并没有针对足总。”

  “天地良心,我从来没有针对他们。”

  “您在这里对我说一点用都没有,您要让足总相信。问题就在这里,要让他们相信并不容易。让我来告诉您一些背景资料:英格兰足总首席执行官马克·帕利奥斯(MarkPalios)上台的宣言就是严厉打击英格兰足坛那些丑闻和不正常现象。而唐恩先生,您的话恰好给了公众一个信号:足总内部并不如他们宣传的那么干净。”兰迪看到唐恩似乎要开口辩解,他伸手阻止,“把您的话留给足总说吧。不管您有没有那个意思,经过媒体的渲染,所有人都相信您就是那个意思。”

  唐恩总算领教到了英格兰媒体的厉害,他双手抓头,低声嘟囔:“那群混蛋媒体!”几天前他还为自己成了媒体人物而沾沾自喜过呢。

  看到他这样子,兰迪在旁边耸耸肩:“您到现在才知道吗?不过您的身份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

  “我什么身份?”

  兰迪看了一眼埃文,然后对唐恩说:“诺丁汉森林已经不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那支森林队了,你们在足坛没有任何影响力,作为森林队代理主教练的您人微言轻。”

  唐恩和埃文同时点点头。他们两个其实对于森林队都没有多少感情的,所以兰迪这么说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事实如此嘛。

  “然后呢?”唐恩问。

  “人微言轻的您,即可以因此让足总不把你当回事,从轻发落。也可以让足总借机严惩你,给帕利奥斯立威的机会。”

  唐恩明白了。如果他是弗格森爵士这种人,足总很可能就要顾及曼联俱乐部的英格兰足坛的影响力,而让处罚不了了之。同时,就算穆里尼奥这种大牌教练,也多次让足总作为立威的对象。有利有弊。

  兰迪把话说到这份上,唐恩心里已经明白今天他应该怎么做了。

  “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唐恩将杯中的咖啡一口喝完,仿佛他喝的是白开水。兰迪看到唐恩这样子,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微笑。

  

  

第十四章 听证会(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