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再见伊人(下)

    杨燕并非专业导游,她的介绍也是东一榔头西一锤子,想到什么就说。不过唐恩不在乎这些,他本来就没想增加对这所大学的了解,让他心甘情愿跟着这位蹩脚导游到处走,还走冤枉路的唯一理由就是因为她是杨燕,自己曾经暗恋了三年的女孩。

  当他们走到一座雕像前,杨燕指着这个手捧鲜花,赤脚铜像对唐恩说:“这是劳伦斯,他写过《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儿子和情人》等小说,是诺丁汉当地很有名的文学家,甚至可以和拜伦齐名哦。”

  “啊?”唐恩一脸迷茫,完全不知道这个劳伦斯的来头有多大。不过他知道拜伦,上中学的时候偶尔听过他的一两句诗。这很正常,拜伦是个中学生可能都知道,不过D·H·劳伦斯(David`Herbert`lawernce)的书在唐恩上中学那会儿可能还是描写资本主义色情淫乱生活的禁书。

  发现这个男的对让诺丁汉名闻世界的人物一无所知,杨燕“好为人师”的毛病又来了。“先生,您不是诺丁汉人吧?”

  “为什么这么说?”

  唐恩其实很想说:“没错!我不是!我是中国人,我是你的同学……”

  “我是诺丁汉西北的伊斯特伍德(Eastwood)人……”

  杨燕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先生您在开玩笑吗?就连伊斯特伍德的六岁小孩子都知道劳伦斯是谁。”

  “谁?”

  “二十世纪英国文学史上最具争议最独特的作家,他写的小说直到现在英国主流文学界都还对此嗤之以鼻,不肯接受和承认。”

  “为什么?”

  “因为他的小说都是描写矿工阶级的生活,而且嘲笑讽刺那些有钱人贵族,阶级性很强,英国文学界认为劳伦斯是共产主义作家,写的是左派文学。另外他那本《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因为公然违背当时的社会风气而被禁了几十年……”

  “违背社会风气?”唐恩觉得这个理由有些不可理解。

  “呃……”杨燕咬着嘴唇回答,“就是很露骨的描写性和色情,以及乱伦……”她觉得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谈论这种东西有些不合适,于是她把话题转回了正轨。“您知道吗?劳伦斯是您的老乡,伊斯特伍德人”

  唐恩知道自己又出丑了,他拍拍额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时候为他解围的人来了。一群穿着大红色唐装的中国留学生迎面走来,他们大声叫着杨燕的名字。

  “杨燕,杨燕!”

  杨燕回头看到他们,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春节快乐,大家!”

  “你也春节快乐!”

  “恭喜发财,学业有成!哈哈!”

  一群黑头发黄皮肤的人一起嬉笑,说着唐恩觉得已经有些陌生,但很亲切的语言,他愣住了。

  春节?

  今天已经春节了吗?

  杨燕想起后面还有一个人,于是她扭头对唐恩用英语说:“春节快乐!今天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节日哦,就像你们的圣诞节……”随后她用汉语很慢很慢的重复了一遍:“春节快乐!恭喜发财!”

  唐恩张张嘴,似乎想要跟着一起念。到最后他终于还是没有念出声来。

  我当然知道春节意味着什么,阖家团圆,年夜饭,守岁,春节联欢晚会,父母家人陪伴身边,元宵饺子,年年有余……

  想家的念头不可抑制的涌入唐恩的脑海,尤其当他看到杨燕的笑脸时,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他低头从怀中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快速的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和英文名字,然后递到杨燕手中。“杨燕小姐吗?我非常钦佩你的学识,本人对中国文化仰慕已久,一直希望学习中文和中国文化,如果你不介意,我想邀请你做我的中文教师。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你考虑清楚了,可以给我打电话。我还有些急事,马上要走。非常感谢你做我的导游,非常感谢!再见,另外也祝你春节快乐!”

  连珠炮似的说完,唐恩转身就走,匆匆逃离了这个充满了过节气氛的地方和这群人。

  杨燕拿着手中的纸条,有些没反应过来。这时旁边的朋友才围上来。

  “怎么回事?那男人是谁?”

  “我觉得他长的好像年轻的阿尔·帕西诺,好帅哦!”有人开始发花痴了。

  杨燕瞟了她的朋友一眼,“我可不觉得……”随后她低头看着手中的纸条,缓缓念出上面潦草的英文名字:“托尼……托尼·唐恩?”

  有个男生听到这个名字叫了起来。

  “托尼·唐恩?!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认识他吗,刘威。”杨燕问那个男生。

  男生递给她张报纸,上面一幅大照片:在汹涌的红色浪潮下,一个黑衣人振臂高呼。

  “他,”男生指着照片中的黑衣人对杨燕说,“就是托尼·唐恩。诺丁汉森林队的主教练。”

  杨燕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半天,然后问了一句让男生很郁闷的话:“诺丁汉森林是什么?”

  男生很生气的跳了起来,却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个从不看足球,从不了解足球的女孩子解释森林队的辉煌成绩,和在这座城市的地位。最后他只好这样说:“总之……诺丁汉森林是这座城市最成功的足球俱乐部,并且有很辉煌的历史。托尼·唐恩是一个职业足球教练。你知道这些就好了。”

  “哦,原来他还是名人呀。”杨燕对男生笑道,“刘威,你是不是很后悔没有找他找个签名什么的?”然后她把那张纸片递给了男生,“这也是签名,还有他的电话呢。”

  男生拒绝了。“我又不是森林队球迷,还没狂热到主动要签名的地步。你收着吧,这可是他给你的。”

  旁边的女生开腔了:“对呀对呀,他不是想让你去做他的什么中文老师吗?这是一个好机会啊!”

  “什么机会?”

  “在美丽怡静的欧洲校园中,碰到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他向你发出了下次见面的邀请……一个冷峻的绅士,一个美丽的家庭教师,噢!多么浪漫的故事!”刚刚发花痴的女孩子才醒转过来就有痴了过去。

  “阿丽,你言情小说看多了吗?”面对这群到大学才认识的朋友,杨燕惟有无奈的笑。

  “不,阿丽说的是《简·爱》。”另外一个女孩子扶着眼镜一本正经道。

  阿丽马上配合地伸出了手轻唤道:“哦——罗切斯特!你以为我矮小、不美,就没有灵魂,没有心了吗?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财富和美貌,我就要使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难以离开你一样……”

  大家都笑了起来,杨燕同样笑得很开心。在一片笑声中,她低头看了看这张纸条,最后还是没有扔掉,而是折起来放在了衣服口袋中。她家境殷实,不需要自出打工赚学费顺便养活自己,课余时间她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和朋友一起上街,或者找个安静的地方读书。但是……她还是把这张工作联系电话留了下来。

  为什么呢?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也许因为是他的姓氏读音很像那个人的名字?

  一边疾步在校园中穿行,一边在脑海中搜索今年的日历,每年开始他都要看看今年春节何时过。

  想起来了!

  唐恩停住了脚步。

  二月一日是除夕,二月二日就是春节。没错!

  昨天是除夕,他带领球队拿下自己执教一线队以来的首个胜利。今天就是春节,中国人最传统的节日,最重视的节日……春节!

  这一个月来,他被穿越震惊的大脑几乎短了路,然后又忙着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下去,竟然忘了这件很重要的事情——我的父母如今怎么样了?他们身体是否健康,他们是否会因为丢了自己的儿子而惊慌失措?他从来没有为自己的父母考虑太多,就算是穿越前也是如此,现在他觉得自己很不孝。

  他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回家过春节了?两年还是三年,或者更久?

  2004年他大学刚毕业一年,在成都找了一份工作。为了努力留在这座城市,他决定春节不回去,只是在除夕的时候打了个电话回去问候。2005年春节,他已经换了两份工作,在刚刚结束的同学会上,他虽然收到了请柬,去了却没有几个人还记得他,别人都混的风生水起,只有他一事无成。心情不好的他干脆决定不回家丢脸了,否则自己的父母问起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2006年春节,他再次换了工作,并且在去上海出差的路上,依然用电话给父母拜年。2007年春节,他工作稳定,也不出差,却就是不想回家,这一年随便找了一个理由骗父母不回去,听着除夕的鞭炮声,再次在电话中拜年。他觉得自己对于春节这传统节日已经麻木了,过不过都一样。

  不得不说,唐恩不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就算平时他都很少主动给家里打电话联系,心中有什么话总是憋在心里,从小到大就这样过来了。他习惯了,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是现在……在2003年的英国诺丁汉,他第一次有了要给家打电话的强烈念头,他想听听父母的声音,哪怕只是一句也好。

  于是他掏出手机,在记忆中搜索出家中的电话号码,小心翼翼地输入了,然后站在一棵大树下等着电话接通。

  一段似乎是很漫长的等待之后,电话线的另外一头终于响起了一个让唐恩熟悉的声音。

  “喂,哪个?”这是妈妈的声音!

  他听到了,听到了自己妈妈的声音,还听到有鞭炮声和电视机的声音从听筒中隐约传来。电视中主持人在喊:“过年咯!过年好!”一时间,他忘记了说话,生怕说出话来就听不到从那个遥远世界传来的声音。似乎只要抽一下鼻子,就能闻到妈妈做的饭菜香味。糖醋脆皮鱼、八宝饭、咸烧白、冰糖肘子、鱼粑粑、猪儿粑……对了,怎么可以忘了自家做的香肠腊肉呢?这些可比该死的只能用盐和米醋调味的烤鱼薯条好吃多了。唐恩咽了口口水。

  电话那边的妈妈没听到有人说话,她又奇怪地问了几句,在没有得到答复的时候,终于挂了电话。

  唐恩被惊醒过来,他错过了和妈妈问候的机会。不过他已经不用打了,知道父母还好好的生活着,一切如常,他就满足了。如果自己出了事,妈妈的声音决定不会这么镇定。不管如今附在自己身上的人是谁,只要他对二老好,唐恩就满足了。

  唐恩把身体靠在树干上,抬头看看碧蓝的天空,长出了口气。

  今天虽然还没有过去,唐恩却觉得精彩无比,他不仅知道自己的父母目前过的还不错;然后在异国他乡遇到了高中的暗恋过的班花——虽然人家已经认不出来自己了。

  刚刚还思乡的心情好转过来,他决定去个地方。

  

第二十二章 再见伊人(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