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足球高于生死?(中)

    “我记得迈克尔说过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被媒体打扰。”唐恩挡在了皮尔斯·布鲁斯面前,皱着眉头道。

  “唐恩……唐恩先生,你、你误会了。”布鲁斯弯着腰站在唐恩面前,累的话都说不顺了。“我不是来采访的。”

  他摊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带相机,也没带采访用录音笔。

  “我连手机都没电了……其实,我是想、想来给加文献花的。”

  “但你们并不认识。”唐恩没有要让路的意思。

  “加文是森林队球迷,我也是。”

  两人对视着,唐恩想了想,问了一个问题:“晚邮报上的那些有关球迷骚乱的报道都是出自你手吗?”

  布鲁斯没想到唐恩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他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不,我被派到纽卡斯去采访了。才回来,就听说了这事……”

  唐恩让开了路,对他说:“去吧,葬礼快结束了……大约。”

  布鲁斯谢过唐恩,然后转身向里面跑去。唐恩看着这个刚刚转正的年轻记者,心想……媒体里面也是有好人的嘛。

  因为唐恩是一个人住,关于吃的要求很低,所以他经常会在伯恩斯的酒吧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今天,他却没有要伯恩斯给他提供饭食,只是独自一人在还没有开门营业的酒吧内一杯接一杯喝酒。

  伯恩斯却也不劝他,一方面他知道唐恩酒量好,另一方面,这时候劝什么呢?让他发泄就好了。

  就在唐恩喝的有点醉的时候,迈克尔来了。

  “啊,迈克尔!你来了……明天的比赛,你、你会去看的,对……对吧?”唐恩脸上笑嘻嘻的,舌头都捋不直了。

  迈克尔·伯纳德看着唐恩,却并不说话。

  唐恩脸上的笑容没了,他盯着迈克尔说:“迈克尔,你……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托尼,明天我不去看比赛了。”

  唐恩点点头:“我理解,你刚刚……”

  “我以后也不会去了。”

  “什么?”唐恩以为自己听错了。

  “谢谢。”迈克尔从伯恩斯手中接过水杯,然后转头看着唐恩说,“你想听故事吗,托尼?”

  当布莱恩·克劳夫的森林队横扫英格兰和欧洲足坛的时候,迈克尔·伯纳德刚刚二十,他和其他大多数青年一样,仿佛到了发情期的种马一样精力充沛,斗志旺盛,喜欢用拳头来炫耀自己的男子汉气概。

  他和约翰组织了一个社团——“Naughty`Forty”,只收狂热的森林球迷。在马克·霍奇之前,他就是这个社团的老大,约翰和比尔是他的得力助手,每次打架他们三个总是冲在最前面,毫不畏惧对方扔过来的砖头和挥舞的木棍。他们随着森林队南征北战,经历了球队最辉煌的岁月。

  如果对手的球迷胆敢侮辱森林队,他们就会一拥而上,将对方打得鼻青脸肿。哪怕是在客场,他们也毫不示弱。他们对自己为球队荣耀所做出的贡献感到自豪。他们也为拥有和自己一样的兄弟而骄傲。

  足球流氓?不,他们决不承认,他们认为自己才是最忠诚最热爱球队的森林球迷。

  比赛之外的迈克尔人生并不如意,他更换了很多工作,却因为暴躁的脾气和冲动的性格难以持久。但是他不在乎这些,他所关心的只有自己社团的荣誉,自己支持球队的成绩,津津乐道于“头儿”克劳夫的各种话题和球员们的私生活。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年。十年中,他们为森林队聚集在一起战斗,战斗,并且认为这种战斗会持续下去,直到有一天他们再也挥不动拳头为止。

  但是这样的生活在1989年4月15日那天下午彻底改变了。

  “我们一路势如破竹的杀进了那年足总杯的半决赛,我们的对手是当时强大的利物浦,可是在赛前谁都不认为我们会输给他们,相反……利物浦人对我们怕得要死,你一定觉得奇怪吧?为什么?因为我们有克劳夫!利物浦人听到这个名字腿都会发软……”迈克尔诉说着,他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十四年前的时光中。

  唐恩没说话,他静静的听着迈克尔讲故事。酒杯里早就没酒了他都不在乎。

  “赛前我们斗志昂扬,所有人都希望干掉利物浦,杀进决赛,然后把那座闪闪发光的奖杯抱回家。你知道吗……我们已经有整整三十年没有拿过足总杯冠军了,克劳夫拿了所有这世界上能拿到的冠军,就差一个足总杯。你知道我们是多么渴望了吧……”迈克尔盯着唐恩,看到唐恩点头,他才继续说。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那是一个晴天,我和约翰他们提前三个小时就从诺丁汉出发去谢菲尔德,做好一切准备,就等比赛开始……”迈克尔的语速开始放慢,这段回忆对他来说太痛苦了,很长一段时间都仿佛噩梦一样纠缠着他。

  “我们在二号看台,隔壁就是利物浦球迷所在的三号看台。我当时觉得这真是一个好机会,我们可以在比赛中不停的干他们……”说到这里,迈克尔停顿了很长时间,唐恩却早已猜出了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第三十四章 足球高于生死?(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