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热血江湖》正式公测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据官方统计,已经发售了七千余万个公测帐号,到目前为止,最高同时在线人数已经突破了三千万人。

  在公测刚好满一个月的时候,所有中型以上城镇的中心广场上多出了一个公告栏,上面列出了含十大门派、江湖十大高手、各门派十大高手、十大富翁、十大各项生产高手在内的十余项排名。

  刚刚发榜的那天,我迫不及待的去看榜,结果高兴的我晚上都没睡着觉。

  我的伐木技能排在了伐木高手榜的第七名,而工匠技能排在了工匠高手榜的第九名。

  心里想,几千万人里都能看到我的存在,实在是太爽了。

  结果叫人伤心的是,发榜的第二天我的工匠排名就被挤了下来,伐木也在两天后下榜。为了登上排行榜,某些仁兄就跟吃了****似的,不要命的练级。

  我后来也冲了几次榜,结果基本上都是在上榜的6个时辰之内被人踢下去,摔的我是满眼金星,欲哭无泪,只好放弃,看其他人在台上面打的头破血流。

  江湖十大高手的排行却很清净,前5名基本上从开榜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变动过,之是后5名在10几个人手里有序的变动,估计是在下线休息的时候被人超越的吧。

  那个排名第一的,叫“老顽童”,全真派,武学境界竟然达到了第十五阶“锋芒毕露”,在十大高手榜上遥遥领先。

  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名字都隐藏了,只能看到门派分别为圣门和忧愁谷,武学境界分别为第十三阶“出类拔萃”、第十二阶“了然于胸”。

  第四名为蜀山弟子“头可断发型不能乱”,武学境界第十一阶“心领神会”。

  第五名为丐帮弟子“穷人一个”,武学境界也是第十一阶“心领神会”。

  从头到尾翻了一遍排行榜,看的我热血沸腾,要是什么时候我也等登上十大高手的宝座,那不就是要风有风,要雨有雨,要MM就有MM了么?

  要不是想到了我的赚钱大计,为了PLMM我差点儿就直奔武当山拜师学艺去了。

  在工匠等级到达了第七阶“如鱼得水”之后,进展的相当缓慢,在连续制作了两天檀木吊坠之后,熟练度才上涨了15%。

  而工匠技能最高的已经达到了第九阶“千锤百炼”,没办法人家有钱,直接从玩家手中收购原材料来加工,而我为了节省成本,所有的材料都是自己砍来的。

  一定有办法可以更快的升级的!通常来讲,等级暴增一般有两个途径。一是通过奇遇捡到秘籍,修炼后脱胎换骨;二是遇到大师指点,从而一步登天。

  想到着,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到奇遇。从此之后,我每天走路都是低着头,四处张望,看看是不是能捡到点什么。看到NPC的时候,一个都不漏的先是盯上5分钟,看他象不象是身藏不露的高手,然后不停的和他说话,看看能不能激发隐藏剧情,只到目标发疯跑掉了为止。

  就这样,在被长安城里的第14个巡捕当小偷盘问之后,当我被长安城的第46个NPC暴打的鼻青脸肿之后,终于上天不负有心人,在一个杂货堆的旁边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叫我终身难忘的人。

  看起来他有50多岁,虽然穿的破衣罗嗦,浑身都是油渍,面无表情,但是却掩盖不足他内心里的傲气,他蹲在墙角,右手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小刀(虽然看起来更想是一块破铁片),左手拿着一块木头,依稀是在雕刻一个人像,好象还是个女人。

  我离着老远,盯着他绕了7、8圈,总是感觉这个情景在什么地方见过。忽然灵光一现,似乎想起来了点什么,背后冒出了一股冷汗。

  不会这么巧吧,竟然叫我给遇上了?真是祖宗十八代积的阴德啊!

  我瞄了瞄四周,应该没人注意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那老头面前,底下身子,故意挡住了其他路人的视线。

  我一脸严肃,万分的先是作了个揖,之后问:“先生,如果小子没有猜错的话,您就是传说中的风云第一刀、小李飞刀、李探花、李寻欢、李前辈吧?”

  那老头把头一抬,原本浑浊不堪的双眼忽然电射出两道寒光,哪里还是刚才那捡破烂的老头,分明是一个内家高手。

  那老头平静道:“听起来真的很遥远,不错,在三十年,江湖中的朋友确实是这么叫我的。”

  我高兴的差点蹦起来,估计这时候叫我参加雅典奥运会,我肯定能得个什么跳高、跳远的金牌回来,为祖国增光、为人民提气。

  果然被我猜对了,眼前不正是一个拜师学艺成为武林高手的好机会么,有怎么还的机会有怎能错过。

  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也不管那老头的衣服有多脏,抓住了他的衣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道:“英雄啊,您不知道,我已经仰慕您很久了,我自打从娘胎里出来,听的就是您传奇般的故事,什么98抗击特大洪水、******访美、中国加入WTO……(以下省略500字)。对您的景仰就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啊……(又省略了500字)。您看在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份上,就稍微点拨一下我这可怜的无知迷途羔羊,收我为徒弟吧,我愿意以后为您牵马缀蹬,照顾您的饮食起居……(再省略500字),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那老头看着我有如小新一般,闪烁着金光、泛滥着泪花的大眼,仿佛被我打动了,出现了意思自豪,有带着一点怜悯的表情。

  不过还是不肯和我说一句话。

  可是我哪知道,那死老头心里也早就乐开了花:丫的,我都在这蹲了三天了,可算是又遇见了一个白痴了。看着小子穿的还不错,估计是一肥羊,一定能榨出不少油水,不过戏还要演下去,不能叫他看穿了,要是被抓了个显形,送到官府可就惨了前段时间那几个苦主听说还都在找我呢。

  可怜本人,这时还被蒙在鼓里,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呢。

  那老头故做深沉,板着脸道;“自从诗音过世以后,我从此就了无牵挂,本想找个荒野小镇了此残生。”

  “没想到今天遇见了你,这也应该是一种缘分吧,如果你能通过我对你的试炼,我就传授你个一招半式。”

  我听了这话更加深信不疑了,一脸坚决的道:“您吩咐吧,小子必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