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拜师

    众人一看,原来此人是几个月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和尚,自称了凡大师。来到村里一家一家的讨要饭吃,看到你们开饭了,他就来了。村里人因为这几年改革开放,也有人开始到外面搞副业,另外村里人也自己做手工品到外面卖,所以日子是越来越好过了,基本上吃饭还是不成问题了。所以也是只要他到家里也讨饭,村里的人家也一般会不会厌他,多少会给点,他也不不贪心,只要给他就要,多少无所谓,如果少了他就会再跑一家,到他吃饱为止。

  碰上哪家办喜事,他就更高兴了,酒也喝,肉也吃,大家都叫他野和尚。有这样的好日子,他当然不愿意走了,住在铁路旁的石屋里(以前铁路单位临时筑的房子),就在这个小山村住了下来。

  “野和尚,今天你可搞错了,这里现在没饭吃,人家家里有事,你还是到别家去吧”有人说道。

  “什么事呀,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野和尚道。

  平时因为司其妈妈厚道,只要野和尚一来讨饭吃,一般会多给点,他也就在这一家基本上就吃得饱了不需要再跑第二家,但也不会天天来,一般半个月来个次把子

  朱坤也认识这个野和尚,但他多读了点书,比村里其它人要清楚点,这个野和尚虽然看上去五谷不清,六根末静的样子,但他感觉这个野和尚虽然有时说话粗俗,但有时从他走路和他说话的表情看好像应该读了不少书的样子,虽然看不出其它什么,但一直对他还是比较客气。

  这时朱坤走上前说“大师,今天因为我儿被一条红色蜈蚣咬了,在县里医院也没看出什么眉头,所以正在这里着急呢,晚饭也没顾得上吃了,如果大师饿了就请先到别家去看看吧”

  “哦,红色蜈蚣!能让我看看你家小孩吗?”野和尚一听说是红色蜈蚣,眼里精光一闪而过。

  “野和尚,你难道还会看病吗?不要装模作样啦!”邻居中有一中年人说道。

  朱坤一听,心里想了一下反正医院里也没听说过什么红色的蜈蚣,让他看一下也没坏处。

  “既然大师帮忙,就请进来看一下吧!”

  野和尚挤进了人群,一看,“这不是你家的小三吗?”因为小司其经常在铁路边玩,也和这个野和尚认识,而且野和尚看到小三聪明,好动也挺喜欢他的。

  野和尚左手拿起小司其的脚一看,脚背肿的很高,已经变形的很厉害了,野和尚灵机一闪,右手搭住小司其的脉搏,一股真气随之而入。良久,野和尚松开双手,对朱坤说:“朱老师,大家都这么叫,我也就这样叫你了,你家小三的脚确实是被红色蜈蚣咬的,这种蜈蚣很不常见,可以说是异种,所以一般的医院和医生也不会知道”

  朱坤一听野和尚这么一说,马上急道“大师,那我家小三的脚能治好吗?”

  “可倒是可以,但很麻烦,这种红色蜈蚣其它是蜈蚣和蝎子交配所生,这种机率几百年都难得见到一次,这次在你们这里发生,倒是异数呀!

  红色蜈蚣其实他的真名应该叫赤蝎蚣,它的毒性一开始不会很大,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毒素会一直延伸到脑上,有可能会造成脑死,而且解起这个毒来特别麻烦,材料要求很多,而且时间也很长啊!“

  司其妈妈一听说,马上就哭泣起来了“这可怎么办呀……“

  朱坤倒是听他说完心里一动,对野和尚说“既然大师知道这种赤蝎蚣,应该有办法解毒吧,我就算倾家荡产也要救治我的儿子,请大师一定要帮忙!”说完对着野和尚就要拜下去。

  野和尚一把拉起朱坤,“说起来我也是和你家小三有缘,而且你家人也善良,我不会不救的。”

  “只是这个毒解起来很麻烦,而且很多草药你们这里没有,有的药还得现采现用才行的,所以如果真正想要治好的话,就必须由我带着他到药村丰富的地方去治,这样才能保证根治,医治时间可能要几年”.

  说到这里,其实这个野和尚心里就打起了小九九,虽然他确实是一个大师,在少林寺中的辈份很高,武功,医术也是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只是很好吃,在一般的寺院里根本就待不下去,所以几十年来是到处游玩,几十年了连个徒弟也没有,本来小司其的病只要几个月就可以治好的,但他刚才一摸,用真气一探,发现小司其的根骨奇佳,而且以前也知道小司其人也特别聪明,他就故意夸大了要几年,其实是有收徒之心了,又怕家里人不放人,正好借这个机会假公济私一下。

  “孩子他妈,你看呢?”

  司其妈妈毕竟是农村妇女,没什么主见,“老朱,你看着办就行”

  其实朱坤心里也难受,在县医院里治不好,在省医院也不一定可以治好呀,就算到时可以治好,怕医药费自己也拿不出来了。看着小司其在那里痛的难受,儿子还这么少,但很聪明,自己一有时间就提前对他教育,自己因为没文凭,虽然教书教的好但只是学生知道呀,很难再升到公办老师了,本来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看来怕又不行了,但一想,这个和尚应该也有不少的本事,至少也读了不少的书,小司其跟着他几年应该不会变文盲的。看着小司其难受的样子,心里特别难过,于是一咬牙,一狠心,对野和尚说道:

  “大师,那小儿就拜托您了,我看大师学问应该也深,到时请大师能给小儿启蒙,我就感激不尽了”

  听朱坤这么听,“没问题,既然朱老师这么说,我干脆就认你家小三为徒,你看如何?”了凡大师心心暗暗高兴.

  “多谢大师”朱坤心里一想,只能这样看着办了.相信这个和尚不会亏待儿子.“但小儿不会要做和尚吧,这样可不太好呀”

  “俗家弟子,俗家弟子”了凡听到朱坤答应了,怕他再改口,其实他无所谓,只能一身衣钵能有传人,哪管和尚还是什么。其实他自己也只能算是半个和尚,要不然的话少林掌门人的位置少不了他的。

  “那好,什么时候小儿随大师去治病”

  “越快越好,这个病也担搁不得,最好现在就去县城,连夜坐车子去四川”其实了凡是怕夜长梦多,到手的徒弟飞走了。

  但朱坤一家不知道呀,司其妈妈听说马上就要走,心一慌,顿时潸然泪下,抱着儿子在怀疼哭。小司其的两个姐姐朱其和朱梅虽然不是很清楚怎么回事,但也知道弟弟要离家到很远的地方去了,在一旁跟着大人哭。

  朱坤马上把家里所有的积蓄拿出来,交到了凡大师的手里。“这里是2000元,请您收下,以后犬儿就劳大师费心罗!”

  了凡也不是个贪心的人,当时在农村2000块算得上是一笔小财富,是朱坤几年的工资呀,所以只拿了500块。“出家人本来是身无长物的,但现在因为要赶时间没办法了,有这点足够了”

  朱坤也不坚持,看到了凡大师这样子反而更放心了。

  一边劝着司其妈妈不要再哭泣了,一边给小司其准备一点衣物。抓紧时间,在路上拦了辆车就把小司其和了凡大师连夜送到了火车站,晚上有一班过路车到省城,在那里再转车去四川。

  

第二章 拜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