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摆摊

    山上

  了凡坐在石桌旁边,喝着徒弟第一次下山给自己买的米酒,手里剥着瓜子,司其在边上津津有味的舔着糖果。

  了凡心里想,这个徒弟不但天份好,而且蛮有孝心的,买了米找回的零钱绝大部分都花在了给我自己买东西上了,虽然钱不多,难得的却是这份心意。但每天只是下去买买东西,对他溶入社会的帮助也不是很大,得想办法让他能多厉炼一翻才行。想到以前自己在山下的所作所为,了凡心里有了想法,转过头对着朱司其说:

  “徒儿,今天你下山虽然我交待的事你都办成了,但这对你体验社会的生活帮助不大,要知道在山下你今天买的东西几岁的小孩子都能办到,我看是不是给你在山下找一份工作,那样你锻炼更大,你看如何?”

  “师父,你看我现在能做什么事?”朱司其对自己的信心不大。他却不知道自己是身怀宝山而不自知。

  “你能做的事多了”了凡故意逗他“什么扫地、洗碗、打下手,当学徒哪样都可以”

  “师父,我学了十几年,就只能干这样的事呀!”朱司其急了。

  “哈哈”看到徒弟急的样子,了凡笑了“当然不止了,其实为师有一份适合你做的事,三塘集里有一个三塘药店,那里的坐堂大夫姓邓,当年我在山下游医时对我甚是钦佩,你去那里只要说是我的徒儿他肯定会愿意你留下来给他帮手的。”

  看到朱司其张嘴想应的形情,了凡马上接着往下说,没给徒弟张嘴的机会,“其实还有个方法,就是和为师当年一样,在三塘集中摆个摊,自己给别人看病,你看了这么多医书,背了那么多的方子,应该没有问题吧。”

  朱司其一听到可以自己搞,那当然愿意了,只是对自己的本事还不是很清楚,带着疑问的语气对师父说:“师父,看病开方子可是关系到别人身家性命的事,我虽然熟读医书,背了几万张方子,而且奇方偏方也知道不少,但我从末给人把过脉呀,您不怕我到时丢你的脸?”朱司其也听到了师父对自己的调笑,心情也轻松了,反击了师父一下。

  了凡看到徒弟不上当了,也只能对他实话实说了,“你天天修习内功,对人体的结构构造应该是相当了解的,你把脉的时候如果判断不明的话你可以直接送一丝真气到对方体内查看呀,找到病因就很好办了,其实治病最重要的就是要查明病因才能对症下药,而你具有这个先天优势,哪里还会有把错脉的机会?而且各种脉相你都知道,以后你把的脉多了你一一印证书上所说脉象,到时你不用送真气你自然把脉都很准了。”

  “原来我这么厉害,自己都不知道”朱司其这下高兴了

  “那你是愿意自己摆摊了?”了凡问道。

  “不错,宁为鸡首,不为牛后,这就是我走出社会的第一步!”朱司其现在是信心大增,豪气冲天了。

  “那好,为了增加动力我也给你加加压,你摆摊后每个月除了供应我们二人在山上的生活物质外再上交一百元就行了”了凡终于落出了自己的本意:现在是享受的时候了,过去十几年天天得想着怎么样来维持俩师徒的生活,这下好了,有人接班了。

  事到如此,话也说出去了,朱司其只能默认师父所言

  “明天我就下山摆摊,我就不信我一个月赚不到一百块”说完马上就要行动,准备笔,纸等物品

  “这个你可急不得,凭为师的经验,你现在还没有知名度,而且中医是越老越吃香,你明天就去可能是怎么去就怎么回来。”了凡怕他急躁,小小打击他一下。

  “那怎么办,师父您给我出个主意”朱司其求助师父

  “好吧,这是我最后给你出主意了,以后的事你都要自己来决定。”了凡想要培养徒弟的独立自主意识,但一到临事还是不由自主的想在边上帮他一把,幸好改口的快这是最好一次了,徒弟,以后就看你的了!

  “你应该在下个赶集日的时候再去摆摊,到时人多,看病的人也应该不少,那时三塘药店里肯定也是忙不过来,就会有人找你了。你这第一炮一定要打响,等到再下个赶集日的时候如果吃了你开的方子的病人好了的话,你也应该就可以常在那里摆摊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一下子就出了个不错的主意。

  “谢谢师父,这下应该可以成功了。”听了师父的言传身教,朱司其心里有了底,走回自己的房子拿出医书再来温习一下。

  四日后,又是三塘集赶集的日子。

  朱司其早早就来到了集上,先是到三塘药店拜访了那里的坐堂大夫邓大夫,邓大夫知道是以前在这里摆摊看病的了凡师傅的徒弟,很是客气,听说这个年轻人也要这里摆摊,心中很诧异,倒不是不相信,别人可能不了解,他是知道了了凡的本事的。只是惊奇于他的年纪,才十几岁!

  知道他的来意后,邓大夫就在药店后给他找了二把椅子和一张桌子借给他。

  朱司其谢过邓大夫后就搬起桌椅来到距三塘药店不远的地方摆起了他人生的第一摊,为什么要离药店这么近,其实他心里也有想法的。来三塘药号的人都是来看病抓药的,自己离的近也会有人看到的摊位,无形之中借了三塘药店的名气了,真是大树底下好乘凉。

  再到边上捡了一块小木板,把一张白纸贴在上面,拿出毛笔在上面写个‘看病开方’四个字立于桌上。干嘛不写‘华佗在世’、‘扁鹊复生’‘专治疑难杂症’这样的字眼呢,他心里也有想法,自己太过年轻,写的再好不如自己开的方子好,如果写那样的字人家不相信倒不要紧,怕的是以为自己是骗子那今天就只能关门了。

  时间慢慢走过,集上的人流开始多了起来,人们经过他的摊位时,一看到他的‘招牌’眼睛一动,再一转头看到他年青的样子又转过身向前走了,就算有人想走近来问一下,边上也有人拉住不让过来,都直接去了三塘药店。

  朱司其看到这种情况心里也暗暗着急,年轻也不是我的错呀,难道年轻就不能给人看病?看到不远处的三塘药店里人山人海,里面的人连立脚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在心里叹气。

  这时从三塘药号里挤出一年中年妇女,一只手抓着几包药,另外一只手还接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她是这附近的一位普通农家妇女,由于年青时淋的雨水多了,到现在得了风湿,每到阴雨天气双脚的膝盖关节处就如有万把小针在刺一样,疼的难受,在三塘药店里抓了几次药了也不见起色。看到不远处有这么一位摆摊的小伙子,怀着多看一家对比一下无所谓的心情来看一下。

  朱司其看到有人走来,知道是来看病的,心里高兴,终于开壶了。

  中年妇女走到摊位前问道:

  “小伙子,你是一个人在看病还是替你师父守摊呀”中年妇女想应该还有个师傅在的吧,中医看病没这么年青的。

  “大婶,就是我一个人在看病,你放心我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要不哪敢来摆摊啊!”

  中年妇女虽然不怎么相信,但已经来了就随便看一下吧。

  “你这里开一个方子多少钱呀?”农村里都是一分钱掰成二分钱花的主,末看病先问价格。

  三塘药店里开一个方子是三块钱,本来朱司其想定价二块,但一看到这么久无人问津,又是第一个病人,就说道:“一块钱”。

  中年妇女听到价格便宜,这才走到桌子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把手伸出来放在桌上,也不说话,想试试他的水平怎么样。

  朱司其看到中年妇女把手伸了出来,也没多想,伸出三根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一把脉知道她是寒气入侵双腿,应该是风湿,但为了更加把握,又送出一丝真气到中年妇女的体内,一查看确实是风湿,风湿这个病是常见病,但也非常难以根治,当然对于朱司其来说如果用真气的话那是小菜一碟,但那样的话马上就得暴露自己身怀内力的事,这是他不想干的,看来只能针灸了。

  松开搭脉的右手,对着中年妇女说:“大婶,你这个应该是早年寒气入侵体内,年轻时没感觉,现在变成风湿了。”

  中年妇女一听到朱司其说的对,连忙对他说“那你可有好的方子,能根治吗?”

  “你这个方子无需再另外吃药,就用你手上的药就可以了,我给你用针炙,几次下来应该就会全好的。”朱司其早看到了她手上提着的药包,闻着药味,再感知一下,知道那是对风湿中规中矩的药物,配合自己的针灸应该治好没问题。

  听到这个年轻人说的这么有把握,中年妇女立马信心大增“那好,现在可以给我用针吗?”

  “可以”说完拿出以前师父行医时的一套针,叫中年妇女把脚伸过来,也不要叫她把裤脚拉上去,凭他的感知能力,顺着裤子里细小的缝隙就把几根针插在了她双腿膝盖处的几个穴道。

  中年妇女看到他的动作很快,一闪几根针已插在自己的腿上,感觉到有点麻麻的,这才有点相信这个年轻人有点真本事。

  过了十几分钟,朱司其把针都拔了出来,对中年妇女说:“大婶,您这次的针灸就算完成了,下次赶集的时候再来这里我再给你再做一次就行了,你手上的药回去后还是接时吃。”

  “谢谢,小伙子,如果我的腿好了,下次我就给你介绍别人来你这里看病”说完递过一块钱给朱司其就离开了。

  “终于开张了,终于赚到我人生的第一块钱了”朱司其心里很高兴,在内心大呼!

  有了第一个,后面的人也不怕了,毕竟这里便宜呀,只要一块钱,边上有个男子看到那个中年妇女离开马上就走了过来坐在椅子上。

  这次很简单,只是一个感冒,一挥而就开了方子,但钱也只给了一块钱,朱司其这下也没撤了。只能接受这个现实,以后都是一块钱开一个方子。

  赶集的人慢慢少了,朱司其又治了几个病人,看到天色将晚,就准备收摊了,把桌椅还回邓大夫那里,顺便把自己的笔纸等东西也寄放在他那里,就开始往山上走了,这次他没有买任何东西,因为是他每一次赚到的钱,他舍不得花。

  

第八章 摆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