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学习进度二

    回到山上,朱司其兴奋地和师父说起今天的所见所闻,和自己的所作所为。

  了凡很是为他高兴。毕竟自己的弟子有本事,一天就基本把人家要半年时间才学完的功课全部学完,而且还学的很好,地理,历史,语文就不要讲了,书本都全部背下来了,考试还有什么难度,就算数学要逻辑能力的自己测试之下也能得满分,这真的很不错了。

  但了凡也怕朱司其会出现自满的现象,又想敲打敲打他,给他浇浇冷水,对朱司其道:“今天你的学习还算不错,但要记得在学校里是个群体,要和同学们多多交往,多认识几个朋友,而且你说你体育课也没上,这样也不很好,现在这些体育项目都是现在社会很流行的的项目,你也要学会使用,至少在以后碰到别人叫你一起玩的时候,你也得会玩才行呀,但你已有深厚的武功底子,应该很快就能上手,但要特别注意在玩这些项目时切记不能暴露自己有武功的事最重要的是内力绝对不能让别人察觉,你可知道。”

  朱司其听到师父这么说也冷静了下来,知道师父说的也有道理,自己要学的地方还有很多,不但是学习上在其它方面也要学习才行,毕竟自己真正初涉社会才半个来月的时间。他却不知道半个月时间能做成他这个样子已经是天才的行为了。

  吃完晚饭后,回到自己房里拿出今天没有看过的英语书出来。初一的英语是很简单的,要记的单词不多,主要是要认音标和发音还有英语的书写,如果有这个时期发音不准的话,那在以后是很难改正过来的。书有也有发音的示意图,发什么音,舌头该是向上还是向下,该弯还是曲都标的明明白白,朱司其看了一下,把图形都记了下来,但这个没有人带念的话很难做到准确,看了看后面的内容,都很简单,这些单词他早就在几年前就全部背完了。至于写字,他虽然今天才第一次用钢笔和圆珠笔,但书上也有详细的图示,一看图示,自己再把26个字母都照着书写一遍,基本上就没太大的问题了,现在如果叫他写英文的话和书上的图例一样标准。看来明天要注意的就是老师的发音了。

  看到课本上已没有他想看的内容了时,他才想起还有自己的事没事,今天本来是要去采药材的,现在天色已晚,但对他身怀《易筋一元功》来讲,在他可控制的一百米范围内,白天和夜晚没什么区别,就算闭着眼晴都没事。

  想到这里马上进入原始森林,运起内力,很快就采齐了所需的药材,但晚上他还是不习惯于在看不清的情况下清洗药材就只把药材全部拿到小溪边,反正这里也没有其它人会来,明天早上再来洗也一样。

  第二天天刚亮,朱司其就来到了溪边赶紧把药材都洗净,他还得赶到学校早读,他可不希望自己第二天就迟到,急忙把药材放在山顶,连切碎也没来得及做就背起他的新书包往山下去了。

  学校里的早自习一般都是学生在朗读语文或英语,有的同学还在补做昨天没做完作业,说到作业,他才想起昨天好像所有的老师都布置了作业,但自己当时看书看的太认真了,没注意,马上问同桌朱爱军

  “昨天要做哪些作业呀”

  朱爱国一乐,“你全没做呀,这下你有难了,每个老师都会检查作业的,如果没有完成可要重罚的”

  “那你快告诉我呀,昨天要做哪些作业”朱司其急了。

  朱爱国把自己做的语文、数学、地理、历史作业本都拿出来给朱司其,“你看一下吧,如果不会做的话就抄我的吧”

  朱司其翻开他的作业本,看到题目时自己都会做,拿出自己的作业本,用钢笔写起来,他还是习惯于用钢笔相对于圆珠笔来说,他觉得钢笔和毛笔有异曲同工这妙,只是钢笔可以连续书写,而毛笔定几下就要沾点墨。但钢笔有时对字的书写弧度没有毛笔大。

  他写的很快,但也用了将近半个多小时才全部完成,而且他还是不用翻书直接就全部凭记忆完成的,就算是数学以他今天的水平来看,难度也不大,当然,如果是昨天这个时候叫他做这样的题肯定是只能看着不能下笔了。同桌朱爱国看他做的很快,以为他是抄自己的答案也没怀疑什么。

  但朱司其心想每天都做这样的事对自己真的是一种折磨,如果作业有点难度还好些,问题都是些自己一看就能闭着眼睛都能作出来的,就算是要练习写字,自己抄经书也抄了十来年了,没必要了呀,看样子得想个法子和老师商量一下,把自己的作业取消才行。

  早自习下课后,各课的课代表就来收昨天的作业了,准备送到各任课老师那里去,朱司其也交上了自己的作业。

  上午的一二节课是英语,三四节课是数学,下午二节是语文还有一节自习课。

  英语课老师也是位前年刚毕业的年青老师,是个女的,叫王英。因为这个学期已过了一大半了,所以前面的读音部分早就教完了,这下朱司其也没轧了。幸好王英老师的发音还算标准,毕竟是经过正规院校培养出来的,朱司其也只能听着她在课堂上有时念到单词时根据单词的音标对照老师的发音再结合自己记下的发音图例,很是辛苦的慢慢跟着来,但老师他并不很全面的发音,有时这个单词,有时那个音标,朱司其统计了一下一堂课下来她所说的音标还没有全部的五分之一,因为初一的单词量本来就少,而且都是些常用的,音票翻来覆去的就那么些。

  直到快下课了,英语老师才跟同学们提起,如果想学好英语一定要多说,多记单词,最好自己买个录音机(当时还没有复读机),再买配套的初一磁带,这样效果会更好些,但山里的孩子家里情况本来就怎么样,哪还有余钱来买这些东西呀,朱司其听到这里心里一动,看样子中午得去集上的商店看看了。

  上午的数学课对朱司其来讲也没多大新鲜了,倒是在课间休息时间又认识了前面的二位同学,一位叫王宇,一位叫张波,都是男同学,他们班上的女同学都坐在靠前面的位置。

  吃过中饭,他就急忙赶到集上的商店,看到那里确实有录音机,可是价格却不便宜,要82元一台,而且还没有配套的磁带,问了售货员,他告诉朱司其,磁带可能要到集上的新华书店才有买。

  他又到新华书店,问了一下有初中的全套磁带,二块一盘,初中一共是六盘。朱司其心里盘算了一下,身上的钱不够买录音机了,看来只得等下个赶集日赚到钱才能买得成了。

  回到学校,进入教室,前面的王宇告诉他班主任找他,他忙来到边上班主任的办公室。看到谭老师正在,就走了进去。

  “谭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朱司其一向对老师比较客气。

  “哦,是朱司其”谭老师正在批阅作业,听到他说话抬起了头。

  “老师想问问你的情况,你到班里也有一天多了,感觉还跟的上吗?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下课的时候可以去问任课老师的。”谭老师关心地说道。

  “谢谢老师,其它的都还好,只是英语的单词发音因为早已教过,我掌握的不太好。”

  “哦,还有其它方面的难处吗?”

  “其它的都还好了,都能跟的上。”

  谭老师听初三的刘老师说了,这个朱司其以前从末进去学校,听他现在说其它都能跟上,心里有点不相信。

  “真的吗?跟的上就跟的上,跟不上就跟不上,说出来老师也不会怪你,但一定要说真话。”

  朱司其听到谭老师有点怀疑,心里一动,想到了一个可以解决自己脱离作业苦海的办法

  “真的,语文的话我底子本来就有,基本不成问题,而历史和地理都只是识记的东西,我因为以前记药方,现在记忆力也还算可以,前面的内容我多看几次就能记下一章来。”朱司其不想太表露自己,只是把自己提到比一般人记忆力好这方面来。

  “至于数学的话,我父亲也是数学老师,从小我对数学比较感兴趣,现在课本上前面的一些内容我都能理解了,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我就可以赶上班里的进度了。”

  “另外还有一个事,谭老师,我现在主要是想追上班里的进度,第天回家后都是看书,您看能不能和任课老师说一下,让我不要做家庭作业。”

  “那可不行,你不要因为赶进度反而对知识点没有巩固,其它的我不说,就数学来讲你做的题目越多,对书上的公式、定理、定律理解的也会越透彻,至于语文、地理、历史我倒可以和任课老师讲一下,但数学绝对不行。”

  听班主任这么一说,能减轻五分之三也很好了,所以朱司其也没有再多讲。

  “关于英语发音的事,你可以向班里的学习委员求教,还有英语课代表,也可以直接找王老师”

  “知道了,谢谢老师”朱司其看到谭老师这么关心他,心里也很是高兴。本来他还想向班主任借下学期的数学书来看,但怕引起老师的怀疑,而且中午在新华书店看到有初中全套教材买,所以为了不使自己太过引人注目,所以他还是决定自己去买书看,碰到不懂的地方再想办法问老师算了。

  “那你先出去吧”谭老师问完了话就叫朱司其出去了。

  下午的语文课还是讲解文言人,戴老师讲的很慢,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来解释字的含义,但朱司其看到还是有很多同学听不懂,文言文这个东西如果知识面不广的确实是很难理解的,有的时候你再解释的清楚也没用,他们即没碰到过又没看到过,能理解才怪。而朱司其不一样,佛经本身就基本带点文言,其它四书五经一背下来再加上看的其它杂书,他一看到文言人自然而然的就理解了。

  在自习课的时候他就把今天谭老师布置的数学家庭作业做完了,至于其它作业他现在也需要再做了,轻松了很多。

  放完学后,朱司其到新华书店把初一下学期的所有教材都买了一套,然后就往山上赶,今天回去得快点做好药丸,那现在把那些药丸当做录音机了。

  

第十二章 学习进度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