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体育活动

    到晚上时又摆弄那台录音机,看到说明书上这个录音机还有收音机的功能。把它调到收音机方式,转动调频按扭,一开始出来是沙、沙、沙的杂音,但突然出现标准的普通话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是新闻联播。”

  听到有声音传出,朱司其仔细地听了起来,报道的是全国发生的各种大事还有国外国际新闻。第一次听到外面世界的消息,很兴奋,也很好奇。再调频,却没有别的台了,在山上只能收到这个台。

  这天晚一时听到广播电台里视听众朋友们晚安时才睡觉,以后他每天晚上的定点节目就是听广播了。了解了现在社会上的各种各样的事件,也大大开阔了他的视野。

  星期一,来到学校,因为昨天一天在家把初中所有课本都看完了,今天早上去集上的新华书店里看了一下,高中的课本没有,听店里的人说要县里的新华书店才有高中教材,所以他今天能干的事也不多。

  上午有二节数学课,听到谭老师对一些题目的解法虽然自己也知道,但也听的起劲,毕竟这个以前没人教过他,全是他自学的,把自己学习的思路和老师的教学比较,也发现几种学习的捷径,他自己的学习方法其实很原始,把课本所有的内容全部记下来,没有提练什么知识点什么的,而老师们教的却归纳了学习方法,这样他以后再看其它的课本速度可能会更快了。

  上午还有两节英语课,这时再听到王老师说出的英语他也能听得懂了,有时碰到王老师在上面用英语提问,他也在心里默默回答,在心里和老师做着交流。这种感觉他觉得很好,没必要在全班同学面前炫耀。

  中午吃完饭后,来到谭老师办公室,他想明天请一天假去县新华书店买书,今天早上在集上打听了一下,集上每天去县城只有一趟班车,第天早上六点出发,要二个小时的车程才能到,下午四点从县城回来。

  来到办公室,谭老师没在,想去找,但一想用感知不是最好吗,一感知道,知道谭老师正在学校操场和其它老师在打蓝球。

  来到球场边,谭老师他们玩的是三人蓝球,只打半场,三个一组,没有裁判的。规则朱司其在体育书上看到的,但他一直没玩过,在边上默默看着他们玩,也没有走过去和谭老师说请假的事。几个老师都很年青,玩的也起劲,虽然球场的地不是水泥地,而且也不是很平,球框边没有球网,只是光秃秃的一个铁圆圈。

  等他们散场已经快上第五节课了,看到谭老师往自己的办公室走,跟着谭老师来到他身边说:

  “谭老师,明天我想请一天假”

  “请假,昨天才过了星期天,你明天有什么事?”看到是朱司其,谭老师问道。

  “我想去县城买点东西。”

  “哦”谭老师心里很奇怪,因为山里的孩子很少去县城的,一般他们第一次去县城都有是初三参加中考才由学校统一组织去县里。但一想他反正也是旁听生,而且自己早早就开始摆摊,也就释然了。

  “好吧,下午写张请假条交到我这里来。”

  “好,谢谢谭老师。”听到答应了他听假,也没继续跟着谭天了,转向了去教室。

  下午有一节体育课,这次解散好朱司其没有回教室,而是留在了操场。

  看到同学们都往休育委员那里拿器材,他没动,他今天中午看到老师们在打蓝球,他也想试一下,反正蓝球只有一个,谁去拿都一样。

  看到有同学拿到了蓝球,他也慢慢向蓝球场那边走去,但一看到他们的玩法,他就止步了,原来初一的学生会玩蓝球的基本没有,他们的玩法是一伙人都站到球架下,谁拿到球自己拍二下就往球框里扔,然后再接到弹下的球谁又跑到外围再拍拍球,最多运二下球,又把球扔向球框,根本就没组实行对抗赛,好处就是多少人都可以玩,多一个少一个无所谓。

  看到这里只有苦笑,看到同桌朱爱国在玩排球,走向了他那里,朱爱国也发现了他,在那叫道;

  “朱司其,过来玩排球吧!”

  他们的玩法也不正规,分成二边,人数就随便了,只要把对方击过来的球再击过网就算完事了,球网也很破烂了,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

  朱司其站到朱爱国这一边,他们这边站了有八九个人了,每人站一块区域,球到了自己的地方就接球,也不需要跑动,对方也差不多。

  看到排球落到自己这边来了,朱司其想起书上的做法,双手合起,双臂并拢,二手同时一用力,球就击到对方那边去了。对于他来讲这好像就是玩游戏,从师父带到山上,他就从末于过游戏,有的也只是在打猎时自娱自乐,但和这么多同龄的人一起玩却是从末有过的事,虽然很简单,他接过几次球就掌握了技巧,每次都可以准确的击到对方去,但他也玩的不亦乐乎。

  排球在这里是没有规则的,只要球到了已方的区域,不管是几传了,有时要经过七八个的人手才能击过去,有的人用扑的,有的人用抓的,还有人看到球快落地了用脚去踢的,不管怎么样球过了网就算这边过关了。

  很快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同学们也没有要散的意思,又玩了几分钟快要上课了才把排球还给体育委员。

  朱司其这一节课过的很快乐,虽然他的童年都是在不停的习武、看书、练字中渡过的,但这一节课让他找回了一点童年时光的影子,他想每个星期才二节体育课,想玩的话根本不能过瘾,明天去县城何不自己买个球回来和同学样一起玩呢,但学校只有一个排球网,买多了也没用,最好还能买二副乒乓球拍和羽毛球拍,反正他前天卖药丸赚了钱。

  和同学们往教室走,看到朱爱国在前面,走到他身边说

  “朱爱国,你会玩乒乓球和羽毛球吗?”

  “会呀,你不会玩吗,没事,下次体育课你多玩几次就会了,很简单的”朱爱国转过头来道。

  朱爱国身高和朱司其差不多,他父亲是个猎手,从小就带他到山上去打猎,他的身手也很敏捷,从刚才打排球朱司其就看出来了。

  “我明天要去县城,想买二副球拍回来,如果你会玩到时就和你一起玩”

  “你明天要去县城!去干什么?”朱爱国从末去过县城,听到他说要去县城很是惊讶。

  “是呀,中午我已向谭老师请了假了,他也同意了。”

  “那你回来一定要和我好好说说县城里的事,我还没去过县城呢”朱爱国道

  “可以,我也是第一次去”

  放学后朱司其把请假条交给他谭老师,又来到三楼校长办公室里,老师们都还没走,朱司其走到杜校长身边说“杜校长,我是来给你针灸的”

  杜校长这经过上次朱司其的针灸后,感到身体好了很多,看到朱司其来了,马上对他说

  “朱司其,我这二天感到好多了,看来你是名不虚传呀,我们学校有个小神医了。”

  朱司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拿出针来,对杜校长说:“今天就在这里做了,可以吗?”

  “好,但再等一会吧,等学生们扫完地全部走了再做吧。”

  “好”

  此时在山上,了凡也在听着收音机,对录机机他也用过,以前没有买回山上是怕朱司其练武时分心,现在看到徒弟自己买了回来,而且能够自己自习课本,很是欣慰,感到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徒儿已经长大了。

  今天听到一则新闻,在杭州举办全国美食节,到时全国各地的名厨名菜都会集中到杭州,时间一共有一个月,嘴中口水长流,了凡一直最喜欢的是美食,每到一地就会寻到当地的特色菜来吃,当时到朱司其的家乡去也是因为那里生产全国闻名的辣酱,而当地最好的辣酱却不是工厂里生产的,而是农村的自制的那种特别有风味。

  自己也在这里也待了十几年了,以前除了年青时学艺外还从末在一个地方待过二年以上,这次因为徒弟太优秀了,不知不觉过了这么长时间。现在雄鹰的翅膀已经长成,该是让他傲游世界的时间了。自己也可以去享受各种美食了。

  朱司其给杜校长针灸完后,感到杜校长的胃和肝开始在自我修复,他知道只要慢慢调养,他的病应该会没的了,自己的真气只能激发那些细胞,可以加快一点修复的速度,但速度太快也会影响他的稳定,所以做完这次应该不要再做了,也对杜校长说了这个事,告诉他以后控制饮食,把自己给他的保健药丸吃完就会慢慢好起来的。

  回到山上,吃完晚饭后准备回房,看到师父今天没有立即回他自己的房间有点奇怪,问道:

  “师父,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

  “徒儿,你来到山上已有几年了?”了凡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十二年了,怎么啦师父”看到师父今天有点不对劲,朱司其忙问道。

  “师父没什么事,只是看到你现在已经长大了,师父很高兴,你能自己赚钱,也能能过课本学到知识,看到你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师父很高兴,现在该是让你独自闯荡的时候了,师父也该离开了。”

  听到师父这么,朱司其急的快哭了,“师父,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你不要我了。你说呀,我可以改的,我一定会做好的。”

  “傻孩子,刚才师父不是说了吗,你做的很好,雄鹰总有一天会长大的,到时就是他飞翔天空的时候,你也是一样,长大了,就要一展所学,为自己,为社会,为国家做出一翻事业,这也是师父所希望的。”了凡劝道

  “那师父至少也要过了年才走吧,只有三个多月就过年了。”

  “不了,师父明天就走,今天听新闻最近杭州举办美食节,师父想去尝尝各地美食,今天等你回来就是有些话还要交待你,你也不要再多说了,师父的话你也不听了?。”看到朱司其还想说,只好拿出师父的威严来了。

  “弟子不敢。”

  “师门的事不从来没和你说过,今天就都告诉你”了凡顿一顿才接着说道,自己也回想起以前在师门的时光。

  “为师少年时拜在少林一代武学大师——智能大师门了,我一共有三个师兄弟,大师兄了如,三师弟了平,为师排行第二,大师兄和三师弟艺成后都留在了少林寺,而只有为师因为好吃而几十年来都没回过师门了,当时少林寺师门时,师父已成为少林寺的掌门人,现在还是不是就不知道了。

  “少林寺一百多年前就分为内寺和外寺,而外寺就是负责接待普通游人,负责的人称为主持,由内寺派出。而内寺才是少林的核心,也只有内寺才真正练习内家功夫,而且内寺的人一般也是不会出寺门的,为师算是个异数吧”

  “为师这段时间把《先天罗汉拳》和《达摩剑法》也整理了出来,记在这二本书上,你以后出去时就去少林寺交给你的师祖吧,这是为师因为奇遇而在外面偶得的。”说完给了朱司其二本手抄本。

  “另外你还有二个师兄,是为师在四十年前收的弟子,一个叫张援朝,一个叫李守义,他们现在应该也有五十来岁了,当时只教了他们一年多时间,《易筋经》也只把前面五层的功法给他们,你如果以后有机会把后面的功法也给他们吧,至于《易筋一元功》就没有必要告诉他们了,他们的经脉已定型也不能练了。为师自从离开他们也没和他们再见过面,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当时张援朝的父亲是个将军,是从抗美援朝的前线回来的,而李守义的父亲当时好像在政府上班,官也不小,要不是看到他们两家的厨师炒的一手好菜,师父也不会留这么长时间。”说到这里了凡也是一叹,看来要想把自己的绝技传下去只能靠自己的这个关门弟子了。

  “是,师父,我一定会办到的,以后一定要让少林绝学在我手中发扬光大,以报师门。”

  听到朱司其这么回答,了凡也没了心事,以后可以一心一意的吃美食了。

  

  

第十五章 体育活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