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上门治病

    星期六下午放学后,朱司其没有急着回去,他怕谭老师今天下午就回家,想先等等看再说。但这是他临时才想起的,身上除了针灸用的针,那包专门舒经活脉的药丸却没带下来。

  来到操场上,因为现在球拍和排球朱司其都交给朱爱国管理,他们早就在那里打乒乓球和羽毛球的,而排球没人玩了。

  来到乒乓球台边,他们玩的是打五球,谁输了谁去下,王宇看到朱司其来了,马上对他说:“朱司其,你还是别来玩了,你一上场老是稳稳坐庄,我们打的都没劲了,你要玩也行,但最多只能坐三庄,大家说好不好?”

  因为朱司其球技进步很快,在这里已经找不到对手了,特别是他的削球和拉球,只要他一玩这二种球,对方都接不下去。

  “我今天只是来看看,不想玩,我等会还有事呢。”听到他这么一说,同学才舒了一口气。

  虽然眼睛好像在盯着同学们玩球,其实他早用感知发现在谭天,感应到谭天好像准备出门,他心里想果然如此,要不明天就找不到地方了。但他又发现谭天推着一辆自行车正准备从办公室内出来,这才想到忽略了一个问题,他骑车,自己走路,如果不用轻功根本追不上,但自己又不能在人前特别现在外面路上肯定人很多的面前显示武功。忙向同学们问道:

  “你们谁知道谭老师家在哪吗?”

  “我知道呀”张波回答道。

  “在哪”

  “就在桥头村”

  “桥头村?不知道,很远吗?”朱司其不经意问道。

  张波马上回答“挺远的,出了校门顺着那条小马路一直往南走,大约三十几里后会有一条河,河上有一座桥,过了桥就是了。”

  朱司其听到了自已想听的答案,知道该怎么做了。

  等到谭天推出自行车,出了校门后,过了一会他才慢慢从学校里找出来,出了校门没有回山上,走的是向南的那条路。走的也不快,过了二个多小时才来到张波说的那座桥,过了桥就看到了一个村子,这时他忙运起《易筋一元功》,先给自己易容,很快就改好了,变成了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人,就算谭天当着他的面也是会认识他了,再把感知范围扩到最大,因为易容时间不会很长,所以他加快步伐,从小山村中走过。

  很快就发现了谭天家的位置,他家里是红砖房,有二层,谭天正在他母亲房内陪她说话。朱司其因为早就可以用感知来探病了,所以借这个机会也给他母亲远距离检查了一下。

  朱司其现在走的很慢,不走的话怕引起别人的怀疑,随着离谭天家越来越近,他母亲的病情他也是越来越清楚。肌肉坏死,经脉已断,确实很麻烦——如果自己没有真气的话。

  知道了病因,朱司其也走的快了,很快又过了桥,因为天色已晚,他只好先回山上。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样才能在谭天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他母亲治病,因为他母亲的病确实以现代医学的话是治不好了,如果他知道是自己的学生给治好了的话,保证不要几天,整个学校,整个三塘集的人都会知道有他这么一号人了,这不是他的本意,他只想默默在暗中做点事,不想活在别人的惊讶、敬佩、嫉妒的目光下。

  看来只有用原始的化妆术了,谁叫自己的功力不高,如果是师父的话可以保持一天多的时间,自己如果练到第六层也能保持二三个小时,现在十几分钟根本没用,还没治完就露形了。而且明天也不能去了,因为到时谭天肯定在家,自己如果想骗过一般人还行,但熟悉自己的谭老师在的话肯定逃不过他的眼睛。

  现在在山上,晚上唯一的节目就是听收音机了。连个聊天的也找不到。

  又是到祝听众朋友晚安才开始睡觉,他觉得好久没有好好打坐入定了,今天好好练习一个功法,而以前练习的话因为他已到第五层,真气自己会随着固定的路线运行,就算是睡觉和走路都在运行,只是如果刻意运行或打坐入定的话,真气运行的速度会很快,当然效果也会更明显。

  这顶时间因为师父的离去,本来心情不太好,如果入定的话可能会走火入魔也不一定,这二天他的心情好很多,天天玩的很开心,其实每天多笑一笑对自己的身心也会有帮助的。

  但朱司其不知道,他只知道今晚入定运行内功的效果很好,本来上次就有隐隐要突破第五层的迹象,今天晚上无意中可能会突破不一不定,随着真气运行的越来越快,他运行的周天数也越来越多,三十六,七十二,一百零八,二百一十六,等朱司其睁开眼睛时已是第二天下午,他感到周围的一切好像更清晰了,看到树叶好像也有了生命一样,运行感知,发现范围大了将近十倍,知道自己终于突破第五层,达到第六层了。

  从床上一跃而下,全身特别舒服,神采奕奕。想起谭天母亲的事,这下好了,不要化妆了,二个多小时足够治完了,她的病最多半个小时。

  星期一上学的时候,他在集上买了自己所需的物品,一块白布,到放学时又到谭老师那里请了假,看到谭老师心情并不好,知道可能问题没有解决。

  回山后把白布制成了一个帆,上书“专治疑难杂症”。

  第二天来到桥头村,在路上搞了根竹杆把帆挂起来,进入桥头村后把自己易成五六十岁的样子,脸上有皱纹,手上也有一点,他用内力易容那是无人可识,连指纹都可以改变。

  “专治疑难杂症呀,祖传秘方,专治疑难杂症”快到谭天家门口时他才叫唤。

  “谁如果不信,把家里别人治不好的病人叫出来一试呀,专治疑难杂症,祖传秘方呀”

  谭天家里有人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出来一看是个游方郎中,以前他母亲的病也叫游方郎中看过,但效果没有。但谭天的父亲谭明每次看到郎中还是抱着一试的希望叫他们看看,一般人也都是把头摇一摇就走了,笑话,如果这个都治得好还用出来,坐在家里收钱就行了,一些郎中心里想。

  “这位先生,我家里正好有一位病人,请先生进来看看吧。”谭明道。

  朱司其等的就是他这句话,马上停了叫唤,来到屋前说道“叫病人出来吧,治不好不要钱。”

  “病人是我老婆,瘫痪在床没法出来,还是请先生入内看吧”

  “好,前面带路。”

  来到谭天母亲房内,看到他母亲,其实前天他已经“看”进了,还是装出一副第一次见到的样子,叫她伸出手来,搭上三根手指。

  一会后才对谭明讲:“你家的这位病人情况很严重呀,小腿肌肉坏死的很严重,经脉也不能。”

  听到郎中讲的病因很对,谭天又升起了一丝希望“那还可能治好吗?”

  “别人嘛可能没办法,但本来自有祖传秘方,可以一试,但你也不要抱太多希望。”朱司其可不想先把结果告诉他,要不到时间来一大堆人来观看也麻烦。

  “那请先生快治吧,我老婆瘫痪都快十年了。”

  朱司其不想太张扬,想了想又对谭天说:“要我治也可以,但你得答应我几个条件,这可使得?”

  谭明一听以为是要钱,“先生放心,只要能治好,倾家荡产在所不惜。”

  “这不可钱的问题,本来出来治病并不是想赚钱的,只是想多研究一下疑难杂症。

  第一:我给她治病的个中情形你们不能告诉别人,第二:以后有人问起是谁治好她的病你们也不能提起我,这两点你们能否保证做到?”这以后也成了朱司其出手治病的准则。

  谭明和老婆对望一眼,这哪是什么条件,赶紧点头答应。

  叫谭明老婆拉起裤子,对着腿上的穴位下针,朱司其还是留了一手,没敢直接用手把真气传过去,怕他们以后忍不住夸口给别人听。慢慢把真气送到她腿上,顺着不通的经脉,一点一点的把经脉打通,朱司其想一次就治好,免得下次来还得易容。

  他现在《易筋一元功》已到第六层,用起来比以前顺畅多了,不一会腿上的经脉也通了,谭明老婆也感觉到了,对谭明说;“他爹,我的腿好像有感觉了。”

  “真的?”谭明惊喜道。

  “那还有假,我发现脚心有点痒了。”

  “先别说话”朱司其说道。

  两人立刻闭嘴。

  经脉通了就好办了,就算肌肉坏死也是会慢慢好起来的,朱司其又用真气把坏死肌肉细胞激活,这样一共用了二十几分钟才全部搞完。

  拔出针来,朱司其说道:“现在他的经脉已通了,但现在不能走路,你们以后要多给她腿部按摩,大概个把月后就可以慢慢起来走路了。]这里有一包舒经活脉的药丸,以后每天都吃几颗”说完递给谭明一包药丸。

  “真是太感谢您了,这叫我怎么报答您呀”谭明很激动。

  “这不算什么,你要知道我是专治疑难杂症,但只要你们记住刚才我说过的那二条,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朱司其道。

  “这怎么行呢,你给我老婆治好了十来年的瘫痪,我。。。。”说到这里谭明马上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出来,“这些钱不算多,但请你一定要收下。”

  “刚才我就说过,我治病不是为了钱,难道你们把我说过的话当耳边风吗,那么她的病你是不是不想要她好了?”朱司其吓他们

  “不,不,肯定想要她好了,好,我答应你的二个条件,以后绝对不会对别人说起,就算我儿子问我也不说,这样总行了吧。”

  “好,这样我就放心了,那我也得走了。”

  谭明夫妇硬要留他吃饭,他哪敢呀,易容时间已过了一半,穿帮了可不行,赶紧走出去,就离开了。留下谭明还站在大门口好像做了个梦一样,不到一会朱司其就走的不见影了,他才回过神来。

  有票的朋友请帮忙推荐一下,本人会尽全力写好这本书的,决不太监,保证第天都会更新.

  

第十七章 上门治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