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看书

    走到里面,是一排排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在书架中间放着一些长桌子,不想出去的就在里面看书。朱司其来到三楼才找到计算机类图书,连忙走了过去。

  看到计算机类的书籍很丰富,占了四个书架,起码上千本,但朱司其也不管这么多了,先从基础书看起。先看硬件方面的,他知道计算机包括硬件和软件,但软件是以硬件为基础的,没有硬件,软件再好也没用。

  时间过的很快,他看完的书也是一本接一本,直到他听到有人喊他才发现整个三层没有一个人了。

  喊他的是谢露,她和张梦琴两人好久没见,女孩子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题,看到快十点半了,才叫张梦琴等她一下,她从顶楼一直往下走,看到有人还没走就去提醒一下,在关门了。到了三楼看到朱司其还在那里。

  朱司其这才知道天色很晚了,马上把书放回书架,又选了几本书想带走,就和谢露一起来到一楼,张梦琴看到他还在“你怎么还没走?现在你们学校应该关门进不去了,你今晚睡哪?”

  朱司其倒无所谓,随便在哪睡一晚都行,自己身份证也有了,不怕旅馆不收了。

  “随便到哪个宾馆睡一晚算了。”

  “你呀。。。。,你在外面睡我怎么能放心,算了你到我家去睡一晚吧。”张梦琴想到他年纪还不大,而且又是自己带出来的,毕竟自己是他老师,怕他一个人在外面出事。

  “不太方便吧,我还是自己想办法算了”朱司其不想麻烦别人。

  “我家里房子大的很,只有我和我爷爷,没什么不方便的。你要真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我明天怎么向彭班导交待,就这么说定了。”

  “谢露今晚我就不到你宿舍去了,下次找机会再去吧。”

  还是朱司其载着张梦琴,听着她的指点,来到一个小区,看到门口站岗的不是保安,而是武警,朱司其心里想这张老师家里是什么人,门口有武警站岗,看到朱司其老往向那个武警,张梦琴在后面解释道“我爷爷是部队里的,现在退休了,这里住的基本上是部队里的人,算是个半军事化单位吧。”

  来到她家里,确实很大,四室二厅的结构,进了门在客厅里坐着一个老人正在看电视,看到张梦琴道“琴儿,你不是说不回来睡吗?”

  “我有个学生,今晚没地方睡怕他一个人在外面出事,就把他带回来了。”

  老人这才看到朱司其,朱司其忙叫道“爷爷好。”

  老人忙叫他坐,张梦琴去了自己的房间,先走先讲“爷爷,你们两个先聊会,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老人叫张爱华,退休前是个上将,是中央军委退下来的,本来可以在北京过晚年,但他是南昌人,而且自己的亲人都在外地,一个人也不想在那里就回到了南昌,而自己的孙女本来在南京也考取了南昌大学,他这里热闹点。

  老人长的威严,久居上位有一股上位的气势,一开始朱司其还不怎么习惯,但张爱华可能是很少和别人聊天了,问起他些家常小事,他才慢慢正常。

  俩人聊的很起劲,张爱华是在南昌也没什么朋友,有的只有部下,和他们聊天他们会很约束,而朱司其呢,听着张爱华讲年青走南闯北的战斗经历还有各地的奇闻异事,他也听的开心。其实有时候老人们不需要很多的照顾,也不需要太大的物质享受,只有平时有人能听他们唠叨几句,哪怕不讲在边上听着就行了。

  朱司其和张爱华聊了一会就看到老人有点疲惫,而且不时用手按摩胃部,就用感知查了一下他的病情,发现问题还不少,胃部破坏的很厉害,他也不知道医学名词,其实这是胃癌,老人自己也知道活不多长了,而且心脏也不怎么好,跳动的很慢,血管里堵塞的也很厉害,就对张爱华说:

  “爷爷,你身体不太好,不要多说话了。我粗通医术,要不我给您看看。”

  “哦,看不出来你还懂医,我这是老毛病了,年轻在部队,吃一顿隔一顿的,有时打RB鬼的伏击,连续几天没饭时也是常事,到老了才知道身体不行了,我这个病医院里也治不好,只能等死锣”张爱华倒是看的开,经历过这么多生生死死,对于死亡他可以坦然面对。

  但也不想冷了朱司其的这片热心,还是把手伸到了他面前。

  “爷爷,您的胃部很严重,而且您的心脏和血管也不太好!”

  “是呀,这是胃癌和心脏病还有高血压,想不到你这个小伙子还有几分本事的嘛!”

  “爷爷,别开玩笑了,我说的是真的,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想对您治治。”朱司其道。

  “也行,就把我这身老骨头给你做试验吧”张爱华还是不太相信他。

  “我需要几根针给您针灸,但现在我身上没有,明天我就去拿过来”

  “这个我这里倒是有,我的保健医生放了一套在我这里,我就给你拿过来。”张爱华药吃了不少,多少名医也都给他看过,但现在对于癌症还是没有太大的办法。

  朱司其叫老人躺在沙发上,把上衣解开,因为家里开了空调倒也不怕感冒,老人一一照做,他只是把这个当做一个游戏而已。

  朱司其把针插在他胃部周围的穴道上,双手慢慢转动针尾,其实他的真气已经进入他的体内,真气进入张爱华的胃部,朱司其感到上面有很多活性特别强的细菌在破坏胃壁,他慢慢把真气分成很多股,一股负责一块区域,把细菌用真气包裹起来,加强真气的挤压力度,使细菌死亡,随便送入大肠,让它们可以排出体外。

  张爱华这时也感到胃部很舒服,好像有人在身体里面给他按摩一样,但知道这时不好讲话也只能忍住。

  胃部的细菌很多,朱司其输进去的真气也越来越多,一进去就分工合作,把胃部各个区域的细菌清扫一遍又一遍,直到感觉不到细菌了才收回真气。

  这时花的时间很多,将近四十分钟,朱司其也是满头大汗,从来没这么累,控制几百上千股真气的运行不累才怪。他有点脱力的感觉,收回针,老爱华穿好上衣站了起来。

  “司其,你的针灸还真有一套,我现在感觉胃部好多了,没有疼痛的感觉了,只是那里有点难受。”

  朱司其靠在沙发上道“您的胃部破坏很严重,要调理过来要好长一段时间,我等会再给您开张方子,制点保健药丸服用。”

  这时张梦琴也洗完澡出来了,看到两人聊的很开心,就坐到张爱华身边“爷爷,你们聊的怎么样。”

  张爱华道“你这个学生不错,我们聊的很投机,而且他还懂医术,刚才给我针灸了一下,我现在感觉很好。”

  “真的吗?爷爷,你的脸色看上去也好了很多呢。”张梦琴惊喜道。

  “朱司其,想不到你还会治病,我爷爷的病能治好吗?”

  朱司其道:“可以,但时间可能比较长。”

  张梦琴听到他说的肯定,忙问道“真的?那要多长。”

  “可能要三个月的时间,爷爷的心脏和血管还有点问题,今天我有点累,要明天才有时间继续治疗了。”

  “只要三个月,你没骗我吧,我还以为要几年呢?”张梦琴这次真的惊讶了,今天这个学生给他的惊讶不少了,从学车到看书忘了时间又到这里给病了十几年的爷爷看病。

  “张老师,请你给我拿枝笔和纸张来,我还得给爷爷开张方子才行。”

  写完方子,朱司其又记起药店的药材可能药性不是很好,又对张爱华说“爷爷,到时买按方子买药时不要把药装在一起,每项味药都分开包装,我怕到时候有点药材药性不好影响效果。”

  张爱华连忙答应了。

  这时已经很晚了,张爱华也有点困,张梦琴就送爷爷去房里睡觉,又把朱司其安排到了客房才回自己房内睡觉。

  朱司其一回到房内,马上打坐入定,刚才真气损耗很大,再不运功他也有点支持不下去了。体内真气运行一百零八周天后,朱司其感觉真气好像又浑厚了不少,现在精力充沛,也不想再睡觉了,拿出从图书馆借来的几本书看了起来。

  

  

第二十六章 看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