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训练

    等过了二天,朱司其再到张爱华那里时,张爱华告诉他随时可以去训练了,要他定个时间,部队会派车来接他的。朱司其马上答应第二天就可以去了。

  第二天朱司其早早来到张爱华家,他因为要去训练连自己电脑的安全也顾不得了,只是和客东交待了一下,自己要出去一个月,房租照交,要他照看下自己的房间。

  不久就上来了一位上尉,朱司其和张爱华告别后就跟着他来到外面,上了部队来接他的吉普车,一路向市效开去。

  部队所在离市区很远,有点偏僻,上尉直接带他去领了几身军服,再把他交给另外中尉就走了。中尉带他去了自己的宿舍,指定了一个床铺给他,叫他马上换衣服,然后到外面去见他。

  来到中尉面前,中尉道:“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教官,以后你对于我的命令只有服从,服从,再服从,听到没有?”

  “听到了!”

  “大声点,我没听清楚!而且对于我的命令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教官道。

  “是”朱司其大声说道。

  “我还是没有听到!”

  “是!!”朱司其吼道。他差点用出少林狮子吼,只是及时收住了内力,但就算这样也震得教官耳朵发麻。

  从此教官不再用这种方法来激发他的血性。

  “你先沿着训练场跑五圈。”

  “是”

  马上向着前面跑去。

  朱司其在山上习武十几年,天天练习,对于跑步他还是应付得来,虽然远了点,但他还是封住了自己的真气,他到这里来只是想锻炼一下自己,增长点见识,如果靠真气那什么也学不到,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他决定这一个月都不使用真气。

  教官在边上看的他跑的轻松,就叫他加快速度,“加速、加速、再加速,你看你慢的像牛一样”教官在边上不停刺激他,朱司其也慢慢提高了速度。

  提高了速度,没有真气的支持朱司其也有点吃力了,额头上密密麻麻的一层细汗。训练一圈是二千为米,跑完五圈后朱司其再回到刚才起跑的地方,呼吸还算平静,但他觉得全身肌肉都很累,平时一跑都有真气自动运行帮他调整身体,这次他自己封住了真气,马上感觉到自己的肉体正接受一种很大的考验。

  “现在双脚并拢,抬头挺朐,双手自然下垂,目视正前方保持最基本的站立。”教官道。

  朱司其马上照做。

  五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二个小时。。。。快到三个小时了,教官才道:

  “现在解散!跟我去食堂吃饭,从进入食堂到出来只有五分钟时间,一到时间必须出来,否则晚饭取消!”

  朱司其也顾不得全身肌肉因为长时间保持同一姿势而酸痛不已,跟着教官来到特种大队的食堂。食堂很大,现在正是吃饭时间,也有不少军人在吃饭,但没有说话声,而且吃的特快,一般一二分钟就完事,放下碗筷就走了。朱司其跟在教官后面在食堂窗口排队,等着里面递出的食物。

  一坐回座位,教官马上低头吃了起来,朱司其一看赶紧快吃,拼命往嘴里塞着米饭和菜甚至连菜是什么都没看清楚,刚吃到一半,教官就出完了,放下筷子就向外走去,朱司其连忙饭也不吃了,跟着往外走。

  到了外面。教官道:“现在休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请训练场集合!”说完一转身就走了。留下朱司其一个人在那里。

  马上回到宿舍,先把身上浸透了汗水的训练服脱了下来,用桶子泡着,换了身衣服就躺在床上,他实在太累了!以前就算练功也是身带真气,而且动作变化无常,根本体会不到如果一个姿势保持三个小时会这么累。运起真气,快速调整身体各部分,三十六个周天下来全身舒爽无比,又保持在了一个颠峰状态,但一到训练时还是封住真气。

  看到时间差不多了,马上赶到训练场,教官已在那里等他了。

  “上午练习的是站立,下午练习走正步!看我的动作。”教官说完就给他示范了一次走正步的姿势。并详细分解了每一个动作。

  “现在听我口令,立正!向前走,一,一二一,一,一二一。。。。”

  整个下午朱司其都是在走正步中度过。等到吃晚饭时,朱司其的站姿和走姿完全和一个真正的军人没有任何区别。

  跟着教官到食堂吃了晚饭,这次他学乘了,一坐下马上狼吞虎咽,总算赶在教官起身时吃饱了。

  “今天晚上因为你是第一次来,就不再另外安排训练了,但只此一次,从明天晚上开始每晚五百个站尊和一千米蛙跳还有负重越野。”

  回到自己的宿舍,一进门他发现宿舍里坐满了人,有的在打牌,有的在聊天,有的在洗衣服,看到他进来了,一个个子中等,身材结实的上士向他走来,“你好,你就是新来的朱司其吧,我是特种大队一支队二中队三小队一班班长,我叫陈向东。”

  “你好,我是朱司其。”

  “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你是新来的,肯定有很多事情还不懂,一开始可能还不会习惯,但慢慢就好了。”陈向东很友好。

  “谢谢陈班长。”朱司其道。

  但奇怪的是别的人却没人来理他,就算偶尔投向他的目光,都是怪怪的,他感觉里面带着点嘲笑。看到他们不友善的目光,朱司其也不知道原因,只是默默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调息。他现在修炼功法已不需要打坐入定了,可以说是随时随地都可以。

  其实他们对他的嘲笑很简单,因为他是上面临时空降下来的,而且只训练一个月,他们以为他是哪位高干子弟,在家闲着没事做来军营找乐子,也不相信他能坚持下去,甚至他们早已在打赌,赌他坚持不了三天,赌注是一瓶酒,但却没有人接盘只能作罢。

  调息完毕后朱司其先去把自己中午泡的衣服洗了,再去澡堂洗了个澡,回来时老远就听到宿舍里有人在议论他。

  “班长,你说这小子能坚持三天吗?”

  “我看啦,他现在应该就在跟家里打电话哭鼻子了,明天准得回去,听说今天李队长训得他好苦,吃中午饭时走路都摇摇欲坠了。”

  “人家下午不是也坚持过来了吗?我看有可能行也不一定呢”陈向东道。

  “要不班长你来接盘,昨天听到消息就下注了,只有一瓶,怎么样,班长,敢不敢呀?”

  “你们这帮臭小子,我一个人,你们十个,我输了就得十瓶酒呀!不干”

  “别介,班长,你不是对他挺有信心吗?你要赢了就是十瓶酒呀”

  “是呀,班长,虽然以前来的高干子弟没二天都哭着走了,但你不看好他吗?”

  “对,班长,来吧,要不你输了只要五瓶!大家说好不好?”

  众人起哄“可以呀,班长,如果你实在不敢一瓶也行的。”

  朱司其听到这里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是以前的人给他们留下了太坏的印象,自己倒是无故受冤枉了。

  “好,我看人一向很准,就和你们赌了,也不要五瓶,输了还是十瓶!”陈向东道。

  朱司其听到这里感到心里一暖,看来自己得好好努力了。

  看到朱司其进来,马上众人闭嘴,换了话题了。

  在朱司其教官宿舍,他们军官的只住二个人,有单独的卫生间还有个阳台。

  “李原,今天那个被你训练的怎么样?”

  李原就是朱司其的教官:“看样子身体素质还算行,但能不能坚持就不知道了,这是考验他意志力的事,以前也有几个素质也不错,但达到自己身体极限后就不能坚持下去了。”

  “听说这小子来头很大,是省军区陈司令员亲自给大队长打的电话,这才派你这个我们特种大队的精英亲自去训练。”

  “这种事随便派个队员去就可以了,我想不通为什么非得要我去,明天给他加大训练量,叫他早点走人!”李原道。

  “派你去说明是对他的重视呀,并不是针对他,而是对他的背景的一个交待”

  “唉,无聊,刘明,要不明天我给你换换,我来带三小队训练,你来训练这个朱司其?”李原道。

  “这可不行,要是被中队长知道人,那还不得关我禁闭。”刘明一听马上摇头道。

  “你小子不地道,上次你这个副队长请婚假,我可是一个人把队里训练得条条是道,累得我瘦了几斤肉。”

  “所以现在让你换个轻松的事呀,免得你老是提起我欠你的,现在队里的事我全包了,你这个做队长的就安心训练新人吧!”刘明奸笑道。

  “算了,不说了,明天早点去训练他,最好明在他自己提出走路,我就万事大吉了。”

  “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去查岗去。”说完刘明就走了出去。

  李原叹了一口气,倒在床上,想着明天怎么加大难度使朱司其知难而退。

  

第三十四章 训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