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办厂

    “姐夫,新年好!”看到姐夫进来,朱司其和二姐说道。

  “新年好!刚才你们说要办什么制药厂呀?”朱辉问道。

  朱司其把刚才跟大姐说的又讲了一遍,朱辉听了也觉得可行,他也知道朱司其帮别人治过病的事,而且岳父岳母去年的变化他也发现了,年青了很多,当然,儿子回来了心情很好也是一个原因,但朱司其的大伯、二伯和外公服用过效果也很明显,对于保健药丸他有点信心。

  “但是开药厂,国家控制得很严的,对药品的审批也很复杂,不如就专做保健方面的药丸开个保健厂这样可能审批的要容易些。”朱辉毕竟还是在外面跑过,知道些常识。

  这一点朱司其倒没有想到,他本来还想把治感冒、发烧之类的药丸也制些出来。听到姐夫这说看来只有等以后有机会才能搞了。

  “也没关系!保健厂就保健厂吧,我相信只要药材足够好,药丸制出来后肯定会大有市场的。”朱司其因为去年在家时在一些药店里发现药材并不怎么样,对这个有点担心。

  “这没问题,前面几十公里就有个廉桥药材批发市场,是全国三大中药市场之一呢。”朱辉对这个有信息。

  “哦,那就好办了,等过几天就去看看,如果药材充足,药性好的话马上就可以试制了。”朱司其惊喜道。

  这时家里电话响起,大姐接的电话,原来是母亲打过来的,说刚才有电话打到家里,是从南京打过来的,说是司其的大师兄给他拜年,司其不在,母亲赶紧打了电话过来叫朱司其给人家回电话。

  朱司其听了很汗颜,当时确实把南昌和家里的电话告诉大师兄了,本来还想给他打电话拜年了,但一天忙下来竟把这事给忘了,马上拿起姐家里的电话给大师兄拔了过去。

  “喂,请问你打哪位?”对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好,我找张援朝。”朱司其道。

  只听话筒里传来“援朝,你的电话!”看样子是师嫂。这时张援朝接过了电话。

  “你好,哪位?”

  “大师兄,新年好!”朱司其道。

  “师弟呀,新年好,刚才打了电话去你家,说你去你姐家了!”

  “大师兄,本来想早点给你打电话拜年了,但一忙就忘了,还要你先打电话过来,真是不好意思!”朱司其再次汗颜。

  “咱们师兄弟还讲这么多客气做什么,刚才也和二师弟通了电话,他说你怎么还没去找他?”

  “年前急着回家,又想可能他在年前应该会十分忙,也没去打扰他了,想过年后就去。”朱司其道。

  “二师弟也很想见见你,你待会也打个电话给他吧!”张援朝道。

  “好,等会就打。”

  又说了几句家常就挂了电话。朱司其马上把拔了二师兄李守义家里的电话。

  “喂,你好,我是李守义。”话筒里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很混厚也很有磁性。

  “你好,二师兄,我是朱司其!”

  “三师弟呀,怎么从南昌回来时也不到我这里来,上次大师兄和你分开后就打了电话告诉我,师父又收了个三师弟,我还想着你在年前会来找我呢!”

  “二师兄,我怕你年前会很忙,所以就没来打扰了,过几天去学校时就会到你去拜访你。”

  “咱们是师兄弟,再忙也会接待你呀!过了年早点到我这里来,在我这多住几天!”

  “好的,我会早点来的。”

  “那好,我等你,对了如果我不在家你记个手机号码,这是我秘书的,他姓王,你打电话给他就找得到我了!”

  朱司其又记下这个号码才挂了电话。

  姐夫听到朱司其还有二个师兄,问道:“司其,你还有两个师兄呀!”

  “是的,他们一个在南京一个在长沙。”朱司其并没有把师兄们的身份告诉姐夫,他觉得也没有必要。

  回家后跟父母也商量了开保健药厂的事,父母觉得也可行,保健药丸的效果他们是深有体会的,以前就算有个头痛眼花什么的现在也没有了。身体感觉明显精神了许多。

  第二天大姐回门时又一起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投资十万元,朱司其一个人出次五万,大姐跟二姐各出二万五,当然二姐的钱是父亲给的,以后也算她的一份嫁妆吧,按出资比例占股,老爸负责管理和会计,这是他的老本行,在村里也干了二十年了,完全没有问题。

  大姐负责进货,姐夫负责销售,二姐在厂里协助管理。因为投资不是很大,一切以节约为主,厂址也决定就选在朱司其家里,在后面的院子里再搭个蓬子,把前坪和后院都用围墙围起来,家里有二层楼,还有四五间的空房正好用来做仓库。

  过了初五朱司其就和爸爸还有姐夫来到廉桥药材批发市场,这里果然很大,各种批发药材的店铺足有上千家,朱司其在里面看着保健药丸的所需药材,药性从好到差都有,这下他放心了,又问了下价格,比在南昌自己买时足足人便宜十几倍,这下他明白了药材的爆利了。

  回家后又跑到工商所和税务所注册了厂名和药名,厂名就叫双峰保健品厂,取的就是本地的地名,至于药名就取了个“中华保健丸”。

  等一切都搞好后,剩下的就只是进设备了,现在是工厂生产不比手工制作了,但机器设备也不需要很多,一台粉碎机一台包装机和一个用来熬药的设备就好了。这样的设备也只有省城才有,三人又准备去长沙,顺便朱司其也可以去拜访二师兄。

  因为有车,清晨就从家里出发了,到长沙时才早上九点多,对于机械设备,姐夫和父亲比他要在行,姐夫以前就开过一家碎石场,把他们放在一家机械设备公司就先离开了,约好下午来接他们。

  独自来到市区,先买了张地图,再打了个电话给李守义,李守义知道他来了,很高兴,约好在家里等他,还想派人来接他,但听说朱司其有车就只把详细地址给了他。

  来到小区外,这里也是有武警值班的,在值班室打了电话给李守义后又准许他开车进去,来到省委大院二号楼,在门外已有一个中年男子在等他了,朱司其一看凭直觉就知道这是二师兄——李守义。

  等朱司其下车后,李守义就走了过来,“是三师弟吧!”

  这次朱司其到没有再易容,反正在这里认识他的人也不多。

  “二师兄!”

  “快,到屋里坐。”

  因为李守义已经在张援朝那里知道了朱司其的情况,所以只是拉着家常,问着他最近的情况。

  朱司其也告诉了他自己正在办厂的事,这次来省城就是进设备的,李守义很感兴趣,自己这个小师弟不但能文能武,现在还开始办厂了。

  “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李守义大包大揽道。

  “正等着你这句话呢。”朱司其笔道,前几天他去办执照时就经历了官僚主义,如果有个高官做后台,那办起事来肯定事倍功半。

  “哈哈,只要不犯法,能帮我一定帮!你也可以找我的秘书叫他给你介绍一下你们当地的父母官认识,县官不如现管!”李守义并没有生气,他对于这个小小的师弟只有爱护之心,而且他的成就也肯定不会就是一个小小的保健厂。

  从省委大院出来已是下午了,马上赶去和父亲会合,到那里他们也谈的差不多了,后天就会派车把设备送上门。

  回到家里后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又赶到廉桥药材批发市场进药材,因为大姐以后是负责进药材的,这次把她也带了出来。朱司其仔细地教着在大家分辨药材的好坏,幸好保健药丸所需的药材也不多,但最重要的还是配方,这个他早就留给了父亲。自己再过几天就得去学校了,以后厂里的事就全交给家里人了。

  拉了一车的药材回来,把药材都放进仓库后对于各种药材的药性,家里人应该也都清楚了,至于配方朱司其要求家里特别注意保密,这关系到厂能否发展壮大的事情。家里也很清楚,也会很小心的。

  第二天设备也送来了,马上安装调试,并用了一部分药材来试验,过程并不复杂,操作也很简单,制出来的药丸经过朱司其检验后发现效果不错。

  这样等设备厂的人一走,全家动手就开始了第一批的制作,因为熬药和烘干都是用设备来操作的,节省了大批时间,一天下来就可以制一千多包药丸,每包可能可服用一天,十包为一盒,三盒为一基本疗程。

  先把药丸送到附近的几十家药店和门诊室试用,等病人反应过后才开始大批量上市。当然朱司其对效果是绝对有信心的,看到开学的日子将近,家里对于制作和选药材都已掌握就准备回南昌。

  

  

第五十四章 办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