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治病

    “伯父,您这个病确实是腿部神经被压迫,而且因为压迫的时间很长了,现在神经开始出现损伤。”朱司其道。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手。”李洁在边上道。

  “我给你推拿按摩一下吧。”

  “我也和母亲经常给我爸按摩,但效果却一直不大,只是能缓解病情而已,难道你的方法不一样?”李洁道。

  “我的手法当然有点不一样了,推拿主要是疏通经络、促进气血运行、调整脏腑功能和舒筋活络、活血散瘀、松解粘连、滑利关节,还可以加强局部气血循环,促使受损伤的神经根恢复,缓解疼痛。”朱司其看到李父把腿也伸了出来,边说边用双手在他的腿部按摩起来。

  他的手法当然和李洁的不一样,不但按摩的穴位不同,最重要的是加入了真气,半个小时下来,李父竟然感到腿部有点酥酥的,麻麻的感觉,虽然很轻微,但这是十几年来一直没有过的,马上把自己的感觉跟李洁说了。

  “爸,真的有一点感觉了?妈!快进来,爸的腿有感觉了!”李洁听了马上叫李母进来。

  李母听到急忙跑了进来:“真的?保华,是不是真的?”

  “是的,刚才有点麻麻的感觉,但现在又没有了。”李保华道。

  “有感觉就好,十几年了,终于有希望了。”李母说着竟然流泪了。

  朱司其看到他们一家子这么高兴,也为自己能给别人解除痛苦而高兴。

  “伯父,你这个病还得用针炙,希望还有是的,今天东西我没有带来,明天我再给你来用针灸吧,相信效果会很好的。”朱司其道。

  “太谢谢你了,小伙子,你又给了我站起来的希望。”李父道。

  “快别这么说,我和李洁是同事,这也是应该的,今天晚上很晚了,我就先走了。”朱司其道。

  “好,李洁,快送送小朱。”李母道。

  两人出了门,往楼下走去。

  “今天晚上真是太谢谢你了。”李洁道。

  “不用啦,只要你以后帮我把饭店管理好,使我天天能赚钱就可以了。”朱司其开玩笑道。

  “这个你放心,我会尽全力的。”李洁道。

  “对了,你爸的病不适宜再用药,他的身体很衰弱,我看用食疗法吧,明天我给你几个食谱,你照着做给他吃就行了,比吃药还便宜,而且效果还要好。”朱司其道。

  “你还会用药膳!真不知道你还会什么?对了,如果你开饭店药膳也可以引入到饭店里来,到时也是一个亮点。”李洁果然是专业人士,马上想到可以在饭店里推广。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朱司其道。

  第二天朱司其特意请了一天假,在和李洁会合后一起去了正宗川菜馆。

  黄老板看到朱司其今天又来了,马上迎了上来。

  “小兄弟,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来,现在还没到吃饭时间,是不是有什么事?”

  “黄老板,今天我来是和你谈你饭店的事,我特意带了位朋友过来。”说着指了指李洁。

  “那好,到包厢时去谈吧。”

  “黄老板,其实昨天我听到你说的情况,就有意把你这家饭店盘下来,只是没有人也管理才没有跟你讲,今天我带来的这位是专门从事饭店管理的,她愿意帮我管理我今天才来和你谈这事的。”朱司其道。

  “不知道你愿意出多少钱?”黄老板其实也很高兴,朱司其的为人他昨天也知道,就算盘下来对下面的人也会很好的,价格就算低点也没事,把店交给他自己也放心,黄老板心里想。

  “三十万!”朱司其道。

  “三十万!小兄弟,你也知道我昨天告诉你了,我只要二十五万就可以了,你如果真要我还可以少点的。”黄老板很惊讶。

  “不了,就三十万,黄老板你已经在亏本了,而且这里刚开业不到一个月,可以说基本是新的,而且所有的人和东西你都给我准备好了,我一进来就可以直接营业,三十万很合理的,不能叫你吃亏了不是。”朱司其道。

  “真不知道怎么说啊,小兄弟你够意思!那我也不客气了,什么时候办这个事?”黄老板听到可以全部拿回成本,甚至还有点赚,心里当然高兴了。

  “如果可以今天就可以写合同,明天把钱全部给你,如何?”朱司其道。

  “没问题!”黄老板道。

  “但有件事我还想和你说一下,就是我盘下这间店的事你不要和其它人讲了,因为你也知道王宇是我的同学他也在这里做事,我怕他到时也有想法,另外反正我这里不会经常来,日常管理都是这位李洁,叫她出面全权负责还好些。”朱司其道。

  “那好吧,按你的意思办。”黄老板虽然心里奇怪,这年头还有不愿意当老板的,但人家能拿三十万出来,他也不好多说。

  “这是我草拟的转让书还有相关合同,你看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就去打印出来,明天付钱后就可以签字了。”朱司其道。

  朱司其这段时间一直在看商业相关的法律书籍,对于书份合同还不是手到擒来,条理分明、合乎法律、毫无漏洞。

  其实黄老板也看不出所以然来,只是觉得很多语句好像都很烦琐,每一处小地方都提到了,看着厚厚的十几页纸,就转个店子,有必要这么麻烦吗?黄老板心里想。

  黄老板大致浏览了一下觉得没什么问题就递还给朱司其了。

  “就按你说的来办吧。”

  “那好,我等会就去打印三份出来,我找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明天我们就在那里签字吧,这样就真正具有法律效力了,大家以后都可以避免麻烦。”朱司其道。

  “这还得上律师事务所,看来朱兄弟你真是很谨慎。”黄老板笑道。其实有律师出面他更加放心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先走了。”朱司其说完就离开了饭店。

  出来后朱司其递给李洁二张纸,一张是给李父准备的食疗食谱,另一张却是为以后饭店准备的,有几大类,分别为保健、美容、减肥。每类下都有十来个食谱。

  又拿出三千块钱交给李洁。

  “从今天起你就正式上班了,这是你第一个月的工资你先拿着用,资金到月底再说。”朱司其知道她家里情况紧,很细心地先把第一个月工资发给她。

  “谢谢!”李洁也没客气,她最近确实很要钱用,快过年了,家里经常还什么年货都没准备。

  “那你什么时候去给我爸针灸?”李洁问。

  “下午吧,我先去把合同打印出来。”朱司其扬了扬手中的一叠纸。

  “那好吧,我也去西湖酒家把事情交代一下,下午我在家等你。”李洁道。

  两人分开后朱司其就先来到一家打字复印店,把合同打印了三份,又去证券公司把自己的股票抛掉三十万的份额,只等明天钱到了自己的帐上就可以办事了。

  下午到李洁家时,她已经在家等朱司其了,看来她辞职的事很顺利。一进去朱司其就闻到了一股药味,知道是李洁按自己给的食谱在为李父做药膳。

  “伯父,您好!”朱司其先去跟李父问好。

  “小朱,你来了,快坐。”李保华道。

  “没事,今天我把针带来了,要不我们先开始吧。”朱司其道。

  “好。”说着李保华把身上盖的棉被拉开,准备坐起来。

  “您躺着就行了!”朱司其连忙道。

  拿出自己的针,在他的几个腿部穴位上插了下去,随着针的进入也输入了几股小的真气,神经压迫不能很急的,如果一下子就解压神经有可能很而受不了,到时会受到更大的损伤。

  半个小时后,朱司其把针拔出来,用手给他在腿部按摩。

  “伯父,现在您腿有没有感觉?”朱司其道。

  “有,比昨天要强烈得多,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你的手在我腿上动了。”李保华高兴地道。

  “这就好,说明效果不错,再多做几次,配合食疗,您的腿很快就能活动了。”朱司其道。

  “真的太感谢你了,小朱。”李母也一直在边上看着,听到李保华说有了感觉,十分高兴,李保华十几年不能走动,对于她、对于李保华、对于这个家都是一种折磨。

  “不用啦,伯母,今天就到这里了,我先走了。”

  听到朱司其要走,李母硬不同意,一定要拉着他吃了晚饭才行,朱司其没法,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菜是家常不小菜,也是杭州的风味,朱司其从末在杭州吃过真正的家庭菜,感觉很好吃。对于李母的手艺也是大感佩服。

  今天在外地码了一章马上上传!

  

第七十四章 治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