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待业 [解禁]

    调试好后终于可以用了,朱司其呼了一口气。用软盘启动电脑,把软件调出来把硬盘的零磁道用第一个磁道代替,重新分区,再格式化硬盘,等了几分钟全部搞定。

  再用半个小时把软件神雕切割软件装好,调试好刻字机,一切搞好天还没有黑,对客户道:

  “陈老板,全部搞好了,你来试一下我还得马上赶回去呢。”

  “小朱,今天晚上是没车了,你在这里住一晚得了,现在赶回去多累,如果你们公司不报销住宿费,我就给你报销。”陈老板看到电脑搞好了,心情也很好,正好手上有一笔业务,如果电脑出问题自己损失就大了。

  “不了,明天还有事呢。你看我怎么样才能最快赶回去就行了。”朱司其道。

  “好吧。”陈老板也不再坚持。

  想了想道:

  “如果你硬要现在赶回去只有到国道上去拦过路车了。”

  “那也行,你快点把电脑试一下,如果确定好了我就马上要走。”朱司其道。

  等陈老板把电脑试好,朱司其连晚饭也顾不上吃,陈老板骑上摩托车把他送到国道上,给他拦了辆过境的长途客车才走。

  到杭州时又是半夜了,打了个一准备先回家,但忽然感觉肚子有点饿,才想起自己今天一天基本没吃什么东西,虽然身怀真气但也不是就成神仙了,五谷杂粮还是不能少的。

  在路上找了家夜宵店随便吃了点东西,想打个电话给邓唯宇通知他自己到杭州了,电话打通但刑警队却没人接电话,现在这么晚了肯定下班了吧,明天早上再说了。

  吃了点东西反而不觉得有什么累了,回到家后又习惯性把电脑打开登入网络,MMR竟然又在。

  1010:“昨天晚上怎么突然下线了?”

  MMR:“想睡了就得下啊,你怎么还在?”

  1010:“刚才,今天白天看了股票行情,确实不错,西南化工我已经清仓了。对了,你有邮箱吗?有时候在这里找不到你就发邮件给你,可以吗?”

  MMR:“当然可以了,我的邮箱是XXXXXXX”

  1010:“我想既然你是学生,而且你对股票这么有研究,我们有没有合作的可能呢?”

  朱司其终于提出了这个问题。

  等了一会不见对方的回话,知道对方应该下在思考之中,也没崔他,只是在电脑边上默默等着。

  良久,MMR终于回话过来了。

  MMR:“我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两人连面都没见过你就这么相信我。”

  1010:“感觉!”

  MMR:“如果你的感觉错了怎么办,在股市里如果你也信感觉的话你会亏得很惨的。”

  1010:“人和事是不能混淆的,我感觉你是个可以合作的伙伴。”

  MMR:“你先说说看如何合作?让我也感觉一下你的诚意!”

  1010:“很简单,你来指导我投资或你亲自来投资也行,利润按比例分成。”

  MMR:“这个我要考虑一下,过几天给你回复好吗?”

  1010:“好的,请尽快,如果我没上线你可以发邮件给我,我的邮箱是:XXXXXXX”

  第二天朱司其来到公司后郑经理和老板娘还没来,只有陈向民一个人在,他发现陈向民今天看上他的目光很奇怪,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自己没什么特别呀,裤头的拉链也拉上了。

  “怎么啦,这样看着我?”

  “昨天公安局的来找你,说是要你协助调查一个案了,你小子没在外面做什么坏事吧?”陈向民道。

  “啊,他们怎么找到公司来了,BOSS没说什么吧?”朱司其忙问道。

  “他到没说什么,只是老板娘的意思是请你今天结工资走人!”陈向民叹道。

  听到陈向民这么说,知道这是最坏的后果了,自己听了好像也没什么,走人就走人吧!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而且就自己帐户上的钱还用得着给别人打工吗?这只是自己的一个爱好而已。

  既然如此自己也没必要再做事了,拿起公司的电话先拔了个电话给邓唯宇,问他看是怎么回事?

  “喂,邓唯宇在吗?”

  “我是,你是哪位?”

  “邓警官,我是朱司其,昨天去了苍南,半夜才回来,今天一来就给打电话了。”朱司其道。

  “昨天我有点事出去了,其它组的人因为调查王东平的住址所以到你公司去找了你,没给你带来什么影响吧?”邓唯宇道。

  “没什么影响才怪,自己都失业了。”朱司其心里说。

  “没什么影响,现在应该没有什么事了吧?”朱司其问道。

  “当然有事了,你等会得到刑警队来一趟,再把前天晚上的事跟他们讲一下才行,现在调查的事不归我们管了。”

  “好吧,我等会就来。”

  现在自己真的是有大把时间了。干脆把王东平这伙人直接抓了算了,否则自己好像被贴了个膏药一样难受。

  不久郑经理和老板娘就来了,今天老板娘看到朱司其也没打招呼,只是拉开抽屉,把昨天早已算好的工资条交给朱司其,让他签字。

  朱司其也知道再多讲也无益,接过之后看也没看就签了字还给她了。

  接过自己的工资,朱司其把自己的东西清点一下就准备离开,郑经理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对他道:

  “小朱,下次有时间就来玩,如果在外面找不到事做再来找我。”

  朱司其点点头也没说话就走了,但刚一出公司就听到老板娘在对郑经理吼道:

  “你做死啊,还要叫他来。”

  现在是一身轻松了,骑着自行车先去了食之味,看到李洁没在,一问王宇才知道她去办饭店的工商、税务、卫生执照去了,因为了换了老板这些东西都得全部改过来。

  看来自己确实是一个合格的甩手掌柜,把授权书和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交给她,就只管在家里等着收钱了,有时心里也想自己是不是有点做得太过了!晚上再和她好好聊聊吧。

  把自己的东西寄在王宇这里,骑着自行车去了公安局。

  “邓警官,我来了。”看到邓唯宇在那里写着什么,朱司其走过去说道。

  邓唯宇抬头一看是朱司其来了,对他道:

  “走吧,我带你去找他们。”

  邓唯宇把他带到另一间房交给一个叫李术的人就走了。

  “你是朱司其吧,昨天晚上的事请你再给我们讲一下。”李术对朱司其道。

  朱司其又只能把从茶楼开始到夜宵城的经过讲了一遍,其实根本没什么特别的,只是由于吴浩发现朱司其竟然两次都和王东平在同一个地方而有所怀疑。

  “我以后是不是不要再来了?”朱司其问道。

  “暂时不需要,我只能这么回答,如果案子破了肯定就不需要你再来了。”李术道。

  朱司其想晕,自己一时大意现在不但工作丢了,而且还扰得一身骚,心中决定今天晚上就要把事情搞定,要不晚上自己睡觉都不安心。

  “你现在可以走了,有事我们再去找你。”李术对朱司其道。

  朱司其在走出房间时听到李术接到别人通知,要他去参加案情碰头会,这倒是个机会,可以深入了解一下这个案子,朱司其心里想。

  出了公安局,前面不远正好有个公交车站,在边上买了份报纸装作等车的样子,把感知放入到刑警队的会议室,会议是由吴浩主持的,来的人基本上是那天晚上朱司其在车上碰到的几个还和李术一起的几个人。

  吴浩道:“同志们,经过半多个月的侦察我们现在基本能确定11。8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主要有三个,李春、王东平还有一个叫马伟明的外号叫小马的一共三个人。李春和王东平主要是负责抢劫,而马伟明负责外围和销赃。这是一个典型的抢劫犯罪团伙,自从十一月八号发案以来,他们频频做案,手上是血债累累。他们做案残疾,杀人不眨眼,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已有四条人命死在他们手上,省厅和市局很重视这个案子,限我们二个月破案,现在离限定的日子已不多了,但我们现在只查明了马伟明的踪迹,对于李春和王东平的行踪还没有完全掌握。现在请各小组把情况都汇报一下,争取早日破案,还市民一个朗朗乾坤。”

  “我们查到李春和王东平是退伍军人,两人在部队的关系就相当好,这次因为李春在老家跟当地一恶霸发生冲突最后失手杀死了他这才亡命天涯,而王东平因为在部队受过李春的照顾,这次事件后李春投奔王东平时他也和李春一起跑了出来。而马伟明是他们来到这里才认识的一个混混,我们查过马伟明以为专门帮别人偷渡,是个蛇头。可能因为李春和王东平想出国这才疯狂敛财的。而由于李春和王东平手中都有抢,我建议在抓捕时请驻地刑警和特警出动。”李阳春道。

  “他们手中的枪枝查到来源了没有?”吴浩道。

  “查到了,是在他们当地抢的,因为他在杀死那恶霸后主动投案自首了,后来是当地派出所因为受到毒打,心中不愤这才在深夜把值班民警打晕打开枪库取了二把手枪还有大量子弹出逃的。”李阳春道。

  “怎么自首了还受到毒打?”吴浩有点奇怪。

  “因为……因为有个民警是那恶霸的亲戚。”李阳春小声道。

  “哼!”吴浩听了无柰,现在基层民警确实有一些害群之马,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那现在是否还能劝说李春回头?毕竟他还是知道自己是犯了罪的。”邓唯宇道。

  “不可能了,从他做案的手法上看他是在报复,他的凶性完全激发出来了,可以说失去了理智,现在再和他讲这些效果不会很大了,上级指示在抓捕时如果拒捕可以当声击毙!”吴浩道。

  

  

第八十一章 待业 [解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