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重逢

    重逢

  一

  之所以一次又一次和小磊哥哥擦身而过,都是因为我缺少勇气。

  那次以后, 资深女生出尽风头,并且渐渐没有人记得我也认识颜欣磊的。

  夜里,我偷偷遛出宿舍赤着脚走在操场上。心里暗暗好笑,别人以为女生宿舍如何严格,其实不过如此。秋天的时候我完成了《红》的制作,自己一遍一遍看觉得很满意。给班里忙里偷闲的人看,他们说太恐怖了,好象看见自己的血管在运输血液。我笑着说这是最好的赞扬。

  赤着脚有点冷,我围着操场跑了两圈。跑完以后热了,但热得有些古怪,肚子隐隐作痛,不详的预兆。那个时候我应该毫不犹豫地跑回宿舍找老师,可我是偷跑出来散步的,还脱了鞋子,所以我犹豫了。结果,我被人抬回宿舍。因为女生宿舍其实相当严格,校监很快发现我不在宿舍里。

  这回我的病总算被察出来,小毛病,是肾结石。跑步之后它活动了,所以会疼。麻烦的是,这个石头已经很大,再有0.2公分它就不容易出来了。更麻烦的是,我家里没有人。爸爸不用说在外地赚钱。那个上次来学校哭爹喊娘的表哥也不在家。老师问我怎么和爸爸联系,我说不知道,医药费先欠着好了。老师说医药费是小问题,关键那个石头拿不拿,你表哥知不知道怎么和你爸爸联系?我说他进了监狱,石头的事等过了高考再说。老师的眼光由惊讶转为同情,她说在联系上你爸爸之前只能这样了。

  病房里有一天来了位客人,我看见是他,惊讶得连名字都忘了。

  是颜欣磊!

  我怀疑他不是来看我的,就假装不认识,闭上眼睛睡觉。打好主意,如果他是来看我的,我就装作才认出来的样子大声说:原来是你呀,我都不认识了。如果他不是来看我的,我就把被子盖上头睡觉。

  他渐渐走过来,我的心跳到嗓子眼。我确定他是来看我的了,我从眼睛缝里看见他在对我笑。

  “喂!睡着了吗?”声音柔柔的。

  “啊?”我睁开眼睛,我知道我的脸一定很红很红,“原来是你呀,我都不认识了。”讲完这句花我松了口气。

  他微笑:“还不就是我呗,梅奶奶听说你生病了,托我来看看你。”

  “噢!”我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

  “你不拿石头吗?”

  “咦,你怎么知道?”

  “我有一个同学的妹妹在你们班,我听她说的。”

  我的天,这么说他早知道我的事了,刚才我还傻乎乎装得不认识他呢。

  “噢!”我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不准备拿石头吗?”他随手拖张椅子坐下来。

  “我不知道。家里人把我遗弃啦,哈哈。”

  他没有笑,低着头想了一会儿,“你的,你的哥哥在哪里的监狱,能找到他吗?”

  “什么监狱?”我纳闷。

  “呃 ”他的脸通红,“你对我说了,我才好帮你找他,也许也许 ”

  我想起来了,那天肚子疼的时候我是说表哥在监狱里,不过那是气话。

  “我也不知道,我想他可能是进了监狱。”

  小磊哥哥一脸惊讶,他小时侯就有这个表情,那时侯我只觉得他在装无辜,现在我发现他这样非常可爱。

  我笑了。

   二

  第二天,他来帮我出院,好多同学都来了,老师也来了。我觉得自己很幸福,时间要能停止住就好了。

  没有想到的是回到学校后更幸福,一下子成为焦点人物。我原来也算得叱咤风云,不过这会和颜欣磊扯上关系,大大的不同。学校里甚至还谣传我才是校长的女儿,所以从前闯了那么多祸都没被开除。

  谣传经久不衰,最重要的原因是小磊哥哥每天都来看我。他每天给我带来坏消息:我表哥还没找到。其实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

  一天傍晚,我吃过晚饭,他陪我去操场赤脚散步。

  我忍不住问他:“你每天都去我家找我哥?”

  “是啊,也许有一天会碰巧遇上呢,反正我也顺路。”

  “我想你还别去了,多耽误时间,他肯定是犯了法跑路啦!”

  “大三比较空闲,没事。你不知道,石头长大就难出来了,要么开刀,要么把它震碎。”

  “震碎?怎么震,把身子摇来摇去吗?”

  “傻瓜,用机器,会把心脏都震碎的。”

  我望着他俊俏又认真的脸,心想你若一辈子这么对我,我的心怎么会碎?

  “周末来我家玩吧!我帮你补习功课。”

  “我不去。”我撇撇嘴。

  “那么不补习呢?就去我家玩玩,你去不去?”

  “当然去了。”我开心地挽着他的膀子。

  小磊哥哥家干净的吓人,至少够吓死我这种被子都不叠的人。我小心翼翼地脱鞋子,谨慎地走进他家门,心虚地问:“阿姨不在家吗?”

  小磊哥哥替我倒水,“这是我跟同学合租的房子。”

  “噢。”我轻轻坐下,“那他呢?”

  “出去约会啦。”他递水,“你干吗这么紧张?”

  这人太神奇了,我紧张他都能看出来。你不用约会吗?这句话才到嘴边又被我咽下去。

  “咱们怎么过这一天呢,你别那么紧张啊!”

  “我才不紧张。”为证明这点我随手拿起旁边一本杂志认真看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小磊哥哥轻轻拍拍我,“你能读懂吗?这是外语系那个家伙的书,我都读不懂。”

  我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看不懂,看画画呗!”

  他陪我聊了一个上午,我发现他知道我很多事情,比如会做漂亮的网页,但成绩不好;比如在学校里闯的祸,但他没提自杀的事,我知道他不会提;最后,他开玩笑似的说,我还知道你有一个小男朋友叫程晨是吧。我一蹦三丈高,谁说的?那个程晨是神经病。他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你们这些小孩真有趣。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表情和话都是令人心生憎恨的。是啊,是啊,我们是小孩,你是大人嘛!我以后叫你小磊叔叔好不好?

  他没有说话,低着头进厨房去了。

  虽然我嘴硬,但心里难受极了,他果然把我当小孩子看,之所以对我那么好,是真的把自己当叔叔了。

  都是我爱吃的菜,但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因为这是关心我的“小磊叔叔”做的菜。

  尽管后来我们相处地很融洽,但是这成为我的一个心结。我知道我真的很喜欢颜欣磊,以前或许是因为他的优秀和长相,然而现在就算他是麻子,瘸子,瞎子,聋子,我也一样喜欢他。我爱上他了。

  晚上,我睡在床上想:妈妈老早不在,只给我留下一个红红的影子;爸爸可能都已经忘了我是男是女;外婆疼我却不能疼一辈子;那个表哥不找人杀我就不错了。现在好容易有个人关心我,就算他把我当小孩,总是关心我的。如果因为我的非分之想吓跑了这个人,那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翻来覆去睡不着,我打开《红》,觉得它少了些什么。也许加上声音就完美了,什么歌好呢?我绞尽脑汁,最后决定就用少女的祈祷,我从前听过,也是我会唱的唯一一首歌。

  我正在和程晨讨论怎么装得跟大家一样爱学习,让老师少找些麻烦。老远看见颜欣磊过来,我故意和程晨有说有笑,脸上的表情写着你看我们小孩多么活泼,可爱。我想他应该很满意最近我的开朗和笑容。

  但他的表情冷得吓死人,“过来一下好吗?我有话对你说。”

  我和他到走到一边,“什么事啊?”

  “我,我以后不能常来了,樱子对我说我常来学校影响不好,也会干扰你的学习。”

  “干什么扰呀!我这样的成绩怕干扰吗?”我急得眼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你不来我怎么办?我每天开开心心,就是因为知道你傍晚的时候会来看我。”

  他把我搂进怀里,“我也没办法呀,我找了校长好几次,以前的老师也找了,都没有用。”我在他怀里哭了好久,突然觉得他可能是喜欢我的,但我不敢问,怕一问就什么都没了。“是不是我出了事,你就能常来了?”我嘟嘟哝哝地说。他用手抬起我的头,一字一顿,“如果你做傻事,我一辈子都不来了。”

  “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看着他秀气的眼睛,“樱子是谁?”

  

重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