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新的领主

    人类哲人说过:“如果没有意外,那历史只是重复过去。”

  如果不是一条商路在二零一年夏天穿过科森,那我们也只是不断地重复。

  有了那条与东方相通的商路,原本无聊的日子开始变得精彩起来。许多人类也到了科森。爸爸的兄弟开始担心起那些人类,但不久这种担心便消失了。

  记忆中人类是野蛮的,他们之间也常常发生战争,一批人杀掉另一批,而我们总是仁慈地去处理那些尸体,毕竟食人魔对新鲜的人尸总是抱有非常大的兴趣的。

  靠着我们的仁慈,地精第一次与食人魔结成了同盟,从此我们再也不用害怕野蛮的人类了。请试想一下,有众多护卫的商队发现自己被拦了下来,“一大群地精。”人类第一次总是发出不屑一顾的声音,不过当爸爸兄弟的骨哨被吹响,一群八到九英尺高的食人魔晃晃悠悠地从树林深处走出来时,一切就大不相同了,毕竟几十个地精加上食人魔足以吓倒任何人类。不过就算是人类交出了贡品,他们的命运还得看食人魔的肚子。

  因为战争的不断胜利,我们富足了起来,同胞们不再穿着破破烂烂的皮甲,爸爸的兄弟第一个穿上了钢甲,但是那让他看起来像是个无头的鬼魂,当他在晚间的一次例行聚会上出现时,所有的地精都被吓跑了。

  在那个夏天,一群自称是黑鹰强盗团的人类主动向我们进贡——他们的人数并不多,也就十几个——黑鹰特地为爸爸的兄弟订做了一套全新的钢甲,还有一根顶端是巨拳标志的大棒。

  爸爸的兄弟拿到贡品的第一件事就是试了一下,一个倒霉的家伙连哼都没哼就倒在了地上。当那家伙被凉水弄醒后便开始吐出被打落的牙,就像吐水果的核一样。每个地精都在笑,看到别人痛苦是我们为数不多的娱乐节目之一,特别是我们都站在安全的地方。爸爸的兄弟试过新的武器后更加得意了,他大声叫喊着挥动着棒子耀武扬威了起来,如果没有另一名同胞被砸破脑袋这个意外,一切都很美好。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我们开始习惯每十天一次的进贡,黑鹰的贡品十分多,多到足以让我们不必再进行战争。没有地精会去问黑鹰为什么要主动进贡,只要有食物有金币那就行了,就算是问了答案也只有一个:“领主,最强的。贡品,有。”

  “地精,黑鹰,朋友。帮助,互相的。帮助,没有。贡品,没有。”这是黑鹰的头目某一次带着贡品到来时的说,翻译成人类语那就是:“地精与黑鹰是朋友,是朋友就要互相帮助,如果地精不能帮助黑鹰,那么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贡品了。”

  瞧,地精语要比人类通用语精炼得多,十几个字就把那么长的意思表达清楚了。

  当然爸爸的兄弟根本没有办法拒绝他的要求。没有黑鹰那就没有贡品,如果不能发放食物与钱,那么所有的地精都会不高兴,如果所有的同胞都不高兴,那么领主的地位也许就不稳当。

  事实上地精领主远远不如人类领主。当人类领主要对付一群暴民时,他要做的只是派出军队。而地精领主根本做不到这一点——所有的地精都是士兵,所有的士兵又都是平民。当你是领主时每个地精都畏惧你,地精的畏惧取决于领主的力量以及能带给他们的好处。

  干掉那些在科森的野蛮人,也就是干掉除黑鹰外的其它强盗团。黑鹰的要求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科森是地精的,没有哪种生物比我们更熟悉它。从那天开始,哪里有强盗哪里就有食人魔与地精,很快全科森就只剩下了黑鹰。

  有商路就会有强盗,有强盗自然就会有军队。维蒂娜城派出了三十名骑士及五十名士兵对科森进行清剿,黑鹰又一次向爸爸的兄弟提出了的要求——每个活着的地精都知道不要与人类的军队战斗,地精与人类军队的战争没有胜算——我不知道黑鹰用了什么办法,尽管爸爸的兄弟哭丧着脸,但最终还是答应了。

  开战的那一天,爸爸的兄弟用大棒“激励”着每一个不愿意去的同胞,除去看守营地的,所有的地精都去了。当地精与食人魔组成的军队出现时,人类着实被吓了一跳。

  骨制的乐器在爸爸兄弟的喊叫中全部响了起来,各种古怪嘈杂的声音足以传遍全科森,接下来我们就握着长达九英尺的枪紧密地走在一起,这种武器是我们的最爱,地精是不会放弃这种能增加安全距离的东西的。

  当一片黑压压的枪阵移动时,人类骑士露出了不安。人类的战争故事总是写骑士冲击枪阵,我可以保证那场面肯定有,但绝不是每一场。就算我们的脑袋再蠢也看得出,只有盾牌与剑的骑士冲过来只会变成肉串。就算他们带了骑枪,九英尺对九英尺他们也不一定敢冲过来。

  骑士的表现影响了那些步兵,他们显得害怕。只要对方害怕那就表示他们比我们弱小,地精对于弱小的判断是不会错的,我们天生具有这种直觉。当我们七零八落地射出弩箭后,人类像兔子一样逃跑了,这是地精第一次对人类军队的胜利。

  “如果对方弱小那就欺负到底,在别的地精动手前先拿光对方的东西。”

  在我们处世的教条下,每个地精都飞快地奔跑着,比我们跑得更快的是食人魔,他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吃。

  如果能打赢人类的军队,那么人类的营地也就是地精的了。战争的胜利让爸爸的兄弟作出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决定:“营地,人类的。进攻,营地,我们的。” (注1)不管当时爸爸的兄弟是否是昏了头了,但地精的历史在那一刻发生了变化。[注1:进攻人类的城堡,攻占他们。]

  四天后我们到达了维蒂娜城,在城外我们看不到一个人类,厚重的城门关得严严实实。面对高大的城墙,我们才发现自己没有带梯子,就算有梯子也够不到城头。

  维蒂娜城的城头早就站满了人类的士兵,他们用厌恶的目光看着我们,在发现我们没有攻城设备时他们大笑起来,爸爸的兄弟只能愤恨地跺着脚,没有谁能嘲笑他,毕竟他是克瑞根•巨拳,最强的领主。

  既然不能进攻,那就包围,反正地精是杂食的种族,我们可吃的东西远比人类多得多。爸爸的兄弟一面命令砍倒大树做成撞门的柱子,一面让三个地精回到科森把同胞都叫来。

  就在我们围攻城市的时候,黑鹰来了,他们悄悄地给我们带来了食物,还有一些新型的弩。在我们的同胞陆续到达后,人类开始动摇了,我们很幸运,当时维蒂娜城的领主没有去请求援军,他相信没办法攻城的地精几天后就会散去。

  围城一共持续了……反正不是六天就是七天,一个手持白旗的老头从维蒂娜城头被放了下来,他邀请爸爸的兄弟前去参加谈判。黑鹰极力劝说爸爸的兄弟同意谈判,再拖下去也许就会有援军赶来,维蒂娜城的领主一定是担心面子才急着谈判,毕竟被一群地精困住并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

  在一片劝说下,爸爸的兄弟答应了,不过爸爸与我都得跟他一起去。相对于我那时无知的高兴,爸爸则拉着脸小声地嘀咕着,但他的兄弟以瞪大眼睛及挥动大棒给了他勇气。

  那之后发生的事,只要每次回想起我就会发笑,我想我的笑声一定惊动了外面的侍从,他好奇而小心地窥视我,不过一定不明白我为什么发笑。

  洗澡对于现在的地精来说是一件平常的事,但在当时,地精可以一整年甚至一辈不洗澡。在无法避雨时,大部分的同胞才会不情愿地脱下皮甲,用稀泥在身上揉搓着。当天晚上的洗澡令池边的人类侍从都皱着眉头,他们脸上的表情就像一个被抢光的商人,我知道他们是想捂住鼻子,但是却又怕这种行为侮辱了地精。

  成箱的香水被搬进了巨大的浴室,浓郁的香气与我们的体味在空气中混合成一种更奇怪的味道——有几个人类侍从在数分钟后就倒下了。池水很快改变了颜色,每隔一段时间人类总要诚惶诚恐地请我们到另一个浴池,慢慢地他们的眉头皱得不那么厉害了,玫瑰花瓣开始被抛散到浴池中,而我们总不停地将它们塞进嘴里——地精是不会浪费一点点食物。

  第二天早上,我在门口发现了一套新衣服,没有破洞没有污垢,大小也刚好。人类的世界开始让我着迷了起来,因为他们的柔软的床,美味的食物。新衣服对于地精的意义并不大,因为一顿早餐过后,我们就已经为它抹上了各种的颜色,爸爸与他的兄弟更是毫不客气地用衣袖擦着嘴巴。在巨大进食声中,我听到了人类的窃窃私语,看到了不屑的眼神。

  在我们吃早餐时,昨天挥白旗的人类老头出来了,他说的是我们地精的语言,而我们所通晓的人类语只是:“贡品过来,你们跑。不跑,拍死!”

  那人类的老头与法师有相同的特征,他们一样的瘦一样的有胡子一样的苍老,我想爸爸的兄弟一定很想用棒子敲打些东西,但是在那个老头的面前他还是显得仁慈。

  “地精,人类,月亮升起,大吃一顿,和平,春天到冬天,给克瑞根,最强的,收税权。” [注1:在晚餐时人类与地精将签定和平条约,作为附加条件,人类将给予地精收税权。]

  虽然在当时我们并不知道什么叫收税权,但如果是人类给的一定不会差。爸爸的兄弟停下了他的早餐,咧开大嘴笑了起来,粘糊糊的口水从一口的黄牙中流了出来,绿色的耳朵微微颤动着,这表示他高兴到了极点。

  不幸在这时候发生了,他之前塞进嘴中的苹果一下子卡住喉咙,爸爸连忙跑到了他的兄弟那,我不能确定爸爸是在救他的兄弟还在……总之只是在很短的时间里,爸爸便成为了科森的新领主。

  当爸爸的兄弟咽气时,人类都手足无措,男人与女人都那么惊慌失措,好像外面可怕的军队随时会打进来。维蒂娜城的人类领主对着侍从咆哮着,然后与那老头不停地交谈着,还不时对我们指指点点。

  在那一刻爸爸表现出他成为领主的资质,他掀翻了一张桌子,在那之后所有的人类都把目光投向了爸爸。

  “我,克瑞根,最强的,新领主!”他用力地挥动手臂大声高喊着,人类的老头马上向人类领主解释起爸爸的话语。

  人类善变得就像夏天的天气, 一瞬间一切又恢复得井井有条。人类领主亲切地挽着爸爸的手,面带微笑地对爸爸表示祝贺——当然还得通过人类老头来翻译——然后表示如果爸爸能带着同胞们回去,那么他将给爸爸额外的礼物。但要送给地精什么东西呢?人类领主那满墙的名画对当时我来说那地上稀泥没有区别,人类称之为古董的东西在我们手中很可能变成装水瓶子,他们的珠宝大部分也不适合我们,因为那些镶嵌着宝石的戒指我们根本戴不上。

  最终爸爸拿走了几挂珍珠串成的项链、漂亮的衣服和舒服的床,当然金币是必不可少的。对地精最了解的还是地精自己,如果不给城外的同胞带去好处,那些大头目一定会把爸爸吊死。

  当太阳升到正中时,我们出城了,身后跟着五十辆马车及近百名被捆绑的人类。爸爸在地精中宣布了他兄弟的死讯,同胞们一片茫然。然后他们开始大声地叫嚷了起来,那些大头目蠢蠢欲动,绞刑架被马上立了起来。

  爸爸用手中的大棒使几个地精“安静”下来后,他宣布自己是新的地精领主,并展示了五十辆马车的货物。食人魔是很愿意支持爸爸成为领主的,面对那近百名的“礼物”,他们已经开始吞口水了。

  要马车或是面对食人魔?在那些低沉的鼻音中,我的同胞作出了明智的选择:他们在瞟了一眼前领主后,马上为新领主欢呼了起来。

  “我,克瑞根,最强的,夺权,死。”爸爸在欢呼声中兴奋到了极点。

  我第一次明白了那些货物的用处,我学到的第一点就是:包围人类营地可以得到好处,好处可以让地精变得忠诚。

  当然日后的地精编年史没有忘记死去的前领主,毕竟他是爸爸的兄弟。

  “进攻维蒂娜城是被欺负被压迫的地精有史以来第一次发出了象征自尊自强的声音,虽然这是克瑞根•巨拳领主迈出的一小步,但这却是全地精迈出的一大步,这标志着地精第一次团结在一起反抗人类的暴政。虽然克瑞根•巨拳领主在作战中不幸阵亡,但他的兄弟克瑞根•大棒领主继续战斗,最终取得了第一次对人类战争的全面胜利。”

  

  

第一章:新的领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