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地精法师

    虽然爸爸在维蒂娜城下宣布他成为新领主,但事情并不是一帆风顺。他的兄弟还有一个儿子,我亲爱的堂兄。

  “法师?地精的!”当爸爸瞪大眼睛看着眼前我那位堂兄时,他怎么也无法相信,他兄弟的儿子成为了一个法师,一个地精法师。地精是不可能当法师的,先不说没有哪个人类会去教地精魔法,就是那些奇怪的音节我们也不会念。如果一件事情连地精都觉得不可能,那么那件事一定是个笑话,提起它的地精一定是疯了。

  聚在周围的同胞开始发出巨大的笑声,我堂兄的意思每个地精都很清楚,他现在向新领主示威,特别是新领主的身后还站着两三个食人魔。食人魔可能听懂我们的语言,他们要比我们聪明许多,对于地精的笑声他们也作出了适当的反应,粗大的棒子不停地在手中惦量着。

  堂兄的存在对爸爸来说开始只是个小麻烦,毕竟那是兄弟的儿子,不过当他提出自己是地精大法师时,堂兄便成了一个大麻烦。地精对付麻烦的方法通常是:“找到麻烦,挥棒,等下一个麻烦。”爸爸向着食人魔指了指堂兄,为首的食人魔大步跨出,他手中的大棒高高挥起,然后砸下。

  伴随着大棒的砸下,在安全区看热闹的同胞发出了一阵兴灾乐祸的声音,但那本该拖长的声音却在一瞬间停止,爸爸的眼睛瞪得快要凸出来了,食人魔则张大了嘴。我的堂兄一手抱着脑袋,一手高高举起,他那中指上的一个巨大的戒指格外引人注目,刚才一个光球就是从戒指里飞了出来,将落下的大棒击了个粉碎。

  再也没有叫声或笑声了,一大群地精如此的安静还是件少有的事。当我的堂兄透过手指逢发现食人魔手中只剩一个木柄时,他高兴地跳了起来,那戴着戒指的中指马上指向了爸爸。爸爸很适时地显示他累了——一股屁坐倒在地上。如果不是他身后的食人魔挡住了他后退的路,爸爸一定会转身显示仁慈。

  堂兄并没有马上要求成为领主,也许当一个比领主更有权力的地精让他觉得更有成就感,也许他认为还不是时候,毕竟爸爸还有威望——他身后还有五十车的货物。当我的堂兄大摇大摆地转身离开时,所有的地精都怀着敬畏让开一条路。

  没有多久,阵营中到处都充满了对我堂兄的恭颂声,每个同胞都争着巴结那位伟大的地精大法师。相对于那高昂的欢呼声,同胞们对于爸爸的恭颂声则敷衍了许多,爸爸虽然得到了领主的头衔,但是他却连一小队地精都差遣不动。

  “干掉!一定!”在我们的小屋中,爸爸轻声对我说道,而后不安地四下探听着动静。

  干掉一个会发光球的地精法师,用十字弓行吗?不行,当爸爸拿着上了弦的十字弓出门,那一定会被先干掉。按地精的法律,也许说规矩更好一些,不是打战或狩猎的时候是不准携带十字弓的,要是哪个家伙不小心摔上一跤,也许身上的十字弓就会被射出去,你能指望地精手中的武器能有良好的保养吗?

  直接用棒子敲吧,那至少得靠近。爸爸想到什么就开始行动了,我则紧紧跟在爸爸的身后。根本就不必费心去找那位地精大法师,只要看看哪处空地聚集的地精最多就行了。很快我与爸爸就在营地西侧的空地上看到了他,每一次的高呼响起,爸爸的脸色就难看一次。

  面对那手舞足蹈的家伙,爸爸恶狠狠地向他走去,忽然间一个光球击在了岩石上,岩石被打得粉碎。

  “首领,事情,有?”我的堂兄笑着向爸爸问道。

  爸爸决定再一次地表现出他高贵的仁慈,半举着的大棒一下子扛在肩上,他伸出空着的左手拍着我堂兄的肩,“伟大的,无敌的,法师。祝贺,领主的。” 在说后爸爸急忙转身离开了,在从身后响起的笑声中,爸爸不时向后张望着。

  行动的失败更让爸爸的威望更低了,再也没有地精向他恭颂,在我们走过时他们就开始嘲笑。爸爸与我开始惶恐了起来,我们很清楚领主被推翻后的下场。

  两天后,第一场危机到了,地精哨兵回来报告,科森来了一队人类进贡使团,两辆车,二十八个野蛮人。

  “战争,战争!”本来该是由爸爸喊的动员令现在由我的堂兄来发出。在科森的小路上,我们看到了快速行进的人类进贡使团。“领主,前锋。”堂兄他在爸爸面前晃了晃戒指,我看到爸爸开始向后缩。

  前锋,地精语的意思就是肉盾。是被光球打死或是被剑砍死,爸爸选择了后者,对地精来说能多活一分钟都是好的,爸爸也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当前锋的领主。当爸爸开始冲锋时,人类已经抽出了剑,不过突然间爸爸被绊了一下,那扑倒在地的动作刚好闪过了横劈过来的剑,但是跟在他后面的两个地精就倒霉了,他们停不住脚步自己撞上了去。

  人类已经没有时间管摔倒在地的爸爸了,因为更多的地精已经涌来,他们开始转身向后跑。我的堂兄发现爸爸并没有死在剑下,他望了我一眼,重重地哼了一声。

  某个人类说过:“要有光。”虽然我到现在也无法清楚地表达出它的意思,但我们当时所能想到的是要有黑鹰,那些人类是我们惟一能依靠的,虽然当时我们脑子里并不知道为什么,但心中的直觉就是黑鹰可以帮助我们。

  当又一个进贡日到来时,我与爸爸如愿如偿地看到了黑鹰的身影。直到那天我才记下黑鹰首领的面孔,对我们地精来说,人类长什么样都与我们无关,大部分人类我们转眼就会忘记模样。

  “法师,地精的。”爽朗的笑声从他的口中发出,那张削瘦的脸因为大笑而变得通红。

  干掉一个地精对人类来说并没是什么大事,当黑鹰的首领听完我与爸爸的表述后,他很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为了取得更多的利益,在大笑后他做出了为难的样子。黑鹰提出了许多在当时我们地精看来是毫无意义的要求,比如允许黑鹰在地精营地自由出入,允许黑鹰与地精做买卖等,但只要没侵犯到我们的财产,我们什么都答应了黑鹰。

  在一切都谈成后,黑鹰首领挥了挥手,从门外召来了一个看起来十分瘦弱的人类。在耳语了几句后,黑鹰首领向我们拍着胸膛,从他那扬起的嘴角吐出几个字:“消失,晚上。”

  夜幕降临,爸爸召开了一次宴会,因为在中午的时候森林中死了个地精,他是被十字弓干掉的,射死他的十字弓就压在他的身下。“笨蛋,摔倒,死了,射死的。”去查看的地精在大笑中叫嚷着。爸爸他深信那该死的法师已经被干掉了,因为已经一天没到我堂兄的影子了。

  黑鹰很客气,他们一再要求亲自下厨为我们准备晚餐——毕竟不是谁都能咽下地精煮出来的饭菜。

  当晚宴进行到一半时,爸爸将一口红酒全部喷出来了,因为堂兄的影子已经出现在临时搭的帐篷里。爸爸指着堂兄“嗯”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黑鹰首领望了我堂兄一眼,站起身开始热情地招呼他坐下,就在黑鹰首领转身入座时,我看见他对着身后那个瘦弱的人类咧了咧嘴。那瘦弱的人类则耸了耸肩双手一摊,他那一脸无辜的样子表示他确实干掉了那个目标。

  事实上那个人类确实动手了,不过由于地精在人眼中看起来都差不多,他区分的方法只是看谁戴了戒指,不幸的是碰巧有个倒霉鬼把抢来的戒指戴在手上,结果被当成我的堂兄给干掉了。

  如果一次没有成功那就来第二次,黑鹰首领打了响指,我看到瘦小的人类撩起了他左手宽大袖袍,在右手灵巧的摆弄下,一只可拆装的臂弩张开了,从他手臂下垂的角度看,他是瞄准了我堂兄的脑袋。

  那一刻爸爸眼中泛出了奇异的神采,脸上露出最热情的笑容。瘦弱的人类动了动手指,臂弩发出了轻微的声响,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还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堂兄手上的肉在撕咬中掉在桌面上,对于地精来说食物是不能浪费的,于是他低头将桌上的肉卷入嘴中并顺手抓过了一盘肉。

  就在那一刻,弩箭从堂兄的头顶飞过,飞向了他对面的爸爸。爸爸的手颤动着,那只弩箭正好钉在他准备送入嘴中的猪腿上,从猪腿另一边透出的箭尖正好伸进了爸爸的口中。那一瞬时间似乎停顿了,爸爸那充满泪水的双眼与惶恐的表情就那么定格了。

  黑鹰鹰首领由将嘴里的食物全喷出来了,并不住咳嗽了起来;而那瘦弱的人类则不知道是该装填下一支弩箭,还是该拿匕首。

  在刹那的犹豫后,瘦弱的人类拔出了匕首。他向前走了两步,身子向前倾斜,右手中的匕首开始无声向下刺去。这时舔完盘子的堂兄突然直起身子,看那样子应该是在吃完后一种满足的表现,但是这毫无征兆的动作让他再次避过了暗杀,他坚硬的头有力地撞在了那瘦弱人类的下巴上,那倒霉的人类一下了就晕了过去。这一下让黑鹰首领将一口润嗓子的酒又喷出来了,而爸爸被这一吓,仰面翻倒在地上。

  吃饱的堂兄毫不理会这一切,他打了个饱嗝,用粗短的手指指着我说:“月亮升起,会议,广场。你,领主,来。没有,死。”(注1)[注1:在月亮升起时将举行会议,如果你没到就得死。]

  当月亮挂在正中时,部族会议开始了,火堆熊熊燃烧着,爸爸根本就不像个领主,而像个犯错的地精一步一步挪向场正中。堂兄已经在那等着他了,在跳动的火光中他的脸忽明忽暗。将要发生的事每个地精都清楚,他们交头接耳,不时发出刺耳的笑声。

  “领主。”堂兄开始一步步逼向爸爸,爸爸开始一点点地后退,但是他很快就停下了脚步,因为场地边上的地精士兵正用长矛捅着他的屁股。堂兄咧开了大嘴,用力地将戴着戒指的右手举起,场地中的同胞发出了一阵巨大的欢呼声,各种的恭维纷纷响起,此刻的广场就像一个热闹的集市。

  堂兄挥了挥手,同胞安静了下来,无数双眼睛看着他将戒指对准了爸爸。

  “克瑞根•大棒,受神保护。”在最后一刻颤抖中的爸爸还在极力维持他的风度,但谁都能听出那声音中的凄惨。

  随着堂兄有力地喊出 “再见,领主”,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熟悉的欢呼声响了起来,但是接下去却是一片寂静。

  我睁开眼睛看见爸爸还站着,他的脸上露着笑容,大棒有力地在手中挥动着。堂兄却开始后退,他不时地摇晃着手,对着戒指叫着。形势在变化,围观的地精也变化,他们一个个露着媚笑,争先恐后地为我清出道路,强壮的地精将最前排来不及让开的家伙一脚踢开,数十张布垫在了最适合当椅子的岩石上。

  当爸爸将我的堂兄压倒在地时,欢呼开始响起,原先恭维法师的字眼全面换成了领主,刚才用长枪捅领主股屁的家伙立即被痛打了一顿,像这种免费发泄的机会实在不多,所以没有那个地精会放过。

  在短暂的喧闹后,广场又恢复寂静,因为爸爸已经扬起了大棒,而我堂兄则将脸紧紧贴住地面,他的哭腔每个角落都可以听得清楚:“我,法师,谁也不怕。”随着最后一个尾音的消失,爸爸的大棒狠狠地砸了下去。

  “我,克瑞根•大棒,最强的,法师,不怕。生气,法师,死!”爸爸站了起来,高举着双手大声吼道。欢呼的风暴再一次出现,称颂爸爸强悍的声音不绝于耳。

  为什么戒指能发光球?因为这是某次战争中法师的物品,算是高档货。法师能在戒指中储存三枚充能弹,我堂兄应该是在无意中发现了这件事,当然发现的前提是他用了一颗,击碎食人魔大棒又用了一颗,表演时那已经是最后一颗了。

  那个戒指再也不会存在了,在当天晚上,爸爸就把那个能发出光球的戒指砸个粉碎。从此以后,在很长的时间中,地精法师成为地精语中不可思议的代名词,只是谁也不会想到,在许多许多年后,会有一个地精真的去学习魔法了。

  

  

第二章:地精法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