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黑鹰坠落

    爸爸成为真正的领主,地精的生活也走上了正轨,黑鹰强盗们给我们带来了改变。那改变一开始很美好,没有哪个地精的智力高到明白那是陷阱,那些礼物只是陷阱上的一块肉,当我们拿起肉时,整个身体已经掉了下去。

  那一天我记得很楚,爸爸的脸色十分差,他一会儿愤怒地用大棒砸毁眼前一切的东西,一会儿又像个可怜虫般哭泣。当他看到我后更是将我抱在怀里,那是爸爸第一次拥抱我,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紧紧地抱着我。

  当一个地精做出像爸爸一样的举动时,这就表明他的心情极度不好,且地精是从来不毁坏自己的财产。爸爸已经陷入了危机——在地精中间没有什么秘密可言,我认为地精太单纯了,不过用人类的话说,那就叫愚蠢。

  爸爸当上科森的地精领主已经两年了,科森在这两年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爸爸当上领主开始,黑鹰对我们更加热情了,他们教会我们什么叫收税权。当人类商队被挡下来时,护卫亮出了利剑,黑鹰什么都没有干,他们只是笑着掏出一张纸,看到纸上的印章与签名后,人类主动向我们交纳钱币。

  当然在很久以后,我才了解人类是多么狡猾,如果在被抢与交纳小额费用保住平安,商人们肯定选择后者,用人类的话说,那叫商队通过科森的保护费。实际上维蒂娜城什么也没有付出,他们只是让商人再出一份钱而已,反正到了维蒂娜城商人们一样得交税,重要的是自那以后再也没有商队在科林被地精抢劫了,因此维蒂娜城的领主还得到了国王剿匪有方的褒奖。

  商路太平了,人类使团也就是商队渐渐多了起来。我们先是在黑鹰的帮助下用木头在商路边搭建了简陋的哨站,很难想象要是没有黑鹰画的图,地精自己建的了望塔会是什么样子。商人多了,税金也就多了,我们拿到的要比通过战争所得的还要多,重要的是我们不必冒生命危险,通过进贡与帮助我们收税,黑鹰很快就得到了爸爸的信任。

  在以往我们所得到的钱都换成金币藏起来,不为什么,我们只要看到金币就觉得高兴,当黑鹰到来后一切都变了,他们开始教我的同胞如何花钱,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教地精如何赌博。除了赌博,黑鹰也开始改变我们的生活,他们最先是让我的同胞习惯洗澡,只要一天洗一次,黑鹰就给一个金币。然后他们还买来上等的木料石材给我们盖了新的屋子,当然还有床。

  因为要盖房,整个营地都被重新平整过一遍,堆积了许久的垃圾被推到了挖好的大坑里。黑鹰还一再要求以后吃剩的与不要的都扔到营地外的大坑里——毕竟人类是无法在地精营地中居住的,混合在一起的各种味道足以熏死他们。因为黑鹰的大方,每个同胞都争着靠近他们,但是当时我们从没有想过黑鹰所用的钱都是我们自己的,全是地精在赌博上输给他们的。

  虽然全科森的地精在住的吃的方面都要好过从前,但是我们手中的财富越来越少。除了赌博,黑鹰开了间专门卖酒的屋子,有许多同胞都欠下了巨额的债务,虽然他们欠了债,但黑鹰的大方依旧没有变过,只是他们要求那些欠债的同胞成为他们的士兵,如果答应每个月不但会扣除一部分欠款,那些同胞还能得到免费的酒,当然还有少额的钱。

  到最后全科森的地精都欠黑鹰钱,我与爸爸也不例外,因为我是领主儿子的原因,黑鹰对我礼遇有佳。那时我很喜欢与黑鹰呆在一起,只要帮他们做些事我就可以得到好处。为了方便,他们也开始教我人类的语言,对人类而言,说拗口的地精语实在是种痛苦的事,但在金钱面前,地精是无所不能的。

  从二零二年那个夏天开始,黑鹰就在科森修建起第一座城堡,当时没有地精知道只有十几个人的黑鹰为什么要一座大城堡,但当大家都欠黑鹰钱时,这座未完工的城堡开始发挥起它的作用了。

  黑鹰正式地将据点设在城堡中,他们对地精开始了整编,那些强壮的地精都被派去看守城堡了,黑鹰则在城堡中发号施令,虽然他们也有象征性地去询问爸爸——一个地精领主的意见,但更多的时候他们则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到了下一个年初,爸爸已经彻底被架空了,他成了一个没有实权的领主,所有的地精士兵只是表面上服从他的命令,从那时起爸爸的身体开始不行了。

  在取得了绝对的控制权后,黑鹰开始武装我们地精。他们不知从哪里运来了全新的适合地精身高的铁制盔甲,还配发了与我们一样高的大盾。至于地精所喜爱的长枪也从九英尺改成十二英尺,长枪的枪头更是换成了钢制带锯齿状的。最重要的是,黑鹰还给我们地精带来了五十支人类称为劲弩的改良型的十字弓,那是当时最精良的弓弩。现在想起来,那种由钢铁制成的劲弩绝对不是普通强盗可以拥有的。

  当黑鹰将这一切都装配到我们身上后,我成为了这只由二百名地精组成的军队的大头目,一个专门传达他们意图的地精翻释。在黑鹰操练地精军队的时候,爸爸彻底绝望了,他认为神不再眷顾他了。夏天还没有过完,爸爸在担心及恐惧中离去了,我成为了新的领主。

  身为一个领主却受到另一个种族的支配,这对人类或是别来的种族来说是种羞辱,但对我来说那不是羞辱而是愤怒,因为我们地精不知道什么叫羞辱,我只是为他们拿走我的权力而愤怒。

  尽管愤怒,但我依旧得听从黑鹰的命令,我所有的东西都是黑鹰给予的,没有他们我就拿不出食物与钱分给同胞。成为领主后我开始懊恼,从中我学会了一件事——“主动给你东西的不一定都是朋友。”就在我懊恼时,维蒂娜城送了一份请柬,他们邀请新领主参加宴会,一辆豪华的马车就停在营地的外面。

  “不过是一个地精。”当我上马车时,黑鹰小声地嘀咕着,他们毫不担心地将我送上马车,毕竟全科森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中,一个无实权的领主能做什么呢?

  维蒂娜城的接待与上次无异,只是人类侍从再也不必为我的洗澡而皱眉头。人类的宴会并不是我所想象中的那样,他们很喜欢在吃饭及跳舞的时候完成许多事情,上次为我们翻译的老头依旧还活着,人类的领主虚假地对我爸爸的离去表示悲伤,但那短短的话语后,他很快就进入了正题。

  在一间单独的会客室中,人类的领主与他的大头目在我面前毫无防备地交谈着,虽然我能听懂的并不多,但是我却很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对科森的变化表示担心。维蒂娜城的人类并没直接进入营地,但他们从收税的地精那听到了许多有趣的事,他们将许多事拼在一起,很快就了解了黑鹰行动,他们想通过我把黑鹰解决掉。

  维蒂娜城的人类要比我聪明,黑鹰也要比我聪明。如果他们都很聪明为什么不让聪明的去对付聪明的?就像打战,我们打不过就请求饶命。在我享用美味的食物的时候,人类老头开始向我询问科森的近况,我努力地塞下嘴中的食物,用模糊的声音讲述着一切。

  在说完后,我发现维蒂娜城人类领主露出了古怪的笑容,紧接着他说出了一句话:“如果债权人死了,那么就不用还钱了。”

  这句话我牢牢地记在心中。维蒂娜城的人类开始还不停地告诉我黑鹰的阴谋,说黑鹰要统治全科森的地精,然后就会进攻维蒂娜城,打战就没有商人,没有商人就没法收税。

  聪明的人类总是最坏的,他们把最坏最有效的方法用最简单的词语装进了我的脑袋,他们给我出了一个很好的点子。现在回想起来那冒险极了,不过人类才不乎,反正送死的不是他们。在那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人类,当梦醒后看着自己绿色的皮肤粗短的手指,我第一次感到了难过。

  回到科森的第一天,我就迫不急待地去找黑鹰,“税金,收取?不。战争,战争!许多马,许多人,战争,战争!”黑鹰被我急促的话语与惊恐的表情给弄呆了,他们隐约明白了发生了大事。

  “集合,集合。”我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又蹦又跳地跑了出去,黑鹰都跟在我的身后,他们许多人连武器都没有带。

  “集合,战争。”我狠狠地踢了黑鹰城堡外的卫兵一脚,我的同胞揉着被踢痛的屁股马上跑开了。不需要太久,我所有同胞都会到齐的,我们的习惯是用同样的方式去传递命令,每个地精都会尽快地把被踢的那一脚补回来,最慢的那个倒霉鬼总会被嘲笑一番。很快全部的地精士兵都带着武器到了广场,全部的黑鹰也到了。

  黑鹰推开我的同胞走到了场地的中间,那是正我需要的。“维蒂娜城要派出多少军队?”黑鹰的头目向我发问道。

  “你们,财产,他们的。[注1]”我用母语向同胞们喊着并用手指向黑鹰,而黑鹰则用迷惑的眼神看着我,他们无法明白我的用意。[注1:你们的财产现在都在黑鹰手中。]

  我大声地喊完后便听到了没有异议的赞同声,然后我的同胞互相看了一眼开始呵呵大笑了起来,自己的痛苦总要用其它地精的痛苦去解决,这是我们地精的消除痛苦的方式。在笑声过后我用更大的声音喊了起来:“他们,死。你们的,你们的。他们的,你们的。[注2]” [注2:干掉黑鹰,你们可以拿回你们的财产,他们财产我全分给你们。]

  当喊完后我看到了黑鹰惊恐的脸,他们很明白这意味着死亡。我的同胞立即互相交谈起来,在一阵低沉的嘿嘿声后,黑鹰被围在中间。“财产,你们的,你们的。领主的,你们的。[注3]”黑鹰首领迫不急待地在包围圈中叫了起来,他那张消瘦的脸上浮现着害怕,害怕就意味着弱小。[注3:我把你们的财产全还给你们,领主的财产也都给你们。]

  黑鹰的话语让我的同胞停了下来,尽管我的同胞已经准备好动手,但他们等着我拿出更多的,对地精来说只要是机会就不会放过。“我,领主的少,他们的多。我死,他们的,他们的。我的,他们的,你们的,他们的。[注4]” [注4:我的财产少,他们的多。我死了,他们的财产还是他们的,但你们的财产到最后也还是他们的。]

  在我喊完后包围圈开始缩小了,他们明白我拿不出更多的了,地精的习惯是在决定后就开始用武器说话。

  地精士兵端平了他们的长枪,憨厚的笑声响成了一片,其余的同胞四散开来,都忙着找一个最佳的看台,科森的地精已经很久没有一起高兴了。面对着慢慢迫近的长枪,黑鹰之间互相咒骂着,似乎在说训练地精成为军队的主意真是该死。几个带着佩剑的黑鹰徒劳地拨挡着长枪,每一次剑与长枪的撞击总能引来一片欢呼声,在安全地带的同胞们用手指指点点,用夸张的表情来表示他们的想法。

  在高一些的地方几个大头目开始安排赌局,让大家竞猜哪个黑鹰会最先死掉,哪个黑鹰身上的孔洞最多。真是讽刺,教会地精赌博的黑鹰最后成为了地精下注的目标。

  每一个种族在死神到来时就会露出最软弱的一面,用人类的话说,那时的黑鹰就一群待宰的羔羊。为了活下去,他们用尽了各种方法,恐吓、利诱、求饶,最后互相出卖互相指责,他们都希望能将罪责都推到一个人身上。黑鹰的表现让我的同胞受用极了,那是一场精彩的表演,当时有许多的孩子在场观看,在日后的游戏中他们也有模有样地学着。

  无谓黑鹰怎么他们做都难逃一死,手持长枪的同胞在低语后突然坐在地上,拿着劲弩的地精零散地站着并对着黑鹰招手、微笑。到了最后一刻,每个同胞的情绪都到达了高潮,欢呼声一阵一阵响起,完全地吞食了黑鹰的哀号。中箭的黑鹰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似乎每一个都断气了。也许真的断气要比装死来得好,因为锯齿状枪尖急切地刺向每一具尸体并把他们挑到空中,那些还未断气的黑鹰痛苦地扭动着,就像一条被刺穿的毛毛虫。

  到现在我也很感谢黑鹰,他们已经将我的同胞训练成了一支真正军队,他们教会了我们正确地使用长枪,还教会了我们准确地射击。在黑鹰死后我还一直挠着头,我为什么就没想过“如果债权人死了,那么就不用还钱了。”这个主意?我的同胞没有想过,也许黑鹰自己也没有想过吧。

  许多年后我才知道黑鹰的身份,他们是另一个人类国家的士兵,到科森就是为了悄悄建立武装力量,偶然间,他们发现与普通的强盗相比,我们地精是更理想的工具。

  

  

第三章:黑鹰坠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