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屠龙英雄

    乱糟糟的七月转眼间就被八月所替代,人类之间的战争依旧在继续,但局势对米亚变得十分不利,米亚与马拉维接壤的边境全部沦陷,马拉维的军队深入米亚王国的腹地,有消息说入侵者离莫林也不远了。

  各种的消息以及谣言到处流传着,每当人类谈起守城总是先看看我们,在长叹一口气后连连摇头。一旦马拉维的军队攻入维蒂娜城,烧杀抢掠是不可避免的,每个人类都在想着保全自己的财产,没有任何人能指望把钱运出去,毕竟谁也不能能保证半路上不会有兽人。

  到现在我也还是认为人类比我们更适合当地精。他们不只欺负弱小,在保全自己上比我们更加高明。在那个月,人类派出了许多人去与兽人接触,只要兽人答应不杀人不抢劫,人类就投降。

  到了九月份,兽人又一次出现了,为首的手持一支绑了许多布条的长枪,他们要求与我们谈判。

  兽人开出的条件很诱人也很大度,他们说可以承认地精对维蒂娜城的拥有权,更可以承认地精对莫林的领导权,当然这一切都得等到地精领主杀死龙之后,如果拒绝,所有的地精都将被杀掉,到了今天我还不能肯定这是出自兽人的本意,或是人类授意。

  龙这个词对于地精来说毫无意义,我们在见到龙之前不会明白这个字眼与食物或是钱币有什么区别。那天我当着兽人、人类及同胞的面,大胆地拍着兽人首领的肩,用最大的声音喊了起来:“龙,不怕。我,克瑞根,最强的。神,爱我,我,不败的。龙,弱小,我,强大,杀龙,我,一个。”

  那时我的自大膨胀得太可怕了,人类有句名言:“谎话重复一百遍后就会变成真话。”每天我所喊的口号以及同胞的恭维都让我以为我就是神。当时在场的地精又一次高呼:“克瑞根,最强的。神,爱克瑞根,克瑞根,不败的。”人类在高呼声中抿着嘴偷偷地笑着,兽人则被地精的疯狂与自大弄得目瞪口呆,攻城失败后兽人就相信地精一定是遇到或是得到了某种东西,不然地精是不可能打败人类的骑兵。

  兽人所说的龙是一条绿龙,没有人知道那只绿龙从哪来的,但它飞到莫林后就在兽人区停下了。龙的到来让兽人感到不愉快,因为那只龙不客气地到处享用兽人为冬天准备的粮食。绿龙就盘踞在兽人区的一座高山上,那也是全科森最高的山。

  在前往龙穴的路上,我的同胞肆无忌惮地嘲笑着兽人,如果我克瑞根说龙弱小,那龙就一定弱小。如果兽人害怕弱小的龙而地精不怕,那么这就说明地精比兽人强。对于我同胞的嘲笑,兽人只是强忍着,他们用粗重的鼻音表示着他们的不屑。当绿龙掠过了天际时,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地精能笑得出来,单是那长达二十米的影子就足以成为我们逃命的理由。

  当我们笑不出来时就轮到兽人笑了,他们一边粗犷地笑着,一边用力敲打架在咕噜兽两边的战鼓。人类则显得狡猾得多了,他们保持中立的,既不在开始与我们一起嘲笑兽人,也不在这时附和兽人。人类只是紧闭着嘴,不时地用眼睛观察我们两个种族,也许还在心里权衡着。

  在我们到达山脚时,大家开始支起帐篷,兽人特意把宿营中间的帐篷留给了我,并在周围架设了围栏,他嘿嘿笑着说这是表示对于一位领主的尊重及保护,不过再笨的地精也看得出那叫监视。

  地精的天性再一次显现出来,我的同胞们开始用笑声表达他们的快乐,每双看着我的眼睛都透着倒霉鬼或是可怜虫意思。就是在谈话中只提到龙,总有个地精模仿我拍着另一个地精的肩,然后重复着同样的话,在那之后又会大笑一次。

  尽管兽人对地精的一切都习以为常了,但是看着火堆边喧嚣的地精,他们依旧十分高兴。人类虽然听不懂地精的话语,但是从动作、神态及表情上就已经猜到了八九分,每个从我身边走过的人类都带着一种奇异的目光,他们的脸上总是似笑非笑的。

  那个夜晚身为地精的我竟然第一次睡不着,白天那影子的长度告诉我那个叫龙的怪物绝对可以一口吃掉我。如果我告诉兽人与人类我不去屠龙了,那么我的同胞会首先吊死我,因为我是否屠龙可是关系到他们的生命。权衡再三后,我决定还是连夜逃跑吧,相对于领主的位子,命还是更重要些。

  我侧耳倾听着周围的动静,我第一次才发现耳朵大的好处,当时传到耳朵里的全是香甜的鼾声。我小心翼翼地在帐篷的一角挖掘着,当挖出的坑足够我钻出去时我立即行动了,但我刚将脑伸出帐篷外时,就觉得顶到了东西,一个呼着热气又湿润的东西,我抬起头看到了一个兽人嘴角露着微笑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看着挂满星星的天空想到一句人类常说的话:“夜色不错。我,克瑞根,最强的。神,爱我。我,不败的,看月亮。”

  “看月亮。”那个兽人嘿嘿地笑了两声。

  “看月亮。”我也笑着又说了一遍,当兽人翻起上唇露出了苍白的牙齿后,我识趣地退了回去。

  我只能用床单把自己包起来缩在角落中,我不断地向神祈求着这只是一个梦,当梦醒了后科森还是原来的科森,地精还是原来的地精。

  第二天的清晨,兽人、人类还有我的同胞都围在了我的帐篷,当我面色苍白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时,立即是一阵窃窃私语,当然我没忘记向我的同胞叫道:“我,克瑞根,最强的。神,爱我,我,不败的。”

  据人类在事后回忆,我那天清晨的脸色糟透了,绿色的皮肤看起来有些泛白,双眼无神,呆呆地直视前方,喊出来的话让他们觉得那简直就是在哭,总之那个清晨的我就像是个要上绞刑台的犯人。

  那个清晨的事我确实记不清了,连早上吃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当我被一个类及一个兽人送上山的时候,我听到了同胞的欢送:“龙,不怕。克瑞根,最强的。神,爱克瑞根,克瑞根,不败的。龙,弱小,克瑞根,强大,杀龙,克瑞根,一个。”然后就是一阵我熟到不能再熟的笑声。

  这就是地精,这是我们生活的方式,我们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能让自己高兴的机会,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倒霉事总是有的。

  离龙的洞穴还有三百米时,兽人与人类一起向我挥手,他们手上各自拿着闪光的长枪和兽人的强弓,如果我表现出仁慈,那么他们就不会仁慈了。不管我再怎么磨蹭,我还是越来越接近龙穴,在只剩下一百米时,我已经听到了龙走动的声音,到了五十米,我能很清楚地听见龙沉重的呼吸声。

  “你好。”在跨进龙穴后我用颤音打着招呼,我可怜的牙齿不停地上下撞击着。在那短短的问好声后,漆黑一片的洞穴马上有了反应,一双闪着红光的眼睛浮在半空中,看到那双眼睛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匍匐在地上可怜巴巴地说着:“地精,臭,吃,肚子不好。地精活,龙,主人,地精,奴隶。”[注1]巨大的咆哮响了起来,紧接着我被发现自己慢慢地离开了地面。[注1:地精臭不好吃,吃了会闹肚子。如果不吃我,我愿意成为你的奴隶。]

  “地精!那些该死的家伙竟然派了一只地精来屠龙?”一股带着酸味的热气扑面而来,开始适应黑暗的眼睛隐约看到龙牙苍白的反光,在那些利齿之间还有个软柔的东西在蠕动。

  “我,克瑞根,莫林,最强的。人类、食人魔、地精,听我,克瑞根,最强的。”我开始用哭腔头回答着龙的问题,然后感觉到了下半shen有一股热流,顺着我的腿滑到脚跟,然后滴落。绿龙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于是我立即摔在地上,我马上开始不断重复匍匐加上朝拜的动作。

  “人类听地精的,这世界是不是不正常了?地精,你从头说。”

  在龙的命令下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聪明,所有的事情竟然都像金币的数目那样清晰,我一边讲述,龙则在一旁嘶鸣,然后他没听到的部分就让我再说一遍。现在想也许那嘶鸣是龙的笑声。

  当我全部说完后,龙静了下来,只是有些怪异呼吸声。在那些声音之后,龙穴彻底地安静了,有多长时间呢,我没法准确地估计,在当时哪怕是扔一颗石子的瞬间,对我来说也长得可怕。

  在龙没有新的命令前我依旧匍匐在地上,大大耳朵仔细地听着每一个可疑的声音。“沙,沙,沙。”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出现在我面前的不是龙而是一个地精。看到了同胞,我马上爬了起来拍着自己的胸膛说:“我,克瑞根,最强的。龙,死了。我,生气,龙,死了。趴着,克瑞根,休息,累了。”

  “是吗?”他清楚地吐出了一个词,洞穴突然间亮了起来,影子从他的脚下慢慢地拉深变大,那是龙的影子。即使是最蠢的地精也能大概明白一些,而我是领主,领主当然要比他们聪明得多。“龙,最强的。地精,仆人。地精,臭,吃,肚子不好。”我立刻又仆倒在地,不断地开始膜拜起这位新主人。

  “仆人,你,地精现在是屠杀的英雄。告诉他们,你杀掉了龙。”

  “主人,仆人,不敢。”

  “我不会真的死去,我会去找你的。记住我,你主人的名字:维达,达斯•维达。”

  绿龙把我提了起来,对我上下打量了一遍,然后就开始为我增添了伤痕。那时我以为龙要吃掉,于是又开始大声哭喊,但龙恢复了原形,他那露出的利牙让我马上闭紧了嘴巴,相比疼痛,命更重要。我伤痕累累之后,龙就把我扔到了一边,拿起我带来的长枪折成两半,把带枪头的那一半插在了自己的身上。紧接着他抽出我腰上的剑对着自己身体比划,随后红色的血就流了出来,龙开始将血洒在各处,当然也给我抹了点。

  面对龙所做的一切,我只能呆呆地看着,当龙觉得一切都满意时,他开始用尾巴敲击着洞壁,用爪子击碎岩石,中间还伴随着骇人咆哮,在那些被扬起的尘土中,龙跌跌撞撞地飞出了山洞,还不时发出悲鸣。

  事后我所知道的是当龙飞出后,兽人、人类、地精都惊呆了,他们从先前的嘶鸣与咆哮中猜测山洞内的情形,从来没有任何种族会指望一个地精去屠龙。

  龙特意让营地中的所有种族都看到他受伤的样子,那只插在龙右肩上的长枪更是引人注目,那是因为它随着一股血柱被喷了出来。龙在空中也飞得歪歪扭扭,他做出的是挣扎着向高空飞去的样子,但似乎身受重伤始终也飞不高,有一度他还跌进了森林,在撞倒了一些树木后又低低地飞了起来,龙的声音在大家听来就像临死前的哀号,最终,跌跌撞撞的龙消失在远方的天空。

  在一个月后,兽人找到了龙,不过只剩下了白森森的骨架,在骨架旁边还有许多鬼异的符号。人类法师鉴定后确认了那是货真价实的龙骨,而那些符号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最后草草归结为不知名的邪教组织所留下的。我至今也不知道我那绿龙主人是怎么做到的,反正他将那场假屠龙彻底做到了完美。

  目睹屠龙这一幕的所有人类与兽人都像是看到了奥德末日,人类信使骑上快马奔向维蒂娜城,兽人信使则念着他们的咒语一路大喊着奔回兽人营地。当地精屠龙的消息传出后,各种的谣言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暴发,一些黑暗教开始相信地精是黑暗主神的化身,多个以信奉地精神为纲领的黑暗教团开始出现,什么是地精神呢?我们也不知道,总之那些人类立起了地精的雕像指称那就是地精神,许多人类开始对大灾变谣言半信半疑起来。

  对人类而言,这个月份极度不祥,对人类英雄来说,更是个灾难。《屠龙英雄》一书的作者,大历史家、大文学家、大学者菲尔•科莫尔公爵如是说:“这是一场灾难,一场真正的灾难,我实在是无法相信这一个事实。但兽人与人类的证言,经过法师肯定的血迹与骨头,让我不得不把一个地精写进入《奥德大陆屠龙英雄录》中。我必须承认这个地精的功绩令所有的屠龙英雄都感到妒忌,他是第一个没有牧师、没有法师、没有同伴,独自除去恶龙的屠龙英雄。我无法想象一个能让地精屠龙的世界是怎样的,更无法了想象百年千年后的人类将如何看待这段历史。天哪,这难道真的是大灾变的前兆吗?”

  

  

第六章:屠龙英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