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骨龙来袭

    

  屠龙的荣誉将我的声威第一次推上了顶峰,但这仅仅是表面上的风光。自从与那只龙接触后,我所有的一切,包括地精的一切生活都变了,一句话:“地精将开始变得不像是地精了。”

  在那之后不久,米亚与马拉维的战争也到了关键时刻。米亚的军队死死地防守着每座前沿城市,马拉维的军队则是昼夜不停地到处攻城,因为到了十一月中旬,米亚王国就该降雪了。

  在战争中,冬季意味着战争的中止,对于马拉维的国王来说,那很可能就是亡国的先兆。

  对于挑起战争的一方,人类王国联合体——也就是国联体——有一条潜在的规则:“解放被占领土行动要快,不然那就叫侵略。”

  如果马拉维的军队为米亚王国带去了自由,在国联体将不会有人谈论起这个王国。因为所有“事实”都将表明,米亚王国,过去不存在,现在也不存在。要是马拉维的军队失败了,那么国联体联合维持和平及解救被迫害民众神圣军,简称维和神军就会出动,去荡平那个燃起战火的邪恶国家,邪恶的国家是不允许存在的,那个国家的所有土地都将被联合监管。

  米亚国王鉴于莫林地区实质上已经不属于人类掌控,所以决定让莫林独立成为一个王国。因为我,地精领主是屠龙勇士,所以米亚国王公开宣布了册封令,我一下子由地精领主变成了新王国的国王。由于莫林已不再属于米亚王国,所以驻守维蒂娜城的非莫林士兵全数调离,维蒂娜城的人类士兵一下子只剩下了不到五十个。

  国王与领主的头衔对于当时的我,一个纯粹的地精来说,并没有区别,我所关心的是在降雪前是否能把科森的房子建好,虽然维蒂娜城住着很舒服,但是我更想回到科森——地精传统的领地,我觉得把人类的钱放在人类的城里不安全,现在维蒂娜城的人类可要比地精多得多。

  但建房子只是我关心的一件事,绿龙的到来着实让我心惊肉跳,天知道他是怎么来的。那天早上飞来了一只小鸟,就在我思索是烤着吃还是煮着吃的时候,鸟就变成了一条小小的龙,那颜色那眼睛我认得一清二楚。

  我当时认为龙是一种奇怪的生物,维达主人应该是最奇怪的,他找到我并不要钱也不要王位,他只要我按平常的方式活着就行了,而他则变幻成别的东西躲在某个地方。不过现在想想,钱和王位比起绿龙想要的,实在微不足道。

  最坏的人类是最聪明的,米亚的国王他很坏,所以他聪明。表面上他册封我为国王,赐我无上的荣誉,但是,那张薄薄的册封令却是催命符。米亚的国王想激起兽人的不满,让兽人再次对地精发动战争。不过那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重要的是莫林独立让马拉维失去了最大的谈判条件,敌人无法利用同样的条件使地精或是兽人从背后攻击米亚。

  如果马拉维成功地诱惑了兽人,在兽人动手攻击米亚前是一定要解决地精的,地精为了保住王位肯定会誓死守城,只要能拖到下雪就行了,反正只要米亚赢了战争,莫林迟早还是会被解放的,当然这些也不是当时的我能想到的。

  册封文书却让出许多人类脸都绿了,接受地精的统治让莫林的人类觉得那是奇耻大辱,原先那些新起的拜地精神教却异常地兴奋,他们不再躲躲藏藏,公然在城里召收信徒。兽人对于我得到册封也不太高兴,马拉维的使节悄悄与他们建立了联系。对于是否再对地精进行战争,兽人举棋不定,显然屠龙与大灾变的谣言对他们产生了影响。

  在十月十日的时候,大批的兽人跑到了维蒂娜城下,呆在城头的地精先不停地吹着骨哨,然后在黑压压的兽人大军面前转眼就跑个精光。

  “兽人!进攻,兽人!仁慈!仁慈!”一个该死的家伙跑进了我的房间,也许他跑得太快了,一下了把我从床上撞了下来。

  我抓住了那惊魂未定的家伙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

  “我,克瑞根,最强的。神,爱克瑞根,克瑞根,不败的。”睡得迷糊的我没听清他在喊什么,反正一定又是哪个该死的家伙在闹事了。“棒子,棒子!”

  闯进来的地精马上递给了我棒子,我拿起顺手就给了他一下,他晕在了地上,“惩罚!打扰我,克瑞根,最强的。神,爱克瑞根,克瑞根,不败的,睡觉,惩罚!”

  迷迷糊糊的我走到寝宫外,冷风加上有些饿的肚子让我的心情变得极度不好。“混蛋!闹事!打扰睡觉!惩罚!很多的,很多的,惩罚!我,克瑞根,最强的。神,爱克瑞根,克瑞根,不败的!”我大声喊叫着,但是周围没有了习惯性的附和声。那些该死的卫兵又在偷懒,回头我一定要好好地惩罚他们。

  就在我盘算可以扣掉他们多少钱币的时候,我先是看到地精从眼前跑过,然后是男人拉着尖叫的女人跟在后面,再然后我看到了兽人,成群的兽人挥动着兵器,大声呼喝着向我的宫殿奔来。

  我一动不动地站着,不是我不想跑,我敢肯定一定是维达主人施放了某种法术。当兽人停在我面前时,我浑身都在哆嗦。为首的兽人用奇异的目光看着我,他的上唇微微撩起,手上那两柄不断磨擦的战斧让我心惊肉跳,如果没有他后面的一句话,我就差点匍匐在地上请求他不要杀我。

  “伟大的,尊敬的,勇敢的,不败的,屠龙英雄,克瑞根。鬼魂,龙的,回来了,领地兽人的,没有。兽人的,拿回,兽人,地精,盟友,永远。”[注1] [注1:龙的鬼魂回来了,它攻占了我们兽人的领地,现在我们需要地精的帮助,只要你帮我们争回土地,那么兽人将永远是地精的盟友。]

  那天兽人并不是来打战的,他们是来通告我发生了可怕的事,对地精来说无论是什么事情,只是它还没降临,我们一向都是很乐观。我咽了咽口水,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克瑞根,最强的。神,爱克瑞根,克瑞根,不败的。”说完我不再理兽人转身跑回宫殿内,我真的冷了,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兽人的眼光那么怪,因为在快要降雪的天气,竟然还有地精只穿着单衣在冷风中站着。

  回到我的房间,那个把我撞下床的家伙晃晃悠悠地从地上起来了,我再一次抓住了他,狠狠地给了一巴掌。“兽人,报告,没有!”

  “有,报告,有。”他捂着半边脸委屈地说。

  我又给了他一巴掌。“我,克瑞根,最强的,神,爱克瑞根,克瑞根,不败的。没有,就没有。”说完我一脚把他踢出去了。

  重新钻进温暖的被窝,在壁炉散发的热气的轻抚下,我很快地就进入梦乡,至于兽人说过什么我倒不记得了,毕竟当时太冷了,在冷风与害怕中我什么都没听进去,至于当时的回答也只是惯性而已。

  在那一天,关于可怕的骨头龙的谣言开始悄悄地流传。

  兽人来了又走了,时间慢慢地晃过了三天,惊慌的地精传令兵从科森传来了坏消息:“鬼魂,鬼魂,骨头,动!”这意思再清楚不过了,那些讨厌的死灵法师又来了。在莫林不光是我们地精,就连兽人与食人魔也对那些死灵法师头痛不已,为了能得到强者的尸体,他们可以雇用杀手,更可以不顾人类的道德,在夜晚到墓地挖坟。虽然他们从来就不要地精的尸体,但每一次来总是用那些鬼魂吓唬我们,让我们献上食物与钱币。

  “仁慈,地精仁慈。钱币,食物,让鬼魂走。”面对这样的问题我决定依旧按照惯例来办。不过惯例也有出错的时候,这一次到达莫林的死灵法师不是一两个,科森已接待了四十人,当时科森的钱与食物差不多全进了那些死灵法师的口袋。

  到了十月二十日的时候,到达莫林的死灵法师共达一百三十六名之多,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死灵法师。兽人开始对那些死去的与还活着的勇士担心起来,食人魔也集体从莫林的地表上消失了,也许他们与兔子一样都躲到地洞里去了。

  随着与死灵法师相关消息的增多,谣言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夸张,关于骨头龙也出现了许多的版本。最早的谣言是说那个骨头龙钢筋铁骨,然后变成了骨头龙能喷火吐冰,最后各种谣言汇聚在一起,变成了骨头龙能召来可怕的陨石魔法,从翅膀扇出的风能把一切都冻成冷,凡是与它对望的生物被会夺走灵魂,从头到尾惟一相同的就是,那只骨头龙就是被我杀死的那只,它是回来报仇的。

  为了消除了盘绕在维蒂娜城上空的恐惧,拜地精神教的贝里•德古拉主教将我请到了市中心,他想请我说几句让大家放心的话。面对一双双充满期望的眼睛,我按照维达主人所教的,将左手搭在腰间的佩剑上挺直胸膛,高昂的头颅微微转动着,为的是让远处人也都能看到脸上所表露出的坚毅。风轻轻将我绿色的披风卷起,面对完全寂静的人群,我清了清嗓子,用练习了许久的人类语开始安抚他们,当时我认为那效果十分好,因为人类显然是被我震住了,他们微张的嘴久久没有合拢。

  《维蒂娜城大事记录》中也记载了那天的事:望着高台上的地精国王,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他穿着一身十分没有品味的全绿衣装,但是他搭在剑柄上的手势是标准的菲曼势,这是许多骑士长久才能养成的手势,但是一个地精竟做得如此自然。那转动脑袋的动作也十分优雅,如果他是个人类,有着一头金发,嘴角再流露出贵族式的微笑,他绝对是个标准的王族。如果说这一切都让人意外,更让人意外的还在后面,地精国王居然用我们的语言发表讲话,讲话的内容应该是所有国王中最短的:“我,克瑞根,最强的,神,爱克瑞根,克瑞根,不败的。”就在我们还在等待下文时,我们的地精国王再度扫视着人群,在满意地“嗯”了一声后转身离开了。大家在一片寂静中互望着,许多人都微微摇头。究竟谁是傻瓜?是台上那个绿家伙,还是把生命寄托在他身上的我们?

  二零四年十一月十一日,莫林终于开始降雪了,这个单数的日子意味着不吉利。躲在城头塔楼的地精在飘飞的雪中不住哆嗦着,他们用赌博的方式选出了一个倒霉的家伙去巡逻,但没多久他们就被叫嚷声拖出了塔楼,很快他们就看到了一生中最难忘的景象。

  地上的积雪化为了雾气,在越来越厚的雾中出现了许多黑色的身影,最为高大的影子看上去像一条龙,很快城墙上的地精就发现这是比龙更可怕的东西。从浓雾中探出了与太阳同样苍白但无肉的脑袋,张开的大嘴中飘游着许多被吸引而来的若隐若现的鬼魂,本该空无一物的眼眶中悬浮着忽明忽暗的火焰。当时那些家伙创造了一个记录,他们最凄厉的尖叫远远超过了骨哨所能发出的最高音量,看来人类常说的危险激发潜能确实没有错。

  一早就被绿龙主人赶出来巡视的我当然也听到了,望着那几个连滚带爬家伙,大家都捧腹大笑。当苍白的头颅伸进城墙后,我也以同样的姿势逃窜,然后是早有准备的人类,他们身上画着各种的咒文,背着早就收拾好的行装,男人拉着女人在尖叫中奔逃着,总之维蒂娜城陷落不过几分钟的事。

  那天我的维达主人竟然先跑了,他连一声招呼都不打。事后他还一脸正义地说:“不要将高贵的龙与你们地精相比,你们只是为了保命而逃跑。身为高贵的龙族,我,只是战略性撤退,这是在为了在进攻前了解敌人。”然后他就开始问起骨头龙的攻击方式,有没有喷火一类的,说到底那只龙当时是准备拿整座城市做试验品,毕竟骨头龙是从来没有的东西,谁也不知道骨头龙有多大的力量。当他最后得知那只骨头龙只是飞了几圈就占领了维蒂娜城后,他的脸色很不好看。事后对于人类的质疑与指责,我套用了绿龙主人的话,只是将龙改成了地精。

  那天按后世学家的说法就是:“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谁也无法逃脱。”

  

  

第七章:骨龙来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