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再次屠龙

    二零四年十一月,这对我绝对是个悲惨的月份。我记得那时异常纷乱,地精与人类挤进了残存的兽人领地,不过兽人对于他们所不能理解的骨头龙完全丧失了战斗的勇气,人类则不同,他们为了失去的家与值钱的物品而愤恨不已。相对于丧失自信的兽人与懦弱的我们,人类对于个人财产的执念从未让他们放弃过,他们简直比地精还要地精。

  维蒂娜城陷落的消息比我预想的传得要快, 在一个月后就传到国联体总部,那里已经乱成了一团。有证据表明骨头龙是伊维克王国的杰作,伊维克国王斯尼奥•冯•乔治派到国联体总部的特使拒不承认一切。

  “死灵法师加瘟疫术,那就是穷国的陨石魔法。”

  陨石魔法是人类掌握魔法技能以来所研究出的最骇人听闻的法术,在国体联成立前六百年,陨石魔法第一次被用于实战,当时目标城市在一瞬间就被摧毁,据人类史书上记载,连最坚硬的钢都变成了沙子,当然围城的军队与施法的法师也一起灰飞烟灭,当时死者超过十万人。由于陨石魔法的恐怖,最初它只被掌握在一个国家手中,后来一些国家通过各自的努力,也先后掌握了陨石魔法。

  要研究魔法首先要一笔巨大的投入,培养掌控施法者是一笔更大的投入,配齐施法所需的魔法物品则是最为昂贵的,所以陨石魔法不是一般的小国所能掌握的。从陨石魔法出现至今,掌握核心魔法咒文的也就只有国联体五大和会国——和会国全称是泛人类王国安全及和解五大常任议会国。

  因为陨石魔法的威力具有大规模杀伤性,所以五大和会国提出并让国联体全体签定了《关于陨石魔法不扩散条约》,在签约不久还专门成立了陨石魔法检查委员会,专门对那些暗中研究陨石魔法的国家进行经济或是军事制裁。同时五大和会国同共宣布三不原则:“不首先使用陨石魔法,不对无陨石魔法国家使用陨石魔法,不再进行陨石魔法试验。”

  如果无法研究昂贵的陨石魔法,那么自然会有别的国家另辟蹊径,伊维克就是其中之一,死灵魔法只是当时自然永生及死后奥秘研究学派的意外之作,当时这个有头有脸的学派在一次试验中无意中让一具骷髅行走,这个小小的意外成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咒文,最终开创出死灵学这一新的魔法学派。为了抗衡陨石魔法,伊维克研究出了瘟疫术,这个新的法术只需要一具尸体、价值三千金币的药品与魔法品就可以施放了,效果虽然不如陨石魔法那样立竿见影,但持久的法术效应却能给人造成更大的恐惧。

  长久以来,国联体五大和会国一直对伊维克感到头痛,但在双方魔法的制衡下却过得相安无事,但此次骨头龙的出现却打破了这一平衡。国联体为是否立即对伊动武争论不休,五大和会国中的尤埃斯埃王国强烈要求对伊维克开战,东方的特昂帝国先是对死灵法师使用骨头龙的野蛮行径表示谴责,然后提意派出国联体特使团,敦促那些身份不明的死灵法师和平撤出地精王国。

  国联体使团交涉的情况我不知道,因为到现在那些有记录的档案依旧是保密的。不管国联体做了什么或是打算做什么,国联体的援军远没有那只骨头龙的动作快。

  二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谣言中最可怕的骨头龙再度飞往兽人领地,在骨头龙的阴影下,人类、兽人及地精再度开始疯狂逃命。两天后,莫林地区的所有人类、兽人与地精都在科森聚齐了,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白色的帐篷,为了不被冻死,科林大片的森林被砍伐,黑鹰留下的城堡经过稍稍的修理变成了人类与兽人高层的住所。每个种族的心里都充满了恐惧,因为他们再也无法逃离,十二月底的暴风雪已经逼近科森了,在暴风雪中行进与自杀无异。三个种族首次愿望一致,每个生命都在许愿,愿那骨头龙不再光临科森。

  人类一句话叫:“会漏水的房子刚好遇上下雨。”很不幸那只骨头龙似乎不打算放过我们,在科森最外围的警戒骨哨刺耳地响起了。

  “虽然可以再逃命,但外面就是暴风雪!”在混乱之中,一个不知道名字的人类喊出了这句被后世历史学家称为经典的台词。在这种绝望的气氛下,兽人举起了他们的战斧,人类开始设置陷阱。拜地精神教的贝里•德古拉主教开始号召他的信徒进行圣战,他将贴有封印条的不稳定魔法药剂分发出去,这种魔法药剂会产生爆炸的效果,因绝望而陷入深深的恐惧中的同胞也拿起了贝里•德古拉主教的魔法瓶。

  就在大家准备与骨头龙决死一战时,我又一次被推到风头浪尖,绿龙用他的龙威给予了我“勇气”。是马上死在一条活龙的利牙下,还是过一阵子死在骨头龙魔法中?我在痛苦的抉择后者,选择了与维达主人一起去对付骨头龙。在飘雪中我瑟瑟发抖,鼓足勇气大声喊道:“我,克瑞根,最强的,神,爱克瑞根,克瑞根,不败的。地精,我,一个,鬼魂,一个。”这简短的一句后我听到最为巨大的欢呼声,这是历史上有记载以来,地精第一次主动地挺身而去。

  人类的那些诗人开始为我谱写诗歌,历史学家在昏暗的烛光下奋力书写这一天的历史,他们将最华丽的词藻通通塞了进去;兽人族的巫师开始为我祈福,他们将各种据说能驱邪的项链套在我的脖子上。

  相对于他们的兴奋,我害怕极了,人类诗歌怎么看都像是说一位逝去的英雄,兽人的祈福听着像送葬的咒文。

  因为贝里•德古拉主教给我了一件特制的可以挂许多魔法瓶的衣服——还把多出的来放到了一辆特制的马车上——我的同胞则抓住这一机会轻松了一下,他们对我的怪模样指指点点,甚至开始对我死时的样子进行猜测。

  时间又过去了两天,还不到晴天的日子,天空竟然意外在放晴了,苍白的太阳似乎有了血色。出发的时候,人类、兽人及地精都露出了虔诚的表情,拜地精神教的贝里•德古拉主教宣称这是地精神在显示神恩,地精神将保佑他的勇者再度取得屠龙的胜利。

  兽人被那天的异象震住了,他们也认为我这次一定能取得胜利,毕竟我有屠龙的经验。不管他们如何认为,我只知道在有些温度的阳光下睡觉是很舒服的事,我的同胞与我想法相同,他们在各处的空地上享受着阳光,我则在马车的驾座上摇摇晃晃地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已经在地上了,从身体的疼痛上看似乎是飞下去的。我张开眼看到了一个地精,不用说那一定是维达主人,这除了我这不会有任何一个地精。虽然我依旧迷糊,但身体已经作出了反应,我开始朝拜起绿龙主人,嘴中含糊地念着:“伟大的,勇敢的,高贵的,无敌的,不败的……”我的赞美还没有完维达主人就捂住了我的嘴,他神秘兮兮地指了指我的右侧。

  我直起身子,这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块岩石后,我扒住岩石踮起脚努力向外张望。在不远处我看到那个骨头龙,无肉的翅膀紧紧地将自己包住,看样子它是在睡觉,但骨头会睡觉吗?在我哆嗦地缩回身子后,绿龙开始笑着往我身上挂那些魔法瓶,他来的目的不是屠龙,他只是对那些魔法瓶有兴趣。

  当我全身上下都挂满了魔法瓶子后,我的绿龙主人指着骨头龙的方向简单地吐出了一个字:“去。”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他很想看看魔法瓶的威力,也许一个四分五裂的地精能让他感到高兴。当然我还不想死,我使劲摇晃着我的大脑袋,拼命地将自己缩成一团。

  不过无论怎么做都无法改变我去屠龙的命运,我的维达主人对我施放了一个法术,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走向马车,然后拉车的马也受到了控制,魔法瓶上的咒文封条自动脱落——据说魔法瓶中的物质受到震动就会爆炸。

  马在绿龙主人的控制下开始奔跑,如果没有绿龙主人魔法保护,我敢定在跑到骨头龙前我就碎身粉骨了。在相距两百米左右,我轻飘飘地从马车上飞了下来,然后看着马车直直撞向骨头龙。在巨大的声响中,我感到了大地在颤动,黑色烟雾与白色的水气相互纠缠着升上天空,骨头碎片与土渣形成的雨从空中落下,在那暖暖的风中,我僵硬地走向未散的烟雾。

  爆炸吹起气流变成了风,浓烟猛地散去,骨头龙依旧在那,忽明忽暗的火焰出现在它空洞的眼眶中。在骨头龙的身下出现了一个大坑,我想刚才的那个威力足以炸死一百个以上的地精,但是骨头龙却只断一条腿,被炸飞了半只翅膀。我猜它一定气愤极了,我想转身逃跑,但不受控制的身体挥动着大棒用龙语喊道:“来啊,咬我啊。用你的眼睛拿走我的灵魂,用你的火焰把我烤焦,用你的冰把我冻死啊。来啊,你这无种的……”

  绿龙明显是想让用我引出骨头龙的魔法,在百般谩骂后我突然转过身子,屁股对着骨头龙翘了起来并用手使劲地拍着。按任何生物的本性,在受到如此的侮辱后一定会气得发狂。我想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奇怪,我脸上挂着笑容,但是我眼中却流着泪水,哭声与笑声互相混和。

  骨头龙真的发怒了,它直立起身子后最为恐惧的咆哮响起,无肉的翅膀扇动了起来,顷刻间夹杂着雪花的劲风将我吹倒,我开始觉得天色开始变得黯淡,风越来越大,击打在身上的雪块也越来越大。身体快要被被冻僵了,不过这种情况我似乎在哪遇到过,是的,冬季的暴风雪到科森了。在暴风雪中骨头龙只是咆哮着,它既没有喷火,也没有用眼睛夺走我的灵魂,甚至它连最基本的用牙把我撕碎都没做到。

  “只有这样而已?我竟然被一只只会飞只会叫的死家伙给吓出了城。”我的脑中感觉到了源源不断的怒意,在那之后身体得到了解放,我做的第一件事就脱下那挂满魔法瓶的外套,然后跌跌撞撞地跑回岩石后面。不过在岩石后面也并不好受,我的绿龙主人开始抓狂了,他的双眼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可能是失控的原因,他的身体有部分恢复成龙形,在沉重的呼吸声中,他拖着尾巴咒骂着走向了骨头龙。身为地精,我很清楚一个弱者的下场。

  二零五年一月二日,在暴风雪稍停的几天后,我回到了科森的地精营地,同时我还带回碎裂的少了下颚的骨头龙的头。许多不同种族的居民问我屠龙的经过,我只是笑了笑然后什么都不说,因为要是说过头的话,我想那只绿龙也许会很乐意换个地精当国王。

  关于我的威信又一次被推向高潮,兽人出于对英雄敬佩,完全地表示臣服。一部分人类也开始相信大灾变的说法并加入了拜地精神教,但更多的则开始逃离莫林,天知道下次会有什么可怕的事再度降临。贝里•德古拉主教在询问了魔法瓶效果后受到了启发,他开始进行魔法瓶马车的试验,我们都叫它自杀式马车,但惟一成功的例子就是攻击骨头龙,因为没有哪辆自杀性马车在颠簸中能跑出十米。

  地精编年史对于消灭骨头龙的事件有如下记载:……毁灭之门已被打开,就在每个种族都开始感到绝望时,他,一个国王,一位屠龙勇者,一个地精,再度站了出来。他冷静地望着围聚过来的各族居民,本想要挑选一个勇敢的人帮助他,但那一张张惊恐的脸让他放弃了。也许这是一次有去无回的屠龙,还是不要再牺牲无辜的平民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是给他的人民打气,告诉他们不要放弃希望。那天连天上的地精神都被感动了,神灵用一个不该在冬季出现的晴天为他送行。当他再次回到科森时他带回了龙骨,当他的子民询问战斗的经过时他只是谦逊地笑了笑,虽然没有人知道那是一场怎样的战斗,但是据从战场回来的人说,那绝对是场惨烈的战斗。多么高贵的品质啊,即使是人类的英雄在巨大的功绩面前,也无人能像他一样谦逊,这本该在历史上大书特书的一笔,如今只能留下淡淡的一句。

  地精的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传说依旧在继续。

  

  

第八章:再次屠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